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陶杰:韩国傲然走向世界的一张文化身份证
(博讯2005年5月08日)
    无电视播映的《大长今》横扫全港,食物、药膳、大长今和闵正浩之情,在香港掀起一场「大长今宗教」。女主角的坚毅奋斗、逆境求存,又被标签为所谓「大长今精神」。

    《大长今》为甚么深得海外华人共鸣?因为《大长今》不为教导香港人如何「逆境求存」而拍摄,《大长今》是韩国崛起于东亚的一部政治宣言书。《大长今》的背景是李氏皇朝的中宗一代,时间在十六世纪初。此一年代,中国正值明朝正德刚上台,是政治最黑暗的时期。在同一年代,韩国有中宗这样的好皇帝,不论外廷政事、后宫家务,处处都接受大臣的议谏,到后来大臣对皇帝的反对,语言激烈,态度坚定,其言论之自由,对皇帝权力之制衡,几乎像欧洲的「君主立宪」。但一海之隔的北京,此时正德皇帝却宠信太监刘瑾。在中宗欣赏大长今的厨艺和淑德之际,中国的皇帝却跟随一名太监整天嬉游玩乐。中国人的观众在沉迷《大长今》的时候,有几人想到,就在大长今、中宗、闵大人的一段如歌似泣的情史发生的同时,中国的正德皇帝也在上演一场经后人美化粉饰的庸俗剧《游龙戏凤》?

     《大长今》成为韩国对外的政治宣言,其精妙在此。华人观众追看《大长今》,除了剧中男女的性格情感,还不自觉投入了剧中的汉文化背景:李氏皇朝沿用汉字,朝中官员衣冠与明朝相似,其时的官制也仿照中国的「九品中正制」,政府设有「吏户礼兵刑工六部」。华人观众看来全无隔膜,剧中的皇帝都明事理、识大体,朝臣正直刚讷,大长今饿体肤、劳筋骨,更修成「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女中丈夫的典范,华人观众看看,恍如爱丽丝梦游仙境,忘记了本国明朝的黑暗历史,走进了一个儒家精神的理想国。 (博讯 boxun.com)

    只执拘泥于日本的少数民间教科书出版商「篡改历史教科书」,却无人惊识韩国的《大长今》暗中篡夺了中国文化主体精神的解释权。如果我是韩国政府,我会全力把《大长今》向国际推广,如果能让欧美和拉丁美洲的观众也能热爱欣赏,《大长今》的儒家理想就可以「韩国化」,就像韩国向联合国申请把端午节列为韩国的文化遗产一样,一代二十年之后,全世界就会以为儒家精神的源头其实在大韩。

    这就是大陆一些文人在喋喋论说的所谓「软权力」之所在。韩国经济崛起,韩国的民族主义像高山的一流狂溪,要流泻为一个湖泊蓄势。一个现代化的韩国,在世界上受人尊重,抗衡美国的工业文明,觅溯寻根,树立东方文化传统的旗帜,则必须拿出一套道德的价值观。《大长今》就是韩国傲然肩负传统、迈向国际的一张文化通行证。

    如果我是中国的胡锦涛,看见《大长今》成为现象、潮流,甚而宗教,我会抚心自问:以通俗流行的文学电视剧为战场,中国走向世界的文化身份证是甚么?是宣扬阴谋权术的《雍正皇朝》、《康熙大帝》,是只知颂扬战争和帝皇术的《汉武大帝》,是中国人沉迷的奴才处世艺术的《宰相刘罗锅》,还是中国文人附庸皇权、以小聪明来明哲保身的《铁齿铜牙纪晓岚》?当韩国人发掘了大长今这样的一位女性人物,为她重新注入了古典妇德和现代的女权精神,巧妙地把大长今这样一位可爱可敬的女性包装为韩国的文化形象,中国自己,除了一批龙袍的帝皇、结辫子磕头的奴臣,又拥有甚么?更重要是的,除了苏联的政治宣传文学《卓娅和舒拉的故事》,中国的领袖会为甚么样的作品所感动?

    韩国人比中国人更懂得甚么叫「文以载道」,懂得怎样向世界讲述自己的故事。除了《大长今》,韩国的电视剧重头戏还有《医道》,颂扬韩国历史上的一位医神。那么中国的李时珍呢?

    随日韩的崛起和强大,二十一世纪的东亚文化,当然有复兴的一日,但三五十年之后,恐怕不止国际社会的下一代以为中国文化由日本和韩国「隔海东传」,连中国人的下一代寻根问祖,亦将乞灵于韩国和日本,因为这两个国家保留了由战国到汉唐的中国文化的精髓,成为中国精致文化的博物馆。

    影视作品可以为国家政治而服务,正如烈尼史葛的《天国骄雄》是布什政府讨伐伊拉克伊朗的新十字军东征的银幕战书。《大长今》风魔狮子山下,香港的家庭观众,如果只知浅尝于甚么韩国烹饪的感官刺激,或学舌于甚么「逆境求存」的滥调,未免太小看了韩国人的智慧和野心。未来,永远只属于一个触觉敏锐、创意充沛、而又懂得应变求存的民族,《大长今》预示了一个亚洲盛世文化的到来,而这场盛宴的餐厅,却在汉城──啊不,首尔──和东京。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