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七夕节的祈祷/张林妻子方草
(博讯2005年7月07日)
    张林更多文章请看张林专栏
    作者:方草
     (博讯 boxun.com)

    2005年7月6日夜---7月7日晨
    
    明天就是七夕节了,虽然按照中国的古老传统,农历的七月七日被认为是七夕节,但是在西历已被国人使用了近百年的今天,年轻的一代实质上就是把西历七月七日视为七夕节——中国的情人节。根据中国民间古老而又美丽的传说,这一天是天上牛郎和织女一年一度相会的日子,有许多被他们的真挚爱情感动的喜鹊会从人间四面八方飞过去,用翅膀连着翅膀的方式为他们搭成一座跨越天河的长桥,让他们夫妻俩在桥上相会,互相诉说彼此的思念之情。据说在这天晚上,那些心灵却手不巧的大闺女、小媳妇们如果头戴斗笠躲在花园里或藏在菜园的辣椒丛下,不仅可以听到牛郎和织女间的绵绵情话,还可以悄悄地向织女讨到做女红的百般技巧,所以这个节日也叫“乞巧节”。
    
     自从我的夫君张林先生2005年1月29日被当局抓捕带走后,我只有两次机会见到过他。第一次是在2月1日,我冒着刺骨的寒风去拘留所给他送冬衣,隔着两道铁栅栏相距两米远的距离,跟他进行了短暂交谈,他叮嘱我要用心带好两岁的女儿和照顾好双方的年迈双亲,当时我心中有许多话想要对他诉说,但是还未及讲完几句狱卒就咋咋唬唬、呼吆喝六地把他带回囚室。第二次是在6月21日,在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张林先生进行所谓“公开审理”的法庭上,他从戴着手铐被押进法庭的那一刹那起,就用目光急切地往旁听席上搜寻家中的亲人,一见到我和他的母亲、他的妹妹就满怀宽慰地发出了会心的微笑……。(我不忍心在这里再一次回忆这次见面的情景,在《芳草萋萋 秀林葳蕤》一文中曾有过记叙。)
    
     这几天正值淮河中下游地区的梅雨季节,淫雨霏霏不绝如缕,特别是今夜的大雨倾盆而下,仿佛天幕被什么人捅漏了一块,铜钱大的雨点砸在门前的雨棚上,声如擂鼓,似乎我正身处古代的战场,四周只有轰响的雨声,好像厚重的雨帘早已把我狭小的屋宇从整个世界中隔离了出来,成了一个只有我和两岁女儿存在着的孤岛。梅子红了,樱桃红了,玫瑰红了,美人蕉开了又谢了,栀子花谢了又开了,门前的那棵观音柳的树枝上,花绽放了又在雨季闭上了,我的女儿安妮也一天一天地长大了、嘴甜了、话多了,可是我的夫君------仁、义、礼、智、信、勇无一或缺的张林先生------被他们绑架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到这个虽然狭小但却充满温馨的家里。尽管七夕节是仲夏时令的一个节日,但是,当这个城市里无数对有情人眷属成双、雨夜相偎的时候,我心中的秋季却提前来到了,“秋风秋雨愁煞人”。此时我坐在书桌前,随着键盘上盘旋着的冰冷的敲打声和屏幕上不断涌出的字流,一首古代的诗歌踏着梅雨和愁绪的节拍,宛如一位皓腕采莲的江南女子的幽玄身影蓦然出现在我的心中:
     问君归期未有期,
     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
     却话巴山夜雨时。
     在这七夕节即将到来的大雨弥漫的前夜里,最起码我的心是自由的,谁也不能夺去。他们能夺走我的夫君,能夺走我女儿张安妮的父亲,能夺走我人生的幸福和家庭的温暖,但他们却夺不走我的笔和我心中的爱与忧伤。在今后的日子里,不论天上是新月、残月、一轮满月;不论地上是迷雾、冷风、漫天大雪;不论是白马秋风塞上,还是杏花春雨江南;不论我身在祖国,还是适彼乐郊;不论我的夫君早一天还是迟一天回到我的身边,我都会无比深情地使用我的母语,使用我的历代祖先曾使用过的无比优美的汉语言文字,不停地记述我对夫君的怀念和爱恋,也像我的夫君那样用别样的声音歌颂我的祖国,向所有懂汉语的人倾诉对祖国和人民的热爱,也向世人如实地描述这片神圣土地上的暂时的黑暗,也向上帝述说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所遭受的苦难和他们对光明世界、自由人生的渴望。
    
