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风雨维权路―记朱久虎律师的维权历程
(博讯2005年6月20日)
    
    
     5月26日凌晨,陕北石油民企诉讼代理主办律师朱久虎,在陕西靖边被当地公安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和“非法集会”的罪名拘捕并刑事拘留。据朱律师的妻子说,至今她没有得到官方任何书面或口头的通知,而且当地公安以“涉嫌泄露国家机密”为由拒绝其家人委托的律师会见当事人。 (博讯 boxun.com)

    
    在中国,又一个维权律师被捕了!
    
    这在一个屠杀学生市民且十几年来在国际舆论不断谴责下拒绝忏悔的政府下,在一个年年独霸世界“拘押新闻记者”排行榜头魁的国度里,在一个能发生“克拉马伊火难”与“沙兰镇水难”的土地上,其实是毫不奇怪的,相反如果维权律师不被拘押那才是怪事。
    
    当朋友告知我,朱久虎被抓时,我觉得很正常,并且大有一种“今天才被抓”的惊讶。因为自从朱久虎踏上这条维权之路,他就一直在被抓、被判的威胁中前行。当然,倘若朱久虎不走上维权之路,他也必会走向监狱,或者甚至会更早。因为自我认识朱久虎以来,他那疾恶如仇、敢做敢当、尊重事实、直斥谎言的性格就与这个靠恐惧与谎言统治的极权社会格格不入。
    
    早在1989年学生民主运动之初,朱久虎正在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四年级学习,就因看不惯当局的公然撒谎而以“职业革命家”的笔名大胆揭露当局的阴谋与丑恶。他所写的大字报一度成为北师大墙报中最吸引眼球的亮点。后来北师大选举高校对话代表团成员,他是师大选出的五个对话代表之一。只不过他在参加了一两次对话代表团的会议后,感觉务虚太多,转而投入学生自发发起的敦促当局对话的绝食活动之中。整个“八九民主运动”中,久虎一直站在运动的最前沿。“六四屠杀”后,学校成立“清理整顿小组”,努力清洗学生的思想,力图强迫学生遗忘那场民主运动。朱久虎正值毕业分配,在思想检查中,屡屡被列入不过关的学生名单而被迫滞留在校几个月。后来终于被派遣回了甘肃,但因“八九民运”的影响,单位没有落实。于是久虎被迫苦苦奔走在兰州街头的各个单位,为谋得一份工作而踏破了几双鞋,饱尝了世态炎凉、人心冷暖。整整半年后,他才在兰州某学院中谋得一份在图书馆工作的差事。期间的艰辛与酸苦,唯有自知。十余年后,当我们重聚北京,言及当年之事,他仍不禁双目噙泪,叹息不已。当然我知道那辛酸叹息不是为自己的不幸,而是对社会的一种深切悲哀。
    
    九七年,久虎冲破单位的阻力考取了中国政法大学的法学研究生。在三年寒窗苦读毕业时,他因在论文中就中国的司法诉讼程序方面提出自己的质疑,招致一次论文答辩不过关,只好申请二次论文答辩才得以通过。大家都知道,在中国考研究生不易,考上研究生而论文不通过就更不易,那非得有点真思想而不为犬儒们所容忍时才能达到。当他给我电打话说起此事时,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恭喜啊!我认为这是你的荣幸!”因为这么多年的磨难还没有磨光他的棱角。
    
    的确,朱久虎的棱角没有被社会苦难所消磨,相反苦难砥砺了他的意志,坚定了他改变现实社会的决心。研究生毕业后,他原本可以选择他师兄推荐的南方一家大企业去做专职法律顾问,平稳舒适地过小日子,但他最后还是决定作一名律师,走上了依法捍卫公民权利的道路。他到律师事务所不久,就接手了北京“新青年四君子”徐伟的辩护案,他力排众议,不畏强权,坚决为徐伟作无罪辩护(那次辩护词全文载于<北京之春>上=
    
