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鸿章不是卖国贼么?(图)
(博讯2005年6月01日)
    

    一、对历史上最大卖国贼应该“理解万岁”么?

    【李鸿章与各国签订了卖国条约,但……对当时的情况做些具体考察……,所以责任并不在李某一人身上】?那么将来中国受到入侵时,那时的中国领导人都可以轻松地去卖国的,因为没关系吗,反正责任并不在他一人身上。

    【李鸿章签下了大量卖国条约,但那都不是他的本意】?谁能举出世界上有哪个当权者投降卖国时是出于本意的?都不是的。既然不是本意,所以就卖国无罪了?

    【声讨卖国行为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那是不是说,当有人出卖你的利益时,你无权过问只能保持沉默?那样的话,当权者们不是都可以肆无忌惮地卖国了?

    【卖国条约终归是要签的,换了你还不是一样】?在一个奴才的眼里,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像他一样天生就下贱的。这叫狗眼看人低。实际上并非所有中国人都像李鸿章那样下贱。顶住沙俄与李鸿章的威胁拒绝签字出卖东北领土的那个中国代表就是例子。

    李鸿章不是卖国贼么?李鸿章

    【不签卖国条约中国必然损失更大】?既然不签条约必然损失更大侵略者获利更多,那侵略者又干吗签它?又干吗让你去签?

    【卖国贼去卖国已经很屈辱了,还要忍受人们的辱骂】?那该怎么办?对创下卖国世界记录的李鸿章表示祝贺,任由他再干出更大的卖国勾当?疯狂卖国使中国彻底破产而敌国一夜暴富,子孙千秋万代赖以生存的领土割与他人,祸害遗毒至今,投降主义最终导致更大规模的入侵,千万人死伤于别人屠刀之下。有什么理由要求人们去同情一个使他们走向深渊的罪大恶极的造孽者?妓女去卖淫也已经很屈辱了,所以人们得对她们夹道欢迎?

    李鸿章一生共签下大小超过30个卖国条约,他的历史是他自己写下的,不是别人给他写的,是他自己的所作所为把自己永远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李鸿章在谈判中使尽了浑身解数】?李鸿章一贯就是铁了心要大肆卖国的,还用使什么解数?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至于所谓的“李鸿章用哀求把日本人的赔款额减掉了1亿两白银”的谎言,可以告诉汉奸们,那是你们的同伙在百年后的今天自己编造出来的“感人”情节。日本之前,李某人早已卖国卖到臭名远播世界的地步了,不然日本人也不会别人不要就要他李鸿章。当时中国政府先是派了两个中国人去,日本人不要,再派个洋人去,日本人还是不要,就要这李鸿章。实际上人人和中国谈判时都点名要李鸿章。早在10年前《中法和约》时侵略者们就认识到了他们搜刮中国时李鸿章的高度价值之所在。日本之后,西方各国大概眼都红了,想独占放高利贷权的,想乘机占其他便宜的,争着要李鸿章,最后被俄国人抢先。中国政府原选定赴俄的是另一特使,但俄闻讯后发出抗议,点名就要刚在日本创下卖国“奇迹”的李鸿章。李某去了俄罗斯后,便即兴把中国东北的利益出卖给了俄国。卖国卖到受到侵略者争先恐后青眯的地步,也该算臭名远扬了。

    不过也有点名不要李鸿章的时候,几年以后谈判《辛丑条约》时,此时俄国已经实际占据了整个东北领土,它想通过李鸿章签得协议将东北正式割让给俄国,英、德怀疑自己的瓜分利益受损而点名不要李鸿章做谈判代表。但最后侵略者们还是达成了共识,他们没忘记李鸿章的压倒性好处,可以从中国身上搜刮下最大块的肥肉。

    李鸿章不是卖国贼么?

