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孙文广:香港六四烛光集会参与记(图)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5年5月29日)
    孙文广更多文章请看孙文广专栏
    
孙文广:香港<a href=http://www.boxun.com/my-cgi/post/display_all.cgi?cat=64><a href=http://www.boxun.com/my-cgi/post/display_all.cgi?cat=64>六四</a></a>烛光集会参与记

    
    
     对港人的六四烛光集会,早有所闻,去年我亲临现场,当八万支烛光照亮夜空的时候,那是“百闻不如一见”,我为港人的参与意识深深感动,当我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起小小蜡烛的时候,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
    
     多年来,我梦想去香港,看看那里的六四烛光集会,去年终于园梦,六月初,我借去台湾探亲机会,提前抵达香港。
    
     六四那天,早早与朋友一起,去维多利亚公园(港人称“维园”),参加烛光集会,上了路我才知道,去参加的人很多,到了“维园”,随人流,鱼贯而入,进门几步,迎面而来的是一面大型标语,上面写着:“欢迎大陆同胞参加六四烛光集会”。作为大陆人,我心里感到热乎乎,忙把它拍照留念。“维园”面海,靠山,周围很多高楼,院中有六个球场,已经坐了好多人。我在边上站着,也可以来回走走看看拍些照片(附后)。
    
     一对夫妇带着三个孩子来参加晚会,其中一个孩子刚学会走路,因为小孩好动,他们只好坐在场外的凳子上。让小孩随便跑跑,我问:“为什么要带孩子来?”答道:“让小孩子从小就知道六四,不要忘记六四六四记忆要一代代传下去。”
    
     参加集会的,还有十几岁的中学生,有的学生是在考试的前一周来的。记者问他:“为什么来参加?”他们说,今年出版的教科书中,新加了六四的内容,他们是从课本上认识了六四事件。他们表示很同情北京学生,作为下一代,他们认为应该尽到自己的本分,直到六四平反的那一天。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2004年香港启用新修订的高中教学大纲。高中历史教学大纲将增补新的内容,出版社可以随意增加1989年六四事件的任何内容。在新出版的四套历史教科书中有“中国政府”在1989年血腥镇压民运的内容。
    
     **烛光集会的组织者和支持者**
    
     香港六四烛光集会的组织者是支联会(全名:香港市民支持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主席为司徒华先生(他也是香港民主党的教鞭,时任香港立法委员会委员)。参加集会的多是香港市民,也有部分大陆旅客,近年大陆某些省市开放香港自由行,有人利用这一机会,在六四期间访问香港,白天参观景点,晚间到“维园”参加集会,开开眼界。
    
     据报道,不少宗教界领袖人物鼓励信众参加晚会。六四前一天中午,香港天主教陈日君主教在“维园”举行“民主中国”祈祷会,在会上他说,想到十五年前的六四事件“回忆和伤感涌上心头”,更问主“为何你让这样的悲剧发生在我们的中国”,并表示“六四”十五周年是平反的好时机。他说:“强权者屠杀了爱国的青年同胞,我们怎能不为他们伸冤?”。主教的讲话,对第二天的集会起到了支援的作用。
    
     **烛光集会过程**
    
     烛光集会原定晚上8点开始,因为参加人数众多,占满了六个足球场,人潮不断从铜锣湾和天后地铁站涌来,所以集会只得延迟到8点30分开始。
    
     主席台两翼是“平反六四”“还政于民”的大标语,每个字都有两个人那么高,环绕会场的是很多标语牌。在会场的中央竖立着高高的“民主烈士永垂不朽”的纪念碑。
    
     会议由支联会主席司徒华主持,为了便于大家回忆十五年前的“六四”,首先给大家播放了六四录像带,当播放到人民英雄王维林以肉身阻挡坦克前进时,全场爆发热烈掌声,播放到六四凌晨,军队屠杀平民时,可以听到场内有抽泣声。然后有献花,点火烛,司徒华致悼词,默哀一分钟。
    
     会上还播放了天安门母亲丁紫霖女士寄来的“六四十五周年致香港同胞书”和王丹、王军涛的录像讲话。之后有香港学联代表、人权阵线召集人的演讲,为了调节气氛,在每次讲话之后,都配有《自由的梦》《自由花》等歌唱穿插其中。最后由李卓人颂读大会宣言,喊口号,唱歌,结束大会。
    