    2001年深冬的一天,朱久虎顶着零下十几度的严寒,骑车到我办公室谈他正在经办的湖南绍阳300多民办教师被当地政府强行辞退而换上政府有关人员亲戚朋友顶替的案子。由于人多,牵涉面广,地方政府对此案干扰、阻碍极大。被强行辞退的教师多年上诉、上访均无进展,并且地方政府还抓人、关人,有人因此被逼上自杀的绝路,当地已无人敢接手本案辩护。朱久虎与他的一位同学刘文律师接了本案,他们到当地搜集材料时被当地政府威胁要抓他们,并且有一次还被当地黑社会追杀,以至他们再到绍阳时根本不敢住任何须登记的招待所,常常直接住进农村那些教师家中,离开时也在一些教师的自发护送下上车。有一次绍阳地方政府带着一批显然是黑社会的人直接找来北京与朱久虎他们谈判,条件是朱久虎他们要么接受地方给的上百万的钱,退出受理本案;要么小心自己的脑袋。在赤裸裸的威胁与利诱下,他们毫无犹豫地选择了上诉。期间历经诸多风险与周折,多次面临生命危险,也曾被地方政府动用公安抓过,但他们坚持有理、依法、有利、有节的原则,顽强抗争,不懈努力,终于在历经一年多以后,取得了诉讼的胜利。在二审胜诉后,与朱久虎在本案合作的同学沉痛地宣告退出律师界,找了一所学校教书去了,可见其对以权干法的愤怒与绝望!
    
    2003年,朱久虎接手河北孙大午案。在孙大午被抓之初,还没有什么人出来为其说话时,朱久虎就担任了本案诉讼代理,独自到河北去调查了解情况,所受到的阻力极大,工作进展极为艰难,几次被当地执法部门合力粗暴地扭出办公室。有一次他从河北回来时衣服都被撕破了,胳膊也扭伤了,鞋子也破了,其中一只连鞋后根都没了,走路高一脚低一脚的,真是难堪不已。我就跟他开玩笑说:“这都是纪念品,有重大历史价值的,要好好保存噢,到中国法治社会来临那一天,开个中国维权纪念馆,将中国通向法治的艰辛之路昭告后人!”后来孙大午案受到国际国内多方面关注,在审理结束后,有人觉得朱久虎做了那么多工作,作为孙案的主辩律师而没有得到相应的关注,很为他抱不平。久虎听到后只是笑笑说:我只关注官司本身,有人争名利,由他们争去好了。可见久虎的大度、务实与谦卑。
    
    2004年,久虎受理了陕北民营油企对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三级政府行政侵权诉讼案。一年多以来,朱久虎率律师团历经艰险,排除阻力,深入油田,取得了第一手资料,拿出了权威的律师意见书,将陕北民营油田真相告知了世人。期间经历着“给上千万元退出诉讼代理的金钱诱惑,随时被抓捕失去自由的恐惧,各种难以预防的意外灾难、消灭生命的威胁警告”等,但朱久虎顽强秉持律师的良心,坚守人间的正义,本着和平、理性、依法的抗争原则,锲而不舍,上下求索,赢得了国际国内社会各界对陕北民企案的普遍关注与支持,在国内法律界、知识界、新闻界、工商企业界唤起了普遍的声援。在这种情况下,陕西地方政府仍本着利益优先、法理靠后的精神,一意孤行:从阻止调查,设防设障,多方干扰,到理屈词不穷,法屈暴力上,先拒绝和平协商,堵塞谈判之路,再授意法院拒绝受理本案,直到以“涉嫌扰乱社会治安”与“非法集会”罪名抓捕、刑拘朱久虎与其他诉讼代表。
    
