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319枪击案:闹剧结案/金钟
(博讯2005年7月10日)
    ◎ 金 鐘

    ●三一九槍擊案及國親的抗爭是影響甚大的事件。六月中台灣最高法院審結選舉無效之訴,宣判連宋終審敗訴。神探李昌鈺也否定對陳水扁的自編自演指控。案件反映台灣政壇的深層矛盾。

      以恐怖行為而言,再沒有比刺殺一國元首更富於震撼性和戲劇性,從荊軻刺秦王、凱撤之死到列寧遇刺、甘地遇刺、甘迺迪遇刺都是歷史上家喻戶曉的故事。二○○四年三月十九日,台灣總統大選候選人、現任正副總統陳水扁、呂秀蓮在台南巡街拉票時中槍受傷,卻演成一齣滑稽劇,被刺者被描述和指控為「自編自演」的殺手。筆者作為大選的採訪者迄今一年多,密切注視相關新聞和案情進度,內心的震撼從未消失。槍擊案的荒唐性超越了正常思維的邏輯:一位亟謀最高權位的人怎麼可能自己冒生命危險充當被槍擊的靶子?而指控的假設是,陳水扁的傷口是在眾目睽睽之下的奇美醫院讓醫生用刀假造的!而這種假設竟迷惑數百萬泛藍民眾,一副少女露腹照片成為事件的標誌:那性感肚皮上劃著一道縫合的刀口。 (博讯 boxun.com)

     理性顯示:這個案子二者必居其一:陳水扁大奸大惡,竟敢以如此詐術欺騙選民,愚弄天下以致天下大亂,其罪豈只「當選無效」!「全黨共討之,全國共誅之」亦不為過。否則,就是有人利用槍擊案,製造混亂,以達到不說自明的奪權目的,其用心之險惡,智商之愚頑,罪過亦不在被指控者之下。

    台灣最高法院審結槍擊案 在法治的民主社會,此案的解決,當只有循法處理一途。連宋敗選當日提的「當選無效」之訴,十天後,高等法院開庭,七個月後,高院宣判連宋敗訴。連宋不服上訴,最高法院再審,於今年六月十七日宣判連宋敗訴。按照台灣選罷法,連宋不得要求再審或上訴,全案經過一年兩個多月的偵辦審訊,至此終審判決,宣告定讞。

     最高法院宣判主要三方面:一、公投綁大選之爭;二、三一九槍擊案事件;三、票數不實問題。其中最重者,當然是槍擊案。公投綁大選雖有爭議,但過程全部公開,至少沒有陳水扁正式下令同日舉行的證據,公投未過關,也不能證明對陳呂當選有利。票數問題,高院花費七千餘萬元,全國驗票,計算之錯票近四千張,「潛在無效票」九千餘張,共計一萬三千餘張,也未超過當選差距的二萬九千五百票,最高法院罕見地調閱選舉資料五十一次,認定不能推翻當選結果。至於「啟動國安機制」,最高法院認定只有為了穩定社會的「宣示性」,縱有國軍留守人員的增加,也非陳水扁下令所致—總之,這兩方面屬於常規性爭議,調查判斷比較清楚。

     關鍵是槍擊案。事發後,警方展開大量的偵查工作,包括過濾通聯電話紀錄三十億筆、蒐集相關錄影帶、照片、光碟二百二十三捲、清查可疑車輛九十多部、戶口三百戶、地下兵工廠五百六十九家、槍炮前科犯近五千人 ......耗費人力、物力、財力不可謂不大,當局的誠意亦在其中。槍擊案專案小組今年三月七日宣佈重大突破,找到做案嫌犯陳義雄。警方以現場查獲的兩顆子彈「以彈追人」,查出改造手槍製造人唐宋義,陳犯透過姐夫買槍,而且錄影帶顯示陳義雄出現在案發現場。後來陳義雄自殺死亡,但其妻及子女五人證實看過陳寫的犯案遺書(遺書後被燒毀)。警方研判,陳是因槍擊案而畏罪自殺。

     現在,國親陣營仍不服最終判決,焦點說詞是陳呂把責任推給一個死無對證的人,企圖掩人耳目,草草收場。連戰聲明反對以時間不能再拖為由而結案。國民黨甚至借美國「深喉案」曝光,懸賞五千萬元尋找三一九槍擊案的「深喉嚨」。更甚者,國民黨發言人指三一九案的深喉嚨就是「邱義仁、馬永成、呂秀蓮、陳再福」。意指四人深知槍案內幕而不報。

