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合肥人民联名再次强列要求严惩安徽最大腐败分子蔡文龙
(博讯2005年6月22日)
    (以下内容只代表发稿人立场)

    我们是安徽省徽商集团公司正式员工。近几年来,蔡文龙在徽商集团的工作不是给企业谋发展,职工谋福利,而是利用政策,利用国企股份制改制之机,大肆为自己和家族捞钱财,大肆损害国家利益,大肆侵吞巨额国有资产。再这样下去,徽商将遭“灭顶之灾”。

     安徽物资企业经过几十年的风风雨雨,特别是安徽商业经过近百年发展至今已初具规模,蔡文龙接手徽商集团时总资产达数十亿元之多,这么大的单位、这么多的国有资产交给蔡文龙这样的人来经营、来管理,人民不放心?打下江山的老前辈痛心,徽商集团的广大职工决不再答应!在当前进行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的活动中,本着对徽商集团负责,我们强烈要求上级部门尽快撤换蔡文龙,并将其绳之以法,以避免给徽商带来灭顶之灾。 蔡文龙接手徽商集团时,有直属物资企业:金属、化轻、燃料、机电、建材、汽车、物贸、再生、交易市场、蚌埠库、芜湖库等16家,现在只有徽商股份、化轻、新能源、风之星四家;2002年蔡文龙接手商业企业时,有商之都、食品、糖酒、五交化、盐业、商储、齐云山庄等12家,现在只有商之都、食品、齐云山庄、储运四家,蔡文龙接管集团公司时有28家企业数亿元的资产,有数十家外商、外资企业直接参股,但蔡文龙利用政策、利用股份制以改造,变成8家家族式企业,外商、外资基本全部撤资或撤股,那么多的企业哪里去了?数十亿的国有资产哪里去了!经过了解,原来蔡文龙在玩一个花招,通过这些企业的关、停、并、转,将原公司库存物资采取低价回购方式,转移至新公司,再由新公司高价卖出,就这样大肆侵吞国有资产,就这样给自己赢得高额“利润”,就这样为自己创造卓著“政绩”。然而原公司的国有资产,由蔡文龙人为故意造成的巨额亏损只能由国有银行承担,大部份银行债务,通过省法院院长周溯采用法律程序核消,实际造成了大量国有资产流失。请大家看看金属、商之都、汽车、燃料、化轻、食品等公司的改制就一目了然。 (博讯 boxun.com)

    蔡文龙在徽商正事不做,整天沉迷于请客、送礼、跑官、送官、美色、争斗之中,企业内部管理混乱,出了问题不去处理,而时是竭力掩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导致企业倒闭,大量的国有资产流失。以蔡文龙、蔡文华名字命名成立的安徽华隆再生有限公司(人称兄弟公司),蔡文华任公司董事长,其亲表弟张军任公司总经理,蔡文龙决策,2002年从俄罗斯进口一条船,货款1900多万,名义拆解,后来这条船及1900万元就“无缘无故、不明不白”的没了,蔡文龙至今不准派人调查,不追究蔡文华、张军经济责任,叫蔡文华主动提出内部退休,张军调到商之都,将华隆公司做假帐后并入徽商股份公司,1900万的人民血汗巨额国有资产就这样流失了,此笔高达1900万的货款早已进入兄弟三人的个人腰包,难道没有国法,就没有人敢管这件事吗! 2003年,由蔡文龙一手提拔被公众通称为蔡大红人的集团资金管理处副处长周晓莹、以及安徽华物期货公司副总经理吴立群管理安徽华物期货公司,当时绝大部分领导集体反对,但蔡文龙为了个人利益,坚持签名提拔二人,二人掌权后受蔡文龙指示违规炒期货股票,将公司的钱洗成自己的钱!他们三人勾结在安徽华物期货公司,严重违规操作,仅在账面上就分别造成1600多万和1500多万亏损,两人一年内就在期货上造成3000多万巨额亏损,钱哪里去了!蔡文龙责令财务处做假帐,并利用财政厅长省长邝炳文、副省长卢家丰的关系,把这个巨大的亏损挂帐至今。他们人为侵吞近千万元、造成国有资产流失3000多万,为什么多次向省纪委反映,至今纪委不管不问?可见蔡文龙的工作做的多么好!

    2004年初,蔡文龙直接指示徽商股份公司在深圳投机做铜期货,汇出资金1.3亿,全部归个人调用,造成净亏8000万,对这么巨大的亏损,蔡文龙推辞说是张伟键、刘勇他们擅自作主的,在集团内部大造舆论,实际是将2000余万资金分别汇往深圳、珠海、海口、上海的情妇及女儿帐上,为什么近亿元的国有资产流失,让蔡文龙一句“交了学费,今后注意就完事了”,谁给他这么大的权力?安徽的天还是不是共产党在领导?

