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叶子:朱久虎的剑和朱成虎的剑
(博讯2005年7月24日)
    几乎是同一时间,我在网上看到了朱久虎和朱成虎的名字。

    几天来,去想朱久虎事件和朱成虎风波,发现他们有关联的地方不仅仅是名字。

     一 青萍之末 (博讯 boxun.com)

    朱久虎

    朱久虎的名字出现在高一飞先生的邮件——《朱久虎律师的遭遇让我们感到恐惧》,并且特别注了一句:“纸媒体不可能发的”。严谨理性的法学博士高一飞律师还极为少有的为自己说法的文字加了个浪漫的题记:气横西北何人剑,声满东南几处箫——引自史学家们说不清道不明的龚自珍的诗。

    对我来说,朱久虎的名字既不熟悉也不陌生。他是中国著名的不伦不类的农民孙大午的代理律师。不久前,“公民维权网”的李健先生给过我一个为陕西石油案涉案民营企业家维权征集签名的地址,朱久虎是此案的主办律师。

    2005年的5月26日凌晨一时,朱久虎被陕北的警察拘留并逮捕。罪名是涉嫌“扰乱公共秩序罪”和“非法集会罪”。

    几天前某网站发布了朱久虎的同行律师等人写给我国最高权力机关和它的最高领导人的信。精通于法律信仰宪政的人竟走上了信访之路。

    朱久虎的遭遇不太离奇也不太复杂。

    按照国人的“常识”而非律师的常识,他也许早就设想到会有如此的麻烦缠身。他代理的此案,起诉的是陕西省三级政府。

    朱久虎曾为见孙大午一面在监狱的高墙外苦苦等候,一年多后,他的律师和他的妻子经历了更苦的等候之后却无功而返,警方的理由是“该案涉及国家秘密”。

    面对只想通过行政强权把事情摆平的对手,也就难怪当事人会去走一条违背了他们常识的企求青天施以仁政的上访之路。

    让高一飞律师感到恐惧的,并不是作为律师同行的恐惧,而是惧在“中国法治的前途和命运”,惧在“每一个可能被公安机关关押的公民”的命运。

    在高一飞眼中,为百姓请命的朱久虎是剑,西北剑。

    朱成虎

    而朱成虎将军言论相关,也恰是剑,西北剑。

    西北那片神秘的土地上升腾而起的蘑菇云,正是被我们称作神箭或者神剑。

    这是最近几日被无数人引了无数次的朱成虎将军的“核武表态”:如果美国人使用他们的导弹和导航武器攻击中国领土的目标地区,中国将使用核武器还击。

    他说,如果美国决定干预两岸之间的冲突,中方将坚决作出回应。

    他进一步说,中国将为西安以东的所有城市遭到破坏做好准备。

    17日晚到日均发帖一万五的国内某人气论坛浏览,“朱成虎”三个字牢牢地占严了论坛的首页,容不得别人插个针进来。各路大侠纷纷亮剑,一时间人人争说朱将军,仿佛不提这三个字就被时代抛弃了一般。芙蓉姐姐锋头最盛时大概也不能如此。

    “风起于青萍之末”,用此话形容朱成虎将军的表态再合适不过,只是此青萍已非水中的飘萍,而是名剑青萍,是用“青萍剑”来借代的武力、军权。

    但,和朱久虎事件一样,朱成虎表态,借高一飞先生的话来说,是纸媒体不能发的。

    最大限度,也仅是《大公报》以非大陆传媒的身份发布一些消息,由此供我们判断朱成虎少将的表态是新闻而非谣言。

    二 我们的石油和我们的命

    朱久虎

    朱久虎事件和朱成虎风波似乎都关乎弱势群体的权益,并且一个本来就因石油而起。一个最终也被人和石油扯到了一起。

    朱久虎是代表,是在陕西的石油民营企业主花钱请来的代表。他是一个相对于政府是弱势群体的代言人。

    朱成虎也是代表,他说自己代表个人,但毁之誉之的两方都不认为他代表个人。他被看作一个相对于他的挑战方是弱势群体的群体中的强势群体的代言人。

    朱久虎面对的是一个曾经有着可无限扩张的权力的政府,即使有了《行政许可法》的出台,像一头随心所欲惯了的小兽,它并不甘心被装进笼子。也像我们时常站在公平正义的立场上谴责无视联合国宪章存在的美国政府,他们的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包括制定的法规可以随心所欲地解释。

