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周晋:人类的自恋与自残
(博讯2005年7月29日)

一.从天王巨星说起

     几天前,电视上正播放前流行乐天王巨星麦可.杰克逊娈童案的宣判结果。屏幕上,麦可的死忠“粉丝”们高举着支持他的标语牌,呐喊声、喧哗声盖过了现场记者的说明;耳畔,家人们在七嘴八舌、忿忿不平地议论、指责麦可。我“严守中立”,两眼死死盯着主角那惨白的脸和鼻头。

     早就有八卦新闻爆料说,麦可的鼻子是经过数次精心整容的,那高耸的鼻头里垫有填充物。说得也是,非洲裔美国人的祖先都终年生活在热带,是要有个大大的蒜头鼻以助散热(最好还是烟囱般朝天型的),不可能遗传给麦可如斯“精美”高耸的“寒带”型防散热鼻子。据一名为麦可检查过鼻子的医生说,麦可由于隆鼻手术过于频密,鼻尖的皮肤变得越来越薄,而支撑鼻梁的填充物不停地和皮肤发生摩擦,填充物可能最终戳穿鼻子,是不治之症。那情景就象一只鼓涨涨令人垂涎欲滴的熟透了的水蜜桃被蹭破了一点皮,鲜红的桃汁渗了出来一样。不过将这“光景”搬到活生生的人脸上,还放在正中央,那就绝对不是什么令人赏心悦目的美事了(小时候我妈就曾一脸严肃地告诉我,红鼻头的人“都是做过不好的事情的”,后来才知道红鼻头大多和梅毒一类的性病有关)。曾看过一篇报道,谓已在莫斯科红场上的列宁墓内安睡了八十一个春秋的列爷爷,他的鼻头其实早就腐烂了。如今仍然络绎不绝的朝圣者们看到的列爷爷的鼻头,是每隔一段时间都要重新“粉刷”、“装饰”一下的。阳光下活生生的麦可居然可以和躺在冰冷的水晶棺内故去多年的列爷爷相提并论,想起来心里就一阵哆嗦。 (博讯 boxun.com)

     每次在电视上看到麦可那惨白可怖的脸,总是不期然地想到《聊斋》里的鬼,尤其是麦可本是个捉鬼的黑脸钟馗,就更觉得人世之荒唐。据麦可说他的皮肤白是因为得了一种皮肤病,但世上的人都知道,麦可总是希望自己处处显得很“另类”,以“标新立异”来代表“时代脉搏”。他也力求能“脱黑入白”,以漂白的脸融入美国的主流社会。为此他遍访名医,对脸的“加工”决不会逊于对鼻子的“眷顾”。如果隆鼻术都有这么多的麻烦,小孩子都知道把整张脸漂白会有什么后遗症。加上麦可那闹腾了好多年的娈童癖官司,这么爱折腾的人当然没什么好果子吃。一本最新的关于麦可的书预言,麦可活不过十年,以他一米八左右的身高,体重却只折合八十多斤,即一百磅出头,想来决不是危言耸听。最新的消息说,麦可因“严重脱水”而紧急住院,他的体重急剧下降,健康严重受损。

二.整容的危害和苦果

     众多好莱坞的女星们开整容的风气之先,捷足先登者是大明星桃莉巴顿、珍方达、碧姬等。在她们的引领下,整容如今已成为浩浩荡荡的世界潮流。最初只是拉皮、除皱、修眉、割双眼皮之类的小 Case,如今隆鼻、隆胸、抽脂都不算是什么大手术。嫌你的颧骨或颊骨太高了?没问题,只要你有大把的银两,可以从嘴里开一小刀露出骨头,然后锯除或磨削掉骨头的突出部分(听听都不由得牙关打颤。整容后的你回家后,可能老公不认得老婆,你上飞机时也会有“本。拉登”之嫌)。嫌你的胸部象“飞机场”?没问题,一边塞一袋硅胶进去,保险你立马成为“波霸”。尽管不时有人斥责这是胸前一边吊了一颗“定时炸弹”,有百分之二十三的机率患癌,各地报章更不时爆出隆乳/整容者死在手术台上,隆乳者仍然“赴汤蹈火”、前赴后继;整容者依然络绎不绝、纷至沓来。

