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获奖的鄢烈山吃到的是猪肉还是马肝?
(博讯2005年7月08日)
    
    
     有清朝文人姜西溟,先生虽狷傲,却热衷于科第。其在现实生活里甚至愤世嫉俗到不吃猪肉,而且也厌恶别人吃猪肉,一日,有人和他开玩笑,假使现在有掌握乡贡进士榜的人,蒸了一盘猪肉说,谁吃了这盘猪肉,我就用淡墨将该人的名字写到进士榜上,西溟先生你到时是吃还是不吃?西溟先生笑着说,非马肝也。(马肝,古人误认为马肝有毒,食之辄死) (博讯 boxun.com)

    
    我们58年出生的鄢烈山先生成了第三届鲁迅文学奖惟一的杂文获奖作者,他终于中第了。只是在祝贺鄢烈山先生之前,我不免疑惑--他究竟吃到的是猪肉还是马肝?
    
    花自飘零水自流,随着我几乎两年多不曾正经的买过《南方周末》,鄢烈山这个名字也渐渐在我的眼里开始迷糊了,更不用说鄢烈山先生的新文字,虽然他在7月7日《南周》的访谈里面说,我每年至少出一本书,但那是他自己的事情,与我无关。
    
    不过由这个访谈,我才知道鄢烈山先生眼里,当下社会还存在着一个杂文界;并且短信笑话也是杂文的一种;再并且,余光中、董桥也可算得上杂文家的著作等身。存不存在杂文界,某人是不是堪得上杂文家的头衔,这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只是我对手机上的两类信息一直都是删无赦的,一种是不认识的人给我发的枪支弹药的广告,一种是认识的人给我发的短信笑话。难怪鄢烈山先生到了新世纪至少可以每年出一本书,原来,其源泉在这里呢。
    
    没有谁会永远只坚持做一个掷枪手,鄢烈山先生曾经的“灿烂”只说明他配享现在鲁迅文学奖这样的“虚荣”。只可惜,在我的眼里鄢烈山先生的这次得奖,唯一与我的收获,那就是再次提醒我那个似乎有着与生俱来的批判精神的鲁迅先生曾经在我们中华大地上生存过,那个时期才是近代历史里面真正有过百家争鸣的时代。
    
    必须承认而且相信鄢烈山先生正在老去,我们对于一个驰骋于“杂文界”多年的并且有着不一般的声誉的老人家决不能有过多的苛求。他不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丈二金刚,也不可能学着释尊坚持“不度尽世人不成佛”那样的执著。在或者,我甚至认为如果还将“作为一个杂文家,必须有着与现实社会永不妥协的精神,坚持批判性的而非建设性言论的标准”来要求鄢烈山先生甚或去批评鄢烈山先生都是不道德的,因为当下的杂文界只是如鄢烈山先生这样的老一代杂文家眼里还光荣地存在,在大多数人的眼里,它只是一个“曾经的存在格”。
    
    一个本来就不需要批评的社会,一个从来就不多允许批评的社会,我们怎么能忍心去批评鄢烈山先生这样的杂文家呢?
    
    
    作者:苏梦枕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许晖:论“杂文家”鄢烈山的倒掉
  • 鄢烈山:站在全民族立场讲述中国抗战
  • 鄢烈山:我们现在怎样做冤民
  • 徐沛:哀叹“公”民(鄢烈山—焦国标)
  • 鄢烈山:论“公民”与“战士”的分别
  • 鄢烈山:另一种农民——记我的父亲
  • 笑蜀:为鄢烈山说几句公道话
  • 鄢烈山:一个公民的杂文写作
  • 朱健国:鄢烈山的“阿喀琉斯之踵”
  • 鄢烈山:行政垄断下的教育资源被不公平的配置
  • 鄢烈山:“副部级干部待遇”猜想
  • 鄢烈山:中国的传统与现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