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高智晟:白山市中级法院做的和说的
(博讯2005年5月19日)
    公民维权网提供

    2005年3月15日,北京《法制早报》刊文《两审判决如同一纸空文,10年诉讼至今分文未赔,<家有聋儿>周成汉受困'执行难'》(下称《未赔》文)。文中披露了曾为央视新闻调查以《家有聋儿》为题予报道的残疾孩子周成汉10年诉讼10年苦难的非人道境遇。《未赔》文惹得吉林省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勃然大怒,这家法院以在10年来办理这个不幸孩子的案件中从不曾有过的、惊人的效率写了密密四页纸的交涉函,函中约占百分之九十五的文字、急切表达的就是自己表扬自己已为周成汉做了许多许多。对从判决之日至今,残童未拿到一分钱的客观现实,这家法院仍有说辞,说自己"已穷尽了一切执行措施,体现了对申请执行人的人文关怀及司法为民的宗旨"。函中的另一个急切要表达的意思即是:"贵社的不实报道,给我院及人民法院的声誉和形象带来了不良影响","而且伤害了关注本案工作的有关领导同志的感情,因此,我院郑重要求贵社:澄清有关事实,给我院予以道歉"。

     纵使不了解本案究竟者,看了这份长达四页的全无任何避忌之意、完全露骨的自我表扬文书(中国的法院,从来都不缺这种能力),都难免生出这样的疑问:即法院自己说自己做了这么多工作,而残疾孩子又说自己是诉讼10年、从判决下达至今未拿到一分钱,法院和残疾孩子,是谁在说谎呢? (博讯 boxun.com)

    笔者是这个残疾孩子的法律援助律师,面对白山市中级法院的交涉函,我久久无言。我了解给这个残疾孩子造成沉重的、终生不能摆脱的人生灾难真实的全部。白山市中级法院与残童周成汉之间的"纠纷"可谓时日久矣!时近10年。《法制早报》对孩子非人道境遇实情的有限披露后,这家法院又迅捷的跳到前台,这家法院与残疾孩子之间的"纠纷"及对立再至颠峰。

    有读者会问,怎么会是法院与残童之间的纠纷?这正是中国法院审理案件过程中的举世独有的功能。在今日中国,任何强弱悬殊的讼争对垒,在诉讼过程中都会发生一个铁定的规律变化,即法院注定会成为强势一方恶劣需求的马前卒,象白山市中级法院这般露骨地为强势者在前台暴跳、张目的情形是很普遍的。我于2001年开始予孩子以法律援助,而我介入后发现,这个五岁孩子已在维权路上跋涉了四年余。四年多的时间里发生的事是:孩子由于白山市八道江区医院的责任懈怠被致双耳重度耳聋后,孩子及外祖父母、孩子的母亲一家三代走上了至今看不见尽头的维权路。对手的强大和恶劣、以及这种强大和恶劣所表现出的能量让这一家老幼三代人惊怵不已!政府卫生局的局长爱医院之情不能自禁,竟公然跳将出来,全程代表医院与维权的孩子全家以斗争。至今清楚地记得,我介入后的第一次在这家法院开庭时,卫生局局长就是被告医院的诉讼代理人。我在法庭发言时的这样几句话竟惹得这位局长大人几近暴跳,即:"审判长,令文明社会难以置信的是,残疾孩子及其亲人在进入诉讼程序后才不可思议地发现,他们的对手已不再是进入诉讼前的医院一家,而是变成了医院、卫生局、法院、党委、政府多家。无论对手有多广众,也不论这种蝇营狗苟群体的能量有多大,但我坚信一个无法逾越的底线,那就是医院对孩子应有责任的承担。如果你们有人的理智,你们将输掉钱,如果你们迷信你们的能量,那好,你们将输掉钱和道义"。不料,上述呼唤人的理智的发言立即招致局长大人的愤怒,这位局长当时拍着胸部怒曰:"北京律师,北京律师又怎么样,既然话说到这里,我今天也给你亮个底线,即便你们打赢了这场官司,也休想拿到一分钱,请你们记住这句话"(判决后至今孩子不能得到分文,读罢这段话者当尽皆释然)。我当时提醒法庭,这位身为局座的领导同志这番话,不仅仅是对文明、道义的蔑视,另一方面,其完全是对法律、法官及法院价值的侮辱及蔑视,而众法官神情木然。后来我在向一些司法界的朋友谈及这一情节时,朋友提醒我,所谓的蔑视也只是在你看来,而在法院及法官看来,恰恰反映了这位局长对他们与法官、法院这种关系的自信及完全的胸有成竹。

    白山市中级法院的函件中说它"穷尽了所有执行措施",总而言之是本着"人文关怀及司法为民的宗旨"而做了许多,但苦于被执行人没有钱,故而如此!但残疾孩子及外部文明社会看到的却是,孩子从判决下达至今未能从一个年进帐几千万元的被执行人那里拿到一分钱的荒唐现实。

    白山市中级法院说它们在周成汉的执行案中做了许多,而历经十年煎熬的残童周成汉却从判决下达至今未拿到一分钱,那么二者必有其一在说谎。作为这个孩子的法律援助律师,我能向社会公众肯定的一点即是,周成汉从判决下达至今未能通过白山市中级法院拿到一分钱的真实是个客观存在;存在着的状态,本身就是一种真实。另一个可以肯定的是,对法院的说谎我一点都不惊讶,如果哪天有人告诉我说,中国还是有不说谎的法院,我倒会顿感惊讶!

