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绩伟:《紫阳千古—赵紫阳纪念文集》序言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5年6月04日)
     胡绩伟

    吴国光、张伟国、鲍朴编辑出版了《紫阳千古——赵紫阳纪念文集》,以纪念六四十六周年此书由香港太平洋世纪出版公司今年六月3日上市。

     悼念紫阳,余哀未了,又值清明祭奠时节,更觉沈痛。联想到两个月来的情景,实在令人寒心。完全没有想到,中共当局对紫阳丧事,竟然那样绝义绝情,令人义愤填膺。全世界主持正义、维护人权、尊重人性道德的人士也十分揪心。尽管当局最高度的压制人民的悼念活动,最低度的限制告别的规格,最大限度的控制天上地上的舆论,创造了最冷血心肠的记录,但在香港,在台湾,在全世界,悼念紫阳的文章、诗词和挽联,仍然在几天内连篇累牍,各种网路上更是铺天盖地,成为压倒一时的舆论中心。 (博讯 boxun.com)

    但是,大陆十几亿人民却只有少数人悄悄地偷听、偷看、偷印、偷传,一个新资讯,马上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传遍全国,但也只能知其一二;一份香港的报刊,辗转传阅、复印,如获至宝。绝大数人还是处于捂耳、塞耳、封口状态,还以为世界上也像大陆一样,舆论瞎哑,鸦雀无声。

    现在吴国光、张伟国、鲍朴等先生,决定将全球各界人士悼念、缅怀紫阳的文稿精选精编出来,向全世界发行一本文集,真是赐惠世人、传之万代的善举。编者约我写一篇序言,我当然乐于效劳。

    恰好在清明之前,忽然掀起了一番“反分裂国家法”的巨大冲击波。“分裂国家”的罪名,和“分裂党”的罪名,都是弥天大罪!因为中国共产党是高高凌驾于国家政府之上,是领导一切、指挥一切、决定一切的霸主。难怪当局对这位前党中央书记、前国务院总理的丧事的处理,如临大敌,如降大灾,竟然那样惊恐万状,昏头涨脑。

    这就不能不令人再思再想:赵紫阳这个“分裂党”的弥天大罪,究竟怎么来的?究竟触犯了共产党的什么天条?

    经过再三思索,觉得实在荒唐,实在奇怪。

    本来,党中央对重大政治问题存在不同意见,是十分正常的事。有了不同意见,就研究,就讨论,甚至争论得面红耳赤,都是好事。

    对于天安门百万学生的示威游行,在如何对待的问题上出现了不同意见,也是正常的。邓小平等人主张压服,甚至不惜用武力镇压;赵紫阳等人主张说服,强调用和平的办法在民主都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中央高层出现了这样明显不同的意见,这也是正常的,在适当的会议上讨论解决就是了。可是邓小平等人却认为:你这个赵紫阳公然敢提出和我邓小平完全相反的主张,这还了得!于是给赵扣上一个“分裂党”的大帽子。总书记不同意你军委主席的主张,为什么就是“分裂党”?反过来说,你军委主席坚持反对我总书记的主张,为什么就不是“分裂党”呢?

    这是怪事之一。

    怪事之二。像这样重要的政治问题,起码应该由中央政治局来讨论决定,怎么能在五个常委的扩大会议上就拍板定案了呢?在常委会上,对邓的主张进行表决时,两票对两票,怎么能算通过呢?邓小平既不是常委,又不是政治局委员,有什么资格拍板说:既然多数同意,就通过!这不是太荒唐了吗?可是这样大的决策,常委两票对两票,本来就应该重新讨论决定,或者交由政治局讨论才能决定。怪事之三。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你军委主席耍霸道,硬是要通过,我总书记扭不过你,只能退让,说:这个决定我执行不了,我辞职。这已经是“惹不起、躲得起”的无可奈何的大退让了。可是邓小平还不罢手。俗话说,“得理得饶人”,而且这位邓大人“不得理也不饶人”,你退让我,我也不罢手,还是硬要给你加一个“分裂党”的罪名。这不是天下最奇怪的事吗?

    怪事之四。党的总书记是由中央委员会选出来的,要批准他辞职,只有中央委员会经过讨论才能表决通过。可是邓大人竟然霸道到这种程度,我先停止你总书记的工作,由政治局批准就行了,中央委员会算个啥,都得听我邓大人的!