     现在子夜的钟声响了,七夕节已经来到。不知道天亮前大雨会不会停下来;不知道七月七日中国情人节的这一天,多日来的梅雨会不会为牛郎织女、为天下四面八方的喜鹊、为我们这个珍珠之城(the pearl city)的所有有情人而暂停一会儿;不知道张林先生-----我永远的情人----在那燕山脚下没有一处树荫也看不见飞鸟的监狱里能否记起这个天上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日子;也不知道在七夕节的三天后也就是七月十日-----按法律规定法院必须在这一期限之前对张林先生告之审判结果------我的夫君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命运。在这大雨滂沱、似乎无边黑暗、无限深沉的七夕节的黎明将要到来的前夜里,有一个妻子和母亲的祷告的声音从我的心中升起:
    
     耶和华啊,求你看佑我的祖国和人民!
     东方的中国离耶路撒冷并不遥远,喜玛拉雅山也和锡
     安山一样神圣。
     古老的汉语也和希伯来语、希腊语、拉丁语、英语、
     法语、德语一样优美,它也是你的恩典所赐的。
     黑色眼睛、黄色皮肤的我们,也是你的儿女,我们用
     汉语祷告的声音也同样能传到你的耳畔。
    
     你将华盛顿、林肯、罗斯福、圣女贞德赐给热
     爱自由和民主的西方;
     你将曼德拉、图图大主教赐给黑色的非洲;
     你将解放者玻利瓦尔赐给南美洲的人民;
     也求你将中国未来的领袖、太久地承受着苦难的中国
     人民的解放者赐给我们。
     求你赐给我们光明的火炬、和平的鸽子、自由飞翔的
     鹰,
     让火炬驱散神州大地的黑暗;
     让鸽子在我们五十六个民族间传扬友爱的音符;
     让鹰给我们和我们的后代树立一个永远追逐自由的
     榜样。
    
     感谢你在两千年前赐给我们大成至圣先师孔子仲尼,
     让我们至今传颂着“世上无孔子,万古如长夜”。
     感谢你在更早的时候赐给我们炎黄二帝和尧、舜、禹、
     汤,
     让我们的祖先在这东方辽阔的大地上开疆辟土,世代
     繁衍生息;
     感谢你赐给我们神农,让他教会我们的祖先辨识百
     草,从而懂得了农耕和医药;
     感谢你赐给我们仓颉,让他教会我们的祖先不再结绳
     纪事,而是用在我们的眼目中最科学、最形象、惊天
     地泣鬼神的汉字,
     记录在我们的心灵中、两耳旁最优美的汉语,
     使我们灿烂的文化代代相传,延绵至今,
     战火烧不毁它,暴君颠不破它,外族不能嬗变它,
     毛贼的“十年文革,千古浩劫”也不能割断它。
    
     耶和华啊,感谢你赐给我们伏羲、文王、老子、庄子,
     让我们的祖先在渭水旁、朝歌城、涵谷关和蒙城农庄
     的树荫下,
     仰观天象,俯察万物,宁静致远,心骛八极,
     为我们创造和构思了我们民族独有的哲学,
     让我们在世界民族之林中傲然站立,心有所倚。
    
     耶和华啊,感谢你赐给我们长江、黄河,
     感谢你赐给我们长江边上的河姆渡、三星堆,
     还有长江边上的甘蔗林、鱼米乡,
     感谢你赐给我们黄河之畔的三山五岳和一望无际
     的大平原,
     还有黄河之畔的青纱帐、红高粱,
     让我们的祖先五谷丰登,年年有余。
     感谢你赐给我们南方的丝绸、茶叶,
     和北方的美玉、骏马,
     让我们的祖先衣着光鲜,身佩玉饰,
     上马疾行,下马品茗。
    
