[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并非天方夜谭——到银河系上访去
(博讯2005年7月30日)
    
    
     编者按:早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的北京民主墙运动中,贵州著名诗人黄翔于1979年元旦发表了一封致卡特总统的公开信,反映了中国知识分子挣脱旧体制的束缚,直接向西方民主国家寻找民主资源的尝试,四分之一世纪后,愈来愈多的民众也被逼上梁山“告洋状”,这种发展趋势的演变发人深省。 (博讯 boxun.com)

    
    在六月十八号到二十三号期间,有大量各地上访人员涌向美国大使馆、和法国大使馆进行请愿。据悉,农民们都带有与上访有关的资料,但并没有采取喊口号或打横幅的形式进行这次请愿。上访人员几十个人一组,分头聚往两大使馆,但被北京及其他地区派遣的公安人员拦截,把他们用警车拉走。报导说,几天来被逮捕的上访者超过一千人。除此之外,有上访者表示,各地政府官员用金钱打发上访者,以逃避法律追究。
    
    政府权威和政治体制的破产
    
    前些年某省农民刘福民因妻女被拐卖找到镇派出所,要求惩治罪犯,刘为此上访十来次未果。其所在县政法委书记、法院院长、公安局长,分别在上访材料上批示:“到银河系找外星人解决”、“到月球找秘书长处理”等。
    
    不到实在找不着上告途径,作为中国人,谁能想到在中华大地上向外国政府呼救?上访农民向驻华美国大使馆和法国大使馆进行请愿,只能表明中国政府的合法性已经命若游丝。整个信访体系,从乡政府到中央政府,中央政府已经构成信访政治权威的最顶尖。中央政府是地方政府的权威来源,中国社科院于建嵘博士的判断是,几年之内,中央政府的权威尚存,而地方政府已经沦丧,所以底层人民总是用中央政策来对抗地方政府。如果上访农民向驻华美国大使馆和法国大使馆进行请愿,请洋大人支持公道,是不是说中央政府也沦陷了?整个中国政府在上访农民的心目之中,已无公义可寻?
    
    在一个法律专业人氏看来,向外国政府呼救或许是可笑的。但是不仅仅中国农民,而中国的很多国内异议人氏更是向外国政府呼救专业户。前者说明底层对中央政府权威的绝望,后者说明国内政治制度已经彻底破产。很多人向联合国上书,或者到联合国控告中国政府。
    
    在2004年8月份,胡锦涛针对信访制度曾批示,要求建立信访“联席会议”制度。中国社科院于建嵘研究员牵头作了一个关于信访制度的调查。这次调查被称为 “迄今为止国内最大规模的针对上访人群的调查”。该调查报告题为《信访的制度性缺失及其政治后果》,发表报告震动了各界,并引发了一场有关信访制度何去何从的争论,很大一个原因是于建嵘的建议令人瞠目结舌:他要求撤销信访办。
    
    
    于建嵘的舍军保帅之计
    
    
    去年11月7日,国务院法制办《信访条例》修改小组听取了于建嵘关于暂缓通过该条例修改稿的意见,并希望他能够向有关领导呈送书面报告。在这次报告会上,于建嵘建议从行政、法律、政治三个层面考虑对信访制度进行“稳妥而有步骤的改革”。改革的最终目的是撤销信访办,将其受理的各种案件移交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处理。 
    
    于建嵘认为,信访制度要改革就不能拖泥带水,“必须彻底”。现在,他拟定的改革方案是:行政方面,给各级党政部门减压,给信访公民松绑,以减少信访的规模和冲击,维护社会稳定;法律方面,由司法机关承办目前积压在信访部门的案件,并在司法机关实行直属管理,与地方财政脱钩,保持独立;政治方面,撤销各级政府职能部门的信访机构,把信访集中到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人民代表来监督一府两院的工作,从而在根本上解决信访问题。
    
      “主要是克服信访者盲目投诉、反复投诉、多方投诉造成的巨大资源浪费和政治信任流失。”于建嵘说。 这还不是于建嵘建议撤消信访办最大的动机。
    
    于建嵘发现,刚进京上访时,农民对中央的认同是非常高的,认为“中央真心实意欢迎农民上访”的高达94.6%,而七天后则下降到39.3%。而认为“中央怕农民上访”的则从7.1%上升到58.9%;认为“中央会打击报复上访的人”从1.8%上升到60.7%。他说,访民从早几年听到的“中央是恩人”到直接质疑党中央和国务院的这一变化,是非常值得警惕的。这在很大程度上说明了,进京上访成为了中央政治权威流失的重要渠道。
    
    
    司法独立的根本出路遭忌讳
    
    于建嵘说,中央有关部门受理信访量直线上升,说明了信访者对中央能解决他们反映的问题还抱有一定的希望。而省、地、县一级已失去了或正在失去信访者的认同。他想避免中央政府沦陷,于是有了他惊世骇俗的办法:撤销信访办,切断来自地方政府的污染。
    
