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丁子霖:记者的良心
(博讯2005年4月29日)
    
    张汝宁,一名普普通通记者、编辑。他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只在这个世界上停留了32载。然而,他每走一步,都留下了深深的脚印。
     (博讯 boxun.com)

    张出生于一个有教养的家庭,毕业于北京大学俄语系,从业于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而且,由于工作出色,已被提拔为该电台的一个部门负责人。从官方的观点来看,他是共产党一手培养出来的“好苗子”,“党”对他是完全可以信任的。但是,得到共产党信赖的新闻记者并非都把自己的灵魂出卖给共产党,他们坚守著作为新闻从业员的职业良心。回顾89年那场运动,中国的新闻记者们也曾经走上街头,为争取新闻自由而大声疾呼,为维护“说真话,不说假话”的新闻报导权而果敢地抗争。在那年难忘的五月里,他们用笔,用话筒,用照相机和摄像机履行了他们作为民众代言人的神圣使命。而在这个记者群体中,也有他张汝宁一个。最后,在血腥的镇压降临到民众头上的时候,他以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为那场抗争留下了永恒的记录。
    
    6月3日那一天,本来是他的休息日,他也真想好好恢复一下那么多天来积累下来的劳累。但是,那天晚上,整个京城风云突变,一场大屠杀开始了。他再也不能在家里耽下去。他要赶到电台与他的同事们在一起,向世界报导这一重要历史时刻所发生的一切。
    
    可是没有想到,就在晚10点多他走出家门穿越马路的一刻,一颗罪恶的子弹击中了他的腹部,倒下的地方就在离家不远的西长安街木樨地桥头附近。他随即被周围的民众送到了复兴医院,但当时往这家医院送的伤患太多,大夫无法一一及时抢救。复兴医院临近木樨地,这个地点民众的伤亡特别惨重。医院库存的血浆很快用完了,而紧急运送血浆的车辆又在途中被戒严部队打坏了。伤患越送越多,只能等待。据死者的亲人说,张伤势严重,整个腹腔都被打烂了。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垂危的生命也渐渐失去了复苏的希望。人们守候着他,急得一筹莫展。他与死神一直抗争到4日凌晨,他的亲人、他的同事们眼睁睁地看着他在痛苦的呻吟中停止了呼吸。
    
    死亡,意味着一个人的生命的终结,然而,它又意味着生命的另一次开始。
    
    张遇难的消息传来,唤起了更多新闻工作者的良知。就在得知张遇难的噩耗之际,他的一位姓吴的同事,在戒严部队威逼的枪口之下,勇敢地拿起了话筒,用英语向全世界通报了发生在中国首都北京的那场空前惨烈的杀戮。随着无线电波传遍全球各个角落,世界上所有爱好自由、和平的人们无不为人类文明的倒退和蒙受的耻辱而感到惊愕与羞愧,亿万双愤怒的眼睛朝向了野蛮、残忍的杀戮者。后来我听说,这位元姓吴的记者被开除了党藉,开除了公职,赶出了共产党的国际广播电台,甚至有传说他还坐了共产党的好几年牢。
    
    在中国,要获得一分自由,往往要以十倍的自由为代价。人们都还记得,“6.4”后,中国当局对新闻界进行了大清查,很多记者被投入了监狱,一大批记者、编辑被清理出新闻机构。中国的当权者不能给予记者们新闻自由,他们深知这种自由对于权势者的威胁。但愿人们不要忘记已经被杀害的张汝宁和他那位姓吴的同事。他们为维护一个新闻工作者的良心,为了让遇难同胞的亡灵能得到安息,毅然舍弃了自己的自由。
    
    关于记者张汝宁之死,我在“6.4”过后不久就听人说起过了,我也曾无数次托人打听死者亲属的下落,可一直到93年冬天,才辗转寻找到死者的母亲。这是一位很有素养的知识女性。象所有的母亲一样,她深深地爱她的儿子,为她儿子生前的为人和事业上的成功感到骄傲。她对我说,她儿子上学的时候是班里的高材生,参加工作后又是业务尖子,后来被派去国外进修,学业又是最优秀的,而且结婚不久,有一个美满的家庭。现在儿子离她而去了,她的心里空荡荡的,因为她失去得太多,太多。由于有着同样的命运,我完全理解这位母亲的心情,但我找不到更多的语言来安慰她,只能道一声:“望您多保重。”
    
    现在,时间已过去15年了,死者已经远去,活着的仍将为自由而抗争。我想,我们这个世界是为自由而存在的。因此,那些为自由而抗争的记者,不管是已经死去的,还是活着的,都将受到世人的尊敬。
    
    (丁子霖执笔 2004.4.27)
    
    〔转载自《民主中国》;http://www.chinamz.org/〕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西风烈:这应该是对六四死亡人数最客观的数字
  • 曾节明:六四死难统计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 观世山人:赵紫阳的历史定位与六四事件探源
  • 吴稼祥:六四——权力舞台的大玩家
  • 啥是六四?——“道解”中共的无形利器
  • 为六四伤残者齐志勇捐款的呼吁信
  • 为了忘情的纪念(六四)
  • 博讯来稿:对六四而言
  • 刘晓波:赵紫阳的六四形象
  • 王成:六四绿卡的初步经济分析
  • 金钟:为何公开见张良经过?(《六四真相》真假之争)
  • 黎安友:回应金钟的〈六四故事〉 (《六四真相》 真假之争)
  • 六四点滴回忆
  • DSL《六四真相》真假之四:方舟子的局限与武断
  • 方舟子:伪“天安门文件”的闹剧可以休矣(《六四真相》真假之争系列)
  • 《六四真相》真假辩论:羿箭文章中的几个问题 /DSL
  • 《六四真相》 真假之争:略评金钟对天安门文件的质疑/DSL
  • 《六四真相》一书造假续:评说金钟的《真相》/羿箭
  • 惊天骗局:开放杂志主编金钟揭《六四真相》一书造假真相(图)
  • “六四”遗属:永怀赵紫阳
  • 还原《江泽民传》被删部份 (五)江泽民六四前软禁万里
  • 六四人士齐志勇等赵府悼念赵紫阳(图)
  • 江泽民传记帮他撇清六四镇压的责任
  • 「六四」受难者遭软禁 祭赵紫阳需批准
  • 温家宝对“六四”含糊其辞(图)
  • 赵紫阳九○年代受访 将六四镇压归咎邓小平(图)
  • 赵紫阳口述「六四」政治局斗争内幕
  • 六四民运人士俞东岳在狱中被刑求至精神崩溃
  • 中国政治和六四
  • 中国政治和六四
  • 香港人士评胡锦涛谈六四
  • 涉六四统一问题 中国重新审视东欧巨变
  • 胡锦涛是邓小平隔代指定的政治遗腹子,六四血债的欠债人!
  • 参加六四屠城部队部分军队编制及军队首长
  • 李鹏着文暗示邓小平决定镇压六四
  • 杨尚昆之子批「六四真相」一书内容 捏造事实
  • 香港五十万人游行直反党反社会主义性质与“六四”有什么不同?
  • 西方大报批评中共大肆隐瞒六四真相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