     耶和华啊,感谢你特别厚爱我们的祖先,
     赐给了他们无上的智慧,
     让他们在农耕之余,
     诞生了诸子百家、传下了魏晋清雅。
     感谢你赐给了他们百样的情怀、万千的思绪和无尽的
     才华,
     写下了唐诗、宋词、元赋、明曲,
     唐诗永恒,宋词不朽,元赋绚烂,明曲悠长。
     你用这种方式让我们祖先的心灵的光辉映照
     了我们今天的日子,
     还有我们子子孙孙无尽未来的所有时光。
    
     耶和华啊,你曾应允过你的子民们,你的福音将
     传遍地极,
     可是,你似乎已将亚洲东部、太平洋西岸的这片大地
     遗忘,
     一百年前,这片土地如同一片丰腴的桑树叶子,
     但是今天,它已被北边的强盗用镰刀和斧头砍去了几
     大块,
     变成了如今这般模样-----像一只精竭枯瘦的公鸡,
     那镰刀和斧头还在这片剩下的鸡形的土地上,砍下了
     7000万颗人的头颅,
     也伐光了无数的森林,毁尽了无垠的草场,
     以至于今天人人自危,荒山如秃,野岭丑陋,尘沙暴
     走,污水横流,
     耶和华啊,请你发出雷霆般的震怒吧,
     请你降下猛烈的火焰,
     毁灭这神州大地上的败类、汉奸、内贼、贪婪无耻的
     官吏和他们的头目,还有他们的住所和他们麋集的城
     市,
     如同当年你曾降下愤怒的火焰和震耳的暴雷毁灭了
     所多玛、蛾摩拉。
     在那之后,你的福音必将伴随着自由的号角传遍长城
     内外和大江南北,
     华族的万民必将仰慕和赞美你,
     如同仰慕大漠孤烟,
     如同赞美长河落日。
    
     耶和华啊,求你听我的祷告,容我的呼求达到你面前。
     我在急难的日子,求你向我侧耳,不要向我掩面;我
     呼求的日子,求你快快应允我!
     因为我的年日如烟云消灭;我的骨头如火把烧着。
     我的心被伤,如草枯干,甚至我忘记吃饭。
     我警醒不睡,我像房顶上孤单的麻雀,
     我的仇敌终日辱骂我,向我猖狂的人指着我赌咒。
     神啊,骄傲的人起来攻击我,又有一党强横的人寻索
     我的命,他们没有将你放在眼中。
     求你向我转脸,怜恤我,将你的力量赐给仆人,救你
     婢女的儿子。
     求你向我显出恩待我的凭据,叫恨我的人看见便羞
     愧,因为你耶和华帮助我,安慰我。
     万军之神啊,求你回转,从天上垂看,眷顾这葡萄树,
     保护你右手所栽的和你为自己所坚固的枝子。
     愿他们的宴席在他们面前变成网罗,在他们平安的时
     候变为机槛。
     愿他们的眼睛昏蒙,不得看见;愿你使他们的腰常常
     战抖。
     求你将你的恼恨倒在他们身上;叫你的烈怒追上他
     们。
     愿他们的住处变为荒场;愿他们的帐篷无人居住。
     愿那些寻索我命的,抱愧蒙羞;愿那些喜悦我遭害
     的,退后受辱。
     但我是困苦穷乏的。神啊,求你速速到我这里来!你
     是帮助我的,搭救我的。
     耶和华啊,求你不要耽延。
    
