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夜狼:在思想上加入美国国籍
(博讯2005年5月06日)
    
    
     文革乃至文革前的大陆小说或者电影上往往会有这样的情节:某某“积极分子”要求入党,但组织“考验”他的时间还没有到,也即暂时不批准他入党,但积极分子却一点也不气馁,而是找到了一个绝佳的自慰途径:没关系,请党组织继续考验我吧,反正,我早已在思想上加入中国共产党了。 (博讯 boxun.com)

    
    环境的优美,经济的发达,言论、宗教信仰的自由,尤其是政治上的民主,更是足以令所有爱好美好事物的人们高山仰止,不能不心往神驰——美国,恰如其名,一个美丽、美好,美不胜收的国度。
    
    心仪归心仪,未能出生在美国,也无缘成为华裔美国人,得以享受民主、自由的空气,怎么办?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早在多年前,我便有了一个绝佳的办法,即向可靠的朋友宣称:我已经在思想上加入美国国籍了!
    
    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言语和“行径”,必然招致爱国志士和民族精英的痛心疾首和口诛笔伐:崇洋媚外,汉奸,投敌叛国!
    
    焦国标在他的《河南俩老太:常香玉和高耀洁》里有如下话语::“如果当年美军拿下朝鲜半岛,越过鸭绿江,直捣北京城,推翻毛泽东的政权,像满人赶走李自成那样,后来的一切灾难都可以免除,现在中国大陆人民幸福和富裕的程度应该与今天日本、韩国、台湾人民不相上下,根本无须几十年后来邓小平再搞什么改革开放。”此话一出,立即有人大惊失色,如冼岩、郭飞熊二人即对焦国标先生进行口诛笔伐:“支持在列强环伺下解除中国的武装,以方便‘自由国家可以利用强大的武力’,‘推翻暴政’。”“已直接践踏了我们社会的基本价值——对国家、对民族、对主权的认同,对人格、对尊严、对大节的持守。至此,‘英雄’焦国标已将自己降低到了‘人’的底线以下”。
    
    诸如此类的逻辑和是非观,当然很适合专制政权和独裁者的胃口。美国如果真的出兵直捣北京,那就不仅仅是“干涉别国内政”的问题,简直就是“世界警察”的侵略行径了。我一直纳闷,这干涉别国内政和世界警察在“我们”的词典里,怎么就成了天经地义、无可辩驳的贬义词了呢?如果你的内政是黑幕遮盖着的暴政,难道还不该维护世界和平的警察来给你揭露揭露?打一个通俗的比方,我在家里把妻儿往死里打,别人或片警来制止我,我给他吼回去:“我打自己的婆娘、孩子,关你外人屁事!你有何资格插手我们的家务事?”说得过去吗?再打一个比方,中国人落水了,遭受火灾了,旁边有美国人,但爱国主义者不许他接受美国人的救助,而是非得让他等着中国人来救他,否则,他就只能选择“舍身取义”。这不是现代版的、打着爱国主义幌子的“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是什么?
    
    日本军国主义在中国屠杀了2000多万中国人,美国误炸了三个中共记者,国人义愤填膺,理所当然。但四九前中共为夺取政权,与国民党一起屠杀了几百万中国人,尤其是四九年以来,在中共法西斯惨绝人寰的统治之下,大陆“非正常”死亡人口达到了骇人听闻的8000万之多。六四天安门广场,中共更是用坦克和机关枪屠杀爱国学生。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愤青们在对外国人的屠杀行径口诛笔伐的同时,对中共过去和现在仍在进行的屠杀行径却背过脸去。外国人杀中国人肯定罪在不赦,但中共杀戮中国人,怎么就“情有可原”了呢?这是什么逻辑,这是什么是非标准?如果你或你的至亲死在中共的坦克、屠刀之下,你也如此“一分为二”地对待屠夫们?
    
    依照高擎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大纛者的逻辑和是非观,那么,二战时期,法国、波兰等国接受美英等盟军的解放,中国东北的接受苏军的解放,也都是卖国行径了。接下来的中国出兵朝鲜半岛、出人出钱支持亚非拉的“革命”,无疑也是对邻邦“内政”的粗暴干涉了。至于如今包括中国军队在内的联合国维和部队的驻扎世界各动荡地区,不仅是那些国家的引狼入室,更是联合国对各主权国“内政”的无耻践踏了。
    
    还是依照那一套思维方式,如果我和焦国标等等的言行属于叛徒汉奸卖国贼行径,那么,许许许多多的中共高官,以及太子党的存钱海外,尤其是杨振宁之流的“美不思蜀”,更是罪在不赦。
    
