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52399个读者,谢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司鹏程:“皇族”迷梦——毛新宇和他爷爷的150万
(博讯2005年5月12日)
     (一)

    北京的“中央电视台”近日播放了一个关于二战的专题节目,毛泽东之孙毛新宇也现身其中,就中共抗战的所谓重大贡献问题展示了他最新的“研究”成果。

     传毛新宇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后被授予中共中央党校党史硕士及军事科学院军事学博士学位,目前正在军事科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据其人大校友透露,毛新宇当年即为特权学生,很少上课,但三餐的享用绝对不会耽误。对毛的“最高指示”——要允许学生上课看小说,要允许学生上课打磕睡,要爱护学生身体。教员要少讲,要让学生多看。我看你讲的这个学生,将来可能有所做为。他就敢星期六不叁加会,也敢星期日不按时返校。回去以后,你就告诉这学生,八、九点钟回校还太早,可以十一点、十二点再回去(见毛泽东和王海蓉同志的谈话,1964年6月4日)——毛新宇显然领悟颇多。知情人引述前人大校长黄达的话说,毛新宇在人大仅仅是“读完”,而非毕业;黄达强调,全世界只有一个毛泽东毛泽东只有一个孙子,这是人大接收他(毛新宇)的原因。 (博讯 boxun.com)

    当年罗隆基一句 “无产阶级的小知识分子领导资产阶级的大知识分子”伤了“领袖”的颜面,毛迁怒于所有的知识分子,致有“反右”文祸;今天毛新宇将“人民共和国”的最高学历一网打尽,尽情弥补了毛的缺憾。所谓有其祖必有其孙,在弄虚作假、糊弄大众方面,毛博士尽得乃祖真传。自夸“专长领域”为“当今世界最完整、最科学的军事思想体系——毛泽东军事思想”的毛博士声称,“我爷爷”领导下的八路军和新四军总共消灭了150万日军;他并且认定二战中为人类做出最卓越的贡献的两个国家,一为苏联,另一则是八路军新四军为代表的“我爷爷”领导下的中国。

    然而,历史却不是中共国的一个所谓“军事学博士”能够胡口编造的。

    资料显示,日本官方公布的二战日军总体伤亡数为195万(战死185万,截至投降日有10万伤残人员),其中英联邦军队在缅甸击毙18万(含被中国远征军击毙的1万余日军),苏军在中国东北击毙9万。中国战场上日军的死亡人数虽有争议,但一般认为日军战殁者当在20万至50万间(例如日本出版的《昭和国事总览》记载说1937-1945年日军在华死亡总数40.5万)。除前述地区外,日本所有的损失都出自太平洋战场。不知毛博士凭空多出的150万日军何在?

    事实上,中国14年抗战不能全歼日军一个步兵联队,无法从日军手中夺回任何一个其固守的城市。反观太平洋战场,日军整个师团乃至方面军全军覆灭的情况却屡见不鲜。

    日本陆军的五大主力师团,除近卫师团驻守皇宫、第5师团驻守印度尼西亚外,其它三个师团俱遭美军重创:第1师团在菲律宾莱特岛为美军全歼;曾以一师之力攻占东北全境号称不败师团的第2师团在瓜达卡纳尔岛大部被歼,残存官兵患“恐战症”,被迫调往缅甸休整;参加过南京大屠杀的第6师团则在所罗门群岛的布干维尔岛上精锐丧尽。

    被誉为“皇军之花”的关东军的16个师团亦大部覆灭于太平洋战场。

    至于整个方面军被全歼的,则有马里亚纳群岛的31军,冲绳岛的32军,莱特岛的35军。驻扎在菲律宾以14军为骨干的63万日军更是仅战死者就有52万人。

    遗憾的是这些战报中完全不见苏联和毛新宇那所谓“世界最伟大军事家”的赫赫战功。

    (二)

    毛博士努力论证“我爷爷”这个“世界最伟大的军事家”领导的“进步力量”,不仅是爱国的表率和中华民族的救星,其光芒更应普照五大洲四大洋,所谓“从历史学家研究来讲,他(毛泽东)是世界伟人、伟大领袖,也是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战略家、哲学家”。但墨写的谎言和飞溅的唾沫终究掩不住血写的事实——历史早已明证毛共的发家历程全然是一部鲜活的卖国祸国史。

    《共产党宣言》讲“工人阶级没有祖国”,中共甫一成立即致力于践行这一卖国宣言。

    1921年中共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党纲》,其中明确宣告:西藏、新疆、蒙古应自中国分离,加入“民主联邦”苏联。

    1928年中共又在上海拟定了宣告“台湾独立”的“三大主张”。

    1929 年7月,国民政府收回“中东路”(“中国东北铁路”)主权,中苏宣战,苏军侵入东北。当时的中共中央政治机关报《红旗》立刻抨击国民政府“秉承帝国主义命令,强夺中东铁路,向工人阶级的祖国、世界革命的大本营苏联挑战,成为帝国主义武装袭击苏联的前哨”。中共中央并向全党发出指示,要求各地共产党员武装起来,帮助苏联,打败中国军队。中共领导李立三更明白宣告,“武装保卫苏联,即将是全国的武装暴动”。中华大地由此兵连祸结、神州四处狼烟。

    1931 年11月7日,苏联国庆日的同一天,中共在江西瑞金宣告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政府秘书长”邓小平宣读了“共和国宪法”,该法第14条称,“我们赞成中国境内的所有少数民族都能够从中国分离出去,都能够独立自成一国,建立一个跟中国一点关系也没有的新国家”。

