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奎德: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蔡元培:自由主义教育家(图)
(博讯2005年5月10日)
    陈奎德更多文章请看陈奎德专栏
    
    
陈奎德: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蔡元培:自由主义教育家

    蔡元培先生
    
    
    蔡元培(1868-1940)在中国近代史上,是与北京大学联系在一起的。而北大,自从他任校长后,遂变为自由主义的思想重镇。因此,在中国自由主义史上,不能缺少蔡先生的位置。
    蔡元培号孑民,浙江绍兴人。光绪年间进士,其后任绍兴中西学堂监督,以清末翰林而身预光复会、同盟会,成为双料革命,蔡元培是第一人;以开国元勋入主教育部,进而出长北大,倡导学术自由。他“把北大从一个官僚养成所变成名副其实的最高学府,把死气沉沉的北大变成一个生动活泼的战斗堡垒。”(冯友兰语)其功不可谓不巨。蔡先生一生可资谈论者不少,但是比起他执掌北大,都显得微不足道。梁漱溟曾评蔡先生说:”开出一种风气,酿成一大潮流,影响到全国,收果于后世。”
    倡导“学术自由”,致力现代科学,蔡元培是最彻底的一个。戊戌之际,他看到:以中国之大,积弊之深,不在根本上从培养人才着手,要想靠几道上谕来从事改革,把腐败的局面转变过来,是不可能的。因此蔡元培显然注意到避免“不动”或“盲动”这两种态度倾向,以为社会革命与文化启蒙这两大任务不可以互相替代。于是他把目光落到了教育上:传播新知、开通风气、启迪民智、进化民德。当时清末民初的启蒙活动家,严复之后,功勋卓著者有蔡元培与张元济。张元济于出版界,创商务印书馆,蔡元培于教育界,长北京大学。
    循思想自由原则取兼容并包主义 吕思勉说:“孑民先生主持北大,所以能为中国学术界开一新纪元,就其休休有容的性质,能使各方面的学者同流并进,而给予后来学者以极大的自由,使与各种高深的学术都有接触,以引起其好尚之心。”用蔡元培自己的话说,不外“循『思想自由』原则,取兼容并包主义”。二者互为表里彼此依托。人们说到当年北大一时之盛的师资,从陈独秀、李大钊、胡适,到辜鸿铭、刘师培、黄侃,从“五马三沈”到周氏兄弟,都会赞一声”雅量”。蔡元培说:“无论为何种学派,苟其言之成理,持之以故,尚不达到自然淘汰之命运,虽彼此相反,而悉听其自由发展。”虽说“兼容并包”乃“世界各大学通例”,但当时能恃此点铁成金者,惟蔡元培一人。梁漱溟把这归因于蔡元培的“器局大、识见远”。
    作为中国现代教育的主要推动者,蔡元培也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守护人。他的教育和学术管理实践来自他的自由主义教育哲学。蔡先生身体力行,实践自由,包容万派。他所包容的人,像特立独行犀利张狂的陈独秀,清明理性中西兼通的胡适之,以及李守常(大钊)、顾孟余、陶孟和、周树人、周作人、钱玄同、高一涵诸先生皆各有所长。所有这些先生任何一人的工作,蔡先生皆未必能作;然他们若没有蔡先生,却不得聚拢在北大,更不得机会发抒。聚拢起来而且使其各得发抒,这是蔡元培独有的伟大。从而自五四以降自由主义在中国的新气象新风气蔡元培先生功莫大焉。
    
    除了整顿发煌北大,他还创建了中央研究院,这两块园地成为超越现实黑暗政治和复杂社会环境的相对纯净、独立的学术天地和思想摇篮。而蔡元培本人,作为“兼容并蓄”,“百家争鸣”,“学术自由”的象征,理所当然地成为自由主义代表人物之一。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