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田晓明:希望冼岩为民运再指一条路
(博讯2005年7月01日)
    就象惠施经常跟庄子辩论一样,冼岩也总是盯着民运人士,以及其他自由主义者,冼岩经常评论他们的言行,并向他们提出建议,今天我又看到了冼岩给海外民运和民主精英提的建议,该建议是这样的:现阶段笔者建议海外民运、民主精英暂且收起自己的高调口号,尝试着将自身融入中国社会的当下进程之中,切切实实地做一些有利于中国经济发展、分配公正的实事,为将来的民主政治高潮铺垫基础。踏踏实实地推动社会的点滴进步,这比之扯着嗓子的宣传、鼓动、启蒙,更有益,也更易于得到民众的认同。(冼岩:《我为什么提出“六四伤疤未到揭开之时”?》)

    冼岩说的多么好啊,本人赞同这个建议,“切切实实地做一些有利于中国经济发展、分配公正的实事”,这个想法朴实、对人们有益。然而我对这个建议还有两个疑问,(一)海外民运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做事就意味着他们有可能参与到商业活动里,从事商业就有可能赚钱,共产党不担心民运积聚资金吗?(二)海外民运做有利于分配公正的事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分配公正是一个共产党自己解决起来都很困难的事情,在这个领域里海外民运能有多大作为?

     冼岩的这个建议是送给海外民运和民主精英的,海外民运的范围很清楚,指的是中国之外的民运。民主精英的范围则比较模糊,民主精英是指海外的人还是国内的人,或者它包括了海外和国内的人?如果冼岩所说的民主精英包括中国国内的民运人士,那么这就意味着冼岩的这个建议也是提给国内民运人士的。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冼岩的建议在国内是无法实现的。下面的两个案例就可以证明冼岩的建议是行不通的。 (博讯 boxun.com)

    案例一:前不久,北京的李卫平、刘京生和马文都筹建了一个公民维权机构,在得到政府有关部门的批准之后,李、刘和马准备举行一个小小的仪式,发布这个公民维权机构成立的消息。就在这时,当事人接到了政府的一个通知,这个机构现在还不能运作。公民维权是中国法律允许的事情,公民维权有利于经济发展和维护公正,可是这样一个机构却夭折了,实在是有些可惜。

    案例二:去年年底我在《博讯》上发了一条消息,内容是关于辽宁证券公司丹东分公司门前有一些人封堵交通,这些人都购买了丹东证券公司发行的一种债券,该公司被托管之后,人们担心自己的投资收不回来,所以就做出了封堵交通这样激烈的事情。这个消息至少可以起到这样两个作用:(一)让民众在涉足金融市场的时候谨慎一些,注意防范金融风险,避免自己的经济损失。(二)促使有关部门尽快把钱还给投资人。个人觉得这个行为是一个“有利于中国经济发展、分配公正的实事”,可是警察却找上门了,他们把我带到他们的办公室了解发消息的过程,时间长达近8个小时,同时他们还扣押了我的电脑,1星期之后才还给我。

    李卫平、刘京生和马文都等人也想转型,他们也想从“扯着嗓子”去“宣传、鼓动、启蒙”转到冼岩所说的务实方面;他们当中的一些人也许对“扯着嗓子”去“宣传、鼓动、启蒙”根本就不感兴趣;他们没写时下很流行的联名抗议信,没筹建党组织,更没策划、实施街头抗议活动、或其它让当政者难受的活动;他们的行为属于低调、务实的;可是当局并未给他们活动空间,他们的低调、务实的行为依然受到压制。民运人士的经历透露出的信息显示,民运人士的转型之路已经被堵死。当冼岩向民运人士提出建议的时候,前面提到的两个案例早就发生了,不知道冼岩是否知道这两个案例?如果知道,冼岩就不应该提那个建议。本人也给冼岩提一个建议吧,希望冼岩为民运再指一条路。

    这篇短文到此就可以结束了,可是我忽然又想起一个人,所以就继续写几笔。我想起的那个人是李昌平,前中共湖北省某乡的党委书记,他给前国务院总理写了一封信,反映农村的不妙状况,当时中共中央的7位常委都在这封信上做了批示,支持李昌平向党中央反映情况。有了这一大堆批示,李昌平仿佛拿到了攻无不克的利器,于是他在他管辖的地片儿推行了改革,他所做的事情就是还债以及消除冗员。这些举动属于低调的、务实的,也是基础性的工作,一个机构要想焕发活力,就应该做李昌平所做的那些事情,这与民主选举、反腐败等事项比较起来还是比较低调的,可是李昌平做到最后竟然做不下去了,为什么?因为各个部门都反对他做那些事情。得不到同事的支持,李昌平只好偃旗息鼓,先是流落到深圳,后来又北上到了北京,在一个杂志社当了一名编辑。(《温铁军在安徽某县的演讲》)

    李昌平是共产党的官员,他的行为得到了他的最高领导的支持,可是他在那个体制里仍然不能低调、务实地做事,小小的一步就会受到巨大的牵制,现实已经胶着到了这样的地步,要想在那个体制里生存下去,就应该象一个乌龟一样一动不动。共产党员李昌平尚且如此,非共产党员的我们又能做什么?高调喊口号行不通,低调走务实之路也行不通,在这个时刻,我衷心地希望冼岩为民运再指一条路。

    原载《民主通讯》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田晓明:军界人士为什么比政界人士更关心政治体制改革?
  • 田晓明:民打油井官喝油,此事不休何事休?
  • 田晓明;以平和心态对待军人议政
  • 田晓明:顶师涛(图)
  • 田晓明:请连战和宋楚瑜关注权利受到侵犯的台商陶学臣
  • 田晓明:一种侵害,两种围观----再谈程晓静案
  • 田晓明:连战大陆行欲显老当益壮本色
  • 田晓明:看望一下心里受伤的闲言
  • 田晓明:看望一下心里受伤的闲言
  • 田晓明:生理障碍少年的赔偿款不翼而飞
  • 田晓明:国务院须尽快制止城市针对棚户区的商业开发
  • 田晓明:没有水木,只有黄沙----悼念水木清华BBS
  • 田晓明:共产党不要学习五十九年前的国民党
  • 田晓明:程晓晴案观感
  • 田晓明:如何使矿工从地狱中上来?
  • 田晓明:中国人权人事变动引起的两点思考
  • 田晓明:好人受难——评张林和林牧近期的遭遇
  • 田晓明:令人感到意外的2005年央视春节晚会
  • 向冒着炮火参加选举的伊拉克人致敬/田晓明
  • 辽宁证券公司丹东分公司遭到债权人围堵/田晓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