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魏明伦、冉云飞:四川怪病所暴露的社会问题
(博讯2005年7月30日)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申华采访报导) 四川省猪链球菌感染死亡人数截止到28号已达31人。此次猪链球菌感染的规模之大,死亡人数之多,在世界上都是少见的。疫区的一些农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都是因为农民生活困难,所以才会吃死猪肉,惹祸上身。
     (博讯 boxun.com)

    四川的知名剧作家魏明伦和四川的另一位著名作家冉云飞在参加记者申华主持的讨论会时表示,发生这样疫情的原因除了贫困之外,中国政府也难辞其咎。
    
    记者:我就首先请问一下这个魏明伦先生,您觉得这次之所以疫情规模这么大,死亡人数这么多,您觉得是不是跟农民生活困难有某些关系?
    
    魏明伦:当然啦!因为在农村,死了猪以后不处理,好像是我们这个地方一个习惯。就是因为跟贫穷有关嘛,因为这个农民贫穷,经济非常困难,养一头猪不容易,吃病的猪、或着甚至于卖出去都是非常司空见惯的,不是现在才是这样,我是经过所谓“大跃进”带来的“大饥饿”时代,59年60、 61年那个时候这种问题太常见了。
    
    记者:我请问一下冉云飞先生,这么普遍的做法,其实是非常的不健康、不卫生的,那么您看这次这些农民就惹祸上身了,您觉得这根本原因除了贫困以外,还有什么原因呢?
    
    冉云飞:在刚才魏老师说的这个情况,在四川也比较常见,为什么造成这样一个问题,我觉得就是中国近几年来的食品卫生状况的这种频发度,和中国的那个矿难一样,发生的频密度,非常非常之巨大。
    
    记者:为什么呢?
    
    冉云飞:说白了一个是片面追求经济的发展,第二是这里面有很多利益驱动,比如说发展的多,官员循私的机会就比较多了。那么同时的话,执法的力度和监管的力度都非常不到位。所以说我觉得就是稍微能够吃饱饭的人,他就不知道今天要吃什么菜,这个也不能吃,明天说吃什么那个也不能吃,前不久那个中国啤酒的甲醛超标,那么现在又是这个猪链球菌,整个食品没有一样是让你感觉到放心的,这确实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记者:魏明伦先生,您怎么看待刚才冉先生提到的这个问题?
    
    魏明伦:我非常同意,这里面暴露了我们最大的一个社会问题就是贫穷,我觉得是“贫穷与愚昧”。由于现在贫富两极分化,这个瘟猪肉,富人是不会吃的,我就吃过很多瘟猪肉,瘟猪肉是不鲜的,以前我是要吃的,因为我没的吃呀!现在我绝不会吃,因为我没那么贫穷了嘛!所以实际上根本还是贫穷,然后是愚昧。
    
    记者:这愚昧也是直接由贫穷导致的是吗?
    
    冉云飞:就是贫穷导致的。我插一句,我觉得其实还有另外一方面,政府在农村的医疗卫生体制,疫情监控和防治方面是一直都有问题的。而且要是没出现这个问题,他们是一直都不关心的,出现了他可能会短暂的关心,但是要建立一套有效的制度,这方面中国政府做的很差。农民他也是纳税人,他也纳了税对不对,他应该享受最为基础的,公共卫生是政府的公共产品,那么这方面建立的体系是非常薄弱,这方面我们应该有这个权利问,我们纳税人纳了钱,为什么做的这么差?这个是应该加以追问的。
    
    但是现在无论是从卫生部、还是基层卫生官员,没有一个人为此,第一、发表一个道歉,第二、引咎辞职,农民的生命就不是生命吗?那么我觉得就是一定要追问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疫情?2003年的萨斯,到现在2005年就出现这种大规模的疫情,亡羊补牢都说不算,因为亡羊补牢你还要补啊,羊亡了就亡了,不管下一回,到了下一回大规模的疫情又没有准备,那你重复的死掉这些无辜的人,就像我们大规模的矿难一样,说白了就是政府在公共产品上,他花了纳税人的钱,在这方面做的非常差,最大的问题还不仅仅是贫穷问题,如果说,你这方面做的好,拿人的生命当成儿戏这样一种情形,会得到有效的这种控制。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蓝牙:一场瘟疫废黜一个政府
  • 三峡库区潜伏危机开县可能爆发大瘟疫
  • 《泰晤士报》: 中国又在掩盖瘟疫爆发(图)
  • 李奇观:揭发政治SARS 消灭国家瘟疫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