【是慈禧让李鸿章去的所以他不算卖国贼】?一个妓女由老鸨点名叫去接客,所以这个妓女就不算卖淫了?另外为什么总是点你李鸿章呢?因为你擅长卖国。也因为你臭名远播嫖客点名要你。李鸿章不是所谓晚清的“重臣”与“靠山”么?怎么每次干完卖国勾当后,就变成“卖国集团中无足轻重的一员”?甚至宣称自己是“替罪羊”是“受人操纵的木偶”?为什么所谓的“替罪羊”每次都是你而不是别人呢?而李某即兴表演的出卖东北铁路、采矿、驻军权的《中俄秘约》又是受谁的操纵?慈禧时代的清政府是卖国政府,那么一个卖国政府里的包揽了全部卖国勾当的头号干将,他算不算卖国贼呢?一个妓院里的顶梁柱,除了必然是个妓女以外,还能是其他什么?好奇。

    【李鸿章卖国成瘾是因为中国打了败仗】?那打胜仗时也卖国该如何解释?当中国军队在中越边界大败法国军队后,茹费理内阁因之倒台,法国人向中国求和,李某人将在从越北到广西云南的利益割让给了法国--创下了人类历史上战胜国向战败国赔偿的“世界记录”(中法和约)。所以,称李鸿章是“中国的卖国贼冠军”好像都屈就他了,此人恐怕称得上是“卖国贼的世界冠军”。李某人臭名远播世界,法方谈判代表福诺禄“赞扬”道“在谈判上他是对我们最有利的,我们应尽力重树他的威望”。

    对了,对于那些铁了心想要当汉奸的人,任何力量也无法阻挡他们下跪的膝盖。

    他们可以说,打胜仗是偶然的,终有一天要打败仗的。所以,不管胜仗败仗,还是投降最好。

    【中国太弱,李鸿章别无选择,不得已去卖国】?世界上古今中外又有哪个卖国贼认为自己是“别有选择”而去卖国的?没有的。他们都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认为自己是“别无选择”而去卖国的。散播抵抗的后果恐怖,为投降卖国制造舆论根据,是一切汉奸卖国贼们的惯用伎俩。李鸿章数次恫吓清朝就是这类伎俩。【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李鸿章签订卖国条约是不得已的,他不可避免地必须这样做。李鸿章不去,终归得有人去】?那意思就是说“在敌强我弱时,投降是不可避免的”。问题是,世界上反侵略战争多是敌强我弱的,这是侵略者发动战争的原因。所以这段汉奸卖国贼们的所谓的“雄辩”说穿了就是,“当我们受到侵略时,投降是不可避免的”。呸和李鸿章相比,那抗日战争时代蒋介石就更应该像李某一样把整个国库(实际上应该把2个国库)全部送给日本人了。甲午战争中国战败了一次,而抗日战争的八年里,中国几乎天天在战败。李鸿章时代中国的经济实力是日本的2.5倍,且当时中日两国都还基本没有自主工业能力,都靠从西方购买武器。抗日战争时代,日本的国力已超过中国,且日本已经有了工业能力而中国没有。所以中国就更有彻底的理由去彻底地投降卖国了?至于50年代朝鲜冲突时,当时美国的国力是全世界的50%,而中国连5%都不到,且几乎没有工业,那中国人该自动全体自杀算了?今天日本的GDP是中国的2倍、科技实力远在中国之上,那就直接投降、根本不必尝试保卫国家了。

    另外,想不通,一个太弱的国家,为什么还能拿出2亿两白银给人家(《马关条约》)?2亿两白银是当时日本年收入的4倍。不久,这个太弱的国家,为什么竟又能弄到10亿两白银供世人瓜分(《辛丑条约》)?10亿两白银等于当时全世界年收入的一半。难道这个国家是个天生的挨操狂?“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辛丑条约》时慈禧的不要脸“名言”。

    以当时中国2.5倍于日本的经济实力,而两国都没有自主工业能力,这算“太弱”的国家么?当时北洋舰队排名世界第8亚洲第一,日本海军排名世界第16,而2亿两白银可以再造20支北洋舰队了,这算“太弱”的国家么?对了,小小的没有任何经济军事后盾的义和团,就能给八国联军以重创。奇怪的是,这李鸿章为什么不也投降也送几亿两银子呢?相反的,八国联军后期,李某指挥在保定一带杀戮义和团时,从一条软弱的哈巴狗忽然变成了一条穷凶极恶的疯狗。