    怪事之五。赵自动辞职,还有罪。再退一万步,就算有罪,也得交党的纪律检查委员会来决定,按党的纪律来处理,邓大人公然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也抛在一边。

    怪事之六。按照党章,党的纪律的最高处分是开除出党,并没有“软禁”这一条。邓公然将赵紫阳处以软禁!这是违背党章啊!这位邓大人把党章也置之不顾。

    怪事之七。要知道“软禁”是刑事处分,按宪法应该交由司法机关来正式审理,经过原告和被告双方委讬律师来答辩,最后由陪审团集体决定,正式判刑。共产党在邓的把持下,公然无视国家法律和司法机关,私刑拘押,私刑判罪,这不是无法无天吗?

    怪事之八。中共第四代领导核心上台以后,口口声声说要尊重宪法、以法治国,而宪法的核心思想是保障人权。共产党的总书记是党的最高领导人,通通称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是国家元首级的人物,可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总书记的人身自由也可以任人剥夺,这不是违反宪法吗?

    怪事之九。按共产党的理论,社会主义的民主,比资本主义的民主高千万倍。事实上连党的最高领导人的人身自由也得不到保障,却偏偏自诩为民主国家?还要大吹特吹,说中国是人权记录很好的国家!说这话的人不觉得脸红吗?实际上,从毛泽东起,他就自称是“秦始皇加马克思”(其实是秦始皇加史达林)。在历代核心的领导下,就是无法无天,什么党纪、国法、宪法都踏在脚下,难道这也配称为民主国家吗?

    八怪九怪,还可以追问下去,问过十怪十几怪都可以列举出来。这是为什么?归根究底,原来自称信奉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枪杆子主义。枪杆子出党、出政权、出一切;马上夺天下,还得坚持马上治天下。口头上说是“党指挥枪”,实际上是“枪指挥党”,党凌驾于一切之上,枪也就决定一切了。所以一个不是政治局委员、更不是常委的党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俨然是具有无上权威的太上皇,掌握着总书记的生杀予夺大权,这就是共产党这个军事独裁者专制的实质。

    所以,在清明祭奠紫阳时写了一首四言八句的挽诗,抄在下面作为结尾:

    清明祭紫阳

    奇冤未雪,伟光正黑。万民口塞,独夫冷血。功勋赫赫,假大空呸!斯魂秦魄,子断孙绝。

    鸡年清明

    (6/3/2005 3:23)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少江:六四镇压是中国不平衡发展的源头
  • 呓人自语的法国六四纪念/万生
  • 袁红冰:祭六四圣血----写于悉尼纪念六四大集会
  • 莫之许:勿忘六四,走出六四
  • 内情:“六四”时中共体制内开明派与体制外自由派的斡旋 (图)
  • 赵达功: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图)
  • 老郸:五四六四路未央
  • 陈奎德:把杀人看作杀人——六四16周年祭
  • 曹长青:“六四”错在哪里?——写在天安门事件16周年
  • 六四与中国“崛起”对世界的威胁
  • 余华:现在是悼念六四死难者的时刻
  • 雨文周:关于“六四”我还想说些什么
  • 张良:永不沉默:为“六四”十六周年而写
  • 苹果日报:为程翔,六四集会见/毛孟静
  • 纪念刘和珍君——为六四重读
  • 为了忘却的纪念——为六四重读
  • 六四纪念
  • 《争鸣》社论:六四血债还要拖多久?
  • 李洪林:八九民运和六四惨案
  • 六四难属和参与者:忆六四吁平反(图)
  • 民主人士谈六四(图)
  • 冲破种种封锁 紫阳纪念集六四出版
  • 赵紫阳:“武力镇压六四事件责任在于邓小平”
  • 胡平:希望就是力量-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 刘晓波:孩子的遗嘱由母亲完成—“六四”十六周年祭
  • 原六四高自联文宣部长陈天石在京遭袭击
  • 专访方政:六四坦克从我双腿碾过...(图)
  • 大和解:就从缝合“六四”的伤口开始
  • “六四”遗属:永怀赵紫阳
  • 还原《江泽民传》被删部份 (五)江泽民六四前软禁万里
  • 六四人士齐志勇等赵府悼念赵紫阳(图)
  • 江泽民传记帮他撇清六四镇压的责任
  • 「六四」受难者遭软禁 祭赵紫阳需批准
  • 温家宝对“六四”含糊其辞(图)
  • 赵紫阳九○年代受访 将六四镇压归咎邓小平(图)
  • 赵紫阳口述「六四」政治局斗争内幕
  • 六四民运人士俞东岳在狱中被刑求至精神崩溃
  • 中国政治和六四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