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回答胡星斗等质问者:不说话或不说真话的若干原因
(博讯2005年5月27日)
    ——读胡教授一文偶感
    
     不断听到这样的呼吁“要讲真话,要真诚”,或是这样的疑问“为什么不讲真话,不如实反映实情”,甚或“为什么不说话”,或者网民“为什么看帖不回帖”,诸如此类。 (博讯 boxun.com)

     答案很简单,也很符合我们的“特殊国情”。在传统文化里,就有“忠言逆耳”之说。在历史上,就有“因言获罪”之例,而且屡见不鲜。在官场文化里,最好的宦海升迁之道往往未必是“直言敢谏”,而是“花花轿子人抬人”。你高兴我高兴皆大欢喜大家快哉。恰如当年某官怒斥记者“TOO YOUNG”之后奉送的教导:“闷声大发财”。
     真话真的不好听,不是谁都听得入耳的。换了我在网上做个小版主时,也曾受不了一些网友哪怕是最真诚最善意的“直斥其非”。在自古以来的汉语禁讳文化里,未必真有“宰相肚里能撑船”的多少实例。有人说,唐太宗或是例外,但李世民并不完全是汉民族人,早在北魏统一北方的初期,李家先祖李初古拔已作为镇将为拓跋魏效劳。从这个家族的经历和李初古拔的名字来看,可以相信他们含有鲜卑血统,而李氏的配偶又多属少数民族……所以肚量略微可能大过大汉一点点。
     所以我们起码可以理解,官场里宁可“闷声大发财”也不宜多说话、乱说话的深远渊源。
     而在历史上,文人冒犯权威顶撞官僚“因言获罪”的文字狱更是几乎哪朝都有。吟诗作文写小说皆不能免,想想也不行,因为有时候“腹诽”也是罪,小说更是“毒草”哦“毒草”!不久前曾见网上有批武侠小说最不关心现实最无聊的言论,我很想回贴驳之:“您是不是想害武侠小说无处容身呐?”
     孰不闻汉代就有被割鸡鸡的文人痛定思痛所总结出来的“侠以武乱法,儒以文犯禁”之说?
     在这样的讳莫如深传统最高发展境界里,只有魏晋南北朝式的“清谈”文化才是最虚静无为的苟且偷安明哲保身之道。即使“清谈”、“虚静”最终挽救不了晋朝的完全糜烂和自我毁灭,可它活得还挺长,戴着高帽涂脂抹粉无所事事还能打赢“淝水之战”。
     即使今儿个还有狂生李敖作“独白下的传统”无知地推崇“宁鸣而死,不默而生”的文人古风,可那种活法毕竟是在他称之为“鼠肚鸡肠”的台湾,即使是在那里,他和骂中国人丑陋的柏扬之流也没少蹲苦窑子!
     一个教授和一个官儿最近又在批评人“不说话或不说真话”,连带我也挨人斥责“为虎作伥”这么光荣。殊不去想,“只能做不能说”仍是迄今奉行不误的一条不成文的“官式”或曰惯式或曰样式行为守则。即使如此,士人之良心仍不能被全然抹杀,所以舆论环境虽然仍属吃紧,良心也还是活着的。
     即使是微不足道比如我,当知某“有名”社区被禁闭时,我也忍不住去响应一些教书匠的上书呼吁而签了名寄去,明知无效且有害,这样做的原因或曰“动机”正如我随信所附之言:“对于近年耳闻目睹的许多令人不快的‘国情’,我一直采取沉默和克制的态度,甚至昧着良知敬而远之,唯抱‘盼望更美好’的态度。也知道北大俞许滕诸君为维护民权所作的事。XXXX是我有时会去看看闲书散帖的好去处,看看就开心,并没注册。惊悉它的不好消息,虽然我从不参加任何签名联署活动,此次应属例外。支持XXXX!希望它一如既往、原汁原味地存在下去。并向俞许滕诸君以及XXXX站网友们致敬!盼中国更好!”
     先辈针对自古以来的生存环境总结出一条“祸从口出,病从口入”的保命安康经验,前边四字铮言可以回避“口舌招非”、“因言获罪”以及笔墨官司甚至越是“盛世”越有的“文字狱”。
     自古以来“因言获罪”不患无词可加,人无完人,即使是一心精忠报国的岳飞也可以栽之以“莫须有”。万历年代的思想家李贽即使只是游戏人生也一样要死,很荣幸他被皇帝逮入绍狱——专押大人物的天牢。
     而在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到处都是诱惑也到处都是可以拿来用的罪名。如果认为你乱说乱写乱咬时,可以不直接拿你所说之言问罪,等过一阵再来秋后算帐,或与“生活作风”沾边,或查财务问题,或自动设套诱你来跳陷阱,总也免不了这那。在泛道德化的社会里,“肉体消灭”总是下策,最行之有效的打击手法就是从道德上贬损个人名誉——往往那些总盼留美名照汗青的文人最怕这一手!