    就在左宗棠出兵西征收复新疆之前,李鸿章曾要求把整个新疆放弃给沙俄与英国,因为“中国根本没有能力在新疆取胜,俄英已经志在必得”。如果当时新疆落入李某之手,那今天的中国就没有“新疆”这个词了,而汉奸们则会照常振振有辞地为他们的卖国贼辩护道:中国太弱,李鸿章出卖新疆是“别无选择”,不得已的,是“悲壮的爱国行为”,中国人民应该反而对他表示敬意与感谢才对。

    左宗棠收复新疆的那阵子李鸿章在干什么呢?李某人正忙于签订《烟台条约》,该卖国条约向从印度而来的英国殖民侵略者打开了西藏的大门,其毒害流传至今,当今反华势力为了瓦解中国而不断造势的所谓“西藏问题”,第一步就是那时开始的。

    李鸿章签下《辛丑条约》后,沙俄的胃口进一步膨胀,要求中国签下出卖整个东北领土的条约。此时,卖国贼将死但未死,中国派出的一个全权代表(杨儒)面对威逼坚决拒绝签字,于是俄国又把签约希望寄托在李鸿章身上,李鸿章数次“劝导”亦遭拒。万幸的是,大卖国贼终于咽下了他的最后一口气,否则的话,今天的中国也没有“东北”这个词了。

    新疆、东北保住没有被出卖;抗日战争坚持八年;朝鲜战争将美国驱逐回三八线;这些都碰巧不是因为中国国力太强,而是一条简单不过的理由:没有李鸿章。

    【李鸿章没有在卖国勾当中个人贪污】?这事说明什么?如果一个人是为了贪污而当上汉奸的,那他就不是纯正的卖国贼了,那只不过是自私本性发作在做买卖而已。好逸恶劳为了金钱而去当妓女的,不是最下贱的妓女。只有那种认为自己天生就是婊子的料、天生就该挨操的,才是最下贱的。李鸿章就是例子。他不是为了钱财,而是天生下贱。

    当然,也有不同意李鸿章天生下贱、天生喜欢挨操的。据沙皇档案记录,《中俄密约》签订后,俄方和李鸿章订下私人协议,只要《密约》能够顺利执行,李某便能得到300万卢布的酬谢。此事实际上是多方铁证而不是所谓的“孤证”。有人怀疑这是李某在寄往总理府的电报中数次替俄国恫吓清朝的原因。300万卢布相当于今天的3亿元人民币。也许,李某人也和一般婊子一样是贪婪要钱的,只不过他享受挨操,而一般婊子得忍受。

    【李鸿章搞过洋务运动所以不算卖国贼】?那秦桧搞过宋体书法所以也不算汉奸了。对外开放早在这个李某人的几十年前就开始了。汪精卫还在大屠杀后的南京搞议会民主试验呢。有何稀奇的?真正该稀奇的是李某的卖国行为导致了全世界认为中国是软弱可欺的最佳目标,最后导致了中国受到入侵,整个民族的坛坛罐罐被人彻底砸烂,几代人现代化的努力化为泡影,几千万中国人死伤在外人的屠刀之下。可以说“李鸿章”三个字,是一个罪孽深重罪大恶极的象征符号,是一种弄得不好会让这个国家的人死无葬身之地的“文化”。

    据洋务要员容闳估计,李鸿章家族所发的洋务财达4千万两白银,这个数目相当于今天的70亿元人民币。李家加入到发洋务财事业里的人数达200多。在那个时代的西方文献中李鸿章(LiHung-Chang)被称为“世界首富”……。怎么好像秦桧、汪精卫干好事时比他李某人“纯洁”多了?【卖国救国】?通过卖国而救国,通过当汉奸而爱国,通过当婊子而追求贞洁……。李鸿章通过疯狂的卖国而“卖国救国”了么?没有,相反的,中国正是因为“李鸿章文化”而一步步加速走上了亡国的道路。

