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的儿子在诵经/张耀杰
(博讯2005年4月20日)
    还没有形成独立见解的中、小学生,所需要学习的是现代文明中普世性的公民意识和自然科学的普世公理。
    
     几天前打开邮箱,看到理工大学胡星斗教授发来的邮件,其中有《讨伐中国教育制度》一文。在正文之前,胡教授另有开宗明义的概括介绍:“压制个性,毁坏身体,权力本位,真理成为奴仆,义务教育不落实,人为扩大教育不公平,教育腐败愈演愈烈,高考录取分数线地域歧视,教育畸形产业化。”此文是从我个人的角度对于胡星斗的响应。 (博讯 boxun.com)

    


当中国贱民是我最大的耻辱
    
    作为农民的儿子,我与生俱来的最大耻辱就是成为了一个中国贱民:我吃不饱饭却有人告诉我是生活在共产天堂里,连我吃不饱饭的饭都是某党和某人给我吃的。我的私产必须被共抢,我的思想必须被改造,我的权利必须被代表。我的唯一出路就是要成为某党的共产事业的接班人,而我又偏偏没有资格像城市人的特殊子弟和某党官员的特殊子弟那样成为人人平等的“接班人”。
    
    到了1980年,16岁的我在全国统一高考中明明进入了大学录取线,却以38公斤的病弱之躯被收容到河南省漯河师范学校。河南省以判分错误为借口第二批公布的加分考生,大都是城市人的特殊子弟和某党各级官员的特殊子弟,他们公然挤占了本该由像我这样的进线考生占用的录取指标,一个个考取了大学或专科院校。
    
    读高中时给我讲政治课的是一位长得白白净净的中年男教师。我虽然不喜欢他在政治课上讲的那些假话空话,却喜欢他在农村社会里难得一见的细白脖子,同时也崇拜他少年时代留传下来的倒背《三字经》的“神童”经历。等到我师范毕业回农村当教师的时候,这所高中已经降格为重点初中,这位政治老师又变成我的顶头上司:不用教课的专职党支部书记。有一段时间,这位党的书记和我住邻居,他多次暗示我应该通过打扫院落之类的实际行动来争取入党。他见我不予理会,有一次便当众指责:“你年纪轻轻的,总不能让我给你扫地吧?”
    
    我被逼急了,便毫不客气地顶撞说:“我拿的是你一半的工资,干的是你10倍的工作。凭什么还要替你扫地呢?我从来就不想加入你的那个党。”自此以后,书记每天把自己的门口打扫得干干净净,然后把垃圾堆在我的门口。我依然是无动于衷。后来听另一位前辈同事说,正是这位书记,在某次政治运动中整一位在课堂上说错话的教师,半夜里竟然私自代表党组织进行恐吓逼供,吓得这位胆小的教师当天晚上就上吊自杀了。从此之后,我对这位倒背《三字经》的长辈同事连同他所代表的党组织,就越发深恶痛绝了。后来我又见证过一个个一入党就变脸的同学同事,觉得这个自称是凌驾于别人和法律之上的特殊材料或先进材料的某党,实在是人类历史上最为邪恶的怪物。换言之,在21世纪的文明社会里,坚持要以特殊材料或先进材料自居的人,本身就是违背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既以人为本又依法办事的公民常识和普世公理的无耻之人。
    
    当过7年农村教师之后,我考取研究生来到北京,发现从北京大学毕业的硕士博士们,1980年的高考成绩竟然和我不相上下。冷酷的现实再一次震撼了我:同样是中国人,农民的儿子如果不像我这样拼命争取,就只能永远生活在被某党设计的人间地狱里当贱民和贱民的贱民。
    


我的儿子在诵经
    
    25年过去,中国农村的教育状况不是比1980年更好了,而是比1980年更糟了。1980年我在漯河师范是靠助学金读书的,毕业后的工作分配是由党政当局一手包办的。虽然我只是当了一名农村教师,在农村社会中却算得上高人一等的特殊材料,也就是所谓的“非农业人口”。当今的中国农村,农民家的孩子读大学要花钱,大学毕业后找工作还要花钱。像河南省这样的内陆农村,几乎没有给农村大学生预留体制内的工作岗位。有出息的名牌大学毕业生还可以留在大城市里当白领,没有出息的杂牌大学生,在学校里学到的原本就是空洞无物的骗人谎话,毕业后只能回到农村老家像当地农民一样混日子。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的大侄子高中毕业后没有继续高考,我的小侄子年仅14岁就和村里的小伙伴们一起辍学去当童工。村子里的初中关门了,小学教室里也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学生。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就这样被人为制造成了现代文盲。像这样的残酷事实,在当地政府的报表里是看不到的,在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自然也不可能看到,那里面充斥的依然是自欺欺人的骗人谎话:一党专政的丰功伟绩和战无不胜的若干困难。
    
    如果说发生在河南老家的教育悲剧,离我还相当遥远,自己上小学五年级的儿子的诵经声音,却使我忍无可忍。春节前夕,我花费2000元的血汗钱让儿子参加英语冬令营。一个星期下来,平时还算优秀的儿子,英语没有学会几句,却在集体群居中染上了各种恶习。刚刚发现所谓的冬令营是教育骗子的圈钱陷阱,儿子却在一边背诵起了《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敬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
    