    神探李昌鈺表態否定自編自演說 美國華裔神探、鑑識專家李昌鈺博士是涉入偵破槍擊案的一位重要人物。他不僅是辦案的知名權威與刑事鑑定專家,而且是美國支持國親的泛藍領銜人,為各方所敬重。他兩次赴台勘察,去年八月發表他對槍擊案的最後調查報告。李昌鈺尊重事實,並未受政治因素所影響,在他的多方面判斷中,有兩點很重要:一、肯定陳水扁的傷口是槍傷,不是刀傷;二、肯定車窗彈孔是外面射入的子彈造成。

     這兩點判斷,實質上否定了對陳水扁「自編自演」的指控。先有陳文茜發難,暗指阿扁進奇美醫院做刀傷詐騙(謊稱有小護士報料),後有中研院研究員朱浤源指阿扁在高雄議員陳明澤家午飯時作假槍傷(此說呂秀蓮最近已鄭重否認,她說當天造勢,全程和扁在一起,完全不可能去做假傷)。但國親對他們原期待甚殷的李昌鈺的鑑證,視若無睹,去年十二月立委大選中仍向中外記者大量派發「自編自演」的槍擊案宣傳冊,宋楚瑜改稱陳總統之後,連戰至今不改口。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李昌鈺六月二日對三一九槍案及其結案,在美國康乃狄克州發表的談話,聯合報系的世界日報三日作了詳細報導。李昌鈺說,從證物刑事鑑定角度而言,「台灣的三一九槍擊案算是結案:一人一槍兩彈,現場做案,旁證指向兇手是已死的陳義雄。」他說,以他的專業而言,「槍枝、子彈、彈道、傷口等鑑定都仔細做完,也都有具體結果,讓辦案人員找到製造槍枝子彈的唐守義集團,也找出槍枝間接到了陳義雄手中。」他說,從一系列旁證,「可以合理推論陳義雄是兇手的結論」。他表示,此案結得不是「十全十美」,沒有找到兇槍,兇手也死了,但仍可從旁證突破,達到破案。他說美國也有找不到犯人而告破案的類似案子。

     針對「陰謀論滿天飛」,李昌鈺坦陳他的看法,「有人說是大陸派人做的,有人說是支持國民黨的人策劃,也有人說是陳水扁自編自演,我看這些都不可能。陳水扁也不會干冒危險地自己打自己,不但太危險,萬一打偏了怎麼辦?而且也不符合相關證據。」李昌鈺說:「陳水扁命大」。他說,接近案情的人認為,從政治角力來看,泛藍陣營不應再去挑戰科學的鑑證結果。

     李昌鈺這番表態,和筆者及一些朋友最初對槍擊案的反應不謀而合,不同的是,我們只是以常識加以判斷,李博士卻是經歷了大量的實證與研究之後的結論。不妨在此引述兩位姑隱其名的有識之士的看法:

     一位大陸級別不低的幹部向我透露,去年三一九事件時,北京中共軍委要員都在軍委大樓看電視直播,並進行研討,沒有一個人認為是陳水扁自編自演,因為那樣做既愚蠢又不可能。另一位北美的絕非綠營的台灣作家對我說,「自編自演」這場槍擊案,工程何其大,要涉及多少人,多少精細的安排,誰能做得這樣漂亮?如果陳水扁能做到,那他非常了不起,總統當然應該他做,你還有甚麼好爭的!

    連戰對台灣民主體制的背叛 這樣一件基於常識、基於大量偵訊和科學鑑定、基於社會廣泛關注研究的案子,在有了一系列科學與法律的成果之後,泛藍還不願達成妥協與合作,台灣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政黨領袖不容推卸的責任。國民黨主席連戰是這場鬧劇的主導人。他不能超越對三二○大選必勝的錯誤估計,因而不接受任何意外的出現。大選雖然只有不到三萬票的差距,但背後是民進黨選票已有一百多萬票的成長,說明社會政治版塊的重大改變,槍擊案對選票的影響是很有限的。連戰懂得泛藍有半壁江山的選民可以利用,於是親自上陣發動街頭抗爭,以質疑否定憲政民主的合法性,在結案的今天還不服輸,一直走向和中共聯手引狼入室的極端,這已是對台灣民主體制與價值觀的背叛與顛覆。和二○○○年敗選,光榮下台,讓出政權的表現相比,○四年迄今的連戰,也暴露其政治學涵養的缺失。