     两个多小时的烛光集会,使人们回忆六四,使人不忘六四,激发了人们争取为六四平反的信心。在整个会议期间穿插的口号有:“平反六四”、“还政于民”、“结束一党专政”、“释放民主人士”、“同心携手,反对强权”、“坚持下去,战斗到底”。
    
     **十五年不断的六四烛光集会**
    
     1989年之后,每年香港都要举行六四烛光集会,1990年有15万人参加,1991年有十万人。后来人数虽有减少,但是从未间断,近年来随着北京对港人的打压,参加人数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港人悼念六四,要求平反六四的信心是那么的顽强,那么的执着。
    
     为什么香港会有那么深厚的六四情结呢?我想这其中既有历史原因,也有香港人的素资和香港人的切身利益。香港现在是中国的一个特区,一个极权的中央,不会容忍一个高度民主的特区,所以港人要争取。
    
     **不自由勿宁死**
    
     在烛光集会上,有一条标语“不自由勿宁死”引人瞩目,这条标语道出了香港人捍卫自由的决心。在这条标语之下我拍照留念。
    
     我想现在大陆,如果多数国人都能像港人一样去捍卫争取本身的自由权利,当权者也就不敢为所欲为了。港人追求自由捍卫自由权利的精神,非常值得大陆学习。 1989年六四时期,港人全力支援北京的学生运动,曾经在当年举行过多次百万人的大游行,与北京的学生几乎同时进行绝食。事后北京方面,采取多种手段对香港市民进行反攻倒算,上百名支持学生运动的著名人士都被列入黑名单,长达十六年之久,这些人被禁止进入大陆,其中包括支联会主席司徒华,民主党的领导人李柱铭。当时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许家屯(原江苏省委第一书记,中共中央委员)被迫流亡海外。
    
     港人纪念六四集会也屡屡受到打压,但是港人就是不屈不挠进行抗争。根据英治时期的法律,捍卫了自己的权利,港人的这种抗争精神值得大陆民众学习。
    
     **学习港人的参与意识和奉献精神**
    
     我参加香港的悼六四烛光集会,深深为香港人的参与意识和奉献精神所打动。参加会议的人,不但有带着小孩的年轻夫妇,也有古稀老人。散会后在铜锣湾地铁站排队,遇到一位老者,攀谈中,得知他原籍福建,49年后,中共宣传阶级意识,专政思想,他感到很不对路,于是下决心逃往香港,安家落户,后来他一直关心大陆,现已儿孙满堂,89年学生运动,遭到镇压,他满含悲痛参加了港人的抗议游行。自那之后,他年年参加悼念六四的集会。他说,自己不会写文章,又无组织领导才能,但是悼念集会一定要参加,“让我点燃蜡烛为集会增添一分光亮”。在会场上我还看到一位女士,坐在轮椅上,一位年轻人推他来参加集会。港人对政治的参与意识使我非常感动。
    
     一个月后我从台湾返回到香港,遇到了一位70多岁的庄思明先生,他也是从大陆逃到香港,他已经退休,到美国定居,生活虽然不富裕,但他每年夏天都从美国飞回香港,参加七一大游行。他知道我从大陆来,对我很热情,请我到他家,吃饭,拍照留念。我送他两本《百年祸国》,他送我一份新发表的文章。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每年不远万里从美国专程飞回香港参加七一大游行,这是何等可贵的参与意识!
    
     一个70岁的老人,对于一个50万人的大游行,可以说有他不多,没他不少,但正是这些人,默默的参加游行,举起烛光,于是形成了浩浩荡荡的震惊世界的大游行。(这个大游行阻止了北京高层推行的23条立法),于是形成了香港“维园”8万人的光亮海洋。
    
     组织一次8万人的烛光集会,需要大量物力、人力的投入,这些都要依靠香港市民的参与和奉献,港人的参与意识何其可贵!
    
     香港六四烛光集会持续十几年,自从1989年以来,年年举行,风雨无阻,其坚韧意志何其可贵!
    
     大陆的民众如有机会,不妨到香港看看六四烛光,学习港人的参与意识、坚韧意志、奉献精神。
    
     我心中盼望,有朝一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也能举行六四烛光集会。
    
     2005年5月28日于山东大学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