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腐败是矿难频发的罪魁祸首/刘健
(博讯2005年6月29日)
    ●刘健(河北)

    (新闻周报2005年6月28日报道)在煤炭安全生产早已不是难题的21世纪,我国的煤矿事故却在长期、大量地被复制,数字不断被刷新,规模不断被升级,实在让人气愤不已。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其实人人都清楚,只不过没人直说就是了,但终于有人憋不住了。据6月16日《中国青年报》报道,在广州出席“安全生产万里行”启动仪式的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李毅中,提起公然违抗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停产整顿通知、导致11天后矿难发生的湖南省娄底市资江煤矿时气愤地说:“性质太恶劣!”“这老板的胆子为什么这么大?背后有没有什么东西?”他呼吁:“官商勾结,官煤勾结”已经到了该引起高度重视的时候了!我明明白白听懂了李毅中这番话:腐败是全国矿难频发的罪魁祸首,腐败不除,矿难不止!以往媒体报道矿难时总会质问:既然是黑矿,为啥没人取缔?既然安全设施不达标,为何没有被强制纠正?既然被关闭了却又偷偷恢复生产,为啥监管部门不知?这些质问,对于官场的人来说,是非常幼稚可笑的。

     煤矿是一个目标很大的企业,是密集用工型产业,是用电用水大户,车队来来往往,有没有被审批、里面安全不安全、是否被关闭,出没出事故,大致死多少人,不要说政府相关部门了,当地的半大小孩子恐怕都知道!说煤矿没人管也是假的。据我看,只要是违法、违规的煤矿,其背后必有一个官方的黑后台,否则他压根就不能开业;至于黑后台是谁,在当地有关部门中决非秘密。于是,平时慑于该后台淫威的,干脆不去“惹事”,对于那些不惧其淫威而主动上门依法监管的部门或个人,往往会以两种结果而告终:有的因受贿而自堵嘴巴,有的因铁面执法遭到报复而忍气吞声。 (博讯 boxun.com)

    一句话:都是腐败在作怪!那么,煤矿为啥成了社会关注度最高、最惹眼的“官商勾结”重灾区呢?这有两个原因,一是煤矿容易死人,且总是几十、成百地死人,容易引起媒体的关注,而不像假烟、假冒食品等生产企业那样“幸运”。二是煤炭是稀缺资源,销路好,产量高,目前有着巨大的暴利空间,这正是官商不惜铤而走险的最大动机。对于官员或执法者来说,充当煤矿的保护伞,“肥效”高、富得快,事半功倍;对于矿主来说,花钱买个保护伞,要比合法生产、按标准安装安全设备的成本低得多,还能对付乱检查、乱摊派、乱罚款,何乐而不为?李毅中最后强调,国家安监总局要把两类查处作为重点:一是查处不正之风、腐败行为和渎职行为;二是查处安监人员在执法中的不正之风。但愿我国所有的安监部门都变得聪明起来,再也不去干“头疼医脚”、让贪官窃笑的傻事!

    中国商报 2005-06-28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矿难频发的原因在于资本与权力结盟
  • 矿难在逼问我们每一个人的良知
  • 史正平:矿难的根子,在温家宝!
  • 赵达功:两会期间传来山西吕梁矿难
  • 如此盛世:矿难如麻,人命如草/林保华
  • 从淮北矿难处理看全国矿难为何屡屡发生
  • 胡少江:中、美两国官方矿难记录的对比
  • 杨天水:海啸和矿难
  • 赵达功:温家宝是否再为孙家湾矿难流泪?
  • 曾仁全: 矿难与原罪
  • 曾仁全:矿难与原罪
  • 丘岳首:“盛世”的矿难
  • 孙家湾矿难感言(图)
  • 曾仁全:欲哭无泪是矿难
  • 中国的人命为什么如此不值钱?——关于铜川矿难的思考
  • 无言面对矿难
  • 美国也发生矿难
  • 中国矿难猛于虎 补牢要做三件事 (图)
  • 旺才:从矿难事故看底层民意的无奈——谨以此文献给在各种矿难事故中受害的无辜平民
  • 山西产煤县瞒报矿难半年六起
  • 人才断档致矿难频发
  • 湖南娄底矿难造成22人死亡
  • 福建赤坑矿难10名矿工遇难 2人获救
  • 福建赤坑矿难12被困矿工生死不明
  • 暖儿河矿难40人死10人下落不明
  • 承德矿难51名矿工仍被困井下
  • 万隆煤矿矿难:12名遇难者全部找到
  • 韩城矿难遇难人数升至22人
  • 韩城矿难遇难人数升至21人
  • 韩城矿难共有20名矿工遇难
  • 韩城矿难死亡人数增至16人
  • 中国陕西发生矿难 已有15人死亡
  • 韩城煤矿矿难已有10人被救 15人死亡
  • 蛟河矿难五名责任人被警方刑事拘留
  • 腾达矿难井下30名矿工仍无消息
  • 官商勾结酿成河南荥阳矿难
  • 吉林蛟河腾达矿难现场(图)
  • 吉林蛟河滕达矿难仍有30人失踪 (图)
  •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 太原一煤矿矿难致5人死亡 事后矿方将尸体藏匿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