     就算日后可能法外开恩宽大为怀释放你,但已足够整得声名败坏丢资弃位损失不可挽回。何况完全可以不必整到这一步,人们还有许多放不开舍不下的东西需要小心翼翼谨言慎行,所谓“既得利益”即是指此。比如好点儿的职业职位,一份丰衣足食的薪水,或者家产、著作、名誉地位等等,或者还要加上弥足珍惜的个人自由以及生命。
     真正什么都敢干的人,是那些已然一无所有、走投无路、或者还有那么点无知无畏的人。比如《国际歌》里形容的那些“无产者”,以及历代的破产农民、绝望士兵。
     而文人、官吏,以及那些还能上得起网的知书识字者,大多还都各怀顾忌、有隙可击,有太多的看不开舍不下,怎么能当真作到无所顾忌畅所欲言?
     在就业环境不乐观的时候尤其如此。看看当今一些主要媒体给从业者开出的宽厚俸禄和生活待遇,你也不难理解媒体人员欲言又止、言不由衷的苦衷。不仅老编小记有顾虑,即便只是写书弄墨的,也不免担心作品将来的命运,当真有能耐“里通外国”拿老外当靠山的家伙反倒不怕没地方出书没钱赚了,有顾虑的只是那些一心只在祖国这棵树上呆死的人。至于官场里的职位升降更是有如勒脖缠喉的紧箍咒,有口难言如鲠在喉的感觉想想看?
     就连搞网站、办出版的商人,也都各有所忌而不允许提供“说话或说真话”的危及营生的载体。即使是外边的媒体,也怕市场不能“准入”、IP被限制访问、服务器被黑的报复,何况还有挡不住的商业利益在诱惑着,比方说某家外边出版商要想获准往里边多卖些书,或者他的网站想多给里边的人看得见,就不能乱登乱发容易犯讳的东西。即使仍想保留些宽敞的办刊风格,也须把“有问题”的文章贬到不引人注目的角落去,避免造成影响,或者干脆就限制了文章点击量访问率,让这类文章迅速淹没在浩瀚的网海里。这方面的例子还真不少,比如在海外某汉文网点有人试着放一篇“敏感”的时评文章,结果出是贴出去了,但不论有多少次来自不同主机对该文的访问点击,包括该作者自己从不同主机的N次浏览,在该网站显示的点击数总是零或一。你说死不死?
     此外还得说说网络攻击手段的使用,也导致一些并不太懂电脑的所谓“知识分子”在多次吃亏之后畏惧上网发言或回帖“说话或说真话”。这也从一斑见豹的角度回答了“为什么那么多人看帖不回帖”的问题。
     除了根本懒于回帖的潜水员一类,大多数网民不懂如何隐藏本机IP或使用“代理”以及更高明的“遥控肉鸡”长期为己用的伎俩,或是懒得那样做,往往在上网发言或回帖“说话或说真话”之后不免有吃亏之虞。我们知道许多网站、论坛都有记录IP以及其它隐私存取的功能,有的网点可能是专门放在那里给人愿者上钩的“网络陷阱”,目的是为了控制异议活动或别的。而更多网点虽然没那么毒,但在特殊时候也不免受到来自其他有关方面的强制威胁而不得不有所“交底”,在那样的网点“说话或说真话”当然凶险。更何况还存在着各种各样的悄不知觉的监控。
     不去成人网站浏览、发言或回帖无疑是正确的忠告,但即使是无害网点,也曾发现某家外国时尚生活新闻站点其实“有鬼”,后来果然证实——它被美国网民给告了,被告原来是CIA。几年前我有一文曾予披露此事。
     当然心中没鬼、抵抗力强百毒不侵,你哪都可以去得不用怕鬼,只要你相信自己道行高人一等作风不怕人说,或者脸皮厚脖子硬,不介意被别人将A辫子与B或C辫子绑在一起,将“言论”跟“色情”或“财务问题”或“家庭问题”或“其它问题”联系起来相提并论发生关系——即使不立即发生关系,也许可能在矛盾激化环境恶化的某个时候发酵为苦果。
     就算道德完善什么可抓的辫子也没有,“不说话或不说真话”的原因也还有利益方面的诱惑,这也包括不能提供这种说话平台的各种媒体的商业利益和生存考虑在内。所以不论谁在批评谁在呼吁,只要相应的环境依然,目前这种“不说话或不说真话”的生存状态还将继续。早在若干年以前,王朔的小说《我是你爸爸》就以浓缩为一对父子关系的写法勾画了这样一种社会环境以及他的困惑。
     我言止于此。末了再回顾一段《中国人史纲》对李世民的叙述,说他“个人的优秀是最主要的因素,他严厉地控制自己不去触及无限权力的毒牙,并且鼓励和接受最难堪的逆耳之言。他对官员要求:‘君主如果刚愎自用,自以为比别人聪明,他的部下一定谄媚他。结果君主失去国家,部下也不能单独保全。隋朝宰相虞世基一味阿谀杨广,以保他的富贵,结果也难逃一死。各位应以此为戒……’”
    
    
    tsoumey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