    对《法制早报》谨慎的据实报道之举,白山市中级法院函件中说这"伤害了……有关领导同志的感情",罕有地使我们10年来第一次看到人性及人情在这个法院的法官(至少是这个交涉函的执笔者)身上残存着。在残童周成汉近10年的诉讼煎熬中,法院在其中的罪恶真所谓罄竹难书。10年来,就是我,也都无法用笔来描述法院在孩子维权过程中,在围绕何以阻挠孩子获得应有赔偿方面法院行为价值的肮脏程度。在整个诉讼过程中,人们看到的完全是一个没有了理性、没有了人性且心理无限阴暗的龌龊小人在全程与残疾孩子在较量,而不是一个中立的审判组织的角色形象。我曾在法庭上公开讲过:"我之所以说本案中,孩子会得到赔偿,并不是说对本案承办法院还抱有什么信心,而是建立在我对文明社会的文明及道义价值迄今还未完全死去在你们的恶行中的自信"。但我们从来也不能低估这种法院的能量,本案诉讼过程中发生的一些鲜为人知的事至今想来让人悚然,由于对法律、良知、公正价值的彻底绝望及愤怒,在这场讼争的第四个年头,身心憔悴的、残童年仅50多岁的外祖母愤怒致在法庭上昏倒,后悲惨离世。此前,这个孩子的父亲也由于绝望彻底离开了孩子。当经过几年的上访、告申,终于拿到了证明医院应负完全责任的医疗事故鉴定结论时,三代人本以为,他们以悲愤、没有尊严、毫无平静生活保障乃至亲人的生命为代价换来鉴定结论,是医院承担责任的铁证。但令所有人难以置信的是,白山市中级法院却怪招迭出,竟违反基本法律程序,经长时间的背后运作,吉林省高级法院法医部门竟荒唐地作出一个推翻医疗事故鉴定的所谓司法鉴定结论,制造了司法审判史上最无任何顾忌的丑闻。省政法委获悉了这一丑闻后,经对两份鉴定研究对比,得出:"经研究,我们认为省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作出的鉴定书为最终鉴定,且程序合法,审判机关应作为有效证据予以采信"。而面对这份省政法委的文件,白山市中级法院所做的是,从卷宗中抽掉并向二审法院隐瞒了这份文件,致一事两个鉴定结果,案件久拖不决……。

    在本案中,白山市中级法院最近的几年里,已完全是跳到前台,用它的话是:"穷尽了所有措施",以阻挠对孩子合法权益的保护,它在交涉函中提到了,是报纸的报道损害了它作为法院的声誉及良好形象,这着实让人哭笑不适。中国的法院,可谓恶名昭著全球,只是象白山市中级法院这样的恶行者更"出类"而已。至于"人民法院的良好形象"这样的描述,在中国,也绝对只会出现在官样文件及官控媒体中,而决不会是在任何无精神问题的中国公民的心目中。

    2005年5月18日于北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智晟:政府不做事,是对公民最大的善举
  • 高智晟:不仅仅是科龙所面对的
  • 高智晟:中国劳工权益问题剖析
  • 高智晟:“黄老汉”的房屋被暴力拆毁一周年祭
  • 高智晟:广州大学城与文革
  • 高智晟:杀人者是我们的诉讼制度
  • 高智晟:贪官是暴露一个处理一个
  • 高智晟:我的平民母亲
  • 高智晟:到来的并不是希望
  • 李国涛:全力声援郭国汀高智晟律师,愤怒谴责政府严重违法
  • 全球营救呼吁国际律师界关注高智晟律师的安全
  • 高智晟:不能是永远的问题
  • 高智晟:赵紫阳的悲剧对广大中共党员是一个警示
  • 范英着:侠之大者高智晟
  • 袁红冰:高智晟律师的孤独(图)
  • 赵达功: 对高智晟大无畏的精神表示敬佩
  • 大陆维权人士胡佳声援高智晟律师致信全国人大
  • 江源:高智晟律师的选择
  • 红墙挡不住春风--给高智晟律师的新年献词
  • 高智晟律师致人大及吴邦国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