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路:风物长宜放眼量 ——兼答归宇斌先生
(博讯2005年6月11日)
    
    
     读到归宇斌先生对拙作《郭国汀律师,我为你扼腕可惜》的批评,感觉归先生不过是借题发挥,主要在于责备笔者对法轮功没有正确认识,而且还是因为中了“中共”的流毒的缘故。这是笔者不敢苟同的。既然归先生谈到了这个话题,笔者也不再隐瞒自己的观点。 (博讯 boxun.com)

     一、 关于对法轮功的认识
    
     笔者对法轮功群体的信仰自由权利从来没有非议,对当局对法轮功的镇压措施也曾经撰文批评,笔者甚至还为法轮功学员提供过法律救助。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笔者赞同法轮功的思想理念。笔者在1996年就曾经针对法轮功的专制、狭隘、非理性提出过批评,当时法轮功在大陆正是如日中天,大红大紫呢。1999年以后,大陆当局打压法轮功,笔者没有在公开场合批评过法轮功,因为法轮功已经变成了弱势群体,丧失了话语权。在这种情况下对法轮功口诛笔伐,乃是一种人格自污,作为有独立立场的知识分子,没有人会做这种下贱的勾当。但是在私下交流中,我曾经对一些练功的朋友提出过自己的看法,我坚持认为,法轮功未必是我们社会的一种健康的力量。我的理由是:
     1、法轮功理论粗糙,搞教主崇拜,其基本理念与民主自由格格不入;
     2、法轮功没有宽阔、包容的心态,不允许别人批评,在他们的媒体上从来见不到相反的声音,这实质上仍然是一种专制思维;
     3、法轮功蔑视法治,从当年在大陆围攻媒体,被取缔后搞非法的集会、示威和地下组织、宣传活动,一直到在海外公开发动九评,号召退党,公开与大陆合法政权为敌,反映了它反法治、非理性的思想品格,这对大陆的民主化进程没有正面价值。即使在将来的民主社会里,这种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都将很难为政权所容。
     二、 对九评和退党的认识
     如果说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是一种宗教,那么改革开放以前中国基本是“政教合一”,执政党垄断了所有的资源,孩子从懂事上学开始,就陆续被动员加入少先队、共青团、共产党等各种组织,(文革期间少先队、共青团分别被红小兵、红卫兵取代,文革后恢复)。那个时候,加入组织不仅是政治正确、思想进步的表现,在小孩子也是品行端正、学习成绩好的标志,在成年人则是提升社会地位甚至升官的基础。除了四类分子的子女和少数被老师认为品行败坏的孩子,差不多所有的人都加入过少先队(红小兵),绝大多数的人加入过共青团(红卫兵),这种现象只能说明当年的党文化教育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就像西方的基督教家庭出生的孩子,他们成为基督徒基本没有自我选择的可能。这种现象并不能说明我们从孩提时代就在严格意义上接受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也就是说,加入了他们的组织也并非就是他们的人。用中共的话说,组织上了党(或团、队),思想上并没有入党(或团、队),作为加入中共的那些成年人,他们的功利目的就更明显。这也是中共经常搞整风、整顿、“三讲”、“保先”的原因。
     在这个意义上,中共其实不是一个信仰团体,而是一个利益团体。就信仰层面而言,我们既然从来就没有在严格意义上认识和信仰共产主义,没有在思想上入党(团、队),又怎么能谈得上退出呢?就利益层面而言,退出的理由就更加缺乏,因为毕竟共产党还在垄断社会绝大多数资源,退出共产党,不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吗?
     法轮功号召退出共产党还有一个更有力的理由,就是共产党是宇宙“邪灵”,曾经犯下了滔天罪行,至今仍然在危害人类。以《九评》为代表的一系列文章、研讨会上的发言、各种影像资料把共产党从老祖宗马克思开始,一直到毛泽东、邓小平,统统挖出来鞭尸,连马克思主义作为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一家之说的学术地位都一笔抹煞,更不用说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巨大正面影响,总之,完全采取了虚无主义的态度。《九评》证据材料使用上的随心所欲,论证逻辑的粗疏荒诞以及大字报似的文本让人们似曾相识,如果不看一些特殊词汇,很容易让我们相信是文革期间的御用文人的文笔。即使连《九评》这种体例,不也是照抄中共九评苏共的吗?