     如今许多人认为整容可以改变人生,所以整容早已不是什么羞而不宣之事,而是一个大张旗鼓、唐而皇之地借机宣传整容者自己,并拓展相关的整容产业商机的绝佳机会。看看这些让人心惊肉跳的标题:“中国第一人造美女郝璐璐为瘦脸咬牙打毒针”、“第一人造美女郝璐璐在上海接受第16次整容”、“中国第一人造美女郝璐璐学粤语欲进军港演艺圈”等等。庸女一步登天,丑小鸭变天鹅,麻雀变凤凰的捷径莫过于此。借着传媒刮起的一股股旋风,各地“人造美女”的选美活动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当选者不管她以前有多丑,都比昔日的劳模、标兵、积极分子们更受人追捧、青睐。时代变了,如今的人们信奉的是“英雄莫问出身”,“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基于男女平等的社会准则,“人造美男”也逐渐多了起来。在毛爷爷的时代,是“男同志能做到的事,女同志也一定能够做到”;如今倒了个个,成了“女同志能做到的事,男同志也一定能够做到”。广而告之的人造俊男美女的活广告为众多良莠不齐的美容院、整容院造就了大把大把的生意,报纸、电视有了套牢读者、观众眼球的新闻和广告,皆大欢喜。然而,众多的当事人却没有想过若一步登天不成,却一脚踩空、变成了自由落体的后果,因为整容的后遗症和整容者要吞咽的苦果还在后头。

     我的一位在美国加州的生化公司工作的朋友告诉我:整容时“除皱”用的肉毒杆菌是世界上最毒的菌类,可以制成致命的生化武器,只要一丁丁点就足以致许多人死命。她们公司培育肉毒杆菌时倘若有一丁点泄露的迹象,就要立刻通知紧急事故处理部门,方圆700米以内的人都要紧急疏散。她们培育肉毒杆菌时,都穿戴全套类似防化兵的隔离服和防毒面具,进入特别隔离的操作室,严格按照操作规程操作。自从看到那个吓人的架势后,我每次进她们公司都不由得联想到“731部队”,继而手脚发凉、眼神飘忽,后来干脆就“敬而远之”、“三过家门而不入”了。如今就是这玩意打入你的脸部,虽然可能其毒性已被大大减弱,但想起来脸部仍会不由自主地一阵痉挛。肉毒杆菌属于一种神经末梢阻断剂,当皱纹消失的同时也会把皱纹旁边的肌肉麻痹,脸上的表情也跟着不见了,不论你是陈佩斯、赵本山、宋丹丹,还是张非、胡瓜、吴宗宪,你再也笑不出来啦。纵然你变得漂亮了,却成了道地的“冰山美人”。这还不包括你不幸找了个庸医,注射部位不准确或是注射剂量不准确,致使你有提眼肌拉不开或是嘴角歪斜的危险。而随着药物的逐渐“失效”,你的笑容会逐渐复苏,但请不要高兴得太早,祝贺你,你又该注射啦。

三.变性的后遗症

     如今这世道可真是乱了套。不仅有“男女问题”,还派生了男男问题,女女问题,不男不女问题,亦男亦女问题,真男真女问题,假男假女问题,真是比绕口令还难念。韩国有个原名李景叶、现名河莉秀的大明星,看上去“比女人还美丽”,却是个动过生殖器切除手术、如假包换的变性人。一直在酒吧工作的李景叶因变性“彻底改变了人生”。看到“她”在扭扭捏捏、大言不惭地大谈“美”、女性,就好像吃了只苍蝇那样恶心。南韩媒体自己爆料说,南韩的女明星几乎没有人没有整过容的,男明星们也在“奋起直追”,“不甘女人”。如今高丽参、现代汽车、三星电器早已不是韩国的国宝,整过容的“俊男美女”才是韩国的最新一道风景。想想也是,以前在美国校园里见到过不少韩国MM和GG,没一个不是长着一对“老鼠眼”的,怎么如今在银幕上大眼睛的韩国MM比比皆是,一个个比王母娘娘蟠桃园里的仙女还漂亮,有几个的眼睛大得都快赶上大熊猫了。银幕上的韩国GG一个个也貌似潘安,说他们/她们没整过容,鬼才信。