    二、让中国人死无葬身之地的“李鸿章文化”

    “不投降绝没有出路”“投降有理”是那些本来就不想抵抗侵略、而是想通过给人下跪当狗以求得生存权(或其他好处)的卖国求存理念经过不断散布鼓吹洗脑后在人们头脑中形成的“思潮”、“共识”、“真理”。李鸿章就是这种卖国求存理念的最大象征。是的,你可以说,这也是一种生存之道,就像干脆去做奴才也是一种生存之道一样。但可惜的是,不抵抗侵略、下跪当狗,并不一定就能换到和平与生存,也可能正好相反,不抵抗侵略最后换来了更大规模的侵略。抗日战争、南京大屠杀……就是例子。《马关条约》给的2亿两白银是日本年收入的4倍,《辛丑条约》给西方的更高达10亿两白银。你用这种近于疯狂的卖国行为向全世界昭示了:任何人都可以来侵略中国,任何人来侵略中国都不会遭到抵抗,相反都会获得丰厚的利润。既然中国是头任人宰割的温顺大肥羊,那别人自然要扑上来吃你了。日本入侵中国,最后以南京大屠杀为高潮,中华民族的坛坛罐罐被人彻底砸烂,可以说早在它们发生之前的几十年前就埋下了种子的了。

    李鸿章及他所象征的“投降有理”的生存观,是一种罪孽深重的、弄得不好会让这个国家的人死无葬身之地的“文化”。

    你也可以为李鸿章辩护说,他代表了民意,因为中国人民的民意就是希望下跪当狗以换取生存,而李某人只不过是顺从了民意而已。不过,那真是中国的民意么?恐怕不一定。否则又怎么会《马关条约》消息传到国内后“举国震惊、群情激愤”呢?又比如你看那些义和团,他们愚昧无知到了相信自己的身体能挡住现代子弹的地步,但光几个无知落后到这种地步的人,就能在天津让入侵中国的军队尝到真正的苦头。还有,左宗棠西征收复新疆,杨儒拒签卖国条约保住东北。可见,并不是所有的中国人都和李鸿章一样只有当狗的份。所以与其说是李鸿章代表了中国的民意,也可能,不如说是李鸿章的卖国行为强奸了中国人的民意。

    前面所言,李鸿章的投降有理“文化”曾经让中国人最后差一点死无葬身之地。

    今天,中国出现了给李鸿章及其他汉奸卖国贼们的所谓“平反”的思潮,其背后的不敢直接语言表达出来的目的,让人不寒而栗。这种思潮的出现自然是有原因的。一颗毒瘤能够生长壮大,必有龌龊的环境做它的温床。在一个正常健康的社会环境,歌颂自贱自残的畸形现象不可能成为主流。比如说,你无法想象,在今天的英国,当年的投降首相张伯伦,会经过种种重新宣传狡辩后,变成今天的民族英雄。同样的,你也无法想象,在美国,要求投降苏联的美国领导人会成为民族英雄。而在今天的中国,100年前给中国带来深重灾难的卖国贼李鸿章,确实就被吹嘘成了“可敬的民族英雄”。这种畸形的自我贱踏的现象,正是中国社会环境不健康的一种反映。我认为,它是改革开放之前的中国社会闭关锁国以至人性畸形化而留下来的恶果后遗症的之一。

    而当一个政权直接出面或幕后操纵大肆宣扬“重新评价”卖国贼时,那便是一个信号,它大概开始在为自己的将来可能需要干下的卖国求存勾当准备舆论后路了。比如说,一旦将来台湾岛作为中国领土的地位受到彻底的动摇,而美国又出兵台湾海峡,那时就要面临选择了。它是起来捍卫领土呢?还是牺牲领土以维护自己的存在呢?当你看到它在幕后操纵宣传工具为臭名昭著的卖国贼“平反”、要求人们“理解当卖国贼的苦衷”、并“感谢卖国贼挺身而出勇敢地卖国”时,它将会做出何种选择也就不问而知了。

