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昕:为知行合一的杨天水鼓与呼
(博讯2005年7月17日)
    杨天水更多文章请看杨天水专栏

    前几天,李海先生打电话给我,问我知道不知道在博讯上,国内有个民运人士联名谴责杨天水先生的联名信一事。我惊诧之余,回答说没有,他即把文本EMAIL给了我。我收到后立即和杨天水先生通报了情况,并把文本转发给了天水,相约一起上博讯上看看。结果我搜索半天也没有找到(当时不知在博讯论坛上),也就不太在意。反正小人作祟,下三滥技,徒分我等精力而已,实在不屑理睬。

     直到今天看到完整的签名文本,我才知道不但确有其事,而且这个“天下大势”既然还把全国各地许多朋友的名字都无耻冒用了!而赵昕、江棋生、任畹町三人的名字,竟然还被排在了冒名信的前三位,这就令赵昕不得不让小人得逞一回,也分点精力为此无耻滥行一驳了!当然,小陶等君讲得明明白白的捐款一事,不屑再说。 (博讯 boxun.com)

    我和天水实乃道义之交,长时间只闻其声,未见其人。直到今年四月十五号清晨六点多,我和太太刚刚在南京下了火车,趁早正在中山陵那美丽幽静的林荫大道上散步时,突然非常巧合地接到了杨天水先生的问候短信,希望保持沟通——而我为了安全起见,到南京的消息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也正准备当天约见天水兄呢,没有想到他这么早、这么巧地,短信就发来了!立即约见之后,他和小陶君很快赶来,我们又是在人山人海中即刻就认出了对方,而在此之前我们素不相识,甚至连电话都没有通过呵!中山陵光化亭见面后,讲起这样的巧合,我把它归结为“心有灵犀一点通”,杨天水先生直说:“神使鬼差,真是上帝的安排,上帝安排我们见面的!”并感慨道:“要是换了其他人,可能又会怀疑其中有问题,怀疑这怀疑那了!”

    其实,我之所以在这样的巧合下也毫不怀疑杨天水先生,实为我早就从各个渠道了解了天水君的为人和经历,更是看过许多他的文章,知道这些饱含激情和深刻思想的文字,绝不是一个卑琐小辈可以写得出来的,这需要多么博大的爱和艰难的思考呵!果然,一见如故,我们马上无话不谈,并在“渐进民主”、“和平、理性、公开、合法”,“非暴力抗争”、“民运人士尤需遵循民主原则和游戏规则”等等很多方面达成了共识。天水兄并告知我:他正准备联合苏皖同道,去向民政部门申请登记注册“中国民主党苏皖筹委会”,足见君子之坦荡和光风霁月,没有一点见不得光的地方。甚至连我们开玩笑地讲起,认为“在连战来访时去登记注册中国国民党,最富戏剧性和揭示性”,他最后也身体力行地践行了——当然,正如我们所料,“连战吓得连连发颤”,连句话都没敢留就“秀”跑了,枉费了王丹先生许多心血!

    之后,我们的联系就比较频繁,天水兄的种种境遇我也就了解许多:杨天水在蹲满十年大牢出来后,太太已经离婚,他没有住所,也没有任何收入来源,所以一度曾经想做点生意自谋生计。结果没有想到的是,他好不容易向亲朋好友借来的血汗钱,竟然就被一个自称为“朋友”的东西骗跑了!为此,他背上了各方面的极大压力,深为在亲友面前丧失民运人士的信任和尊严而苦恼焦虑,物质上时时处于极为拮据的境地,精神上更是痛苦困扰得几达无法工作的状态!可以说,天水兄为这个朋友那个弱小,天天在不遗余力地呼吁呐喊,可就是从来没有为自己呼吁呐喊过。只是在他写得极有感情的《登山与民运》一文中,很自然地描述了他所处的物质困境和精神上的感受和升华:

    “这个时候,我自然想起了我的那些还被关押在各种监禁场所的道友们,他们不是在劳动,就是在忍受不适时宜的各种折腾人的批判会的折磨,或者在不得不面对牢头狱霸制造的恐怖气氛,他们哪里有我这样的一点点自由呢?他们是民运人群中最痛苦的一个群体,他们是多么需要我眼前这样的休息场所!可是这个国家的专政机器,只要存在一天,就一天不会停止对他们的迫害,包括我自己在内,随时都会再次失去仅有的一点自由,被关进损害身心的牢房。”

    “民运是一场艰难的登山,它注定要遇到比登山还要艰难的困境。但是我们每个人,都必须是义无返顾的登山者,必须利用任何能够利用的外部助力,征服任何阻碍和困难,朝着自己即定的目标奔去,坚定而不移!”

