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独家聚焦】敌对党访华,中国“国是”怎么办?/巩胜利
请看博讯热点:国民党访问大陆

(博讯2005年4月28日)
    中国国民党副主席江丙坤于2005年3月底、在“中华民国”国民党退出中国大陆60年之后,第一次破冰之行的访问了中国。4月26日(这是中国官方新华社20日宣布的),孙中山的后来者、现任国民党最高统帅连战也将第一次“返回”中国访问。“中华民国”在野党的重要人物,连战、宋楚瑜等相继访问中国,而中国国家有这些在野党派生存、发展的任何空间吗?——这是未来“大中国”必须面对、迫切需要解决、国家生态环境的重大现实与历史问题……

    众所周知,在20世纪上半叶,就是因为中国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的势不两立、不能兼容而敌对、不能共生存,而导致了中国近代历史上的“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才导致了打败日本侵略者“八年抗战”之后,因为当时“中共政府”、“国民党政府”为了“宣示主权国家”、争先恐后的宣布免除日本国的所有“战争赔偿”,才导致了中华民族灾难历史永远无法弥补。倘若,昨天及未来的中国共产党、中国国民党等党派,依然不能象“美国独立战争”之后,获胜的一方给予被打败者另一方平等执政、公开参与管理这个国家的权力、有当然生存生态的环境,那么昨天及未来的中国将永远无法避免“亡国、亡党”的历史命运。国民党历史的昨天,成就了共产党的今天,党与党的与天不共,不能兼容,不能象大自然那样生生死死,这个国家就永没有安宁之日!那么,5000年中华民族的和平崛起,奔小康,历史的“醒狮之梦”——和谐大中国,岂能不付之东流??


敌对党访华,中国“国是”怎么办——从中国国民党“返回”大陆 看大中国未来及所有党派的生态环境

    ■文/巩胜利(著名中国问题学家)

    1940年代末期,“中华民国”及执政的中国国民党不得已而离开了中国大陆去了台湾。这一去,谁也没有能够想到,竟是60数年之后的2005年3月、才迎来中国国民党破天荒的第一次中国大陆之行。于是,全世界的人们清晰发现:处在“在野”之外的中国国民党,到中国大陆去干什么?到底能干些什么?在没有“一个国家”“政权”“经济权”、也没有“说话权”的中国国民党今天,到中国大陆、甚至永远也找不到、可能在中国大陆生存、活下去的用武之地,看看国父孙中山,能用20世纪20年代之前后的“饼”、来充中国国民党今日之“饥饿”吗?回头向历史一端望去:原来,在台湾失去了“中华民国”政权、地盘与人心的国民党,还是为了生生不熄的“生存权”而来——访问中国大陆、重新夺取国民党在台湾——“中华民国”失去的“政权”、地盘和人心?!

    在“中华民国”,中国国民党是在台湾无论如何也无法重新实施执政、生存受到严重挑战的境况下才去中国大陆的,但国民党在中国大陆也根本无法找到可以立足、生存的任何空间,因为今日的中国——执政的共产党、至今没有任何作为一个正常国家、任何党派可以参与竞争、可以发展的任何生态环境。建立一个任何政党(当然包括“反对党”)都可以在“大中国”生态存在、发展的环境,是一个 “大中国”未来、永远不能“亡国、亡党”的根本所在,也是未来中国能否“和谐中国”的至关重要,更是中国能否“和平崛起”走向“国际社会”、践诺一个“负责任大国”角色的根本可否……是画饼充饥、自欺欺人,还是依然不能建立起这个国家各党派与这个国家之间的正常发展生态环境?还是融入今日、未来世界?


“适者生存”是古训

    据报道:“中华民国”——中国国民党主席已经达成访问中国大陆共识,连战将于4月26日访问中国,与中国共产党主席胡锦涛会谈。与此同时,亲民党主席宋楚瑜也计划于5月14日左右访问中国进行“和平之旅”。但处“中华民国”“在野”外的国民党及其主席、其它政党再访中国大陆,又想干些什么?到底又能干些什么呢?有促成“大中国”这个国家生态环境发展、建设“一个中国”的“法码” 、而实现“一个中国”的历史宏愿吗?能形成一个“大中国”与其它所有党派生存、发展、相互制衡,一个正常国家的生态发展环境吗?

    众所周知,在今日世界,几乎全球所有存在的绝大多数国家,没有那一个国家的“政党”不是为着“执政”而存在的。在当今世界,也没有任何国家里的任何一个“党派”,而是为着永远“在野”而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党派与党派之间的制衡竞争,是全球所有法治国家的根源所在,也是所有正常国家的未来所在。


依然严酷的国家生态环境

    然而,依中国大陆现在的党政现状和国家的“法律规定”,就是“中华民国”的“中国国民党”真心愿意永远“下野”、听从中国共产党的绝对领导,那么也没有“法律规则”而让“中华民国”的国民党在中国大陆生存而存活下去。因为,不要说象在台湾国民党与民进党那样“下野”或“上台”的政党,就是象中国现在依然生存着的其它党派那样,从中国国家财政里分得党国民的活动经费也绝无可能,因为中国“人大”“政协”的法规规章中从来都没有包括“中华民国”(指台湾现政权)的国民党,也绝对不包括与中共“执政”可能引起“上、下野”要求的其它所有的党派。因之,中共56年来规定“党领导一切”——“党指挥枪”,否则就要进行“无产阶级专政”!