    三、“大义凛然”的汉奸

    一个人去当汉奸时偷偷摸摸的,那说明他羞耻感尚存。如果一个人“大义凛然”地去当了汉奸,那只能说明在他的心灵里,已不再有“羞耻”二字的存在了。

    凡是人都爱好面子,卖国贼们也不例外。汪精卫投敌前说:“君为其易我为其难”,意思就是当汉奸是件很难的事,所以我汪某人能挺身去当汉奸是件很伟大的事,中国人民应该对我汪某的汉奸行为肃然起敬才对。而李鸿章则更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大义凛然”的卖国贼---在马关中了日本人一枪给弄到医院,谁知此人竟从床上一跃而起,大义凛然地说:不要管我!卖国要紧!。。。。就如婊子们,她们认为自己敢于在光天化日之下卖淫,那是勇气的体现,值得良家妇女们赞叹与景仰,而不是唾骂。

    但可惜的是,在他们的心灵深处,终究是做贼者心虚。虽说李鸿章当上卖国贼后也反而有人出来对他表示“赞赏”(或叹息),但就像那些做“小姐”的,你越是在公众场合对他表示“赞赏”表示“同情”,他越是犯见不得人的心病,越是躲得远远的。李鸿章的后代干脆躲去了法国连李姓也改掉了。

    四、李鸿章与汪精卫的比较

    《马关条约》,割让辽东半岛(辽宁省的1半)、台湾、澎湖给日本,赔偿2.3亿两白银给日本。2.3亿两白银是当时中国年财政收入的1.9倍,是当时日本年财政收入的4.5倍。签订者:李鸿章。《辛丑条约》,赔款9.8亿两白银。当时中国经济是世界的6%,9.8亿两白银是当时中国年财政收入的8倍,该是全世界年财政收入的1半还不止。对象是8国联军加上事后即兴加入的3国。签订者:李鸿章。……世界之奇观、中国历史上顶峰型“杰作”……。

    如果李鸿章不是卖国贼,那中国还有卖国贼么?恐怕就没有了,不信请举出一个卖国幅度超过李鸿章的卖国贼来让我等开开眼界。和李鸿章相比,秦桧和汪精卫之流的人物简直就要算半个爱国者了。秦桧害死了一个抗敌主将。汪精卫是个叛国者,而李鸿章却是个卖国贼。叛国者只是把自己出卖给了外敌,而卖国贼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属于整个民族的东西,出卖给了外敌。李鸿章出卖的,是中华民族的子子孙孙赖以生存的永恒的财产――领土。再加上中国国库的10倍的钱财。中国历史上,能和李鸿章相比的,大概就五代十国时代的石敬塘了。另外,人家汪某也就把自己卖了一次,给了一个顾客(日本),而李鸿章在数十个国家面前卖过,他的嫖客遍天下。

    五、汉奸与爱国者之间模糊的界线

    话说回来,我觉得当汉奸也可以是爱国的,比如说当一国弹尽粮绝面临别人屠城时,领袖出城向敌人下跪投降以保全城内的生命,这样的汉奸就是爱国者。所以,汉奸和爱国者之间的界线是逐渐的、模糊的。举例:李鸿章:90%汉奸汪精卫:80%汉奸日本投降时的天皇:1%日奸就是说,要是李鸿章不算卖国贼的话,那汪精卫就该算半个爱国者了,人家汪某至少还捱到日本人占领了半个中国后才开始“悲观”、“不抵抗”的。从这种意义上看,李鸿章属于极端型的汉奸。

