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庆海:我与民主论坛
(博讯2005年7月08日)
    郭庆海更多文章请看郭庆海专栏
    
     (博讯 boxun.com)

    (一)
    
    1999年年中吧,我开始用家中电脑上网。
    
    那时的上网费用很高,记得当时我没有上网前每月底去邮局时交上差不多30元就行了,而在上网之后,每月底再去邮局时就要交300元甚至500元。即使如此,当时上网也只是浏览一些个别网页,不象现在这样,恨不得把所有的网页全都浏览个遍。
    
    那时我上网浏览的主要是国内的中国青年报和新加坡的联合早报,其它的什么报纸啊、论坛啊,或者根本就没有听说,或者听说了也不敢花时间去浏览。
    
    记得当时联合早报有一个专题的论坛,叫“科索沃论坛”,概因当时刚刚发生了科索沃危机,而由科索沃危机引出一个人权与主权孰高孰低的问题。坦白讲,当时我在那个问题上的态度还很矛盾,一方面觉得主权还是应该得到尊重的,一方面又认为一个残暴的政权实在缺乏存在的合理解释。我因为这种矛盾的心理而写了一些贴子 ——那是一些现在想来绝对幼稚的贴子,贴在了那个论坛上。这些贴子既受到了一些网友的攻击,也得到一些网友的支持。当然,从那时起,我便经常接到一些朋友的电邮,和我讨论一些问题。而正是这时,我收到了一位我素不相识的先生的来信。
    
    记得这位先生在电邮中谈了他对科索沃问题的看法,那是一种我并不赞同的看法。所以,我马上回信提出反驳。没想到,很快收到这位先生的回应——他继续坚持他自己的观点。这样,在不到两天的时间里,我与这位先生互寄了有大约十几封电邮讨论这一问题。还记得当时那两天里我下班后的第一件事便是赶紧上网收信,然后马上撰写回应这位先生的信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双方谁都没能说服对方,但我们相互一直保持着彼此尊重的态度。而坦白地说,与这位先生的这次网上特殊形式的对话,让我学到了很多知识,或者是说纠正了我在许多知识上的错误,比如民族和国家问题等。所以,我对这一次的对话一直有着很深的记忆。
    
    而就在我们的这次讨论告一段落之后,这位先生告诉我,他主持有一个论坛,叫民主论坛,他希望我感兴趣的时候能给民主论坛写一点东西。他并给了我一个网址,说是民主论坛的网址。由此,我知道了有一个论坛叫《民主论坛》,而《民主论坛》的主编,正是在几天时间里与我讨论问题的这位先生,他叫洪哲胜。
    
    我于是便到这个《民主论坛》上去看了一下,而一看之下,我便不能不每天都要去浏览了。因为这里有太多我关心的问题,而且,这是一个真正的体现多元观点的论坛。还记得我当时迫不及待地把我成文于1997年、遍投国内数家刊物、获得他们很高评价、却又异口同声地声明必须等待时机成熟才能发表的、一篇因与国内两位知名青年经济学家争鸣而写的万言长文《少一点浮躁的心态,多一点冷静的思考》,寄给《民主论坛》,全没有注意到论坛其实是不能发表如此之长的文章的。此外,是将我1999年初与几位朋友小酌时有感而写的一篇《内战无英雄》同时寄给论坛。这篇《内战无英雄》获得洪先生的很高评价,并很快在《民主论坛》刊出,开始了我与《民主论坛》的合作。
    (二)
    
    由于有了与《民主论坛》的合作,我的生活态度也就有了很大的变化。即我不再满足于继续做那个已经做了16年的银行小职员,于是,在2000年3月,我在我所在的中国农业银行泊头市支行所搞的什么“改革”中,选择了辞职。但是,他们不接受我的辞职,只接受我的离职——类似于停薪留职。而即使如此,我觉得也够了,我觉得这样我也可以说与这个银行没有什么关系了。当然,正是因此,我面临了我生命中的第二次大转折——第一次大转折是18年前我通过考试从一个农村孩子获得到进入城市的机会。我之所以做出这种选择,是因为我希望自己能从一种更客观的角度来观察我所在的这个国家,以及在这个国家中发生的一切,而不是因为我在国有银行所具有的一种相对优势的社会地位,影响到我对事物做出清晰的判断。
    
    当然,这样也就使我处于了一种十分危险的境地。当时,我对自己因与《民主论坛》的合作而可能面对的危险是有着充分的认识的。因为我当时的一位朋友正因为写作的原因而被扣押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而我又是为他的案子、为他的家属所面临的生活困境做出呼吁的、绝无仅有的国内人士,我并为了他的案子写了数篇抨击当局的文章发表在《民主论坛》上。所以,我在2000年的8月间回到乡下老家,自婚后第一次破例一个人在父母身边住了5天的时间。在这5天时间里,我与父母交谈,了解正在进行的村民委员会的选举,我并在私下郑重地向我的大哥说明了我所面对的危险,希望他和二哥在我一旦出事后,能替我在父母身前尽孝。没有想到,我对大哥的交待竟然一语成谶!二十多天后,我便真地被捕入狱了。而那一次我在父母身边度过的日子,居然成为我与父母的最后一次团圆!
    