    他的另一个建议是司法解决。这种说法中共内部有很多支持者。上海市人大常委会的周海燕此前也曾表示,树立司法的最终裁判权威,才是中国信访走出制度困境的根本出路。 70%的上访案件的原因是地方政府违法。从于建嵘这位“保皇党人”的判断来看,积重难返,中央政府即使有心,也对上访问题的解决无力。但是退回到地方政府,地方政府更不可能解决,因为绝大部分的坏事都和他们有关。
    
    这样看来,信访制度本身的效率不高,那么能否打开法院大门,让法院成为解决的主要场所?但是如此会造成司法独立,而且司法凌驾于行政部门之上,为“一党治国”的专制所不允许。所以于建嵘的热脸贴冷屁股,悻悻而归的结果是必然,《信访条例》的修改,于建嵘的建议无一采纳。
    
    
    饮鸩止渴的新《信访条例》
    
    2005年1月份国务院公布的新《信访条例》,该条例将于今年5月1日起实施。 值得一提,也是中共大力宣传的是第十八条,第十八条规定,多人采用走访形式提出共同的信访事项的,应当推选代表,代表人数不得超过5人。 也就是上访人数不得超过5人,这是所有条款中最丑名昭著的规定。
    
    一开始国内知识界对《信访条例》还有些期待,但一出台,就大失所望了。普遍认为,《信访条例》不改还好 ,越改越糟。国内著名的知识分子许友渔在《法制早报》发表《不应该制定违背宪法的法律》,对《信访条例》进行批评。
    
    由于上访的事情一般影响到地方或单位领导的利益,说“损害了地方的形象,给领导脸上抹了黑”。所以,一旦有上访苗头出现时,地方或单位往往打着“维护稳定”的幌子去千方百计阻拦上访或“惩罚”上访者,比如中途拦截上访者,“治安拘留”上访者;像大造声势恐吓上访者,说什么“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对于信访背后的大量社会政治问题,当局不是去解决,而是去掩盖。这就象一个中了梅毒的病人,到了晚期生疮流脓的时候,不全治本,不管里面发臭溃烂到诗什么地步,而是不断抹上香水,驱除异味,看起来衣冠鲜亮,光彩照人,实际上时日无多了。从表面看,通过规定代表人数不得超过5人,以及压制上访的做法,是将社会矛盾压下去,但是如此造成最后的崩溃是非常可怕的。
    
    新《信访条例》不是当局的一次豪赌,而是饮鸩止渴。
    
    ——原载《动向》2005年7月号 作者:陈永苗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四川杨泽香计生致瘫 上访16年受尽迫害
  • 孙文广:从上访到请愿、示威
  • 告上访公民书/老上访:一丹
  • 上访的悲哀
  • 孙不二:今天我去了上访村,我流泪了
  • 《中国上访村》序/胡平
  • 羽林翼:浅谈中共统治下的上访状况
  • 孙文广:阻截上访是违法行为
  • 刘晓波:上访制度无效的根源
  • 伊川:上访问题揭开的社会毒瘤
  • 朱长超:上访论
  • 江苏荣:“关于上访和民主人士的呼吁书,并告香港市民和全国被拆迁户同胞书”
  • 不让信访变上访
  • 王怡:不让信访变上访
  • 吕易:回家吧,上访的骨肉同胞
  • 林保华:上访失败,下访腐败
  • 綦彦臣:沧州郭起真十年悲惨的上访路
  • 中国第五十七个民族上访族代表刘杰给胡锦涛的公开信
  • 王丹:全面打压公民上访的政治后果
  • 吉林19名上访人在北京游行被刑事拘留
  • 上访者生存状况--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 (图)
  • 上访上到美使馆
  • 上访人潮再现北京
  • 陕西上访农妇三次打骂副县长
  • 上海上访市民遭警察拦截殴打
  • 上海民众欲上访遭到警方殴打
  • 上访人潮和截访架势重现北京
  • 河北定州村民遭袭事件调查:村民曾经多次上访
  • 蔡楚:底层、冤案录、上访村作家廖亦武(组图)(图)
  • 湖北退伍老兵准备进京上访被阻拦
  • 湖北退伍老兵准备进京上访被阻拦
  • 村民上访反映土地违规问题 牵头人遭袭身亡(图)
  • 中国多省市上访民众遭拦截拘押
  • 新法出台前中国上访人士遭迫害(图)
  • 新法出台前中国上访人士遭迫害
  • 北京上访村积极耕耘“新三民主义”理念(图)
  • 陕西一名“律师”上访起草传单被判刑
  • 中国退伍军官上访惊动当局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