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百姓杂志:从“杀妻案”说“民愤”
(博讯2005年5月19日)
    <百姓>杂志2005年第5期
     
     发生在湖北京山县的佘祥林“杀妻案”已成为冤案的“样本”。但这个案子中的“民愤”也是一种“样本”,颇值得玩味。11年前,当在一堰塘中出现无名女尸后,张家亲属就认定死者就是佘祥林出走的妻子张在玉。当湖北省高院发现此案的疑点并要求重审时,张家亲属组织到了220多名群众签名上书,认为“民愤极大”,要求快速处决“凶犯”。在这里我想借用一句名言,良心是靠不住的,“民愤”也是靠不住的。 (博讯 boxun.com)

    类似的“民愤”在农村并非个别。农村如果出现非正常死亡事件,就会随之出现数十数百人为死者“出出气”的“民愤”和由“民愤”带来的恶性事件。因为是“民愤”,所以往往不问青红皂白,一路打砸,更有甚者对对方的极尽凌辱和殴打。打砸的人理直气壮,被打砸的只能忍气吞声地躲着,看的人也都表示支持和理解,因为“民愤”是“天经地义”的。
    我想说的是“民愤”常常是盲目或带有偏见的。佘祥林案并非没有疑点,但“民愤”是顾不得这么多的。1995年元旦前后,张在玉出走一年后,佘祥林的母亲杨五香在离他们老家雁门口几十公里远的天门市石河镇姚岭村有了惊喜的发现:村民们说前段时间见过一个长得像张在玉的人,当时吃住都在该村村支部副书记倪乐平家。杨五香还要求倪乐平开了个客观的“良心证明”,但这种“良心证明”却改变不了“民愤”的指向,在事实不清的情况下,在连死者到底是谁都还没搞清楚的情况下,照样有220多人签名表达了“民愤”,而对“良心证明”则不屑一顾。这“民愤”是否太盲目了?
    我想说的是“民愤”往往是非理性的,他们却只相信自己的感情,凭群众自己对事件的理解和好恶,只相信依靠人多力量大来施压,从而影响案件得到有利于自己希望的判决结果。我们本来就缺法治的传统,却不缺非理性的“民愤”。当然,群众如果对什么恶行都不会愤怒那也是不可想象的,群众有义愤,善恶分明,这没有什么不好;对枉法行为表达愤怒,对残暴表达愤怒没有什么不对,要求每一个群众每一次“民愤”都正确无误也不现实。因此,对“民愤”要理解更不能忘了疏导,这就是政府有关部门的责任了。那种办事搞神秘主义的习惯思维,那种对“民愤”听之任之,或者是屈从,都不是负责任的有所作为的政府机关所应有的态度和作为。
    再说佘祥林案件,制造冤案的当然不是因为“民愤”,与司法部门的草菅人命相比,这“民愤”也不值一提。只是这案子中发生的“民愤”,勾起我对所看到过的一些“民愤”的记忆。我只是想说,民愤,有时也真的该冷静一点,理性一点;作为公民,不仅要能表达愤怒,更应该增强点法制观念。<百姓>杂志第5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