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永苗:宪政爱国主义和抗日必须压倒一切
请看博讯热点:反日示威

(博讯2005年4月24日)
    
    ——宪政爱国主义之三
     (博讯 boxun.com)

    
    
    你能说,参加抗日游行的,一腔怒火仅仅是针对日本的,而没有因内政腐烂而淤积的怨气无处化解,在抗日的旗帜下,走进了游行了队伍?这次的民族主义运动,是二者的化合作用驱动。
    
    历次的民族主义运动,在对外一致抗争的内部,包裹着对国内政治的审判,五四如此,一二.九如此,这次也是如此。梁启超认为:“‘五四运动’与其说是纯外交的,毋宁说是半内政的,因为他进行路向,含督责政府的意味很多。”在游行队伍中,一张张高亢兴奋脸上的皱纹里,写着对贫困的焦虑,对压迫和剥削的恐惧,对政治自由像在沙漠中获得一滴水那样的贪婪。有的人可能在这种游行禁忌打破的高潮中,暂时抛开了这些烦恼,但是回家看到妻儿马上后又被这些包围;有的人或许快乐并忧愁恐惧着。
    
    心头总是千斤重负,生活总是黑色令人窒息的,叫游行的人如何理性,克制?像玩具人一样,光走完一段他们天天都在的路,还是抗着标语,这时候他们有自由意志吗?是他们作为人在游行,还作为机器人在游行?是的,他们不可遏止地打砸了日资商店,打砸了日货,打破了在华日本人的头皮,但是究竟什么才是那种不可遏止的力量让他们恶胆从边生。只谴责他们不够理性,不去谴责那只黑手,推搡他们去干的黑手?
    
    抗日是一种宏大叙事,下面潜流无数。你知道他们为什么去游行?在爱国的同时是因为他们下岗了,他们房子被拆迁了,他们没钱上医院,他们没钱供孩子读大学,他们被有权力有靠山的人欺凌,他们的工资很低而且说不出抗议的理由。同时他们知道,游行是为了祖国的强大,为被屠杀的祖先伸张正义,为被侮辱的情感救赎,他们于是摁住了心头的苦恼,收起了心中的恐惧,抗日的旗帜下,走进了游行了队伍。这时候,还是“不要问祖国为你干了什么,只问你为祖国干了什么,”不会令人失声痛哭、嚎啕不已?这时候,不要谴责民族主义不理性,没有任何理由宣布游行示威是违法的。
    
    有什么理由可以横生指责,你不知道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游戏示威是长什么模样的。宪法规定的游行示威权利,从来是一个禁脔,捂得严严实实的,闻都闻不到气息,更别说碰。第一次游行出点乱子有什么奇怪的。如果那一天游行示威成了萝卜青菜,不咸不淡的,他们就会站出来对过激行为说不。例如香港每年大游行,哪有这种事情。没有受过教育,你拿什么高标准来衡量着?
    
    这时候,拿什么社会稳定和发展经济来吓人。社会稳定了十六年了,为什么贫富分化越来越厉害,少数人把宝马车当自行车用,大多数人买一个自行车都要丢。发展经济作大了蛋糕,大多数人为什么钱包一也没鼓起来,反而瘪下去,到处他们都要花钱,住院小孩上学买房三大件,一生如果有储蓄办了一件别想第二件。这时候的社会稳定是官僚权贵资本主义家的社会稳定,发展经济是官僚权贵资本主义家的发展经济。与他们毫无关系,或者关系不大。要说后果,马克思老早已经说过,他们失去的只有锁链。游行队伍中的脚步,洪亮而且整齐,不仅是对日本的示威,而且是对官僚权贵资本主义的示威。
    
    在抗日民族主义运动中要社会稳定也行,要就经济发展也行,应该让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成为全民族的,尤其是官僚和权贵资本主义家以外人的。这时候,就必须讲宪政爱国主义,必须讲政治体制改革。只有政治体制改革,才能改变目前贫富分化的局面,才能遏止官僚和权贵资本主义的剥削和压迫,才能够把抗日民族主义运动中的非理性因素祛除。
    
    对于参与抗日民族主义运动的群众来说,宪政爱国主义就是克制自己的打砸欲望,呼吁建立一条畅通的民意表达渠道,呼吁政治体制改革,对于政府来说,就要求政府应该切切实实,没有半点水分的政治体制改革,不得剥夺抗日民族主义运动游行示威结社的权利,要遏止官僚权贵资本主义,归还长期被扣留的新闻出版自由、言论自由,游行示威自由,结社自由,同时履行长期拖欠的对底层的历史债务,保障基本生活底线和公平竞争。宪政爱国主义就是要当局偿还原来欠下的历史债务,至少要先还一部分,并且还要有个时间表。
    
    为什么群众不经申请就上街,是因为对当局失望,也是对还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远离宪政爱国主义的否认。所以现在不是讲稳定压倒一切的时候,而是讲抗日和宪政爱国主义压倒一切。如果你讲稳定压倒一切,收获的肯定不是稳定,而是邮包炸弹和拳头。
    
    编了一首诗送给稳定论者:稳定诚可爱,发展价更高,若为抗日故,二者皆可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寒:隆重推荐陈永苗先生的《只有宪政爱国主义才能救中国》
  • 爱国主义别蔓延来港/毛孟静
  • 陈永苗:只有宪政爱国主义,才能救中国
  • 史东:爱国主义与香港
  • 胡平: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 刘晓波:精明的狂热爱国主义
  • 为什么爱国主义最大
  • 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后庇护所
  • 不锈钢螺杆:敏感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 老笨牛:从虚拟到现实,从强国论坛到全中国-防治非典的爱国主义给中国带来了希望
  • 曹长青来信否认撰写“美国媒体缘何要大谈爱国主义?”一文
  • 简论爱国主义情感的培养
  • 新爱国主义教育:中国几大另类发明
  • “爱国主义”的三重面目
  • 赵达功:爱国主义的“摇头丸”
  • 袁跃传:两种截然不同的爱国主义教育
  • 螺杆:如何看待历史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 曹长青: 美国人的爱国主义
  • 日学者称爱国主义教育沦为中共维护政权的工具
  • 西大事件反映出”可疑的爱国主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