     泰国是东南亚的旅游胜地,那些遍布全泰国,高耸入云、金碧辉煌的佛教庙宇记载着泰国的悠久历史和文化传统,每每令游客留连忘返。但曾几何时,泰国的“人妖”已悄然成为这个国家新的“国宝”和“图腾”。那些由男变女的“人妖”们,都自称是为生活所迫而变性的。他(她?)们还要不时注射女性荷尔蒙以维持女性的外形和气质。“人妖”们上台为远道而来的中国嘉宾们高歌一曲字正腔圆的中文的“北京的金山上”,其“绕梁三日”的效果不亚于当年的才旦卓玛。但“人妖”们由于变性和不时注射女性荷尔蒙,平均寿命只有四十多岁。变性要以生命为代价,这代价实在太大了,大得令外人无法理解。

四.“温和”的自残也足以致命

     除了残酷的自残,人类还有许多“温和”的自残。我在美国上学时,大冬天的课堂上常常见到着短T恤、短裤,赤脚蹬一双凉鞋的年青美国“异类”。他们的脸也会冻得通红,使我不会把他们归类为爱斯基摩人。据说,美国人的关节炎发病率非常高,故治关节炎的药销量总是很好。不少美国人退休以后只能去南加州的圣地亚哥、佛罗里达等地居住,不是因为他们是百万富翁,而是他们的关节炎只能在那温暖的四季如春的地方居住。由于不少人的关节基本丧失了功能,所以出外只能以电动轮椅代步。我以前常感慨美国对以电动轮椅代步者的无微不至的照顾,道路、商场都专门为他们设置了便于轮椅上下进出的专用斜坡、电动门,也奇怪美国怎么会有这么多看似健康,不是小儿麻痹后遗症者却总以电动轮椅代步的人,现在才知道原因。

     人类的“温和”的自残还有很多种。如明知尼古丁是肺癌的第一号杀手,许多人照样腾云驾雾,乐此不疲。明知酗酒害人害己,多少人依然深陷其中,醉生梦死而不能自拔。最可怖的自残是吸毒。吸毒的人不会不知道吸毒的害处,那是变相地在凌迟自己,但全世界的瘾君子每年都要吸掉几千亿美元,这笔钱足够拯救整个非洲大陆的难民还绰绰有余。有多少个瘾君子为了筹措毒资不惜卖光家产、铤而走险;又有多少人因吸毒形如枯槁、似行尸走肉,最后一命呜呼?人类自恃是最有智慧的地球生物,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却不惜以自残来“充分享受人生”。从这一点看,这部份人恰恰是最最愚蠢的地球生物。

五.动、植物是人类的榜样

     地球上凡生命大都最珍惜生命自身。动、植物虽然也有自残行为,如蜥蜴、壁虎、蚯蚓以断尾或断节求生;海参危急时宁可抛出自己的内脏,以求金蝉脱壳之计;树木落叶、草类枯黄是为了在严冬或干旱时不过多地丧失水分和营养。动、植物的自残实际上是一种被动的自卫行为,是为了更好地保护生命主体、并得以延续生命的被迫方式。在对生命的自爱自重上,地球上的动、植物是人类的榜样。

     人类据说是万物之灵,代上帝主宰了这个美丽的星球。但所有的动物、植物都在嘲笑一些万物之灵的徒有其名,因为一些万物之灵的自恋、自残行为实在不能成为地球生物的表率。如果人类再如此地堕落下去而不思反省,终有一天,上帝一觉醒来,地球上的万物将齐齐跪在上帝的面前,祈求上帝解除人类对地球的垄断、控制和破坏,将人类开除“球籍”。

     (2005.7.28 于美国 加州)

     [email protected]
(Modified on 2005/7/29)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