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余志坚:怀念喻东岳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5年6月07日)
    
    (这是天安门三君子之一余志坚第一次公开发表文章回顾当年往事。他表示,为了营救喻东岳早日出狱,他会不惜一切代价为他奔走呼号。他希望海内外仁人志士不要忘了还有一位肩负着中国民主运动的十字架的难友还在狱中接受煎熬。----唐柏桥注)
     (博讯 boxun.com)

    阿东(喻东岳)是我的兄弟,校友和“同案”。一九八九年六四民主运动,我们三人共同策划,实施了震惊世界的天安门城楼的“污损毛像”事件。
    
    一九八九年《人民日报》“四。二六”社论出台后,我们敏感地意识到中共政权表示要“秋后算帐”对学潮的民主诉求决无妥协。等到“五。一九戒严”(那是我们到达北京的第二天),中共“保守派”已铁心准备借镇压学生,打击赵紫阳,来维持他们的专制统治。
    
    当是时,阿东心急如焚,他说:“你看!都什么时候了,王丹他们还老是号召市民镇静,工人照常上班,要求秩序井然!难道还真的等着大兵来收尸吗?!”德成也说:
    “学生们总仗着赵紫阳同情,难道不知道他们是傀儡吗?”
    
    于是,我们三人商议后书写了一份准备呈交高自联广场指挥部的《我们的呼吁书》,大意如下:一,立即号召北京和全国市民罢市,工人罢工,学生罢课。二,立即正式宣布李鹏政府为伪政府,戒严令无效。三,立即由市民和学生接管人民大会堂和电视台。
    “我们头扎着红布条,阿东还挂着照相机。为应付盘查,口称要事,手举记者证,朝着学生里三层外三层围着的高自联总部所在的纪念碑走去。快到顶层时,我们还是被拦下了,回答是高自联常委都很忙,也不在。无奈下,我们只得拜托一们学生卫兵转交我们的信件,还说一定要交给王丹或者吾尔开希。
    
    下来纪念碑,我们想与学生领袖探讨时局与对策的心也就凉了,泄气得很!阿东骂了谁一句,接着又臭骂起李鹏,邓小平来,德成也和着大骂。我更是有着多年骂共产党的习惯,便说:”全他妈是毛泽东阴魂不散!我要是有炸药包的话,现在就去把那座棺材炸
    了。“
    
    几天里,我们在广场上参加了几次游行,听了几次演说,也讲了几次诸如”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的话,也往六里牌郊区去堵了军车----但焦燥不安中的我们似乎都有些烦了。
    
    五月二十二日晚,我把我想搞毛像的想法郑重其事地说了出来,喻,鲁都表赞成。阿东调侃道:”你不是说来北京自焚的吗?怎么不自焚了!“我边说:”不值得!不值得!
    我们总不能死得不明不白。“三人大笑起来。
    
    最后一次彻夜不眠的讨论,主要是损毛像事件的意义,影响和后果。主意既定,剩下的只是落实了。
    
    十六年过去了,值得欣慰的是,5。23事件的意义和影响并没有终结,国人彻底否定毛泽东的那一天快要来了,我仿佛听见喻东岳在向人们疾呼:
    五千年专制到此可告一段落!个人崇拜从今可以休矣!
    2005。6。3
    余志坚于湖南浏阳
    
    作者联系电话:13755171338
    
    附:喻东岳的一首诗
    
    仍然!我的宣言
    仍然要砸--砸不烂的铁屋!
    仍然要捣--捣不碎的酱缸!
    仍然要流--流不出的眼泪!
    仍然要干--干不下的杜康!
    仍然要战--战不胜的死神!
    仍然要登--登不上的巅峰!
    仍然要拂--拂不去的忧思!
    仍然要画--画不圆的圆圈!
    
    注:阿东是一位象征主义的现代派诗人,他对政治的关心仅止于对国家民族前途命运怀
    有的满腔热血和赤诚,政治的细节是在其诗与美的心灵之外的,这是他少有的一首政治
    白话诗歌。
    
    
    (公民议政首发)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安田:喻东岳,我必须向你道歉
  • 呼吁释放喻东岳
  • 六四:向喻东岳先生致敬
  • 中共拒绝释放已系狱十六年的八九英雄喻东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