    蔡文龙坚持自己的钱、权组织路线,结党营私,人称“安徽省编外组织部长”,在干部问题上大做文章,大搞拉帮结派,任人唯亲,对不服从自己的正派干部打击报复,绝不手软。

    在徽商集团人人皆知,蔡文龙人老心花、流氓成性、横行霸道。蔡文龙自己现在已担任5个公司的董事长,并在多家股份制企业中占有股份或自己直接入股,或以亲戚名义参股,利用他的铁杆弟兄六安老乡毕勇华(人称小痞子)担任徽商创元装饰有限公司董事长、曹大全担任徽商房地产公司总经理、蒋宗明担任机关办公室主任、汪伟担任徽商新能源公司董事长兼安徽华物期货公司董事长、韩饴坤担任徽商农家福公司总经理。蔡文龙把集团公司的工程交给他们做,他一手批项目批钱给他们,然后从中拿巨额回扣,把大量的国有资产、转到他们帐上,蔡文龙本人从中得到巨大利润及隐性利润。

    在海南及安兴公司为蔡胡作非为充当打手,粉饰太平、飞黄腾达、立下汗马功劳的弟兄们更要重用:程正平任安徽华物期货公司总经理、许祖林任副经理、张清平任商之都副总经理、汤强任徽商股份公司副总经理、朱倩任房地产公司副总经理。

    特别是重用像王进、王心、张清平等一群无才无德、专靠色相勾引他的女人们,在徽商造成极坏影响。相反,部分立场坚定、作风正派的干部,如徽商股份董事长张伟键等,在蔡手下工作,整天提心吊胆,每天担心纪委、监察部门,因为蔡多次公开讲:“省纪委、省检察院、省法院就是他家,谁不老实就把谁送进去,所有举报信最终全部会到我手上,谁想翻天,绝没有好下场!”使大家怒不敢言。

    部分职工一直追问,蔡文龙利用企业改造机会,将下属公司财务部门领导全部换成自己亲信,将国有资产当成他自己的资产,从下属公司调拨数亿元巨额资金到哪里去了?最近我们进行了调查,大家知道徽商集团是原省物资局转体而来,2002年又把商业企业并入。转体前企业是盈利企业,有很多积累,转体后政府又给了很多优惠政策,集团的资产对外宣称30亿,自有流动资金就高达2个亿,各直属公司的经营基本不需要银行贷款。蔡文龙接手徽商集团后,借口将企业做大,大肆从直属公司抽调巨额资金。据了解,原金属公司调走5000万、化轻公司1000万,燃料公司1500万,商之都2000万,盐业公司4000万,食品公司100万,连武钢的7000万货款也被调用。群众都在问:机关已有2个亿的资金,既不做经营,又没有重大投资,调那么多资金到哪里?干什么了?最终钱哪里去了?据了解近3亿元资金一是弥补违规操作股票、期货的大额亏损,以免刑事犯罪行为败露;二是填补其本人在安兴公司留下的漏洞,使其和原财政厅长邝炳文、原安兴副总张秀英三人内外勾结,大肆收受贿赂的犯罪事实不被发现;三是大部分资金转入海南朋友公司,再转汇各处,最终落入他个人口袋;四是汇给深圳、珠海、海口、上海情人账户,由他们将钱挥霍或分转至国外,用国家的钱、人民的血汗钱供她们挥霍。真是胆大妄为!

    蔡文龙经常要求把纪检、监察部门、检察院、法院等相关部门的关系搞好,公开讲要做深、做透,让他们为企业保驾护航,在大会上公开讲:“因为我们是做经济工作,要经常打官司”,振振有词。果然不择手段,到处请客送礼,拉拢腐蚀。还经常吹嘘,省法院院长周溯、检察院院长柯汉民是朋友、是铁哥们,有副省长卢家丰、省委组织部副部长黄宁龙、纪委副主任陈履祥的关心支持保护,谁也别想在安徽动我一根毫毛,谁反映情况我就有办法抓谁,蔡文龙在会上公开讲:“我就不信现在你们哪一个屁股上的屎比我少!反正举报信最终都要到我这里来,谁敢举报我,我就让他灭亡!”蔡文龙负责周溯儿子在美国的费用,周溯就将“转业军人”的蔡文龙亲弟安排在省法院工作,这在全省乃至全国司法系统仅此一例,周溯作回报在8起民事诉讼中为蔡文龙核消掉1.3亿元的国家银行贷款,给国家造成特别巨大的损失,从而扫清蔡文龙当上亿万富翁的障碍!并多次到上、下级法院亲自给蔡文龙打招乎、办关系案。

    蔡文龙知道当今社会上房地产、装潢行业盛行高额回扣,最好捞钱!最不容易查处!所以,一到徽商就成立房地产和装潢公司,派自己的心腹担当领导,在徽商存量土地作价、投资商、发展商分类规划设计、建筑装潢、工程发包、材料采购等过程中,均由上述公司操作、蔡本人从中收受巨额回扣,上海浦东购一栋豪华别墅,供他们个人及情妇使用。 蔡文龙指使周晓莹在股票、期货市场另设立个人账户,炒作股票、期货,亏了公家填补,盈了赚了落入他们自己腰包,大肆侵吞国有资产5000余万。据其要好朋友不注意说出的情况:蔡文龙目前家产最少有一亿,都是利用公司炒股、炒期货,利用亏公家、盈自己的方式或收受的贿赂、回扣、贪污公款,大肆侵占的国有资产。