    (三)
    
    被捕之后,我十分清楚自己已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又一桩文字狱的主角。然而,我没有想到地是,我之所以成为这一桩文字狱的主角,其实从很大程度上说完全是因为《民主论坛》的原因。
    
    我发表在国内报刊、甚至如新加坡《联合早报》、香港《争鸣》、《动向》等报刊的文章根本不为侦查单位、公诉机关和审判机关当回事,我对类似文章的“交待”甚至被他们视为对抗侦查。然而,对于我发表在《民主论坛》的文章,他们却要求每一篇都必须“交待”!判决书重点指出的六篇文章更是无一例外的出自于《民主论坛》。
    
    很明显,除了我为我当时的朋友被捕而呼吁,从而得罪了承办该案的有关部门这个心照不宣的原因外,我的被捕,其实最重要的原因便是因为《民主论坛》!因为我在《民主论坛》发表文章,因为我与《民主论坛》事实上的合作!
    
    还记得这样一个细节,审讯我的那位朋友在谈到《民主论坛》时盛怒之下质问我:“你知道不知道《民主论坛》是什么背景?你知道不知道洪哲胜是什么人?他是一个台独分子!”我回答:“我不知道《民主论坛》是什么背景,我也不管他洪哲胜是什么人,我的文章是写给《民主论坛》的,如果我的文章没有问题,谁是编辑有问题吗?它发表在哪里有问题吗?更何况《宪法》规定了我有言论自由的权力!”
    
    (四)
    
    转眼4年的牢狱生涯过去了,我带着对父母逝去的悲伤,带着对妻儿的牵挂,回到了我原来工作生活的泊头,回到了我狭小的居室。朋友在第一时间代我发出我对一些在我入狱期间给我及我的家人以帮助的朋友的感谢,这其中就有国内的茅于轼教授和国外的洪哲胜先生、李洪宽先生。而洪哲胜先生也在接到消息后的第一时间通过我的朋友向我致以问候,并给正面临经济困境的我以帮助。这一切让我觉得,我真地是与《民主论坛》分不开的。
    
    获释两个多月后,我终于又能在家中上网了,当然我首先还是选择到《民主论坛》上去读一读文章。4年后再上《民主论坛》,一个最显著的感觉是,作者比以前多了,作者的区域更广了,所代表的社会阶层更普遍了,作者的思想也更开放了。所以,我有理由相信,《民主论坛》将会办得更好。因此,特在她开办7周年之际,呈上此文,作为我给她7周年的一份特殊礼物!
    
    (此文首发于7月7日《民主论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异议人士紧急呼吁救援马晓明许万平等良心犯
  • 异议人士谈中国新闻自由现状
  • 20位海内外异议人士联名致信安南反对日本常任
  • 杨天水等:释放异议人士 实现社会和谐---致两会公开信
  • 林保华:中共对境外异议人士发动「超限战」
  • 徐水良:穷困潦倒的中国异议人士
  • 小溪:营救清水君, 停止迫害网络异议人士,呼吁各网站网友名人名笔社会贤达援手
  • 怎样发现国内“知名”异议人士是中共“线民”?
  • 赵达功:中共当局加紧镇压 异议人士前赴后继
  • 中国著名异议人士、哈佛大学访问学者方觉最新论述:中国的转型与全球战略重点的再转移
  • 叶华实来稿:“异议人士回国”与新的政治恐惧──兼评茉莉女士谈流亡者回国
  • 中国著名异议人士、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方觉对中国新领导层的分析和建议
  • VOA:中国网络异议人士黄琦刑满获释(图)
  • 六四16年后胡锦涛未放松对异议人士的监控
  • 中国异议人士呼吁平反六四(图)
  • 异议人士谈中国新闻自由现状
  • 异议人士被捕受虐待 哀恸的中国!
  • 中共高层恐慌 大规模抓捕异议人士
  • 异议人士陈晏彬颜军获释
  • 大陆部分异议人士拒绝遵守新《信访条例》的声明信
  • 中国异议人士声援纽约百万退党大游行
  • 中国异议人士促当局实现社会和谐
  • 两会前北京警方严控异议人士
  • 中国异议人士促尊重人权
  • 中国异议人士张林遭刑事拘留
  • 美国之音:中国拘留异议人士张林
  • 六异议人士获准到赵紫阳家悼念
  • 网络异议人士黄金秋(清水君)在狱中受折磨
  • 异议人士已解除监控
  • 悼念赵紫阳 至少五名异议人士被捕或失踪
  • 一名异议人士闯八宝山被捕
  • 十六大前异议人士遭到新一轮迫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