    一家三口挤在一居室里,儿子并不悦耳的诵经声吵得我无法写作。我带着好奇心走向儿子,看到他手中的两张铅印字纸已经被揉得不成样子,纸面上触目惊心的是错印漏印的字迹和儿子加写的歪歪扭扭的汉语拼音。接下来便是父子对话:
    “你这两张纸是从哪里来的?”
    “老师发的。”
    “老师为什么不发给你们一份准确的材料。”
    “教师说是从书上抄下来的。咱们家有一本书上也有‘三字经’,好多字都和老师的不一样。我也不知道是谁的对。”
    “你知道里面说的是些什么事吗?”
    “不知道!”
    “老师讲过什么意思吗?”
    “讲过,我又忘了。”
    “老师让你背诵这个有什么用?”
    “老师说学校要举办背诵比赛。”
    “你多读一读英语吧,这些东西没有用,不要背了。”
    “不行,我还要参加比赛呢。”
    “我说不让你背就不要背。你看看这里面都说的什么狗屁事情呀,‘香九龄,能温席;……三纲者,君臣义’,全都是污七八糟的鬼东西!”
    我的怒吼声引起妻子的不满:“孩子愿意学习有什么不好,你有话好好说不行吗?”
    妻子的话又激起我更大的愤怒:“我花钱让儿子学英语,就是要他长大后到外国去当自由人去,不是让他像我这样在中国当贱民和奴才!”
    妻子连忙把我推到电脑前:“孩子还小,你不要向他灌输反动思想,……”
    
    儿子在学校里是所谓的“三好学生”和少年先锋队的大队委,他在学校接受的是红领巾是烈士的鲜血染成的之类的红色鬼话。我没有能力把儿子送到国外去学习了解现代文明和真实信息,就只能让他在学校里面接受从苏联人那里贩卖来的党化、奴化教育。到了今天,又有自称大儒的一批人渣败类兴风作浪,在苏联式的奴才教育之外,还要普及中国传统儒家的奴才教育。中国人的环境资源被强制性地大面积污染,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同样要遭受强制性的大面积污染。我连对自己的儿子说真话的精神空间也被挤占剥夺了,21世纪的人类社会中,还有比这种事情更加恐怖的吗?!
    
    重新打开电脑,搜索到这样一段文字:“《三字经》其书作者说法大致有四种:……一般来说,《三字经》作者应为王应麟。《三字经》具有识字、广见闻和灌输封建伦理道德观念,即传授知识与封建政治思想教育双重功能。书中文笔自然流畅,朴实无华,深入浅出,情真意切。此书中有段仅用三百多字便概括了中华五千年历史的变迁,历来备受赞誉。”
    
    对比电脑中能够查到的几种版本,《三字经》不仅作者不能确定,连文本也不能统一。其中最为有趣的一份文本是这样:“清顺治,据神京,至十传,宣统逊。举总统,共和成,复汉土,民国兴。廿二史,全在兹,载治乱,知兴衰。十七史,全在兹,载治乱,知兴衰。”我想,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大概是南宋王应麟初创《三字经》时,还只有“十七史”,到了国民党时代,又被人加入了宋以后直到中华民国的历史,于是便成了“廿二史”。像这样连文本都不能统一的劣质经典,在发挥“传授知识与封建政治思想教育双重功能”的同时,应该还有一种功能,那就是让野蛮愚昧的中国人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既以人为本又依法行事的公民意识和现代文明越来越远,而这些正是一党专制的野蛮制度所需要的。
    
    对于中国既有的传统文化,我并不主张予以消灭和摧毁;而在事实上,任何个人和组织都不太可能彻底毁灭一种文化。毛泽东的野蛮专制只是败坏了中国文化,或者说是利用来自苏联的另一种野蛮专制替代、改造了中国文化中相对理性也相对脆弱的一部分较为优秀的文化传统。中国文化人有重新解读和整理中国文化的责任,还没有形成独立见解的小学生和中学生,所需要学习的却是现代文明中普世性的公民意识和自然科学的普世公理。这就是我最为基本的教育观念。
    转载《人与人权》4月号www.renyurenquan.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耀杰:与朱健国论公民意识和公民写作
  • 张耀杰:一边是两会,一边是侵权
  • 张耀杰:国家机密与强盗秘密
  • 四川自贡:血债累累的盛世中华/张耀杰
  • 夏家骏的维权书信/张耀杰
  • 张耀杰:以笔助孽的康晓光
  • 张耀杰:谁来监管最高权力?
  • 张耀杰:我的朋友师涛
  • 张耀杰:中国农民的维权诉求和文化表达
  • 张耀杰:中南海秘书见证中国监狱
  • 张耀杰:中南海秘书见证中国监狱——俞梅荪和他的狱中难友
  • 鲁迅与范文澜的对立与和解/张耀杰
  • 张耀杰:《延安颂》就是专制颂
  • 张耀杰:李慎之的败笔和曹长青的圈套
  • 张耀杰 : 是不是思想家重要吗?
  • 张耀杰:再论说假话并答曹长青先生
  • 张耀杰:谁在北京制造“非典”谣言
  • 自贡市贪官污吏的无耻作为/张耀杰
  • 唐山数万名库区移民筹备进京告状,学者张耀杰呼吁温家宝能够出面防范事态恶化
  • 张耀杰:北京学界聚谈公民罢免
  • 张耀杰:桃林口水库回迁农民的非人生活(图)
  • 张耀杰:紧急呼吁
  • 张耀杰:北京城区怪现状:行骗者大行其道,举报人投诉无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