    朱久虎终于被抓起来了,并且还被刑拘了。多年来朱律师就一直在被抓的阴影中奋斗。被抓对他肯定不是突然的事,而被抓的罪名肯定也是栽赃的。作为律师,朱久虎有很精的业务素养;作为见证过屠杀的过来人,他有足够的冷静与克制;作为历经多少血雨事件的人,他有足够的策略去理性依法捍卫权利。应该说正因为有朱久虎这样的律师参与、主持陕西民企诉讼这样的大案,才使这一有史以来牵涉人数最多、涉及面积最广、涉及金额最大的民诉官案没有出现各种非理性的意外,没有造成社会的动荡,没有出现暴力流血事件。就此而言,朱久虎是真正构建和谐社会的主力军,而陕西地方政府则是制造社会动荡、破坏社会和谐的祸首。从建设和谐社会的高度,胡温应该嘉奖朱律师而严惩陕西地方官吏。
    
    抓捕、判刑阻挡不了维权的前行。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是人类不悖的规则。在合法、和平、理性的维权之路被一再暴力斩断时,当局欲将人民逼向何方?
    
    为天下苍生计,建议当局赶紧责成陕西地方政府悬崖勒马,停止罪恶,改正过错,释放维权律师朱久虎及民企代表,真诚地从解决问题的角度,回到和平协商的谈判桌上来!
    
    国人拭目以待!国际社会拭目以待!
    
    
    作者:王德邦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达功: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 从朱久虎律师被拘看中国法律维权的困境/王德邦
  • 杨银波:中国民工:一个训练行动力的维权重镇
  • 刘飞跃:民间维权启示
  • 张耀杰:流产夭折的工人维权(图)
  • 刘晓波:言论自由是民间维权的突破口
  • 浦志强谈中国法律和民间维权
  • 继续关注东阳农民维权暴动/草根
  • 王怡:维权就是“自我训政”
  • 夏家骏的维权书信/张耀杰
  • 唐柏桥:公民维权运动的回顾与展望
  • 艾克思:胡锦涛扩权 老百姓维权
  • 大陆维权人士胡佳声援高智晟律师致信全国人大
  • 赵达功:公民维权动摇了中共的执政基础
  • 王德邦:侵权有理 维权有罪
  • 深圳弱势群体维权调查
  • 张耀杰:中国农民的维权诉求和文化表达
  • 赵达功:维权浪潮将考验中共监狱的承受力
  • 刘晓波:民间维权和社会稳定
  • 从敢言少年到维权作家杨银波(组图)(图)
  • 从敢言少年到维权作家杨银波(组图)
  • 阜新市海州矿上万职工为维权走上街头 (图)
  • 河北定州多名维权村民被政府雇佣的黑社会打死打伤
  • 公民维权网关于山东省临沂市暴力计生事件的调查报告(图)
  • “陕北石油业主维权事件”动态::朱久虎律师被捕的罪名
  • 陕北石油业主维权:全国政协委员保育钧向相关部门致书
  • “陕北石油业主维权事件”动态:法律面对面的激烈博弈
  • “陕北石油业主维权事件”动态—古今:真假试金石
  • “陕北民营石油业主维权事件”最新动态(2):研讨会上案情介绍
  • “陕北民营石油业主维权事件”最新动态:行政侵权救助策略研讨会在京举行
  • 试图组织反日游行被拘的维权人士郭飞熊获释
  • 互联网控制、公民维权/中央台记者对李健的专访
  • 维权志愿人士郭飞熊获释
  • “陕北石油事件”维权有重大行动
  • 胡锦涛内部讲话 打击民间维权防患于未然
  • 甘肃维权人士孙小弟在北京失踪
  • 全军失业志愿兵 4.13维权情况概述
  • 中国工人维权意识抬头
  • 耕夫:中国农民维权的悲哀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茫茫维权路、何处是尽头?
  • 政文:南京职工为维权,人身安全没有保障
  • 孟晓霞悲剧:维权18年,6次被关进精神病院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北京维权人士陈宽遭到数百家媒体口诛笔伐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