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大生:请经济学家关注民主法治宪政
(博讯2005年5月22日)
    
    ——在海派经济论坛“反对新自由主义”南京研讨会上的发言
     (博讯 boxun.com)

    
    一、该不该叫新自由主义?
    
    据说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是西方的产物,并且影响了中国,造成了严重危害。
    
    我认真读过科斯的著作,发现没有什么东西,基本上是一些空话、废话、套话,此后,对其他西方经济学家的著作我就不敢再读了,怕越读越失望。
    
    所以,什么叫新自由主义?有没有新自由主义?我表示怀疑。刚才几位教授的发言,谈到了新自由主义在中国的表现,如带有掠夺性质的私有化;工人(尤其是来自农村的工人)劳动报酬过低,权利没有保障;一切为了投资者,投资者是上帝;等等。这些表现在我看来,不是什么自由主义的问题,把这些问题说成是自由主义或新自由主义,是对自由和自由主义的亵渎。“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这是许多共产党员当年抛头颅、洒热血时的重要精神支柱。今天,怎么能将一些丑恶的东西说成是新自由主义呢?我觉得,刚才大家提到的那些东西,是与自由主义相反的东西,是封建资本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奴役资本主义,或者叫资本奴役主义、政权奴役主义,称为“权贵资本主义”也不错,而不宜叫自由主义。
    
    《共产党宣言》说,共产主义者不反对私人占有财产,而仅仅反对利用私有财产去奴役他人。根据这个思想,我不反对私有化,但是反对奴役他人的私有化。奴役他人的私有化不应当称为“新自由主义”而应当称为“新奴役主义”。
    
    二、招商引资为纲的原因是什么?
    
    毛泽东搞阶级斗争为纲,以粮为纲,等等,是为了巩固政权。现在搞招商引资为纲,也是为政权。地方大员只有不断地扩大投资,才能多收税、多收费,才有政绩,才能证明执政的合法性,同时各种白色、灰色以至黑色的收入也可以不断增加。中央政府搞大跃进,搞发展是硬道理,更是为了证明执政的合法性,为了证明政治体制的合法性和优越性,这样就有理由推迟以至拒绝政治体制改革,就可以维护某些人的既得利益。所以,刚才沈立人教授提到的“投资饥渴症久治不愈”的问题也就不难理解了。
    
    这个“投资饥渴症”实际上不仅仅是饥渴的问题,还是一个压迫的问题。刚才李炳炎教授提到,许多地方提出了“一切为了投资者”、 “投资者是上帝”的口号,这值得深思。投资者成了上帝,一切为了投资者的利益,劳工者还有地位和利益可讲吗?劳动者的劳动报酬、卫生保健甚至生命安全都没有保障,这不是“投资压迫症”又是什么?“投资压迫症”还有一个表现就是,层层、块块下达招商引资任务,完不成任务,干部就得下台。一个法院如果招商引资任务没有完成,审判工作做得再好那也是白搭,院长也得下台。这是对各类干部的压迫。
    
    “投资压迫症”还祸及农民。一些地方为了吸引投资者,不惜牺牲农民的土地产权,造成大量失地农民。
    
    “投资压迫症”还不让受害者上访,正如沈立人教授刚才所说:“受害者投诉无门”。“投资压迫症”既压迫工人、农民,又压迫干部,绝不是经济自由主义,而是反自由主义的。“投资饥渴症”以至“投资压迫症”经济学是治不好的,只有民主、法治、宪政才能治好它。
    
    三、分配领域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刚才,各位都提到了分配不公,工人工资过低的问题。我觉得,这的确是个问题。但是,这还不是分配领域里最严重的问题。最严重的问题是:政府收了税、收了费以后,钱是怎么花的?比如,连战、宋楚瑜到大陆访问,究竟花的谁的钱?宋楚瑜住金陵饭店,该饭店为了讨好宋楚瑜,从宋楚瑜的老家长沙空运竹笋来招待宋楚瑜,空运的费用不会是金陵饭店出的吧?也不会是宋楚瑜本人出的吧?按理说,连宋到大陆访问是政党邀请的,应当用党费招待,但是在实际上有没有用财政的钱呢?我们不知道,有关部门也未向人大报告。还有,领导人出国访问总要组织华人、华侨热烈欢迎,这有没有花财政的钱?花了多少钱?从来没有向人大报告。
    
    税收的大头被中央政府拿走了,初等免费教育的经费却要基层政府承担,这是不是一个严重的分配不合理的问题?
    