     耶和华啊,求你看顾我的夫君,
     让他在阴谋者的牢狱中坚固信心,
     不要被病痛和悲怆击倒,
     让他拥有悲怆的灵魂,
     也有坚强如铁的意志和肉身。
     求你看顾我的女儿,
     让她在这充满灰尘和工业污染的城市里,
     能够依靠天然的生命活力战胜物质生活的贫乏,
     茁壮成长,如鲜花之灿烂,
     让她不仅身上流淌着他父亲的血脉,
     也让她父亲高贵灵魂的力量在她的身上充满。
     求你看顾我夫君的父亲、母亲,
     还有我的父亲、母亲,
     让他们四季平安、内心安宁。
     请你也看顾我这个柔弱女子,
     并赐给我内心和身体都拥有来自于你的力量,
     让我去打败痛苦、贫困和阴谋者的迫害,
     也让我从今以后不再惧怕他们的窃听、监视,
     让他们对我当面的侮辱和背后的构陷都不能伤害我。
     耶和华啊,我还求你赐给我文思不绝、佳句如缕、
     笔如利刀、华章常有,
     让我用佳句和华章歌颂你、赞美你,
     让我用利刀刮去他们泼在我身上的污垢,
     也用利刀去刺破他们的虚伪面具,让他们露出原本的
     丑恶,
     也让我的笔常年在我的手中,如同武士和他的宝刀
     形影不离,
     耶和华啊,敌人从我夫君的手中夺走了笔,
     你却又从敌人的手中夺了回来并交给了我,
     我不会辜负你的安排,
     我要让全世界的黑暗在你的面前颤抖,
     让魑魅魍魉在你的面前自惭形秽,如同撒旦在你
     无限的光耀中。
    
     耶和华啊,求你继续垂听我略显漫长的祷告,
     2005年7月7日的黎明已经来临,大雨还未止息,
     这一天是中国的情人节,
     我的夫君在潮湿阴暗的牢房中,
     而我在大雨包围的家的小屋里,
     但是,由于你的大爱将我们夫妇俩的心灵连接,
     我并不感到孤独。
     求你保佑这座珍珠之城和这城中所有的有情眷属,
     让他们相亲相爱,
     犹如我和夫君在曾经拥有自由的日子里。
    
     方草
     2005年7月6日夜----7月7日晨
     7月7日是中国的情人节,即七夕节。
     注:我和张林先生的家乡是安徽省蚌埠市,现在就住在这里。蚌埠市别称“珠城(the pearl city)”,据说古代这里曾是渔人荡舟采珠之地,现在仍然盛产珍珠,以此得名。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言论自由、言者无罪──简评张林案/孙文广、牟传珩等
  • 雅虎不雅 与狼共舞/ 张林的妻子方草
  • 田晓明:从张林案看当政者的无奈
  • 曾宁:秦永敏和张林是民运史上两个极其重要的人物
  • 思想火炬张林:张林精彩言论选(二)
  • 赵达功:声援张林也是声援我们自己
  • 赵昕:你无法剥夺我梦见张林的自由
  • 田中人:张林摧毁黑暗的勇士
  • 杨天水:我们有责任声援张林
  • 杨天水:张林案并非真正的公开审理—蚌埠法院设计了骗局
  • 张林-蹲过18个监狱的男儿和他的<<悲怆的灵魂>>
  • 杨天水:江山代有人才出-为张林先生《悲怆的灵魂》序
  • 张林:我激越的灵魂 依然生气勃勃
  • 张林──永不止息的革命家
  • 杨天水:谁在构陷张林、许万平和马晓明
  • 烟波渔者:写给因言获罪的张林和郑贻春
  • 大陆数位人士呼吁国际社会敦促中国废除文字狱释放张林郑贻春
  • 田中人:张林──一个勇敢战士
  • 许万平:受人敬重的张林
  • 张林案件“公开审理”纪实/方草
  • 张林否认犯有“颠覆国家政权罪”
  • 为张林发起的再一次呼吁
  • 张林一案改为公开开庭审理
  • 关于张林案件的最新报道和分析
  • 张林案:21日以“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审理
  • 张林一案:6月12日秘密审理
  • 张林妻子芳草给布什的信
  • 采访张林妻方草与辩护律师莫少平
  • 张林被正式逮捕(图)
  • 张林、赵昕、师涛近况 家人呼吁援助
  • 杨天水:张林明天可能遭逮捕
  • 杨天水:警察们为什么如此刁难张林
  • 杨天水:张林被捕续-蚌埠市警察的欺骗
  • 杨天水:关于张林先生的最新动态
  • 悲惨的下岗工人/张林
  • 中国异议人士张林遭刑事拘留
  • 美国之音:中国拘留异议人士张林
  • 张林因发表文章又被刑事拘留!(图)
  • 张林:拯救生命!停止屠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