    六、参拜靖国神社

    与歌颂李鸿章日本盛产侵略者,中国盛产汉奸(比如李鸿章),所以讽刺地说,日本和中国正好形成相匹配的一对,就如狮子和羊相匹配一样,一个喜欢吃,一个喜欢被吃,刚刚好。所以,日本人去参拜靖国神社,中国人去歌颂李鸿章,两者颇有有异曲同工之妙。另外最近两国好像都在修改教科书,只不过差别在于,日本人修改教科书以美化侵略者,而中国人修改教科书以美化卖国贼,一个美化侵略一个美化被侵略,又是异曲同工的“匹配”。

    七、甲午战争与“落后就要挨打”的神话

    当时中国海军排名世界第8,是亚洲最现代化的,日本海军排名世界第16。特别要注意的是,两国都基本没有自主生产能力,日本有一个组装厂在横须贺,中国有一个在福州,但双方的舰艇主要都是用钱从西方买的,中国的军舰比日本先进。

    当时,中国的年财政收入是日本的2.5倍。所以说,和“落后就要挨打”的神话刚好相反,甲午战争是中国“先进而挨揍”。

    与其说“落后就要挨打”,不如说“认为自己天生就该挨打的人必然挨打”。《马关条约》2亿两白银是日本年收入的4倍,至于《辛丑条约》10亿两白银给西方,是全世界年财政收入的1半,这是登峰造极的喜欢挨操变态狂的表现。中国能孕育出李鸿章这样的变态,最后被人来个南京大屠杀,实在是顺理成章的事。

    “落后就要挨打”实际上变成了一些想当奴才的人的一块很方便的遮羞布。凡是有人侵略中国时,心安理得、名正言顺地直接投降就是了,因为我们落后吗,没能力抵抗。

    “日本全盘西化而中国故步自封”的神话:当时日本的军舰上清一色的是日本人,而中国的军舰上,你除了看到大量的“留学归国人才”外,甚至有大量的今天中国人五体投地的洋人。中国的主力战舰的舰长,除了邓世昌毕业于马尾,其他全部留学于英国皇家海军学院,包括定远、镇远、济远、经远、靖远。副舰长及以下军官中,留美幼童、留英、留德共10人,英国人、德国人、美国人共10人。

    日本军舰上也有留学西方的,但绝没有到中国这样的地步。这彻底揭穿了“日本全盘西化而中国故步自封”的神话。实际上当时,真正全盘西化的是中国,而不是日本。

    还可以比较一下日本的“明治维新”与中国的“五四运动”。明治维新的口号是“尊王攘夷”,这不是一个源于2500年前中国春秋时代的“封建糟粕”么?而中国的“五四运动”才是货真价实的全盘西化的,它的口号是表达对自己历史文明刻骨仇恨彻底决裂的“打倒孔家店”。

    一个彻底丧失了自尊最后破罐子破摔的国家,能走向富强么?看看今天的中国足球队就知道了。它的教练也由洋人来当了,也什么“中超”X超的“与国际接轨”了,够全盘西化了吧。但今天的它是一支战无不败破罐子破摔没有出头之日的足球流氓。

    日本走向富强超过西方国家,而中国走向另类全盘西化的顶峰“文革”,这实在是“有以也夫”,不是偶然的。

    八、卢布贿赂交易是铁证而不是所谓的“孤证”

    背景:李鸿章签的《马关条约》给了日本人2亿两白银,2亿两白银相当于当时整个世界年收入的10%。西方各国大概眼都红了,想独占放高利贷权的,想乘机占其他便宜的,争先恐后地要李鸿章,最后被俄国人抢先。李某去了俄国后,便即兴签下《中俄密约》,把中国东北的铁路、采矿、驻军权出卖给俄国。不久俄国便实际控制了整个东北,并于5年后正式提出领土割让要求。要不是李鸿章及时死掉,今天中国就没有“东北”这个词了。

    据沙皇东宫档案记录,《中俄密约》签订后,俄国财政大臣和李鸿章订下私人协议,只要《密约》能够顺利执行,李某便能得到300万卢布的酬谢。有人怀疑这是李某在寄往总理府的电报中数次替俄国恫吓清朝的原因。当时的300万卢布按购买力计算相当于今天的3亿元人民币。