     即使《九评》所说都是事实,也不能得出中共即将垮台,大家应当退出中共的结论。因为,它没有论证中共不会发生变化,不会对自己进行自我革新。而事实上,如果不怀偏见的看问题,中共每一天都在变化,每一天都在革新,中共完全存在脱胎换骨、执政中国的能力和机会。如果有一天,中国实现了民主化,脱胎换骨后的中共必定还是一个拥有巨大的社会资源和底层民众支持的竞争对象。在一个多元的民主的东方社会,特别是在中国,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已经深深扎根,绝不会如某些人所愿一朝消亡。
     海外激进团体组织发动的退党热潮和退党大游行,基本上是一场政治做秀,没有任何正面价值。中共目前有7200万人,退出100万,不过1/72,与中共丝毫无损,反而替中共纯洁了队伍。况且退党的基本是法轮功信仰者,这些人留在中共党内,到真是中共的心病呢。
     关于退党大潮,我在MSN上跟几个朋友有过一番争论。有人说《九评》发表不到半年,就有百万人退党,如此退下去岂能不退垮中共?且不说是否真有百万人退党,就算是真的,这种算法也是痴人说梦。目前中共党员的主体是什么?是占据个国家立法机关、司法机关、行政机关的大小官僚以及军队、各大中型企业、金融机构、媒体的公职人员,再加上近几年来带上红帽子的民营资本家,他们这些揣着党票的既得利益者,能够因为《九评》就退党吗?
     还有人说,退党即是不能退垮中共,也可以对中共的国际形象造成打击,影响中共的国内政策。我认为,这种做法其实恰恰相反。
     搞民主必须学会妥协,学会和解。海外媒体的这种思路其实跟中共是一样的。我们现在的基本现实是,中共是大陆合法的领导力量,中共建立了统治秩序,中共的统治可以维持中国社会的运转。这些必须正视。如果我们无视这些,那么,我们就成了一个叛乱团体,即便从自然法的角度讲,我们有革命的权利,我们也没有整合社会秩序的能力,中国只能出现民国初年军阀混战的局面。到了这种地步,中华民族可能将万劫不复。并且,革命的后果可能与革命的初衷相悖。以暴易暴,最后的结果可能还是个暴力政权。法国革命、中国革命、苏俄革命的实践都证明了这一点。
     中共没有妥协的传统和思想资源,所以我们应当影响它,而不是激怒它。对中共,应该用发展的眼光看待。中共自己都在讲与时俱进,我们为什么不能与时俱进的看待它呢。”
     现在由海外激进团体号召的退党大潮,就这样既在客观上帮助中共纯洁了队伍,又激怒了中共,胡温政府最近一段时间对自由派知识分子言论空间的打压,对新闻媒体的严格控制,不难看出就是对这种激进方略的剧烈反应。
     米奇尼克告诉我们,民主制度有赖于统一国家中的社会团结,社会团结则有赖于各阶层和团体具有一种妥协的心态。“所有的政府,实际上各种人类利益、每一种善和每一种富有成果的行动,都是建立在妥协和交易的基础之上的。”
     妥协的前提是对对手的理解和信任。民主是灰色的,而妥协是金色的。海外激进团体发动的九评中共、百万退党大游行,不仅无助于中国社会民主化的进程,反而会破坏这一进程的有序推进。
     最后声明:本人不是中共党员,也不是共青团员,甚至也没有参加过少先队。跟朋友开玩笑的时候我经常说,国军要是回来,我的历史最清白。如今,党国的军队没有回来,党国的主席连战先生却要于4月26日回来了。连与中共血海深仇的国民党都知道与中共妥协,我们有什么不妥协的理由呢。只是连战先生这次回来不是收复失地,而是作为新朝的座上宾,故国重游,我的历史是否清白已经无关紧要了。归先生要我化名三退,实在是勉为其难也。
     三、 关于郭律师的一些情况的辨析
     其一、郭律师并不是因为替法轮功辩护而被取消律师执业机会,而且替法轮功辩护并不违背中国法律,上海司法当局处罚郭律师的理由是郭律师发表了不为当局所接受的言论。
     其二、上海司法当局开始并不想追究郭律师的刑事责任,在搜查了郭律师的电脑后,才转入了刑事程序。这也说明与法轮功无关。
     其三、上海市司法局给郭律师的处罚是停止执业一年,后来转入刑事程序,独立中文笔会的朋友通过国际友人进行营救,迫使上海司法当局撤销刑事程序,准许郭律师短期出国考察。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郭律师不在海外发表退党声明,他回国一年之后完全可以再做律师。不存在不能再做律师的问题。
     归先生把郭律师的这种缺乏思虑的行为说成是舍生取义,未免可笑,郭律师果真要“舍生取义”,在国内宣布退党不是更名副其实吗?
     (本文只是针对归与斌先生的文章答辩,并不针对郭律师,读者明鉴)
    
     2005年6月10日于青岛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