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道德不合作运动——许万平创造的奇迹/曾宁
(博讯2005年7月26日)
    坏人或好人,这是一个道德概念。

    敌人或同志,这是一个政治概念。

     罪犯或、、、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对应词汇,这是一个法律概念。 (博讯 boxun.com)

    从道德的角度看,许万平是一个好人。坐在公交车上,遇到老、弱、病、残、孕,许一定会起身让坐。知道任何一个道义良知人士或他们的家人面临困境,许一定挺身而出,为他们呐喊、呼吁、争取人道帮助。可是今天,许万平却成了某些人眼中的坏人。

    从政治的角度看,许万平是专制制度的敌人,许万平肯定不会成为专制制度的同志。这是不言自明的。因此今天,许万平的遭遇,完全就是百分之百的政治性行为。这一点,铁板盯钉、千真万确、不可抵赖。

    从法律的角度看,噢,差一点忘了,没有做人的基本权利,哪有真正意义上的法律。而这正是许万平所信仰和追求的。民主是法律及其制度的条件和保障。没有民主就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法律及其制度。而人权正是法律和法制的真谛。可是今天,许万平自己却成了一个地道的、不折不扣的"罪犯"。

    坏人或好人、敌人或同志、罪犯或其它,许万平创造了奇迹。许万平创造了一个以自己13亿分之一的斤两担当起了一个大国的道义责任、以自己1米60的身高撑掌起大众的良知理想、以自己活生生的遭遇反衬出经济上崛起政治上落后、愚昧国度的真实存在。

    许万平创造了一个道德不合作运动的奇迹,而道德正是中国民主运动力量的源泉。

    "我很平凡、平常、甚至平庸,我的所有仅仅是道德上严格要求自己,不能有道德上的暇疵。"许万平常这样说。

    许不是文人,但有一颗文人的心。写作不是他的长项,因此许万平格外地要求自己,只有加倍地为那些道义良知人士及他们面临困苦绝境的家人争取一份人道上的关心与帮助,才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身上只有买一张火车票的钱,许也要出门。"我不能不关心朋友"。哪里有人权问题,哪里就有许万平的身影。不论在哪里,许的身后总是跟着长长的"尾巴",当许和敏感人士接触,"尾巴"总是使用数码摄像机面对面把过程拍录下来。这个时候,许万平总是无愧于天地的打出一个"V"型手势。

    "民主运动就是要运要动。"许憨厚地咯咯笑着说。许是想表达,一百个思想者比不上一个行动者。许的思想既单纯又可爱。"如果人人都很自私,中国就没有希望了"。

    "六、四"十五周年,许坚持要在家中邀约重庆地区的道友悼念死难英灵。"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许坚决地说。这一天,许感冒,在家门口买感冒药的途中,几个不明身份者迅速地将几包毒品塞进许的包中,戏剧性情景被全程拍摄取证。在公安局,许对身边每一个警察不厌其烦地说:"你们这样做不对噻"。直到警察们躲避耀眼灼人的阳光一样,慌忙用绳子将许和一张大铁椅象包棕子一样捆得严严实实、逃之夭夭为止。

    许万平在生活上极其简单朴素,长年的贫困交加不能压垮他的意志。

    许总是脸上洋溢着坚毅的自信,浑身充满了青春的活力,看上去不像40出头的人。这是一个有着坚定信念、顽强意志、精神世界十分充足富裕的小个子。

    不尚空谈,许万平以自己的行为实践了中国民运"道德不合作运动"的崇高理念。

    2005年7月25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宁:中美必有一战-----四谈对目前形势的看法
  • 曾宁等:致给中国异议人士无私人道帮助者的感谢信
  • 曾宁:秦永敏和张林是民运史上两个极其重要的人物
  • 吴郁、曾宁:反专制的五大战场
  • 吴郁、曾宁:中共对台黩武有什么可怕
  • 曾宁:梵蒂冈和北京建交的可能性有多大?
  • 曾宁退队 贵州声援百万人退党
  • 吴郁、曾宁:《联合国改革及日本加入常任理事国的是非
  • 政治笑话、政治顺口溜、政治性语言各一则/曾宁
  • 曾宁:“中国人权风波”涉及重大民运是非和民运战略策略问题
  • 吴郁、曾宁:中共制定反分裂国家法的重大影响
  • 吴郁、曾宁:哭紫阳(词五首)
  • 赵紫阳是中华民族良知、正义、道德和骨气的化身/曾宁
  • 曾宁:赵紫阳代表一种良知
  • 谁为中国社会的转轨变型承担责任/曾宁
  • 曾宁:朱镕基不懂政治、胡锦涛可是老手——再谈对目前形势的看法
  • 对目前形势的分析和判断/曾宁
  • 曾宁:中共反腐不三不四、不真不假、不死不活
  • 曾宁:从多维角色之争再谈民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