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银波:中国民工:一个训练行动力的维权重镇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2005年5月24日)
    杨银波更多文章请看杨银波专栏
    
     (博讯 boxun.com)

    ┌────────────────────────────┐
    │ 两年半以来,我为多位受害民工代笔上书、发起签名,以近 │
    │ 乎刑侦调查式的文本,直陈政府,公诸媒介,并代劳方屡次 │
    │ 与资方严正交涉。在各复杂过程之中,碰到几个很值得回应 │
    │ 的棘手问题,今摘其要点回应之。            │
    └────────────────────────────┘
     
    问:如果政府不理我们(民工)的诉求怎么办?
    答:必须具体到相关行政部门和受理人、调查人或主持调解人。属于
      其职能范围之内,则他们必须予以重视,否则就是行政不作为,
      我们有权提出控告。我发起的维权行动,一般诉至各级劳动局、
      建设委员会,主要诉至劳动监察、工资保险福利,一般不找信访
      举报中心和劳动仲裁委员会。必要时,直接与各级劳动局最高法
      人代表或部门领导人联系。不得不受理的劳动纠纷案件,应在诉
      求时尽量仿效法院立案庭的起诉文本,并使之获得广泛声援,因
      此,发起签名运动十分重要,这既是团结弱势群体的行动,也是
      交涉、谈判、协调的人力与道义的筹码。可惜组织者从来都仅仅
      是我与受害者,单枪匹马。
    
    问:你的身分只是作家,做这些事是不是已经超出了你的本份?
    答:恰恰相反,我所做有限。行胜于言,解决事情比解释事情要难
      100倍,这是行动力问题。法律、案例、思想、言论,仅仅是参
      照;而直面、交涉,才是解决的具体途径。再者,我的角色已经
      严重复杂化,已不是纯然的作家,而是包括记者、新闻评论员、
      律师、政策智囊、政府监督者、民意反馈者和运动发起人等事实
      上的角色在内。事件自发端到解决,整个过程我都是主要参与
      者。漫长的时间,广泛的组织,大量的接触,都已实实在在地存
      在于我的日常生活。这是颇有战斗力和凝聚力的生活,无时无刻
      不存在对抗和联合。
    
    问:为什么旁观的民工对你仍然存在不信任?
    答:年龄、阅历、接触程度,以及我自身的资源缺陷,及他们本身的
      权力附庸意识等,都是这种不信任的缘故。民工是社会各阶层里
      面流动性最大、安全感最低,同时又最为严厉要求实在与速决的
      群体,无论是治理他们还是帮助他们,皆是高难度的工作。信息
      不透明,而事件解决又拖得长,他们就会选择两条路:弃权,或
      报复。其它道路一般不作考虑,也不抱希望。正是这种无数次的
      失望,才使他们丧失了对社会最基本的信任:把对公司、政府的
      深度怀疑和强烈指责,扩散到全社会,乃至最亲密无间的人,反
      复恶性循环,高筑社会成本。要取得民工信任,我的看法是:第
      一,深度调查了解民工的悲惨与自身的劣根;第二,了解现阶段
      行政与司法程序;第三,建立自己的人缘基础;第四,事先不作
      出任何承诺。
    
    问:以你的微弱势力,如果地方要整你,你如何应对?
    答:无法顾及,但有力顾及。无法顾及,是因为这不是问题本身的重
      点,拿法律术语来讲,即间接伤害,是因为调查、揭露、维权才
      引发的伤害,来时无法逃避,只能解决。有力顾及,拿政治术语
      来说,即筹码,扎根越深,牵涉越大,迫害者必须作出全盘考
      虑。所以,最佳解决方式不是逃避,而是光明正大地创造道义和
      利益的最大共同体,求最大公约数。我的最大危险集中于取证,
      必要时我会申请行政取证。侵害方(公司)一般不配合甚至很憎
      恨取证,但它的前期不配合不是法律上的必要过程,所以有后期
      解决的可能性,但无法完全解决。例如未签订劳动合同的民工受
      工伤,还应获得25%的医疗费补偿,这在操作之中就极难实现。
    
    问:你只是一个22岁的青年,所学有限,如何保证你的帮助有力?
    答:我获得的最大法律受益是两点:一,勇敢与正直,这是法律人的
      基本职业道德;二,证据意识,包括证据来源、效力、运用等。
      与学识相比,我更注重信息。信息量基本决定未来任何人的能力
      与潜力,法律是其中之一。我对法律精神是很敬佩的,但具体的
      操作却经常遇到敏感问题和棘手问题,这就足可证明法律之于现
      实是滞后的。所以,一个致力于解决问题的人,更要训练交涉力
      与谈判力,更具体地说,是调解能力与协商能力。再者,未来变
      数很大,我仅是尽力而为。实在解决不了,对民工说声对不起,
      后会有期。
    
