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江岩声:飞夺泸定桥的神话与张戎女士的逻辑
(博讯2005年7月07日)
    据介绍,张戎女士在其新书《MAO: The Unknow Story》里披露,红军飞夺泸定桥纯属子虚乌有。这个看法,在国外媒体上赢得众多喝彩,认为对于消解毛泽东神话具有开创性的意义。
    
     我以为,事情不是这样简单。如果张戎女士真的以为否定了泸定桥之战,就否定了毛泽东神话,那么,她就犯了逻辑错误。实际上,她恰恰做了相反的事情:助长了毛泽东神话。 (博讯 boxun.com)

    
    为什么?因为编造夺桥激战的神话,并不符合策划夺桥者的利益。除非傻瓜,天下哪一项计划的策划者,不希望以最小的代价实现其计划呢?如果红军真的没费一枪一弹,平平安安,消消停停地就走过了泸定桥,从而跳出了国民党军队的包围圈,逃脱了当石达开第二的命运,那岂不更有利于证明,作为策划夺桥者之一的毛泽东乃神机妙算,英明果断吗?
    
    奥地利作家罗伯特·穆齐尔在其小说《无个性的人》中说过,明知是死地,还硬把士兵往里驱赶的,这样的将军与屠夫无异。如果毛泽东等人在策划夺取泸定桥时,就知道士兵将要于惊涛骇浪之上,冒着枪林弹雨,演杂技,走钢丝,那么,按照罗伯特·穆齐尔的观点,毛泽东等人也与屠夫无异。说老实话,几年前,我在看电视剧《长征》里演的“飞夺泸定桥”时,心里就在想:“红军战士是英勇无畏,可是那些把他们陷于这般死地的毛泽东等领导人难道不是在作孽吗?!”
    
    现在好了,可以松口气了。按照张戎女士的说法,泸定桥上当年根本就没发生过战斗,没有枪林弹雨,没有演杂技,红军是平安走过去的,于是,我们可以放下心来:毛泽东等人没有作孽,至少在夺取泸定桥这件事情上没有作孽。没有作孽,那么他们就是英明的,仁慈的,胜过诸葛亮的:他们怎么就能算到,兵力雄厚的国民党反动派竟然愚蠢到在泸定桥上不设防?!
    
    所以,研究泸定桥之战,我以为,最好还是不要上纲上线到“神话”不“神话”的问题。历史就是历史,还历史以本来的面目,是历史学家立身之根本,而不是古为今用。
    
    撇开神话问题,张戎女士否定泸定桥之战,究竟有没有一点道理呢?这个问题比较有趣,因为我对泸定桥之战也是一直心存疑问的。三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评论在电视剧《长征》里看到的这场战斗(《莱茵通信》2002年6月)。我是这样写的:
    
    “红四团接到毛泽东下的死命令,二昼夜强行军二百四十华里,赶到泸定桥边,冒着枪林弹雨,攀缘光溜溜的铁索,强攻对岸桥头川军守敌,经数小时激战后克之,统计伤亡,仅三人尔。这真是天下奇迹。川军架设在桥头的那数挺重机枪,不知是在往哪里打。”
    
    若以重机枪射速每分钟500发计算,川军枪手的设计命中率到不了千分之一。也就是说,打一千发子弹,还打不到一个人。与这样的军队作战,那战斗如何能激烈得起来?我没打过仗,更没参加过长征,所以只能作为军事题材的爱好者,对泸定桥之战存此疑问。我觉得,一般而论,对历史存疑总有必要。然而,现在,同样既没打过仗也没参加过长征的张戎女士忽然跑出来,斩钉截铁地告诉我们,泸定桥之战根本就不存在,这便让我觉得顿失思考历史之谜的美感,因而要给她泼点儿冷水,提几个问题。
    
    红四团当时的团长是杨成武,1955年得授上将军衔,其战功里最重要的一项就是夺取泸定桥。假如泸定桥之战不存在,那么他就是谎报战事,其他同样身经百战,却没有封到上将的数以百计的老军头们能服气吗?
    
    红四团有上千人,就算杨成武对上级谎报战事,他又怎能封得住全团一千张嘴?而且一封就是七十年?即使在杨成武将军于2004年2月去世以后,也未见有知情人出来揭发?
    
    战争年代不比和平时期,谎报战事在任何军队里都是要受军法审判的。解放以后,中共地方干部的确有谎报粮食产量,亩产多少万斤的劣迹,但由此并不能推出共产党的军头们有谎报战事的爱好。以前读《毛选》,读到老毛在解放战争时期写的那些电文里向各个解放区分配每月务必歼敌多少个旅时,我就在想,假如有人像后来虚报粮食产量那样虚报歼敌数量,后果会如何?但这个后果,我一直没看到。在中共军史里,我从未看到谎报战事的例子。这说明,在中共军队里,谎报战事不能断言没有,但肯定不成风气。
    
    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不知跨过多少桥梁,涉过多少河流,历经大小战斗数以百计,几乎无日没有流血牺牲。如果泸定桥当时什么战事都没发生,那么毛泽东在字斟句酌的《七律·长征》里,为什么不写损兵数万的湘江血战,不提饥寒交迫的草地,却单单写一座长仅百余米,平安走过的桥?并把它和十八勇士强渡金沙江相提并论?1941年2月2日,时任中国驻美大使的胡适在当天日记里从一份华侨日报上抄写了毛泽东的《七律·长征》:“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浪泊悬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红军过后尽开颜。”胡适抄写的这个版本,和我们现在看到的有所不同,但是,“大渡桥横铁索寒”却无一字改动,那的确是1941年前的毛泽东对当时危急形势的真实感受,而不像后来的《毛选》那样,历经御用文人的粉饰,因了不同的忌讳,而有不同的版本。顺便说一句,诗文功底深厚、曾是毛泽东老师的一代文豪胡适在日记里抄了《七律·长征》后,写下“可看”二字。这或许可以消解某些人质疑这首诗的文学价值。
    