    蔡文龙、张秀英、邝炳文等近百名安徽干部的子女,在英、美贵族学校学习,每人最少要负担百万以上的费用,靠的是什么?他自己的女儿在英国公费留学(徽商集团的公费),一张卡上就有40余万美金哪里来的!他弟弟在美国开公司,徽商集团给的注册资金,另外,还为上述关系单位领导子女在英国或美国留学提供直接或间接资金帮助。 蔡文龙在徽商集团吃喝嫖赌、五毒俱全,特别是玩弄女人,人称情场老手。采取的方法很简单,封官许愿、金钱好处、奖励出国,一大批年轻女子愿为服务,甘作牺牲,闹出了不少“故事”。蔡文龙年青在家乡工作就有“陈世美”之说,在海南工作时就有花26万摆平私生子之事,在徽商集团达到了玩弄顶峰:自称:吃豆腐每天不重样!商之都某女营业员被蔡搞怀孕堕胎,家长闹到单位,此事人人皆知,现在还没收场,该女孩现年龄还不满18岁,蔡文龙胆子有多大,公然奸淫16岁未成年少女、蔡文龙这样大肆侵占国有资产,不怕党纪国法,是谁在给他撑腰?为什么这样的人受不到查处!为什么安徽三个最好捞钱的单位一把手都让他去做!不查处蔡文龙,就无法揭开安徽腐败盖子,在安徽反腐败就是一句空话!

    徽商创元公司副总经理钱明,本有一个幸福家庭,然而,由于蔡的公开插入,使钱被迫离婚,家庭破裂。原安兴公司会计,现调任房地产公司副总的朱倩,前年结婚,去年生子,丈夫认定其与蔡有染,公开要求做亲子鉴定。财务处长王进、食品公司总经理王心、商之都副总经理张清平等,投其所好,甘做蔡文龙的情妇。更有一部份无辜女子是被蔡以下岗、失业威胁、恐吓、欺压,被迫就范,这样一个人,竟然能在徽商任董事长而不被查处,真是可悲啊!

    最近,蔡文龙又在策划,利用国家政策,进行公司改制,准备用非常手段拉拢腐蚀资产评估公司,把徽商(老商业、老物资)留下的资产包括28家原公司的土地,估计有30个亿,低价评估成3000万,再由其自己的公司及六安帮公司购买,使徽商完全变成他个人企业,而把所有的老干部全部推向社会、把所有债务推给国家,其手段真毒辣阴险。我们决不能让其阴谋得逞,蔡文龙及某些人策划接管“徽商”短短几年就把一个拥有28家企业、评估值高达30个亿、拥有多家外商、外资参股的企业经过蔡文龙的一番运作,全部将外商、外资赶走,完全变成蔡氏家族企业、个人企业,蔡文龙就是这样进行企业股份制改造!蔡文龙就是这样维护国家利益的吗!就是这样保护国有资产的吗!

    总之,蔡文龙在徽商集团、安兴公司、物资工作期间,造成数十亿元国有资产流失,仅个人就大肆侵吞亿元国有资产,大肆拉帮结党、大搞腐败,坑瞒拐骗、放荡不羁、欺压百姓、无恶不作,其所作所为徽商集团广大职工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深恶痛绝。然而,蔡文龙却不惜重金,利用电视台大肆鼓吹,大造舆论,掩饰劣迹,欺骗民众,完全丧失人性,丧失党性,是安徽最大腐败份子、是最典型五毒俱全的党内败类份子,影响极坏。 我们强烈要求上级部门尽快派有责任心、正义感的“外地审计”人员审计调查蔡文龙,并将其绳之以法,避免给安徽、给徽商带来灭顶之灾。

    再次要求纪检、监察、审计部门,对蔡文龙进行查处,前几天邝炳文及安兴公司副总被调查,蔡文龙慌了手脚,多次和省纪委领导商量,因为邝炳文、蔡文龙、张秀英三人经营安兴公司,有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亿元的光辉历史!

    现在人民群众真搞不清楚了,天还是党和人民的天吗?为什么蔡文龙这样的人,人民越反映,他越升官?

    蔡文龙现在已经不再小打小闹搞什么行贿、受贿,回扣这些小儿科,送一个公司经理,仅年工资就几十万,购并、重组一家公司少则几千万,多则亿元国有资产就到了自己手中,国家提倡是股份多元化,而不是蔡文龙现在所为,将外商、外资全部赶走,通过低价评估,将国有资产通过股份制改造变成蔡氏家族企业,这就不叫腐败吗?这种行为就没有人管一管吗?恳请领导对安兴、物资、徽商公司审计调查一下!蔡文龙任职期间做过什么就会一目了然!

    知情举报群众:周重建、庄建春、张维建、夏普、王力亚、宏祖斌、刘书久、吴锡坤、李庭信、余长贵、李江北、王力亚、邵华、郭松、朱德康、石俊、张志演、郑华、张润生、马坤、朱奇斌

    徽商集团部分党员干部

    2005年5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