    问:你从来都是免费从事民工维权行动,作为平常人的考虑,那么你
      的资金来自哪里?
    答:唯一的,而且是不稳定的收入,是稿费。我相信我的文字物抵所
      值,拿的是应该拿的绝对合法、有社会价值的钱。繁琐杂乱之
      事,实际上使我的收入急剧递减,如今每月3,000元人民币的稿
      费已不能保。我帮助过的涉及侵害、追讨、索赔的民工,已在
      800人左右,成功率很高,涉及金钱数额接近100万元,但我从未
      拿过一分钱,反倒是借出甚至捐助过不少钱。刚才一个民工到我
      家,主动向我解释为什么4月1日过去都快两个月了却仍未还我那
      几百元钱,我的回答是:说明一下就可以了,两月之后再还也不
      迟。我是家中经济栋梁,但做的多是家外的事,唯有海外少数几
      个媒体是我的衣食父母,对此我已心存感激。其实,民工们已经
      很苦,等一段时间吧,将来有的是机会。
    
    转自民主论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别叫我们“民工”!(图)
  • 民工第二代城市里生存的压力和挣扎
  • 听民工讲述他们的2004年(图)
  • 李强:保障工人的权利才是解决“民工荒”的根本办法
  • 杨银波:请深圳解决民工的艰难!
  • 杨银波:赵达功访谈录──深圳农民工调查
  • 周泽雄:都市民工的情感世界
  • 中国农民工的公民权利报告
  • 翻唱:我不是黄蓉(民工版)
  • 民工、移民与华人参政
  • 访谈杨银波:脚踏实地,努力帮助农民工
  • 章笑拳:21世纪中国民工的自嘲 和30年代鲁迅的自嘲
  • 今天给我家装空调的民工哭了
  • 赵达功:谁来写《中国“农民工”调查》?
  • 三个代表在哪里?1800多名民工在找你!
  • 东海一枭 :爬行在社会主义大道上 一民工被打断腿千里爬回家
  • 民工之歌
  • 子为:春运奏响《常回家看看》那首亿万人心中的歌——兼为天下民工朋友们鼓与呼
  • 中国民工子女入学难 - 垚远
  • 西安打农民工的警察和治安巡守员被刑拘(图)
  • 民工收入5年来几乎没有增长
  • 佛山防暴警察演习 假想敌竟是被拖欠工资的民工(图)
  • 安徽巢湖数十名民工打死警察(图)
  • 民工讨钱不成欲跳40米高塔
  • 农民工家庭:不敢生病 每周只吃一次肉
  • 粤民工苦况调查:工资只够一天四碗面(图)
  • 河南百人挥刀狂砍讨薪民工
  • 河南“民工血案”惊动国务院
  • 黑心包工头苛虐农民工 锯民工腿强迫吃屎
  • 民工镉中毒案65民工索赔1635万
  • 中国农民工的“五怕”
  • 3民工讨薪被伤住进医院后 仍遭继续追杀
  • 广西起取消农民工进城务工歧视性规定
  • 民工讨薪被五名男子围殴 颅内出血几乎丧命
  • 民工潮变技工荒 恶性循环怎终结
  • 听6名民工讲述他们魂飞魄散的2004年
  • 报导:雇主欠薪民工难回家过年
  • 中国民工荒报导不断春节劳工短缺
  • 谁侵吞了民工血汗钱
  • 在“世界工厂”深处:珠三角民工生存状况调查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千万民工无保障 职业病死亡率高(纽约时报)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 32名民工未办暂住证被扣留 西安警方登门道歉
  • 民工的声音:这社会没人把「公平」两字写清楚
  • 轰“脚臭的民工”下车该不该?
  • 暂住证缘何成为民工的“梦魇”
  • 清华学生民工调查
  • 民工讨工程款被群殴致重伤(图)
  • 民工如厕罚50元?北京一公厕刺眼标语让人心寒(图)
  • 吊打、舔血、含脚趾 乌鲁木齐六民工惨遭非人凌辱
  • 民工为讨工钱竟以自杀相威胁 谁把民工逼上塔吊?
  • 民工追讨血汗工钱遭殴打 受伤住院又欠数万医疗费
  • 深圳一无证民工被治安民警暴打 当街离奇死亡
  • 老魔: 民工的命值多少钱?
  • 遭拘禁受虐待被讹诈──一个民工在首都的遭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