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波: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狱中读书笔记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5年7月06日)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作者题记:如果说,古希腊精神是西方文明的头脑,那么,基督教信仰就是西方文明的心脏。没有头脑,西方就失去了创造力;没有心脏,西方就找不到道德方向。
    
     一 两希精神与西方文明
    
    
     谈及西方历史上,不能不谈“两希精神”(古希腊和古希伯莱)对塑造西方文明的关键作用。希伯莱精神为理性的西方注入了信仰的虔诚,克服了享乐主义的放纵和悲观主义的虚无,培育出西方人直面生命悲剧的乐观勇气和直面人性罪恶的谦卑忏悔。古希腊精神为信仰的西方注入了理性的清醒和普世精神,克服了犹太教的反智主义的愚昧和魔法主义的迷信,也克服犹太教狭隘的民族主义,从而成就了宗教与科学、信仰与理性、启示和真理、普世道义与民族特性之间的竞争与平衡、贯通与圆融。
    
     从文化史的角度看,基督教是罗马人战胜希腊人的产物,是罗马人在应对外来文化冲击过程中,将外来文明纳入自己传统的成功尝试。希伯莱的一神教不仅为西方文化注入了新的血液,而且使它在一种多元的对立中向前发展。中世纪的人与神、肉与灵的绝对对立,一方面培养了西方人的苦难意识和谦卑精神,另一方面又培养了西方人的虔诚、献身、负责等精神。对十字架的信仰中有一种纯粹的超越性追求,对上帝的忏悔中有一种绝对的忠诚。正是天堂使人类意识到了人世的庸俗、邪恶、懦弱。借助于一个绝对超验的信仰参照系,基督教贡献给人类的最宝贵的财富,就是为人类提供了自省意识,人对自身的怀疑、批判甚至否定,成功地抑止了人对自身的确信和赞美所养成的狂妄。
    
     尽管黑暗,但人类从来没有过中世纪神学中的那种虔诚和谦卑;尽管无情,但人对自身从来没有过中世纪精神中那种自揭伤疤的残酷。西方近、现代人所具有的职业精神、超越精神、忏悔精神和自我批判,大都来自“两希精神”。或者说,古希腊精神是通过基督教的改造后才传给后代的。虽然,从文艺复兴到尼采主义的风靡,西方人以古希腊精神来否定基督教文化,然而,二者已经熔铸成一体化的西方文明,渗入到西方文化的骨髓及其制度的血液之中。
    
     西方人对超验上帝的如醉如痴的虔信,既有古希腊哲学的形而上学精神的注入,也不乏古希腊人的酒神精神之沉醉。古希腊和古罗马的普世主义对基督教的影响,使之能够超越犹太教的狭隘性;古希腊的理性精神使基督教能够摆脱“反智主义”,避免基督教信仰陷于巫术迷信的泥潭。更重要的是,西方现代人的悲观主义对罪恶的勇敢正视和对苦难的深切体验,恰是来自教父时代的基督教的神学:“原罪”意识才是西方人的自省意识和忏悔精神的源头,也是现代的生命哲学和潜意识心理学的本体论源头。仅两点,基督教时代的精神、思想和制度,就值得人类永远珍惜。
    
     如果说,古希腊精神是西方文明的头脑,那么,基督教信仰就是西方文明的心脏。没有头脑,西方就失去了创造力;没有心脏,西方就找不到道德方向。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Tuesday, July 05, 2005
     本站网址:http://www.guancha.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