    2003年的《华商报》援引《经济日报》的报道说:“石油是国家重要的战略资源,关系到国家的经济安全和可持续发展……为了捍卫国家利益,加快老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步伐,延安市从1999年10月至今,进行了一场石油开采秩序整顿的浩大工程,取得显著成绩。”

    而对在这当中权益受到侵害的民营企业,该文的说法是:“少数投资者从自身利益出发,做出了一些过激行为。矛盾的焦点是地方政府当年与他们签订的合同是否有效?”答案是,1997前年他们来投资时按某法是有效的,97年后某法作了修改,2002年当地政府要收回这些权益时,这些合同就是无效的了。

    实在是高明的解释!

    签订无效合同的政府一方为了“公共利益”转嫁了每口井逾百万的投资风险,受益后又为了“公共利益”宣布此前的合同无效,还极为大度地给予这些“掠夺”了国家战略的民营企业,以每口井18万元的“补偿”!

    而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此案是“涉案人数众多(1000多家民企6万多投资人10多万利益相关人),涉案资产庞大(民营石油投资人认为2003年价值70多亿,现值更多)的“保护私有财产第一案”。”

    10万多人的利益,在当地政府眼中是少数人的利益。但10万人的代表朱久虎把他们从上访的路上拉回来拢上一条依法维权的路时,却成了带领众人犯下“扰乱公共秩序罪”和“非法集会罪”的幕后主使!

    2004年,“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被写入了宪法,私权利受到和公权力平等对待时代的宣告开始,但不知何时是它的开始。也许在陕西石油案依法得到解决的时候,中国可以宣告这件事情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和一个时代的开始?

    朱成虎

    朱成虎将军在他的个人言论中却代表了西安以东的超过13亿人口的80%的中国人。谁都知道在核战争中,“西安以东的城市遭到破坏”意味着什么。中国将为之做好准备。朱将军没说是什么样的准备,但还能是什么样的准备?

    核战争中没有赢家。

    核战争的丧钟并非仅仅为每一个人敲响,它为地球上的一山一水一禽一兽一草一木而哀鸣。

    当我们可以为一棵树而呼吁,可以为一掬水而奔走,可以为一泊人工湖的湖底召开听证会,可以为可可西里的藏羚羊而感动整个中国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去关注人的生命?

    朱成虎将军无疑是一位优秀的共产党员,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的哲学中充满了对人的尊重,马克思有“解放全人类”一说,并不是说让红旗插遍地球,而是指让每一个人有条件全面而自由地发展他的潜能,成为一种新人。而以“民本”为执政之道的胡温新政更是提出了“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的科学发展观”,连自己保卫的人民的命都可以忽略不计,我们还建什么“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哪一条也缺不了人的社会?

    朱成虎是军人。不管是“鸽派”还是“鹰派”,化剑为犁都应该是一个军人的终极梦想。尽管这一天依然遥遥无期,尽管无战事会将军人的功勋淹没,但和平,无疑是可以授予军人的至高无尚的奖章。

    三“说话的权利”

    “我不同意你说的话,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这是被用滥了的一句话。

    不知道谁有“捍卫别人说话的权利”的权力。至少这不是一个没有握着公权的普通公民能有的。

    朱久虎以他的正义良知职业道德打算捍卫陕西石油案中十多万人说话的权利,在这之前,与油井产权相关的群体暴力冲突发生过150多起,相关人员走的是上访路,这在当地政府眼中是不值一哂的。朱久虎等人组成的律师团的出现部分地改变了双方博弈的格局。

    于是,代表10多万人说话的朱久虎,听他说的人本来就不多,这回干脆没人再能听到了。

    代表个人说话的朱成虎的声音传遍了互联网能到的每一个角落。反对他的人质疑他说话的权利,赞同他的人多是骂反对他的人的女性亲属。

    还好,从朱成虎风波我们可以判断中美两国的关系在趋于理性和稳定。朱将军的言论除了震惊网络江湖之外,没有给两国的交往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影响,我方的军事代表团依然在我军上将的率领下飞越太平洋,美方的副国务卿也将来华与中方商讨建立两国更高层次对话框架,“以平等对话代替以往的讨价还价”,促进互信,避免双方因误判而爆发军事冲突的风险。