    四、用什么坚持经济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
    
    今天研讨会的主题之一是“坚持经济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这个提法很好。我想说的是,没有独立工会,没有结社自由,不能集体上访,不能和平请愿,没有罢工权,劳动者的基本人权没有保障,就谈不上经济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
    
    毛泽东的宪法里是允许工人罢工的。1982年修宪的时候,有人说:工人阶级是国家的领导阶级,是国家的主人翁,主人怎么能罢工呢?于是宪法里就将罢工权取消了。如果工人有组织工会进行罢工的权利,老板们还敢随意压低、克扣、拖欠工人的工资吗?刚才沈立人老师批评说,工会是有的,但是“多不作为”。我以为,工会不作为的原因是没有独立性。工会如果不能独立于政府,就不是真正的工会,称为黄色工会恐怕差不多。
    
    不让组织工会、不让罢工也就算了,和平游行、和平请愿总该允许吧?游行、请愿也不允许。游行、请愿不允许也就罢了,上访总该允许吧?可惜上访基本上也不允许。真可谓“一切为了投资者”、“一切为了执政者”了。这样搞下去,还有社会主义方向吗?
    
    五、什么主义能搞好经济改革?
    
    没有宪政,经济改革是搞不好的,不管用什么主义来指导,不管是新自由主义还是旧自由主义,不管是马克思主义还是凯恩斯主义,都搞不好。这一点,吴敬琏教授是经济学家中的先知。最近几年,作为著名经济学家的吴敬琏先生,讲得最多的是法治,很少谈经济学,我理解吴敬琏先生。经济学已经解决不了任何经济问题了,所以,我呼吁,经济学家应当从经济的角度多关心民主、法治和宪政问题。
    
    2005年5月14日于南京
    
    原载《民主论坛》2005年5月20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军宁:文明即驯化——用宪政驯服统治者
  • 宪政民主制度的稳定运行依赖于利益和力量格局的双重变化/冼岩
  • 陈永苗:宪政爱国主义和抗日必须压倒一切
  • 高寒:隆重推荐陈永苗先生的《只有宪政爱国主义才能救中国》
  • 陈永苗:只有宪政爱国主义,才能救中国
  • “幸福宪政”(图)
  • 宪政的底线——从猴子掰苞谷的寓言说起
  • 顾则徐:人治不规范,宪政没出路
  • 秋风:真正的法治是宪政之本
  • 陈永苗:美国宪政中的父亲
  • 宪政论衡关于《强世功:乌克兰宪政危机与政治决断》的讨论(图)
  • 田晓明:让宪政的精神来指导足球联赛的改革
  • 民主宪政vs人性与信仰,蒋经国李登辉vs邓小平江泽民
  • 中国宪政俱乐部关于“财富转移与中国社会转型”课题研究 征询函
  • 王怡:立宪政体是最好的防弹衣
  • 关于中国宪政俱乐部发起人身份确认的通知
  • 田晓明:1949年中国离宪政有多远
  • 尤民:当务之急是打破中共的战争计划,建议把《宪政俱乐部》改为《救国俱乐部》
  • 中国宪政俱乐部征寻发起人 、会徽、会歌
  • 王怡:民权运动与宪政转型
  • 王怡:"宪政论衡"重新开张,欢迎光临
  • 中国宪政俱乐部[筹]网站被攻击,紧急求援
  • 中国官方关闭「阳光宪政」 网站
  • 实现政治和解,推进宪政民主--部分华人知识分子关于“六四”15周年的呼吁
  • 北京尽量避免评论台宪政危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