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圆明园、潘岳与环境民主
(博讯2005年7月11日)
     中午无事,在网上闲逛,一不留神就上了国家环保总局的网站。新闻发布栏目里,正挂着一个新出炉的东西:《国家环保总局要求圆明园防渗工程全面整改》。这是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向新闻界通报的文稿,估计明天各报会刊登。这篇东西,给前些天沸沸扬扬的圆明园湖底铺防渗膜事件,做了一个最后的判决。

    对于防渗膜的破坏作用,潘岳说:“铺设防渗膜阻碍了天然地层中地下水的下渗过程,在有限水量补给条件下,容易在防渗膜上部的底泥中出现营养物质和盐分的积累,加大了水质恶化的风险。”

     同时,国家环保总局对防渗工程给出了四点处理意见: (博讯 boxun.com)

    “第一,对圆明园东部尚未实施湖底防渗工程的区域,不再铺设防渗膜,全面采取天然粘土防渗;第二,绮春园除入水口外,已铺的防渗膜应全部拆除,回填粘土和原湖底的底泥。湖岸边不能再铺设侧防渗膜;第三,长春园湖底高于40.7米的区域要立即拆除防渗膜,回填粘土,湖岸边也不能再铺设侧防渗膜;第四,对福海已经铺设的防渗膜进行全面改造。以砂石为主的回填区域,要去除掉表层的砂土,铺设上天然粘土,原湖底的淤泥土要全部回填。除码头周边10米区域外,其余区域的驳岸应拆除侧防渗膜以保证充分的侧渗补给。同时,为维持圆明园内水域的生态系统功能需要,必须统筹规划园内用水,增加来水量,尽可能利用中水,保证来水的水质,园内的水体质量也要严加保护防止污染。”

    不过,我最感兴趣的不是圆明园工程的最后结论,而是潘岳文稿中的一段话:“国家环保总局叫停圆明园防渗工程后受到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该工程从叫停到听证、环评、评审直至决策的全过程,环保总局都依法向社会公开,希望能借此推进环境决策民主化的进程。”

    在这里,潘提出了一个概念:“环境决策民主化”。其实,查查我们的环保法规,环境决策民主化的星星之火还是随处可见的。比如很多地方的环保法规就规定,一个住宅楼下面要开餐厅,需要楼上多数住户的同意之类的。但是,这与环境决策民主化仍然相差万里,何况,就连这点民主权力,在很多地方也往往被剥夺了。那么,公民的环境民主权力应该有哪些呢?我觉得,我们至少应该在以下问题上有发表意见的权力:

    1、 如果有人要在居民区开设可能产生诸如噪声、废气等环境污染的经营项目时,至少要通过三分之二以上的居民同意。2、 2、 政府如果要在住宅区外建设可能改变住宅区生态环境,或者可能带来污染的公共设施时,居民应该有权表达意见。

    3、 政府如果改变城市公共绿地、公园用途时,居民有权表达意见。

    4、 对诸如圆明园这种重要文化遗存可能产生环保影响的项目,居民有权表达意见。

    5、 政府应定期公开一个城市、一个地区的环境报告,对于存在的污染情况要和盘托出,并告知公众整改的时间。

    6、 对于一个城市特殊的污染源,公众具有知情权。

    对于我们的环境参与权,我持喜忧参半的态度。喜的原因,是因为国家环保总局已经明确提出了这一概念,有这样一个官方部门推动,希望总是有的;忧的原因,是因为体制的巨大惯性。地方政府能在多达程度上接受国家环保总局的理念,地方环保部门能在多达程度上获得独立执法和工作的权力,都有待观察。最后想说说潘岳其人。

    潘是一个思想活跃的家伙,16岁入伍,28岁成为中国青年报的副总编辑,35岁不到就成为副部级干部,先后任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副局长、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副主任、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副局长。如果我没有猜错,中青报和国家体改办的经历,拓展了他的视野。所以,当他到了国家环保总局以后,环保总局的声音突然响亮起来。环保工作,也从人们眼中的管管噪声、垃圾之类的形而下的工作,成为关系到中华民族复兴大业的无比崇高的事业。绿色GDP出笼,并在一些地方试点,成为考核官员的一大指标。接着,环保总局向一些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大项目叫板,叫停了一批天字号工程,潘因此有了环保界“李金华”的说法。

    但是,这仍然没有完,什么落后地区环境补偿机制,环境决策民主机制,企业家环保责任等等一项项吸引眼球的东西不断涌现出来。环保总局这样一个边缘化的部门,突然成为了媒体关注的中心。这里面固然有历史的机遇,但是与潘的无限创意也不无关系。

    当然,你可以说潘会作秀,但是这秀毕竟做的值得。因为中国的环境保护,真的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我们还没有成为世界工厂,但已经接近世界的垃圾场了。但是,环保的路显然十分漫长,何况在发展速度仍然相当重要的中国。祝环保总局一路走好。( 作者:zgr8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庸焉:潘岳环保遭遇官场潜规则
  • 朱学渊评《文扬:潘岳的山河》
  • 潘岳能做的有限,公众参与进来就会无限/老树
  • 潘岳與倒行逆施的"民主"/艾劉斯
  • 艾丽:劝潘岳莫煞费苦心
  • 别让环保成为潘岳们的独角戏/田立
  • 昔日政改明星,今成第四代“苍鹰”——第三只眼看潘岳铁腕治污/申言
  • 求知:潘岳环保风暴过猛可能刮伤自己
  • 晓冰:潘岳的铁腕与环保总局的强硬
  • 晓冰:潘岳的铁腕与环保总局的强硬
  • 郑义:潘岳吆喝几声犯了什么错误?
  • 易冰:潘岳叫停電站顯示大陸落實科學發展觀決心
  • 亦夫:潘岳叫停电站会否引火烧身
  • 郑史:反看潘岳,一语成谶——汉源事件的环境与公平
  • 麦珂:潘岳文章背后的中国思潮态势
  • 潘岳的《環境保護與社會公平》是儒學思想之體現
  • 安哲:潘岳新说挑战现代化既有模式
  • 芮文:潘岳讨好胡温显现中共新生代立场
  • 田宏:潘岳为农民正名
  • 潘岳:中国环境问题的根源是我们扭曲的发展观
  • 潘岳:中国将把环保同政绩挂钩
  • 潘岳:淮河应急预案启动
  • 潘岳:政府不能拍脑袋定项目
  • 潘岳猛刮“环评风暴”前程堪忧
  • 国家环保局副局长潘岳称干部任用应与环保绩效挂钩(图)
  • 潘岳:政府要制定政策保障公众参与环保合法权利
  • 艾劉斯:潘岳帶領學生築長城的真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