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田晓明:不要随便扣银行员工的工资
(博讯2005年7月08日)
    目前,各家银行都在改革的名义下制定了新的分配制度,新制度的重要内容就是“绩效考核”,其实质就是将大家的工资集中起来重新分配,每月只发3、400元的生活费,其余的作为绩效工资留在绩效考核之后分发。绩效考核就是从上向下分配任务,任务没完成,管理者就要从员工的绩效工资里扣除一定数量的绩效工资。这样的任务被细化为很多项目,其中包括:拉存款、中间业务收入、收息、清收不良、清收欠息、贷款营销、票据贴现、移位退出、理财金、信用卡、基金等等,由于任务太多,所以完成全部任务是非常困难的;一个基层员工即使完成了全部的任务,他也不一定能得到全部绩效工资,因为你的上级主管银行没全面完成任务,这也会成为扣你绩效工资的理由。这就出现了基层单位利润增加了而员工收入反而降低的笑话。

    将工资分为生活费和绩效工资两部分是不合理的,因为工资就是劳动者的报酬,劳动者如果在规定的时间里完成了常规任务,并且没违反劳动纪律和管理条例,那么他就应该得到全部工资。绩效考核的许多项目属于非常规任务,比如拉存款、卖保险、卖基金等等,对员工进行这些绩效考核是应该的,但是管理者对于没完成非常规任务的员工不应该扣工资,以绩效考核为理由扣员工的工资是侵犯公民权利的行为。

     银行的管理者想提高银行的业绩是无可非议的,但是提高业绩应该通过奖励的办法,而不是惩罚的办法,也就是说,员工完成了上级下达的非常规任务,上级可以从员工创造的效益中提取一定的比例奖励员工,从而激发员工积极工作的热情。放弃奖励,只用惩罚,这既侵犯公民权利,又不利于银行的发展,这只能导致两败俱伤。 (博讯 boxun.com)

    由于完不成任务就要被扣工资,所以员工的压力非常大,在这种情况下员工还不敢反抗,因为管理层有用人权,他们可以让一个对管理制度提出批评的人失去工作;由于社会上不在职的劳动力储备是非常大的,所以管理层并不害怕员工离开。员工即使对现实的管理制度不满意,他们只能忍受,这就使他们背负着沉重的心理压力,这必将影响员工的身心健康。我们都知道,金融工作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工作,要想做好这种工作,需要集中精力,并长期保持耐心,这种特殊的工作环境本来就会使员工感受到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通过绩效考核给他们增加压力,那么他们将要忍受双重的压力。绩效考核既侵犯了员工的物质利益,又摧残了员工的心理健康,它的害处实在是不小。

    沉重的压力已经使银行的员工做出一些不正常的行为。据《了望东方周刊》的记者了解,正是因为改革过快,湖南建设银行有很多员工在改革后非常不满。曾纷纷传出的言辞,“如果有机会,我也会捞一笔就跑”。建行湖南省分行这两年辖内发生的案件,大部分系一线职工作案,这就认证了这种不满已经十分普遍。《了望东方周刊》的记者认为,2004年建行股份制改造确给基层员工利益带来很大损害。如果尚不足以成为高案发率的主要因素,当也为一个重要诱因。建行股份制改造对普通员工来说,与自己切身利益关系紧密的是2条:一为大幅减员,一为打破工资考核体系重新制定。裁人撤并网点,工作量大大增加,而工资比以前却没有上升,更让他们恼火的是,越是一线,工资越低,工作强度越大。跟上层与中层领导和行领导比,工作强度与报酬差距成几何级数扩大,让他们心理感到极度不平衡。(http://www1.gznet.com/news/2005/2005-6-10/572044.html)

    有业内人士分析,一些银行管理层进行绩效考核的目的是“圈钱”,也就是上级管理层“圈”下面基层员工的钱。分析者举了一个例子,一个地处西北欠发达省份的市行的行长年薪可拿20万至30万,付行长可拿10到20万;省行行长可拿50到80万;省行的经理们可拿10到20万;省行的一般员工可拿6到8万元;总行行长及经理们的年薪就不用再提了。而一线基层员工却只拿1到2万元。就这1到2万元你还要每天必须提前到网点,每晚推后下班,还要牺牲双休日加班,外加完成各种存款、基金、保险、各类卡的营销任务后方可得到。而财政部核定的工资总额是相对固定且逐年增长的,那么上级行的管理者只有层层将基层行员工的工资扣下来集中起来,以绩效考核的办法重新分配,才能提高自己的收入。

    当然,这种分析只是一家之言,具体情况究竟如何还需要专业人士对各个银行的工资分配进行详细考察才能得出科学的结论,不过我们还是有必要呼吁一下,管理者不要通过侵犯别人的权利来达到谋私利的目的。

    (原载《民主通讯》)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田晓明:从张林案看当政者的无奈
  • 田晓明:希望冼岩为民运再指一条路
  • 田晓明:军界人士为什么比政界人士更关心政治体制改革?
  • 田晓明:民打油井官喝油,此事不休何事休?
  • 田晓明;以平和心态对待军人议政
  • 田晓明:顶师涛(图)
  • 田晓明:请连战和宋楚瑜关注权利受到侵犯的台商陶学臣
  • 田晓明:一种侵害,两种围观----再谈程晓静案
  • 田晓明:连战大陆行欲显老当益壮本色
  • 田晓明:看望一下心里受伤的闲言
  • 田晓明:看望一下心里受伤的闲言
  • 田晓明:生理障碍少年的赔偿款不翼而飞
  • 田晓明:国务院须尽快制止城市针对棚户区的商业开发
  • 田晓明:没有水木,只有黄沙----悼念水木清华BBS
  • 田晓明:共产党不要学习五十九年前的国民党
  • 田晓明:程晓晴案观感
  • 田晓明:如何使矿工从地狱中上来?
  • 田晓明:中国人权人事变动引起的两点思考
  • 田晓明:好人受难——评张林和林牧近期的遭遇
  • 辽宁证券公司丹东分公司遭到债权人围堵/田晓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