    30年代的中华民族正面临着空前劫难,但这场旷日持久的中日战争竟成为中共提升叛乱规模、扩展势力的巨大契机。

    史料记载,“中共在江南的最高领导人刘少奇,自从到达华中之后,他的全部军令、报告,没有一个是出于打日本人的,全部都是为了打击或分化国军之用”。而陕北的假抗日局面,更是连共产国际派驻延安的代表彼得•弗拉基米若夫也无法忍受。他说,“解放区出现了一片怪现象。中共的部队同样也出现了这种怪现象。他们全部在尽可能地与沦陷区的日军做生意……实际上晋西北各县都充斥着五花八门的日货。这些日货都是由沦陷区日军仓库所直接供应的”。彼得在他的《延安日记》中并彻底揭露了中共所谓的“大生产运动”。他写道,“到处在做非法的鸦片交易。罂粟的种植与加工,大部分将由部队来做管。政治局已经任命任弼时为鸦片问题专员。毛泽东同志认为,在目前形势下,鸦片是要起打先锋的、革命的作用,忽视这点就错了,政治局一致支持中共中央主席的看法”。

    借着苏联提供的资金和武器,靠着大力发展的鸦片贸易,奉行“不打日军,专打友军”的原则;如此“抗战”,中共迅速地从原先的不足两万人,坐大为130万众,裹挟人口一亿以上。而同期的国民政府则牺牲将士300万,其中仅阵亡的将军就有206位。

    1959 年,毛泽东在庐山会议上自鸣得意地宣告,“当时是共产党、国民党和日本人三国鼎立,我们就是要让国民党和日本人斗个你死我活,而我们从中发展壮大”。毛后来又多次在外交场合强调说,“如果没有日本的侵略,我们现在还在山里,就不能到北京看京剧了。正是因为日本皇军占领了大半个中国,所以才为我们以后的解放战争创造了胜利的条件。日本垄断资本和军阀给我们做了件好事,如果需要感谢的话,我倒想感谢日本军阀”。

    毫无疑问,中共生存发展的机会完全是日本人给创造的。“他爷爷”对此也供认不讳,毛博士却还要强调什么八路军新四军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大贡献”,简直是荒天下之大谬。

    (三)

    建立了社会主义红色王朝后的毛共更加肆无忌惮地出卖民族利益。毛共将大好河山拱手送给苏联、印度乃至朝鲜、缅甸。1200多万平方公里的民国领土迅速缩减为960万平方公里的“人民共和国”,海棠叶也变成了穷凶极恶好斗的公鸡。

    毛共还要将残存的秀丽河山大加挞伐。所谓“喝令三山五岳开道,我来了”、“碰天天要破,跺地地要塌”,这种对正常生态大规模破坏的极端手段被夸耀作“敢叫日月换新天”的“革命壮举”。由此带来的是数十亿亩沙漠化土地,干旱、洪水等自然灾害频繁造访中华大地;即便是原先“风吹草低现牛羊”的内蒙也难以见到真正的草原。

    较之国土的沦丧破败,毛共政权对中华文化和民族精神的戕害更是彻底。古语云,人之异于禽兽者,几希。离开了人性和高贵的品德,人就跟禽兽毫无区别。而历经中共多次革命“洗礼”的中华大地,阴暗丑陋的人性成为当下社会的通行证;借用国家、人民的名目,各种肮脏的勾当都能堂而皇之地进行;谁更卑劣谁就能在中共国获得更多的资源和利益。这就是毛博士所谓“人类最宝贵财富”的“我爷的思想”对中国社会的彻底改造。

    不仅如此,毛时代的中国,世界目睹了数百万“反革命分子”人头落地,听到了3000多万饿殍的哀号,还有众多被夷灭的平凡生命见证了无数的政治狂澜。短短20余年,就有多达8000万中国民众被毛共“解放”进了坟墓。毛新宇“他爷爷”尽管从未消灭过一名日军,但其毁灭的性命,不仅夏桀商纣难望项背,希特勒、斯大林、日军屠戮杀伐的总和也远居其下。80,000,000,这不是冷漠的数字,而是血淋淋的真实;它不是一个人的故事,而是数千万中国家庭的真实经历。

    毫无疑问,爱中国这片土地、爱这片土地上的文化、爱这片土地上的人民,自始就同毛新宇和他的“我爷爷”无缘。

    作为中共第一红色家庭的嫡系后人,毛新宇对毛泽东的滔天罪行并没有显示出丝毫的歉意,更遑论忏悔和检讨。不仅如此,他力图将毛泽东那具在水晶棺内冷藏了29 年的僵尸重新祭起,毛新宇强调学习毛泽东思想是“全体人民的共同责任”,所谓“广大中国人民对毛泽东深厚的感情和崇高的敬意是一种对真理的信仰,只有信仰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这样我们的国家才会有希望,无论时光如何流逝,毛泽东作为历史的丰碑,将永远矗立在人类的历史上”。

    这是怎样的令人作呕的鲜廉寡耻!悲哉中华,竟然能够孕育出这样无耻的一对祖孙。人类社会已经走进了21世纪,而毛新宇仍要绑架作贱中国民众与他一起朝拜祭飨中共魔王。难道毛氏家天下的迷梦未尽,八宝山前山呼万岁、纪念堂上谀颂不绝的局面还要长久地持续下去吗?

    愿毛氏和他那言必称“我爷爷”的孙子早日被清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文中部分资料出处如下,恕不一一列明。张忠义 《八年抗战中国并未取胜》新华社 毛新宇谈《爷爷毛泽东》谢幼田 《中共壮大之谜》

    《观察》首发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