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刘心武“包二奶”看知识分子堕落
(博讯2005年5月19日)
    
    
     中国文化与中国知识分子的大堕落,以《红楼梦》为标志。 (博讯 boxun.com)

    
    《红楼梦》写的是一位知识分子(石头)补天不成,转入尘世,无法认同被儒化、功名利禄化、情色化的现实,最终离家出世的故事。
    
    它是中国文化不可救药的宣言书,它是中国文人无补于世的大纪实,它是封建体制下知识分子苦闷无聊的心灵写真集。
    
    当知识分子(补天之石)转入红尘之时,他已完成了第一次堕落。(肉身)
    
    当知识分子们把它当作情色小说来读时,他就完成了第二次堕落!(情感)
    
    当知识分子们把红楼梦中的情色部分当成研究对象,痴迷于其中的人物背景之时,则完成了思想层次上的堕落。
    
    当知识分子把情感与思想都交付给《红》学之时,他就不是知识分子了,他的灵魂皈依的不是红学,而是红教——情色之邪教,不知道刘心武现在属于不属于“红教徒”。
    
    王蒙也研究红楼梦,王蒙是品味,是“玩”红学,是玩弄林妹妹,以显示自己超人的智慧与机趣,是借古人情色之酒,浇自己无法实现于现实的欲火。你看王蒙讲红楼梦时多超脱,他把红楼里的女子们玩了一遍,就到大学里去吹红学牛皮去了。
    
    我看刘心武则动了真格的了,完成了一次全身心的堕落。
    
    刘心武当年是位“班主任”,关注现实,关注教育、关注班里的孩子们,现在,他与自己的“二奶”秦可卿混上了,陷进去了,没救了!
    
    知识分子包二奶,与官僚包二奶不同。权贵们建“红楼”(赖昌星们)玩弄八方妙女,知识分子包二奶是把红楼梦、金瓶梅、《肉莆团》中的女子包养在家中,笔墨伺侯,红袖添香夜读书。
    
    当中国的知识分子没有时间看红楼梦的时候,中国的知识分子才是人民的知识分子。
    
    当知识分子们不去深究红楼梦背后的是非纠葛时,中国的文化就有了重新崛起的希望!
    
    知识分子关门深究林黛玉与权贵们造楼包养女明星没一点区别。每天同林黛玉厮混与每天与女明星厮混一样是精神心理之需要!都觉得自己因此高雅。
    
    只是,知识分子们被孔老夫子们驯导过,有贼心无贼胆亦无贼之经费,无法包养女明星,所以退而求其次。包养秦可卿林妹妹们,整天品啊、评啊,从头品到脚!
    
    这些知识分子有一个致命的道德缺陷:包了二奶忘了娘!
    
    刘心武们住的房子可不是曹雪芹建的红楼,更不是赖昌星们建的红楼,是北京民工们建的高知楼。
    
    刘心武们吃的菜,穿的衣可不是林黛玉、秦可卿种的、缝的,可是那卑微的下里巴人的农妇们种的、做的、卖的。
    
    可就是这些衣食父母亲,他们的孩子的学校还没落实呐!五一期间,伟大北京邻区一个小学,居然在假期蒸发了!几百个孩子五一之后去上学看的居然是一块废墟!
    
    孩子们学校都没了,哪来班主任!
    
    刘心武们泡进了红楼,有几个作家在疾苦的民众之间奔走,为他们写作?
    
    作家们游走在情色之间,成为伟大的中国文人。
    
    他们所作所为,将成为中国文化长河中漂浮的脂粉,美轮美奂、随波而逝。
    
    长河两岸,唯有月光下独自杵衣低吟的伐檀人之妻和他们骨瘦如柴的孩子们。
    
    
    作者:吴祚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徐贲:干净的手和肮脏的手:知识分子政治和暴力
  • 任不寐:焦国标、王怡与独立知识分子
  • 徐贲:公共知识分子和政治存在主义
  • 余杰:从“士大夫”到“知识分子”
  • 知识分子曾经敢于对蒋介石说:“大学不是衙门!”
  • 绝迹的知识分子
  • 徐友渔:当代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的生成
  • 中国的知识分子需要做集体发声训练
  • 郭国汀: 中国知识分子死了!
  • 安替:中国公共知识分子在悼念赵紫阳时的表现
  • 小乔:也谈“公共知识分子”的社会定位与历史责任
  • 朴石:考试--共产专制下知识分子新的“入彀”
  • 中国知识分子摆脱党文化束缚的觉醒/张伟国
  • 考试、考试——共产专制下中国知识分子新的“入彀” 樸石
  • 自由知识分子:自由是知识立命之根
  • 张伟国:知识分子摆脱党文化束缚的觉醒
  • 陈奎德:中国知识分子与中国共产党
  • 崔卫平:什么是中国知识分子的“独立”
  • 胡锦涛与知识分子——话说“胡不如江”
  • 北京知识分子平均53岁死亡
  • 媒体评中国打压知识分子
  • 中共报纸讨伐“公共知识分子”的说法
  • 歧路中国-知识分子拒绝遗忘
  • 中国问题学专家胡星斗:中国知识分子说真话者少
  • 实现政治和解,推进宪政民主--部分华人知识分子关于“六四”15周年的呼吁
  • 中国大陆知识分子较常人短命十年
  • 自由人:知识分子为何无所作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