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水木清華鳥呼哀哉!
(博讯2005年5月22日)
       宋楚瑜清華演講,對台灣的民主政治絕口不提,對大陸專制社會倒是盡吹捧之能事,完全無視大陸千千萬萬底層百姓的悲慘境地,親民黨成了親共黨。不過他沒有想到的是由著他到清華的演講,意外地暴露了在中共的教育制度下,清華的人文荒蕪和校長教授的無知醜態。這些日子可以說全世界都在笑談清華白字校長,和隸篆不分的教授。

      清華乃是中華大學堂,當年有王國維、梁啟超、陳寅恪、趙元任、錢鍾書等一批國學大師,又有朱自清、聞一多、俞平伯、葉聖陶等一批文豪,奠定了清華的基礎,建立了清華的地位,形成了清華「中西交融,古今貫通」之傳統,開一代風氣之先,使二十世紀初中國文化都迴盪著他們的聲音,致使二十世紀的二三十年代,只要說到學術思想、文學風範就不能離開清華這些大師文豪。但是中共建政後不久,中共以蘇聯為榜樣,重理輕文,專家治國,要把清華建成工程師的搖籃,於是在五二年進行院系大調整,把文科全部趕出清華園,活活地把一所有著歷史文化傳承的綜合大學,改成為純粹的理工大學。清華改成理科大學後,由於得不得文化大師的思想滋潤熏陶和文、理的互相融匯貫通,幾十年來使清華未能培養出一批世界級的科學大師和泰斗,無一人問鼎諾貝爾科學獎。雖有錢學森這樣的科學家,但卻墮落為中共附庸權貴,為中共大躍進推波助瀾,違背科學良心去證實荒謬的畝產萬斤。梁啟超之子梁思成任清華建築系主任時,對於中共在北京拆城牆、毀古屋,雖痛心疾首,但已無其父那樣痛斥當局之勇氣,最後鬱鬱而死。梁氏父子在清華的不同經歷,可以見證清華的變故。清華時至今日,學術上連搬到台灣去的清華大學都不如,那裡還出了一個化學諾貝爾獎得主李遠哲。不過如宋楚瑜所讚譽的,它培養出一大批部長級人才和胡錦濤這樣的主席,一所堂堂的中華大學堂,變成了中共的高級黨校和中共的大清皇朝,這既是清華的驕傲,也是清華的悲哀。而它的悲哀來自中共對人文學科的無視和對蘇俄的崇拜及自我折騰。八十年代後期,中共也許意識到文理隔絕的弊病,於是又重新進行院系調整,於是清華又重建歷史學科,九十年代又將中央工藝美術學院併入清華,使清華逐漸回復為文理綜合大學。清華為了能夠培養出諾貝爾人才,在全國征高才生,成立諾貝爾班,又在清華大蓋諾貝爾別墅,邀請諾貝爾得主來校任教,以造世界一流大學。第一個住進清華諾貝爾別墅的卻是個老太臃腫攜年輕嬌妻而來的楊振寧博士,不過他到清華沒有給清華帶來嚴謹的治學之風,倒是帶來了老夫少妻的淫靡之風,一時清華校園之女生爭相傍導師做小妾,繼而竟然舉行戴避孕套比賽,也算是世界大學之一絕。

      時任大陸台灣兩地的清華大學校長梅貽琦說過一句擊中清華時弊的話,「所謂大學者,非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中共將文理隔絕,大師趕出清華,雖建屋無數,但今日清華已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在中共的歷屆運動「鎮反、肅反」「反右」「文革」中,清華的學術大師權威和教師的精神已被摧殘的屍骨未剩,清華在中共手裡被中共折騰得七葷八素,從此,清華再也沒有出過大師,連像樣的人才也所出無幾。教育改革產業化後腐敗之氣浸淫校園,師不盡道,生不求學,師生共求為官發財之道,於是乎出了象顧秉林這樣的白字校長和劉江永這樣的把篆說成隸的教授。先賢已逝,大師已 杳,香火已斷,水木清華真是鳥呼哀哉!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