    那么,七十年前,1935年5月29日的那天下午,泸定桥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以为,许多历史事件的真相,可用平均值去接近,即把各家学说加起来,除以学说的总数。限于资料,我们现在只有两家学说:张戎女士的无战说;中共军史里的激战说。前者的论据主要是对文献史料的推测和对一个93岁老太太的采访。论据的确单薄了一些,但也可算是一家之言吧。关于后者,可取我们大陆中国人都学过的中小学课本里的如下描述:
    
    “总攻在下午4点始。团长和我在桥头指挥战斗。全团的司号员集中起来吹起冲锋号;所有的武器一齐向对岸敌人开火,军号声、枪炮声、喊杀声震撼山谷。二十二位突击英雄手持冲锋枪或短枪,背挂马刀,腰缠12颗手榴弹,在廖大珠连长的率领下,冒着密集的枪弹,攀着桥栏,踏着铁索向对岸冲去。跟着他们前进的是三连长王有才率领的第三连。他们除携带的武器外,每人扛一块木板,边铺桥,边冲锋。
    
    当突击队刚冲到对面桥头,西城门突然烧起冲天大火。敌人企图用火把我们挡在桥上,用火力消灭我们。火光照红了半边天,桥头被熊熊大火包围住了。
    
    这正是千钧一发的时刻。二十二位英雄看到城门口漫天大火,似乎愣了一下,站在我和团长身边的人一齐大声喊道:‘同志们!这是胜利的关键!冲进去呀!不怕火呀!迟疑不得!冲啊!敌人垮了。’这喊声给了英雄们勇气、决心和力量,在洪亮的冲锋号声中,他们神速地向着火里冲去了。冲在前面的廖大珠的帽子着了火,他扔掉了帽子,光着头继续往前冲,其余的突击队员们也紧跟着廖连长穿过火焰一直冲进街去。巷战在街口展开了。敌人集中全力反扑过来,二十二位英雄的子弹、手榴弹都打光了,形势万分紧急,眼看支持不住了。正在这个严重关头,王有才连长带着三连冲进去了,接着团长和我率领着后续部队也迅速过桥进了城。经过两个小时的激战,一个团的敌人被消灭大半,剩下的狼狈逃窜。黄昏,我全部占领泸定城,牢靠地控制了泸定桥。”
    
    如此惊心动魄的战斗,阵亡仅三人,无论如何是说不过去的。而且这篇文章的文学色彩太重,模糊了事实筋骨,损害了真实性,让人生疑。譬如,隔着一百米,又吹号又打枪的,再加上急流涛声,生死关头,那英雄们怎么就能听得清内容那么复杂的喊声,从而得到勇气、决心和力量?
    
    这种神话文笔,自然不能全信。但如把张戎女士的无战说和中共军史里的激战说加起来,再除以二,我们还是可以大致推知泸定桥之战的平均值:
    
    杨成武指挥的红四团发起夺桥战斗后,两天前已经在安顺场乘船渡过大渡河的刘伯承、聂荣臻所部二千多人也赶到了泸定城外,并发起了进攻。守桥的川军本来就不善战,现又腹背受敌,面对攀着铁索往前爬的勇猛红军,惊慌失措,吓破了胆──很少打仗的他们何曾见过这样不怕死的敌人?于是,乱打一阵枪后,就放火逃跑了,红四团遂大致顺利地夺取了泸定桥。
    
    就伤亡仅三人来说,泸定桥之战当然算不上是激战,但可算是奇袭。奇袭的关键在于谋划。对于我们今天的老百姓来说,七十年前的泸定桥之战,意义不在于其战况是否激烈,甚至也不在于其有无,而在于其谋划。其哲学实质就是能不能毅然放弃鸡肋,拿身家性命去豪赌一场,以求更大的发展。
    
    设想一下,当年红军主力二万多人在安顺场等着渡河,船少人多,即使昼夜摆渡,也需时一周。而追尾敌军薛岳部正向安顺场合围。泸定桥还远在二百里以外,红军没有飞机,不可能实施空中侦察;时间紧迫,也不可能派人去侦查,然后再作决定。于是,在既不知道泸定桥是否已被破坏,也不知道守敌人数,武器配备,战斗力如何等情况下,毛泽东等人派红四团长途奔袭,与此同时,率领红军主力,在根本无法预期红四团战斗结果的情况下放弃安顺场渡口,日夜兼程,冒着瓢泼大雨,往泸定桥转移。那真是一场盲目的豪赌:安顺场虽然是根鸡肋,但留在那里,不管怎样,总还能渡过一些人去,而取道泸定桥,如果夺桥失利,或者敌人早已把桥炸掉,则可能全军覆没。红军虽然在泸定桥大获成功,但其实完全是侥幸。因为侥幸,所以后怕,所以才有毛泽东的诗句,“大渡桥横铁索寒”。
    
    2005-07-02开题,
    2005-07-02成文,
    2005-07-04改毕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评张戎的新书《毛泽东:不为人知的故事》/马建
  • 张戎的《鸿》与野天鹅与“野鸡”
  • 谈谈张戎:为什么共产党培养的人反对共产党?/秦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