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昕:关于朋友为任畹町捐助八万元救命钱的紧急说明
(博讯2005年7月21日)
    
    今天早上上网,在网上发现有以“曾宁等”名义代表中国民运人士对新西兰某女士为任畹町捐款八万一事,发出公开感谢信,非常惊诧,感觉非常不妥,因为我正是此事的三个当事人之一(张凤颖、某女士、赵昕),也很了解我的这个朋友为人处事。正好刚回家,就先后接到了我的这个朋友和任畹町太太张凤颖女士的电话,我们立即把这个情况作了沟通,深感有必要作如下说明和澄清:
     (博讯 boxun.com)

    1. 张凤颖和某女士都不认识贵州曾宁先生,张凤颖只在很多天前接到过曾先生的一个短暂电话,我们三人都没有和曾先生讲过新西兰某女士为任畹町捐款八万一事;
    2. 曾先生并未征求当事人意见,我们认为作为资深民运人士的曾宁先生应该是不会做出这样不妥的举动的。该文所公布的新西兰某女士的名字,也只是一个化名,并非真名;
    3. 作为一个基督徒,我的朋友绝不愿意公开自己的名字,因为她是一个真诚的主耶酥的肢体,绝不能在人前行伪善的事;
    4. 事情经过如下:7月19日中午,北京十个民运人士到医院看望任畹町先生后,正在一起商量怎么样救助任先生时,我的这个朋友正好给我打电话,我即把任先生的困急情况向她诉说了。她听后很着急,当即就表示“救人如救火”,表示实在不行她先帮任先生出这个手术费,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残废或死去呀!于是她要我把手机递给张凤颖,并和张大姐直接进行了交流。之后两天,我们又通了几个电话,她已经向国内亲友借钱,给张凤颖女士汇出了八万。张大姐出于关爱国内朋友,要我转告国内朋友们不要再寄钱了。7月21日上午9:50,张凤颖大姐给赵昕打来电话,表示她已经查过帐户,八万人民币已经到帐了,要我替她和任先生转告我的这位朋友,表示由衷的感谢;
    5. 必须说清的是,赵昕一直在劝说这位善良的女士,不要电汇这么多。因为我比较清楚,她是一个从不在乎钱财的人,独身一人也真是没有什么钱,反倒是因为经常仗义疏财,弄得自己经济上很狼狈,还得向亲友借钱。而这一次她给任畹町先生汇来的八万元,还是她跟堂姐借来的。所以现在,我真是心情复杂,有些后悔老是把国内非常困难的朋友,如张林、王金波、许万平、杨天水等等的情况告诉她。我的心里只有沉甸甸的感激和歉疚,而决无一丝欣喜┅┅
    6. 这位可钦可敬的女士并不是只帮助大陆民运人士,教会弟兄姐妹、爱滋病孤儿、弱势群体人员,什么人她都帮助过。用她的话讲:哪怕是一个共产党高官,如果他真是遇到了如此困难和绝境,我们也应该毫不犹豫地竭尽全力帮助他,尽自己的一份爱心,让这个冰冷的世界多一点温暖和宽容啊!而她之所以帮助民运人士,只不过是看到大家为了社会进步,遭受了太多苦难,却没有任何保障,已经陷入了最起码的生存危机,才痛感自己以往的自私,尽自己的一份心力而已;
    7. 由于她经常帮助国内人士,她的邮箱也经常受到骚扰,甚至还有人冒用她的化名注册了雅虎邮箱,给各界朋友发送病毒邮件,所以请朋友们一定不要上当受骗;
    8. 由于此次她为任畹町先生捐助八万元,她的国内亲友的电话也受到了监听,而她是以做生意的名义向亲戚借的,亲友也完全不知道真相,所以她希望各方朋友理解其中的难处,不再给她的亲友添麻烦了。
    
    任畹町先生、张凤颖女士非常感激这位尊敬的新西兰女士的善举,也请赵昕再次转告国内同甘共苦的同仁朋友们,不要再寄钱了,大家都很艰难。同时,我的新西兰朋友也请朋友们必须考虑当事人的意见和难处,并注意不同文化和宗教背景下,人的观念的差异。
    
    赵昕于2005年7月21日北京
    [email protected]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宁等:致给中国异议人士无私人道帮助者的感谢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