    与此同时,今日的“中华民国”同样也绝对没有共产党的生存环境。现在是考验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最关键时期到来了:中共能与其它党派之间、具有生态发展环境的来继续生存下去吗?还是56年以来,此就唯一永远执政,彼就永远在野?此党就永远在国家之上,彼党就永远在台下而永远被消亡下去?中国,能建立起所有党派之间、具有生态发展的一个国家政体的生态发展环境吗?

    不管是“中华民国”的国民党、民进党或亲民党等等所有的其它党派,对今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来说,还依然没有、并不存在这些党派生存、存在的生态环境,更没有此党与彼党竞争而参与国家执政的任何国家法律与现实许可的可能。与此而56年来反而证明:为了“大中国”的未来明天,现任中国最高当局,是不是可以考虑将中华民族的所有党派、都可以有“合法”依据的存在、生存的国家生态环境?是否应该加以考虑从中国国家《宪法》和其它“法律”上来制造出“中华民国”及其它所有党派能够在“回归大中国”之后,能够在国家的法律框架之内“合法”公平、公正、公开的与共产党一样有生存、存活下去的生态环境?


中国能“引进”国民党吗?

    目前及中国的56年至今,作为一个国家的政党生态环境还是严重残缺。为了实现“大中国”真正的“和平崛起”,完全可以象决策“改革开放”那样,引进“国民党”一是来完善“大中国”国家与政党的生态环境;二是完全可以历史性的、彻底粉碎“台独”产生的土壤,形成“大中国”国家与政党必然的制衡环境。

    今日中国及未来中国,作为一个绝对的“大中国”(作者注:所谓“大国”,必须具备“三个”要件之其一,即“土地、人口、经济”数字进入世界各国之前列),若没有其它党派在这个国家“合法”存在的生态环境,那么既是“大中国”真的能“回归”之后,对台湾及全球的华人和其它“党派”来讲,岂不是让其它政党自取灭亡、永远退出人类或中国的历史舞台?


建立“大中国”的生态环境

    具有中国56年时间的中国国家《宪法》及所有的其它国家法律,目前尚没有保障任何政党、党派发展、“合法”生存的生态环境,没有任何一个党派可以“平等”“公正”管理这个国家的权力,平等“在野”或“下野”的权力,平等的“执政”这个国家的权力,在这个国家有发展与死亡的权力。

    而失去“中华民国”(台湾)执政地位、没有了“亡国亡党”之痛的中国国民党,来中国大陆同样没有任何生存与发展的生态环境,这不仅为中国国民党在56年之后的破冰之行提供了历史的契机,同时也为“大中国”建设国家、政党的生态环境提供了历史的契机:⑴是制定国家的《政党法》,让所有的政党都可以“合法”的参与国家事务;⑵是中国对国民党“开放”或“引进”国民党之后,“台独”就完全彻底被瓦解、并形成长期的国家与政党制衡的生态环境;⑶是中国的统一,没有法律——《宪法》的保障,将永远不可能有“国家统一”;⑷国家法律先行为“大中国”统一,将产生永远、生态环境的历史契机。⑸没有大自然一样竞争生态环境的国家和政党,被大自然淘汰出局,是历史的必然、是迟早而已。

    众所周知,在20世纪上半叶,就是因为中国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的相互不能兼容、不能共生存,而导致了中国近代历史上的“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才导致了打败日本侵略的“八年抗战”之后,当时的“中共政府”、“国民党政府”为了宣示主权、争先恐后的宣布免除日本国的所有“战争赔偿”,才导致了历史永远无法弥补灾难。倘若,昨天及未来的中国国民党、中国共产党等,依然不能象“美国独立战争”之后,获胜的一方给予被打败者另一方平等执政、公开参与管理这个国家的权力、有当然生存生态的环境,那么昨天及未来的中国将永远无法避免“亡国、亡党”的历史命运。国民党历史的昨天,成就了共产党的今天,党与党的与天不共,不能兼容,不能象大自然那样生生死死,这个国家就永无宁日!那么,和平崛起,奔小康,和谐中国——大中国,岂不付之东流??

    人民不能真正当家作主人,不能以国家公民的权力来决定国家领导人的变更,而是独党独行垄断,是任何国家的必然灾难——这个灾难将使永远无法解决的、这个国家将永远、分分秒秒、时时刻刻的存在“亡国、亡党”的现实与历史问题。


国家《宪法》统一所有的权力

    任何执政党都“没有超乎人民利益之上的特殊利益,更没有任何超乎人民权利之上的特殊权力”①。中国共产党人84年节风沐雨、孜孜不倦、前赴后继“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致死不渝,难道还是象历史那样越来越遥远、而永远遥不可及吗?