     首先,他把西方民主尊重遊戲規劃的競賽精神變成中國政治赤裸裸的權力鬥爭,提出「沒有真相就沒有總統」的煽情口號,操縱大規模的民粹運動對抗憲政秩序,中國人權協會名譽理事長張文彬指連戰等人其實是「自編自導了一齣宮廷式鬥爭的古裝劇」,並不誇張(見中國時報六月十日)。其次,悖離了法制精神。按照「無罪推定」的原則,在司法程序中,被告人無需證明自己無罪,證明被告有罪的舉證責任在原告人。台灣行使大陸法,國親提出訴訟後,被告陳水扁已有許多無罪的查證呈供,但原告迄令只是一堆疑問與假設,這正是最高法院結案的依據。連戰不理會一年多全台大驗票、法院傳訊大量官員與選務人員及涉案人員,爭議已有充分澄清的事實,反對結案時間不可無限延長(法定六個月內審結),並指法院為政治背書,是政治判決。在法治社會,這是對司法尊嚴的嚴重挑戰,一樣要有證據支撐。

    陳文茜李敖興風作浪死不認錯 泛藍知識界的責任。三一九槍擊案發後,台灣媒體已有許多報導指出,受連戰特別重用的名嘴陳文茜在當日的過度反應,又是電視、又是記者會、座談會,大力渲染陳水扁「自編自演」製造事件騙選票,實際上是「壓垮藍營的最後一根稻草」。當時國親內部很多人亦對她不滿,國民黨立委徐中雄指責「很會把錯誤合理化、死不認錯」的陳文茜亂發炮「把整個台灣都打掉了!」使泛藍看好的選情最後翻盤。除陳外還有趙少康、李敖這些名嘴信口雌黃,推波助瀾,激怒了中南部的選民,也給地下電台為扁造勢的好機會。然而後來國親卻指責是阿扁利用地下電台攻擊連宋而取勝。最高法院駁回了該項指控。

     槍擊案結案前幾天,李敖又以立委身份公佈一份宣稱是美國中情局關於三一九槍擊案的密件,稱美國在台協會包道格當時介入事件,要求阿扁真相未明不就職,以換取連戰解散示威群眾 ...... 總統府及媒體報導,已指該密件「錯誤百出」,連CIA的局徽,有關知名人物照片、姓名都弄錯、又說槍手除陳義雄外還有一人李三勳云云,美在台協會也予否認。李敖對此回應,竟說「總統府是兇手、被告,沒資格鑑定文件真偽」。又引邱吉爾名言說,真相需要謊言來保護,還說陳水扁策劃槍擊案是為了殺呂秀蓮 ...... 一派自欺欺人。

     可見,連戰及其幕僚與文宣高手,三一九迄今一年多,對他們最初定的調子和引發的後果(包括自誤選戰)沒有絲毫反省與修正。十分明顯,由於他們強力的動員廣大泛藍民眾和利用媒體優勢,不僅羞辱了國家元首陳水扁,醜化和損害了成長中的台灣民主制度,也加深了社會的分化與撕裂,他們口口聲聲罵民進黨搞民粹,其實,他們利用槍擊案愚弄民眾,才是最大的一次民粹主義演練,嚴重地污染了台灣的國際形象,誤導外人如影星成龍說「三一九是天大的笑話」,令人痛心。

     他們為了失去的權力,不惜讓台灣付出巨大代價的操弄槍擊案,我以為乃是他們內心深處的大中國意識作祟,無論是連戰、陳文茜、李敖,他們的顢頇野心、巧言令色、狂妄無恥,都掩飾不了他們對台灣人和本土政權的傲慢、鄙夷甚至仇視,但是,他們忘了儒家最重要的格言:「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對一位國家民選總統遇刺受傷,不予同情,還加以莫須有的沒有證據的作戲自殘的指控,並以此蒙騙大眾,掀起彌天濁浪,這才真是「天大的笑話」。現在,大位不以智取,連戰的美夢已告終結,小妹大哥們的口舌之快,也不過是一時的自爽而已。但大中國文化之劣根性在台灣留下胡鬧的一頁,將供未來史家玩味。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