    无论海内海外,对共产党及其体制大唱赞歌的人,可以分为三大群体。首先是体制内把握要津的既得利益集团,他们既富且贵,掌握着十几亿中国黎民百姓的生杀予夺大权。为了“红色江山永不变色”,为了自己和子孙后代能作“共二世”、“共三世”、直至“共万世”,他们当然要猪八戒对镜子作揖,自己崇拜自己,当然要害怕西方民主,害怕资产阶级自由化,害怕和平演变,当然要对美国,这个民主和自由的灯塔恨得要死、怕得要命。其次是明知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却已经在共产锅里分到一杯羹的这一部分人。为了共产党向他们不断招摇的乌纱帽,为了共产党手里的大把钞票,为了目前和家族、个人利益,他们不惜对真理和阳光背过脸去,苟且偷生,忍着恶心将苍蝇和着牛奶一起吞下肚去。(哈哈哈,好,写得好——自己忍不住喝彩)再就是浑浑噩噩,作稳了奴隶的这一部分人了。这一部分人头脑比较单纯,因长期受“伟光正”、受吃水不忘挖井人的误导,重复千万遍的谎言对这一部分人来说,早已经成了真理。只知唯党首是瞻,党云亦云,被共产党卖了,还要替共产党数钱,他们可怜而又可悲。
    
    腐尸和粪土供养着蛆虫生活,在人神共愤的共产党统治的这一片土地上,良心被狗吃了的人,没有做人底线的人,才可以沐猴而冠,才可以春风得意马蹄疾。鸭子升腾,鹰隼沉沦的时候,这个世界应该受到诅咒。
    
    焦国标说,在他的辞典里,没有什么大节小节,只有民主与专制。我说,在我的词典里,没有中国和外国,只有正义和非正义;没有本民族和异族,只有善良和邪恶。无中无外,无东无西,道之所存,师之所存。属于真善美的,我就如痴如醉地、头也不回地去爱去追求;属于假丑恶的,我则义无反顾、刻骨铭心、永不妥协、永不原谅地讽之刺之无完了,讨之伐之没商量,鞭之挞之不手软。
    
    少儿时代,只能看中共出版的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书籍,听惯、看惯了多少共党自己编排的、为自己歌功颂德的歌曲和电影。毛和共在我心目中,曾经是那样的圣洁和伟大,被我万分虔诚地奉为至高无上的神明。谁知,成年之后才惊讶地发现,原来,我心目中“伟光正”的共产党、大救星毛老匹夫是一个个地地道道的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就在牌坊底下当婊子的,天底下最为卑鄙下流、最为邪恶的利益团伙。早在十八岁的时候,老爷我便认识到了毛共的下流无耻本质。从那时起,我即羞与毛共这个当今世界上最大的犯罪团伙,羞与被毛共阉割了男根、泯灭了良知、偷光了灵魂的愚民为伍——今生羞具黄肤色,来世愧为龙传人。
    
    想起了几乎被中国人遗忘的飞虎队,想起了听信共产党的一面之词而砸了美国领事馆、大使馆的愤青,想起了911发生后千万个中国人幸灾乐祸的丑恶嘴脸,我深深地觉得,中国人实在愧对美国人。作为华夏民族的一员,在此,我为我同胞的丑陋言行向美国人民表示深深的歉疚。
    
    生在黑暗新中国、长在卑污红旗下,我为自己没有始终受毛共歪理邪说的蛊惑,为自己的出污泥而未染,为自己无需《九评》的启蒙,而是全凭自己的观察和思考洞悉毛泽东、共产党厚颜无耻、卑鄙下流、天良丧尽的丑恶嘴脸和蛇蝎心肠而感到庆幸,感到自豪。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进出的洞敞开着,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给你自由。我渴望自由,但我深深地知道,人的身躯,怎能从狗洞子里爬出。”当年,义愤填膺的我在日记里写下了如下字句:老子坚决不入管理不好国家的党团!
    
    焦国标说,他并不为他的《讨伐中宣部》而感到怎么自豪,但他为他那篇更为卫道士和愤青所不能接受的《致美国兵》而感到“自豪八百辈子”;我言:我为我惊世骇俗、震聋发聩的“思想上加入美国国籍”的奇思妙想和发明创造而感到自豪八万辈子。
    
    壮哉,焦国标!
    壮哉,夜先生!
    
    
    后记:我相信,这一天应该不远了:中共独裁专制的土崩瓦解。
    
    一个中国人用鸟枪在校园打鸟时,不小心将共产党的红尿布打了个小洞,被判了二十年徒刑;在美国,“公然”在大街上焚烧美国国旗,却被认为是表达思想、表达言论的自由而受宪法保护。
    
    等到我等也能在天安门广场焚烧中国国旗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中国大陆应该也成为了政治民主、经济发达的“美国”——美好富饶的国度。届时,我将登报声明,夜先生这个当年酸楚、无奈地“在思想上加入美国国籍”的游子回国了,他的思想、他的灵魂再也不用流浪、不用飘荡异国他乡了!
    
    
    2005年4月20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