    这是一个国家长治久安的根本所在,也是这个国家发展强大的根源所在。走过近100年的中国国民党和跨过56年的中国共产党,谁不让谁“合法”生存、谁让谁一党独裁,谁让谁永远“在野”或“下野”,都是历史的生态环境的决不可能或悲哀。

    建立能上能下、能来能去、能生能死的“大中国”国家的生态制衡环境,则是中国5000年不幸之一幸。否则,那才是中国真正、历史的真正罪人。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一条河、一棵树、一滴水、一种动物……最后一个人,这不符合大自然的起码法则,也不符合天竞物择的天地原则。建立“大中国”国家的生态制衡环境,才是完成中国统一大业的唯一出路。

    建立一个正常“大中国”、具有国家与所有党派之间的生态发展环境的国家法律机制,已经向全世界、向占人类1/4总人口的国家逼来。没有这个国家、党派之间的生存、生态发展的环境,法律只允许你昌我败,这个国家又怎样能走向国家法治,又怎样步入这个社会稳定、人民富裕“和谐”与国家的稳定、强大、长治久安?又怎样走向国际社会,来展示和实践这个国家的“和平崛起”之梦?

     特注①:原话出自中国中共中央主办《求是》杂志2003年6月号发表《以党内民主推进人民民主》的封面文章。该作者为中国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副院长甄小英、中央党校博士生李清华。该文第三自然段、第一次史前提出论述说:“在社会主义中国,人民是国家的主人,是决定国家前途命运的根本力量。执政的共产党没有任何超乎人民利益之上的特殊利益,更没有任何超乎人民权利之上的特殊权力。”本文此语“没有任何超乎人民利益之上的利益与权力”作为未来中国依法治国、建立法治、民主国家的根本方向。

    (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若对本文有任何见解、疑问和评论,请反馈[email protected])。

    巩胜利简介:著名中国问题学家,财经、社会类评论家。其经济、社会类文章,在海内外广泛发表。代表作有:《中国“春运”:暴富了谁?掠夺了谁?》《21世纪:生生死死“新经济”》《中国党政军退出市场经济领域》等。其《来自中国彩电第一品牌的内幕》一文,引发中国1998年6月上海“长虹”股票强烈震荡,《中国投资失败档案》《中国金融怎么了?》《中国股市“黑洞”》《全球911绝对防略》《撩开美国NMD的面纱》《对话全球金融危机》等等,分解了中国和世界经济的一些重大、根本问题,是系列跟踪报道《可口可乐有奖销售揭密》《可口可乐何以有错不认》《可口可乐“玩”中国人的前前后后》溯源作者而震惊世界。在国际媒体《财富》《新闻周刊》《华尔街日报》及《欧洲时报》等媒体发表过一系列引起广泛震动的论述,也在中国最高层《国内动态清样》《改革内参》《人民日报》《南方周末》《世界经济研究》《财经》等广泛发表过独家前沿的经济、社会类评述、论著。作者的一些前沿文章,揭示了国际、中国社会的一些尖端问题而著称,引起中国最高当局强烈关注,也引起国际、市场经济发达国家的强烈关注,被称为“具有驾驭中国语言文字与事件最可怕功力”。作者是中国经贸研究会特约研究员,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网专家,是从事国际、中国问题研究的著名独立学者。欲知学者巩胜利的一些重要文献,请点击

    —————————————————————通信地址(Add):中国·广州市工业大道南金碧二街78号404室4D 邮编(P.c):510288

    电话、传真(Tel Fax):(020)84045578 (0)13822204711电子邮箱(E-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巩胜利:“和谐中国”真谛很需要
  • 【中国述评】中国国劫——“月租费”/巩胜利
  • 【中国评述】中国春运的“死结”//巩胜利(图)
  • 【中国述评】“没有超乎人民的权力”/巩胜利
  • 巩胜利:“中国官象图”之绝伦
  • 苏州“中国官象图”及其它/巩胜利
  • 《中国策》“对面”/巩胜利
  • 巩胜利:谁为中国《宪法》主持正义?
  • 中国9亿农民没有“国民待遇”/ 巩胜利
  • 多好的人民、多糟的官/巩胜利
  • 巩胜利:中国邮政之“黑”
  • 新中国、新腐败、新探源——(之五)中国腐败是一场生态灾难/巩胜利
  • 新中国、新腐败、新探源——(之四) 中国腐败是一场生态灾难/巩胜利
  • 新中国、新腐败、新探源——(之三)中国腐败是一场生态灾难/巩胜利
  • 新中国、新腐败、新探源——(之二)中国腐是一场生态灾难/巩胜利
  • 新中国、新腐败、新探源——(之一)中国腐败是一场生态灾难/巩胜利
  • 中国“改革”干什么?(之五)/文/巩胜利
  • 中国改革干什么?(之4)/巩胜利
  • 巩胜利:谁成就了“北京第一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