    沙俄政府在公开场合宣称不存在《中俄密约》。李鸿章也宣称“中俄无密约,有妄言余往俄都觌面画诺者,误之甚矣”。《维特伯爵回忆录》(沙俄财政大臣)称李鸿章为“卓越的政治家”,否认贿赂。

    《俄国在满洲》及《日俄战争外交史纲》(沙俄财政部办公厅主任罗曼诺夫)、《对清国的战略上的胜利》(道胜银行董事长乌赫托姆斯基的回忆录)记载:《中俄密约》签字后的第二天,财政部办公厅主任罗曼诺夫、华俄道胜银行董事长乌赫托姆斯基、总办罗启泰(圣彼得堡国际银行行长、维特的心腹)在一份向李鸿章付款的协定书上签字。协定书规定,300万卢布分三次付给,头100万卢布在清朝皇帝允许沙俄进入满洲后付给。维特当天在文件上批下“批准”二字。双方商定该议定书作为绝密文件由俄财政部收藏。第一次付款的经过如下:先是打算直接汇款到上海,后由乌赫托姆斯基亲赴上海,此时第一次付款期已过“老头子(李鸿章)已等得不耐烦了”,经中间人而顺利交付,同时向李鸿章提出了新的利益要求。

    现存于俄罗斯财政部的《沙俄财政部档案汇编》(中国人事出版社)记载,李鸿章一共接受了俄国170.25万卢布的贿赂(有李鸿章派人提取款项存条和当日提款的记录)。

    李鸿章的大儿子李经方在民国时期怨称:“俄国人花小钱办大事,最不讲信义,老爷子为了他们挨了多少骂,最后跟打发要饭的差不多”。

    好了,首先,此事的三个当事人是,财政部办公厅主任罗曼诺夫、华俄道胜银行董事长乌赫托姆斯基、总办罗启泰。罗曼诺夫、乌赫托姆斯基在各自的回忆录中记载了贿赂协定书的细节。别忘了,他们不是从哪听来的,也不是从哪看来的,他们就是签字者。难道他们都在说假话?为什么“假话”还相同?难道他们在“串供”?谁又有这个本事、这份闲心让两个历史人物写书时“串供”?这件事对俄国算不上光彩,如果没有的话(或不知有无的话),他们应该说没有才对,为何反而说有?可能么?其次,沙俄官方档案中的准确到小数点的贿赂数额,以及当日提款记录,这能是“伪造”的么?俄国人在自己的官方档案中“伪造”一件意义不大、且对自己也没什么争光的事干吗??最后,李鸿章的儿子谩骂俄国人钱只给了一半,那还不够不打自招么?这是多方铁证,不是所谓的“孤证”。

    话说回来,民众恨卖国贼卖国而从中受贿,但这似乎有点“如果不受贿的话,那就可以卖国”的味道。实际上,一些危害最大的卖国事件往往并不一定涉及贿赂,它们往往或是由于个人的天生奴性,或是当权者为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而干出来的。比如,李鸿章认为中国人只有投降挨揍的份,于是卖国成瘾,一生卖国超过30次;汪精卫认为中国“前途悲观”,于是去当汉奸;张伯伦差点让英国被希特勒消灭。一个卖国勾当,就由于不涉及贿赂,它给国家造成的危害就比较轻么?没有的。再“廉洁”的卖国贼也是卖国贼,卖国贼犯下的是罪大恶极的罪行,它的危害干系到整个民族以及它的子孙后代,看看一个台湾问题对整个国家造成了多少的危害,那是普通贪污犯们所绝无法相比的。所以说,既便李鸿章是“廉洁”的顶峰,他也将作为历史上最大的卖国贼而永远钉在祸害中华的排行榜上。

    九、“李鸿章现象”产生的原因

    李鸿章应该个与生俱来就具有奴性的人。否则的话,你难以解释为何他最后变成了那样一个在外人面前奴颜婢乞、不再有人格的奴人。他最后形成的生存观是“无论外敌强弱,一概下跪当狗”。

