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千载云:我为何曾经对“六四”冷漠
(博讯2005年5月22日)
    
    1989年6月4日,是一个曾让全世界瞩目的日子,是一个用鲜血写就的日子。中国的历史曾在这一天留下异常沉重的一笔。
     (博讯 boxun.com)

    然而,我曾经对这一天却淡若云烟。
    
    “六四”学生运动发生的时候,我已经是一个自认为非常成熟的成人了,那时我二十来岁。虽说那时候电视还不那么普及,但收音机多的是,但我并没有十分的留心,记得当时最让我记忆清楚的是当时绝食的学生拉了一幅标语,上书:妈妈我饿,但我吃不下。
    
    我读高中时,史无前例的“文革”刚刚结束,那时我的老师深深领教了共产党各种运动的厉害,所以他以自己切身的经历“教育”我们,不要与“政治”沾边,以免惹火上身。所以我们那时的学生都不愿学文科,我的同学们非常崇尚当时的一句流行话: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我的一位堂叔也是因地主成份,父亲被枪毙,自己从小就做了末等公民,好在后来“文革”结束,地富取帽,受在美国的叔父资助,熬出了头。他也是劝我学好数理化,过好自己的日子,不要与政治搭边。受他们的影响,我对政治非常淡薄。是呀,在中国,政治风云变幻莫测,今天一个政策,明天一个运动,谁能把握得了方向呀,还是做个有技术的人材吧,那样在中国少不了有口饭吃。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当时我也知道学生运动的目的是为了反当时在全国非常猖獗的官倒和贪污腐败,明明是爱国之举,我却因观念淡薄,居然漠不关心。
    
    另外,由于当时长期置身于中共谎言中,对其宣传缺少正确判断。中共当时的所谓“平暴”结束后,没有流一滴血,死一个人,并且在电视上播出有“暴徒”残暴地杀死了解放军,我也相信了。我第一次知道天安门有学生死去真相的,竟然是民间的一位50多岁的有特异功能的老人告诉我的。那天,大约“六四”后的一个星期,我回到老家遇见老人,老人家对我说,他“看到”了一件怪事,说晚上在一个很大很平光的场子上,有部队用枪打死了不少的青年人,后来还有坦克轧过去。老人说,国家一定出大事了。我虽说知道老人不会说假话,并知道老人说的话很灵,但我并没有将老人说的话放在心上。以后随着时间的推移,网络的开通,阅历的丰富,对“六四”真相知道的越来越多,对中共的认识也越来越清楚。
    
    九评的推出,使我对中共的本质有了全面的认识。中共为了维护其独裁统治,他对人民的镇压是不管你与政治有没有关的。其实人生活中社会上,不是生活在真空中,所以他不可能与政治无关。在毛泽东统治时代,那些被历次运动整死磨软的人中,就没有只学数理化的吗?他们不也是被扣上“白专”的帽子吗?“六四”学生在天安门前绝食,他们手无寸铁,不就是要求中共改良政治吗?可他们惨遭血腥镇压。近年的法轮功,他们没有任何政治诉求,只是人多了,就触及了江氏的敏感神经,横遭中共的残无人道的迫害,并且这种迫害还在继续。
    
    所以我们不能对中共在历史上对人民犯下的任何滔天罪行冷漠。对“反右”、“文革”、“六四”、“法轮功”等的冷漠,本身就是对生命的冷漠,就是对人类的冷漠,就是道义和良知的丧失;同时也是对邪恶的纵容。我们有义务将中共的邪恶告诉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告诉我们的后代子孙,让邪恶的中共在人们的心中无立足之地,使其彻底地崩溃。让它的谎言和暴力在良知和正义面前完全没有用武之地。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任诠:十年磨一剑——纪念张良《中国六四真相》发表四周年
  • 什么是真正的六四事件/金文
  • 西风烈:这应该是对六四死亡人数最客观的数字
  • 曾节明:六四死难统计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 观世山人:赵紫阳的历史定位与六四事件探源
  • 吴稼祥:六四——权力舞台的大玩家
  • 啥是六四?——“道解”中共的无形利器
  • 为六四伤残者齐志勇捐款的呼吁信
  • 为了忘情的纪念(六四)
  • 博讯来稿:对六四而言
  • 刘晓波:赵紫阳的六四形象
  • 王成:六四绿卡的初步经济分析
  • 金钟:为何公开见张良经过?(《六四真相》真假之争)
  • 黎安友:回应金钟的〈六四故事〉 (《六四真相》 真假之争)
  • 六四点滴回忆
  • DSL《六四真相》真假之四:方舟子的局限与武断
  • 方舟子:伪“天安门文件”的闹剧可以休矣(《六四真相》真假之争系列)
  • 《六四真相》真假辩论:羿箭文章中的几个问题 /DSL
  • 《六四真相》 真假之争:略评金钟对天安门文件的质疑/DSL
  • “六四”遗属:永怀赵紫阳
  • 还原《江泽民传》被删部份 (五)江泽民六四前软禁万里
  • 六四人士齐志勇等赵府悼念赵紫阳(图)
  • 江泽民传记帮他撇清六四镇压的责任
  • 「六四」受难者遭软禁 祭赵紫阳需批准
  • 温家宝对“六四”含糊其辞(图)
  • 赵紫阳九○年代受访 将六四镇压归咎邓小平(图)
  • 赵紫阳口述「六四」政治局斗争内幕
  • 六四民运人士俞东岳在狱中被刑求至精神崩溃
  • 中国政治和六四
  • 中国政治和六四
  • 香港人士评胡锦涛谈六四
  • 涉六四统一问题 中国重新审视东欧巨变
  • 胡锦涛是邓小平隔代指定的政治遗腹子,六四血债的欠债人!
  • 参加六四屠城部队部分军队编制及军队首长
  • 李鹏着文暗示邓小平决定镇压六四
  • 杨尚昆之子批「六四真相」一书内容 捏造事实
  • 香港五十万人游行直反党反社会主义性质与“六四”有什么不同?
  • 西方大报批评中共大肆隐瞒六四真相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