    前两月天水重病了一次,正好小陶到外地,就他一个人孤独地在租来的民房里躺了几天几夜,昏昏沉沉无人照顾。芳草和王庭金等安徽朋友去南京看望天水兄后,悲伤地对我讲:“天水大哥好可怜,病了也没有人照顾他。就他那样子困病交加,就是病死在房子里,也没有人知道呀!”我听了心里极为酸楚,实在无言以对。所以每当有朋友急需救援时,我也就干脆不通告他。可几乎每一次,我都听当事人说起了天水兄的义举:芳草如此,陈贤英如此,王金波如此,张凤颖也如此,杨银波也如此。尽管他拿出的数目比起财主们九牛一毛,也许不大,可是,那几乎就是他的全部啊!直到最近,在我的推举担保下,一个好友才借了点钱给天水,稍解困苦。

    朋友间闲侃,都说民运也分四种人:不说不练型——不说不练,就等开饭!光说不练型——光说不练,风光无限!光练不说型——光练不说,吃亏憨干!又说又练型——又说又练,死得快快!确实,中国人是世界上最擅于机巧和算计的民族,光练不说或又说又练,这样的知行合一者,这样经常被人“义正词严”地斥为“傻瓜”和“有病”的人儿,现在是越来越少越来越成“稀有动物”了:所幸,我们有林昭、遇罗克、张志新!我们有胡石根、杨建利、许万平、张林、杨天水——说这话当然是对我极尊敬的李慎之、丁东等先生大不敬,尤其是在顾准先生诞辰九十年之际。可是,在这样一个太多聪明如顾准般“啐面自干”、风光无限的世代,我们最匮乏的,恰恰是“知行合一”的公民意识和公民精神,而不是人格分裂的利弊算计者、机会主义者。

    而杨天水先生属于哪一类型人,相信不用我来分类,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连“天下大势”这样指点江山的人物都承认他做了很多事,写了很多文章,酸溜溜地讲他俨然“领袖”,可见公道自在人心。只是我倒要告诉“天下大势”先生,那是尔等鼠辈的挑唆和构陷,有意利用人性的弱点来激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效应,以期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省省吧,杨天水先生从来就没有自封什么东东,只是在尽一个公民职责而已,何劳操心?!

    中国的问题,就在于腹诽者多,说事者多,看客多多,实干者少之又少。而且“做事越多出错越多”,“啥也不干啥都不错”,也是常情。所以我们在为杨天水等实干家们鼓与呼的同时,也应宽厚对待高压严酷环境下,真正在做事情的人,在所难免的非原则性小失误——毕竟,事情总得有人做呀,看问题还得看大局看原则!除非您希望,大家都不要做事了,等天上掉馅饼即可。当然,正在第一线做事的朋友,也应该尽可能地扎实谨慎些,出点失误,朋友直来直去的善意批评,我们虚心接受、屡教屡改即可,也不要被什么大帽子给压怕了吓怕了——谁让我们选择自由民主人权来着?我们自己的良知和理性呵!不管什么人什么情况什么心态,只要是善意真实的批评,我们都应该坦然承受,除了小人恶意的构陷和污蔑出外!

    为支持杨天水等知行合一的实干家做实事,减少他们的工作负担,我愿意公开授权如下:任何朋友都可以在未经本人过目的情况下,在呼吁人权救援和要求政治体制改革这两方面的公开信上,代为签署本人的名字!其他公开信须经本人同意,攻击漫骂一概不签。

    赵昕于北京 2005年7月16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压的崛起—纪念前年香港七一大游行/杨天水
  • 小陶:我来说说杨天水
  • 杨天水:很可能来自国安背景的人在诽谤杨天水
  • 杨天水:帮助任畹町 关注邓永亮
  • 杨天水:李建平、赵昕、李国涛、王森、颜均等现状
  • 杨天水等:一起来遏制中国人权的恶化
  • 杨天水:高压的崛起
  • 杨天水:《悲怆的灵魂》震撼人心 第四章
  • 杨天水:严正学和杨银波近况
  • 杨天水:我们有责任声援张林
  • 杨天水:中国领导应该公开道歉并惩办凶手
  • 杨天水:逮捕林樟旺是胡温新政的对台戏
  • 杨天水:大家都来关注严正学先生
  • 杨天水:烈士暮年 壮心不已—小议大陆东南老年三杰(三)
  • 杨天水:张林案并非真正的公开审理—蚌埠法院设计了骗局
  • 杨天水:烈士暮年 壮心不已—小议东南老年三杰
  • 杨天水:《悲怆的灵魂》震撼人心
  • 杨天水:江山代有人才出-为张林先生《悲怆的灵魂》序
  • 杨天水:看一次医生痛心很久
  • 杨天水:人权和新的四类分子
  • 杨天水:颜均再次面临被劳教
  • 杨天水:张林明天可能遭逮捕
  • 杨天水:黑手伸向郭国汀律师(图)
  • 杨天水:警察们为什么如此刁难张林
  • 杨天水:张林被捕续-蚌埠市警察的欺骗
  • 杨天水:关于张林先生的最新动态
  • 杨天水:向中华君子致敬—新春献给追求自由民主的前辈
  • 杨天水:张林处在危险之中
  • 杨天水:张林妻子的探视权遭到剥夺
  • 杨天水:戴学武等被软禁刚刚解除
  • 郭国汀援手 杨天水取保候审获释
  • 独立笔会会员杨天水已经被释放回家
  •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杨天水—呼吁保障政治犯的基本人权
  • 129人要求释放杨天水、师涛联名信
  • 南京公安以涉煽动颠覆政权刑拘杨天水
  • 家人朋友呼吁营救杨天水
  • 杨天水惨遭以言获罪 面临枉判风险
  • 李国涛:杨天水被刑拘 面临枉判风险
  • 杨天水:明显的枉法判决-杨桂香等诉泗阳工商财产损害赔偿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