    但同时应该承认,“李鸿章现象”的出现,是有他的背景因素的。这个背景就是,中国正处在一个几千年以来史无前例的时代,一个对自己的文明进行自我否定、自我贱踏的时代。这个史无前例的怪胎时代,似乎以太平天国为开始的标志,而以文革结束为暂停的标志。在这个历时100年的怪胎时代,虽然人物事件各不相同,有的甚至极端对立,比如,洪秀全、李鸿章、文革,但他们却有着共同的时代特征,洪秀全尝试用基督教消灭中华文化,拿刀逼着书生咒骂孔子,李鸿章见到外人就跪下去当狗,见一个跪一个,他们的共同特征就是彻底丧失了自尊自信。自我否定加剧了自我毁灭,自我毁灭强化了自我否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李鸿章是这个怪胎时代背景下产生出来的一个彻底丧失了自尊的怪胎。

    李鸿章要是一个平民的话,那他就是奴性再深、再不要人格也于国无碍,他有他的生存权。他甚至就是卖己投敌,也影响不了什么。但可惜的是,以李鸿章为象征的投降团伙成为了中国的当权者,他们卖起了国来。而人们无法更早地剥夺他们的权力,短短的20多年间,卖国贼们给中国造下了毁灭性的灾难。终于,辛亥革命及时到来了,虽然我们遗憾它未能到来得更早一点。否则的话,如果让李鸿章多活50岁,以他那样的造孽速度,到时中国可能已经亡国灭种了。

    那么“天生奴性、任何外敌面前一概下跪投降”是不是李鸿章卖国的唯一原因呢?如果是的话,那李鸿章可该算是个无私的卖国贼了,一种变态人。就如同一个不收钱的婊子。为生活所逼或以金钱享受为目的的婊子是正常的婊子,而那种认为自己天生下贱、天生就该挨操,或者把别人对自己的虐待当成享受的,不收钱的婊子,是非正常的变态婊子。那么李鸿章是不是一个非正常的变态人呢?事实说明不是,李鸿章实际上也不是一个无私的卖国贼。

    李鸿章不顾一切地疯狂卖国,以牺牲民族利益的代价,想要的是换取他和他的集团的既得利益的继续存在。谁不知道,只要有既得利益、既得权势在,就有了取之不尽的财富源泉。这也是李鸿章卖国的私心之所在。因此,称李鸿章为一个“由于变态而无私地进行卖国的卖国贼”并不完整。李鸿章的既得利益为他带来了惊人的财富。在当时的西方文献中李鸿章(LiHung-chang)被称为“世界首富”。当时,对一个世界级富豪的形容词是“他的财富可以和李鸿章相比了”(美国级富豪则形容为“可与JP摩根相比”)。李鸿章前往圣彼得堡参加沙皇典礼(并签订出卖东北利益条约)时,关于他的头条新闻是“世界首富来到俄京”。曾对李鸿章的卖国行为表示“盛赞”的梁启超只估计李某死时的家产值1千万两银子。

    而洋务要员容闳则估计李家所发的洋务财有4千万两,按购买力计算相当于今天的70亿元人民币。李家加入到发洋务财事业里的人数达200多。根据合肥李府管事的记载,李鸿章家族拥有的良田数目为257万亩……。

    所谓不要贿赂的卖国贼,只不过是懂得“既得利益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最高贿赂”道理的卖国贼而已。当然了,李鸿章也有贪心过度的时候,他在签订《中俄密约》时,连敌国的巨额贿赂也要下了。

    李鸿章疯狂卖国的原因是,一、天生奴性、外敌面前一概投降,二、牺牲民族利益以维护自己的既得权势与财富。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鸿章、袁世凯和孙文
  • 蒋悦:李鸿章引起的「卖国贼」争议
  • 湘南子:可怕的结论:毛泽东不如李鸿章
  • 陈劲松:从央视为李鸿章“平反”说起
  • 陈劲松:从央视为李鸿章“平反”说起
  • 李鸿章研究会在故乡安徽合肥成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