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永苗:没有经营哪有非法经营罪
(博讯2005年6月25日)
    陈永苗:没有经营哪有非法经营罪 ——简评蔡卓华等非法经营罪案 陈永苗

    “犯罪嫌疑人蔡卓华、肖云飞、肖高文于2003年以来,以非法牟利为目的,长期非法印刷基督教书籍,并在海淀区兰园24楼1门602号对其非法印制的基督教书籍进行排版,在顺义金顺印刷厂和石景山七彩虹印刷厂等进行印刷。2004年9月11日在其存放非法印刷的基督教书籍的大兴旧宫镇旧忠路24号北京五环吉顺通公司的南3A仓库内起获非法印刷印制的基督教书籍50余种,20多万册,经鉴定均为非法出版物。”

     没有经营哪有非法经营 (博讯 boxun.com)

    这是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起诉意见书海公诉字[2004]第3684-3687号的主文。读完之后,你就会对舞文弄墨一词产生咬牙切齿的痛恨。不要说生活中发生的真相,就案卷中一大摞的证据,也会与起诉差之千里。定罪和事实,几乎没有勾连,上纲上线生拉硬拽进去。

    蔡卓华是北京市基督教的一个家庭聚会点的负责人,可以想象一下,尤其是基督教徒们,你会想象一个充满铜臭味的人,会成为一个长期的教会带头人?一年半载或许可以,但是十来年如何可能?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如果不是道德卓著,不会建立永久性的权威。所以有一点脑筋的人,都会想到蔡卓华印制的基督教书籍,肯定是为上帝做工,而不是赢利。你如果去参加家庭教会,哪一次他们赠基督教的书是要钱的?如果你能进入上帝之门,他们自己掏腰包也乐呵呵。

    我们有确切证据证明,蔡卓华印制的基督教书籍并不经营行为,并不盈利。你打开他的书籍,就可以看到背后就明白的说明这是非卖品。蔡卓华是接受国际圣经公会委托,代理他们印刷,并代为向大陆的基督教土赠送。

    不管当局是从国际圣经公会那里得出结论,还是切断和国际圣经公会的联系,把蔡卓华独立起来,都不可能是赢利行为。因为国际圣经公会也是赠送,蔡卓华也是,国际圣经公会因为蔡卓华的代理行为给予必要的开支并不改变赠送的性质。我们知道赠送是一种民事行为,是写在民法之中,而不是在商法之中。有那一个御用法学家敢站出来说,赠送是经营行为?要说以赢利为目的,当局恐怕是。中共自己要灌输别人思想,还要别人买单,甚至以此要挟敲诈。你不学习就是反动派,你要学习就大把大把买材料,如果说以牟利为目的,非法经营罪,那当局干的磬竹难书了。

    真神和伪神

    这个案件起始于无端端的批示。北京市政法委书记强卫脑袋一热说,这是建国来最大的宗教渗透案。民族国家蒂利希称之为“伪宗教”。民族国家与上帝之间的斗争,是上帝与魔鬼之间的战争,是真神与伪神之间的战争。民族国家的崇拜是偶像崇拜。偶像崇拜应该被超越,献在上帝之前。我一直很奇怪。中共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按道理来说马克思主义是基督教的世俗遗产,而且是继承54运动的衣钵传人,应该猛打传统专制,把儒家而不是把基督教作为死敌。把基督教作为死敌,不是说明自己是魔鬼?是伪神?论证自己是专制的?

    政治与法律打架

    北京市政法委书记强卫脑袋一热,因此有了“没有经营就没有非法经营”。政治案件肯定起事于人治,没有政治局的开会,没有批示,很难启动一个政治刑事案件。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法律人天生反对干涉,除了法律,他们不希望其他的上司。如果获得独立性,法律肯定是一个自动装置,会把很多不能法律化排除在外。例如面对一蔡卓华等非法经营案,很多法官会为难。一方面从技术作不过去,舞文弄墨也太勉强,另一方面为了饭碗和升迁不得不为之。他们一方面骂娘另一方面方面干着脏活。比较有良知的,会做尽可能倾向于政治犯的判决,例如缓刑等。政治让法律多难看,让法院多难看?和新闻人一样,法律人天生就是持异议者。这几十年来,能够对人治和党治说不,而且把他们逼得死紧的只有法律人。人治就因为党治,要法治就必须去党治,去政治。就因为司法天生不听话,中共要政治高于法律,作为刀把子,把启动按纽握在手上。

    尽管如此法律人必须为自己几十年犯下的罪恶赎罪。从打击反革命到三反五反,历次严打,法律人作为刀把子杀了多少无辜的人,流了多少无辜的雪,留下无数罪孽。法律人必须自我救赎。

    自我救赎就从蔡卓华案件开始。(6/24/2005 7:57)

    来源:新世纪 www.ncn.org (博讯记者:张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家庭教会蔡卓华负责人6月13日受审
  • 被捕北京著名家庭教会领袖蔡卓华面临严刑(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