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锐:“敏感作家”的表态
(博讯2005年6月12日)
    
    
     “敏感作家”奇怪名,《庐山实录》眼中钉。 (博讯 boxun.com)

    《大哉》评说忽传世,天下是非公众心。
    
    这是最近吟的一首诗,为了什么呢?
    
    近年来常听说,不佞被列名为应予封杀之人,文章、书籍不准刊出,都说是上面口头通知。最近见到了文字记载,新闻出版总署的内部资料《图书出版通讯》2005 年3月20日第6期,有关“选题内容中一些倾向性问题,应引起出版单位高度重视”中,同“跟风、格调不高、魔怪、恐怖”等并列的第5条“敏感作家的选题,有的出版社今年拟安排一些敏感作家的作品,如《庐山会议实录》(李锐着)、《傅斯年》、《背影丛书》(谢泳着)、《名人笔下的名人》(余杰着),请有关出版管理部门和出版单位严格控制,严格把关。”
    
    有关《庐山会议实录》这本书的出版情况,我简单说两句:1988年由党史出版社和湖南教育出版社内部刊行时“出版说明”中说道:“1980年讨论《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草稿时,看到作者有关庐山会议的长篇发言后,当时主持《决议》起草的中央领导同志即建议作者写出这一段历史(在11月19日的信中说):“你是否可以负责写一庐山会议始末史料,写出后再找有关同志补充审定。这事很要紧,值得付出心血。万一我辈都不在了(人有旦夕祸福),这一段史料谁来写呢?会写成什么样子呢?”“中央领导同志”是胡乔木,他感到此书影响很好,后又赞成公开出版。1992年河南人民出版社公开出版时,即发现五个盗印版。1998年出了增订第三版,2001年我收到“第四次印刷”。人们说,这本书在社会上很流行,总印了几十万上百万本了。我的第一本研究毛泽东的书《早年毛泽东》,在五十年代也发行了一百多万本。
    
    去年我进八十八岁,老中青三代朋友中的“好事之徒”为我出版了一本《米寿纪念文集》,书名居然叫《大哉李锐》,诗文作者八十多人,真使我受宠若惊。为自己的“米寿”,我作了两首诗。一首七绝:“居然活到米龄年,依旧言多惹讨嫌,《近作》岂能封杀住,此生就为自由权。”另外一首七律的最后两句是:“唯一忧心天下事,何时宪政大开张。”
    
    人类历史、社会的发展过程,是民主同专制、法治同人治、科学同愚昧的胜负过程,尤其近三百年来斗争最激烈,发展也最快。经过上世纪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现在世界上专制独裁的国家没剩下几个了,人类已走上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了。但是我们这个古老的中国积重难返,现在仍是有宪法而无宪政,仍是没有最为关键的言论自由与出版自由,连《庐山会议实录》这样的书都要封杀,似不仅要封杀我这个人,而是要封杀历史了。“以史为鉴”的中国传统文化也要封杀了。从五十年代、八十年代至今两个时期,我一共由中央和扣地的出版社公开出版了17本著作(小册子不在内)和选集4种,第18本《李锐近作》却只能由香港出版了。我这个人曾经被彻底封杀过二十多年, “六不怕唯头尚在,三餐饭后嘴难张。”改革开放后这二十多年,我的嘴巴张惯了,笔头也写惯了,为了继承和发扬民主与科学的五四精神,建立一个真正实施宪政的现代民主国家,我的嘴巴和笔头是决不愿被“严格控制”的,这是我向朋友们和我的读者的一个表态吧。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马岭: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新闻自由的主体及其法律保护
  • 李卫平:论言论与出版自由
  • 出版自由的代价《练狱》之一
  • 徐建新:出版自由、言论自由是中华民族的两只眼睛
  • 出版自由的代价----冯正虎的炼狱(5)
  • 侵犯出版自由权利的上海案例---冯正虎的《炼狱》(2)
  • 胡绩伟:我亲历的“新闻出版自由”
  • 马克思捍卫出版自由──介绍马克思发表在《莱茵报》上的论文
  • 出版总署副署长说,“中国目前是世界上言论、出版自由最充分的国家之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