    我们强烈抗议美国国防部为了向阿扁兜售军火隆重推出的广告《2005中国军力报告》大肆宣扬了“中国威胁论”,但多数国人看后认为此报告远没有朱将军的话来的有冲击力,对我方的反应之激烈倒都有点不解了。

    我们的外长在会见外宾时也巧妙地转化了一下朱将军的身份,称他为学者。此种暗示彻底地让朱成虎仅仅代表了朱成虎本人。的确,朱成虎中国人民解放军最高军事学府防务学院院长的身分使一切变得微妙,而他的话也的确让人们听到了另外一种声音。但一个国家的核政策通常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才可能宣布变更——那就是常规的战争已经开始……代表日本右翼势力的一些官员口出狂言后日本政府每每以个人言论不代表官方来推诿,而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们以同样的理由来解释就显得更为苍白无力。

    当“军人”这个职业失去了“神圣”的光环,而同时一个具有职业精神的军人又能得到国人应有敬意时,这个国家才是一个正常的国家。

    朱成虎的言论动江湖而未惊庙堂或许可以看作中国在崛起的一个表现?

    唯一看到朱将军言论危害的说法是他影响了中海油收购尤尼科,终于有人把他和石油扯到了一块儿。想来信的人不会多。三人成虎毕竟是春秋时的故事。

    我们相信我们的国家会尽最大的努力争取两岸最大的和平。

    我们去议论去调侃的朱成虎表态看去关乎到我们每一个人的命运实际又非常遥远。

    我们很少去关注去议论的朱久虎事件看去离我们很远又实在可能会关乎我们每个人的命运。

    我们期待着某一天我们的官员能够说:“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捍卫你活着的权利,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我们甚至不需要他们来说“誓死”。

    四 和“西北剑”有关的一个人的两段轶事

    这个人是张爱萍将军。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军和国防工业的开军之将。

    张爱萍将军名中之萍即取“青萍剑”之意,爱萍即爱剑。

    将军一生最大的憾事发生在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前,撤离现场的一瞬。

    他是最后一个离开现场的人。如果说有什么私心的话,就是他想用照相机把眼前这个家伙照下来。他是个摄影爱好者。他更清楚这会是张具有什么样意义的照片。

    他终于没有取出相机,而是带着之后39年的惋惜离开了现场。

    核按纽摁下的一瞬,连影像都是无可挽回的。

    文革中张爱萍经历了七年的牢狱之灾。复出后,医生断言,他此生不可能再扔掉双拐。将军以超人的意志练习登山。夫人李又兰陪伴。上山时,夫人断后,下山时,夫人在前。将军不舍,但终拗不过夫人。后来,将军以一根藤杖重走天下。

    今日和平崛起中的中国,也如一个拄着双拐登山的人,不知谁应在前,谁应断后?

    来源: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_(博讯记者:维权者)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一飞:朱久虎律师的遭遇让我们感到恐惧
  • 张耀杰:朱久虎陕西受难记
  • 风雨维权路―记朱久虎律师的维权历程
  • 从朱久虎律师被拘看中国法律维权的困境/王德邦
  • 朱久虎的剑和朱成虎的剑
  • 法制日报:会见朱久虎律师竟然如此难
  • 陕北维权代表和朱久虎夫人致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部的紧急呼吁书
  • 陕北维权代表和朱久虎夫人给最高检的紧急呼吁
  • 陕北维权代表和朱久虎夫人给全国人大的紧急呼吁
  • 陕北石油案:官员要挟支持朱久虎的社会人士
  • 浦志强:向师涛和朱久虎道歉
  • 刘晓波:为维权律师朱久虎呐喊
  • “陕北石油业主维权事件”动态::朱久虎律师被捕的罪名
  • 为民营企业打官司律师朱久虎被拘
  • 中国最大行政诉讼案代理律师朱久虎在陕北被捕
  • 陕北石油民企诉讼代理律师朱久虎被警方抓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