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民意还是操控--谈反日暴力游行的性质
请看博讯热点:反日示威

(博讯2005年4月17日)
    作者:闲话

    这一轮的反日暴力示威开始后,博讯上不断出现重量级评论员发表的评论,“政府操控”是个频繁出现的字眼。作为一个对上海高校情况比较熟悉的中国人,我不得不说:海外人士,你们的判断出了问题。这一判断错误显示了海外人士,特别是民运人士,与国内的隔膜与习惯性的思维。

     在我看来,今天上海的反日暴力游行不是“政府操控”的,而是民间自发的行动,上海各高校可能是主要的运动策源地。据我所知,上海市政府动用了高校大量了行政力量来控制学生上街游行,甚至采用了中共一贯的“连坐”制度,把责任落实到每个教师与政工干部。虽然民族主义与中共体制有直接的关系,但这次的民间反日暴力行动看来并不是中共当局所乐见的。  中共确实在整整一代的青年人(也包括中年人)中培殖起了民族主义的意识形态,反日情绪与反日暴力示威正是这意识形态发酵的结果。如果说中共只是机会主义地利用民族主义,那么这一意识形态却培养出了不少纯真的狂热民族主义分子。可以说,民族主义是当代大学生中惟一真正有影响力的意识形态。这是可悲的、但又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那么为什么海外人士总觉得反日暴力游行是中共在背后策动。比如香港报道深圳的游行队伍中有穿便衣的武警,由此推断中共在背后撑控。我不怀疑游行队伍中可能有便衣,但我想他们的作用不是参加游行,而是要控制游行,以免局势失控。海外人士的推断,似乎背后有一个基本的假设:中共暴政高压下的民众,有着某些道义的力量,就象“六四”时的民众。如果有民众的暴行,只能从中共背后策划去理解。 这样的视角,从一定意义上表明海外人士对中国大陆年轻一代的隔膜与无知。现在中国年轻一代绝对不是“六四”时拥抱民主的一代,而是民族主义占绝对优势的一代。有些高校教师在劝阻学生时,被学生骂为“汪精卫”、“李鸿章”(按照中国大陆教科书的形象,他们代表了软弱、妥协与卖国)而轰出去。 (博讯 boxun.com)

    我们必须要面对这样的事实:民族主义已经成为整整一代青年的意识形态。正如刘宾雁先生所说的,中共目前惟一具有一定迷惑性的合法性资源就是民族主义。“六四”后,为了维护一党专制,中共非常成功地在各高校推行民族主义意识形态的宣传。中共的宣传策略相当高明,它把中国的近现代史描写成中国受列强欺负的历史,而列强的本质没有变,亡我之心不死。通过对历史与现实肢解,这一套说法相当有效地被灌溉到大部分学生思想中。这就是中国学生为什么在“911”这样灭绝人性的灾难发生时,如此地兴高采烈、额首相庆的原因,也是在伊拉克战争中,许多人站在萨达姆一边的原因。 如果说中共把民族主义作为一种增加合法性的权宜之计,那么他们偏面宣传造成的一代青年中,却不乏真诚的狂热民族主义者。这些人的特点与“文革”中的“红卫兵”有某种相似之处,就是视野相当狭窄。由于长期接受单方面的事实与解释,他们几乎不具有站在其他角度思考问题的能力,所以他们一般都是无法对话的自说自话者。真理只在他们的手中,与他们不同的看法都是“别有用心”、是“帝国主义的阴谋”。 中共已经意识民族主义意识形态非常棘手的一面,因为中共并不能随意撑控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相反却不断受到这种情绪的牵制。这对机会主义地利用民族主义情绪的中共确实是很麻烦的。民间的情绪也给中共很大的压力,大大缩小了它的政策选择余地,在日本出任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投票中,中共如果不动用否决权,将面临着国内重大的压力与合法性的危机,甚至可能把民族主义情绪引向反当局的示威。那位西方银行家的江泽民传可能有不可信的地方,但有一点可能是事实,就是科索沃事件出来后,中共最担心的不是处理与美国的关系,而是怎样驾驭民间的民族主义情绪。显然,中共越来越受到他自己制造出来的魔鬼的牵制。 这次无法遏制的民间反日行动,是否能给中共一个讯息,它的妖魔化日本与美国的宣传太过火了?

    有人评论说中共煽动反日活动,是想转移国内问题的视线。这样的观察有部分道理,但没有抓住本质。至少从目前来说,中共还没有这样做的迫切需要,当然不排除在国内陷入危机时,它会采用这样的方法。其实民族主义的宣传,与其说是转移国内问题的视线,不如说是维护一党专制的工具。为了维护一党专制,就必须反对西方的民主自由,而要反对西方的民主自由,最好的方式是妖魔化美国,制造出西方全面遏制中国的舆论。所以中共只要不放弃他的一党专制的特殊国情论,他就不可能放弃民族主义的基本取向。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共还没有发展到赤裸裸地鼓动民族主义地步,相反中共的实际政策正好是反民族主义的(如经济上的开放政策)。 由八十年代全球反共产专制的民众运动,人们似乎发展出这样一种习惯性思维,共产国家中的民众是与西方站在一起反对本国的专制与暴政的,六四天安门事件,以及随后苏联、东欧的广泛民众运动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但是当今中国的情况并不是这样。中国当今与纳粹上台前德国的情形相当相似。民众是政府民族主义政策的积极支持者。确实,对海外人士来讲,民众跟着中共政府跑,是很难接受的事实。更难以接受的是,正是由于中共的机会主义性质,它只想利用民族主义,而不是一个赤头赤尾的民族主义者,它还有动力遏制民间的民族主义冲动。如果真正的民族主义者上台了,中国就是又一个的纳粹德国。

    偏狭的视野来自于单一渠道的舆论,国内民族主义的崛起,最重要的原因是没有新闻自由导致的资讯单一化。我们可悲地看到,在现代社会,那种极其偏窄的民族主义鼓噪竟然捕获了整整一代青年人的心。其实不仅是青年学生,就是很大学教授,对许多问题,也是习而不察,就我本人来说,就很感谢王力雄先生,他把西藏、新疆问题的实质,告诉了我们,使我们能更建设性地考虑这些问题。没有知识分子深入的、自由的讨论,一个民族心理与意识只能不断野蛮化与偏窄化。

    中国民间普遍的民族主义情绪与行动,预示着自由知识分子与民众分歧的扩大,自由知识分子面临着被大多数民众抛弃的命运(广受学生欢迎的上海大学朱学勤教授,因为在科索沃事件上发表了不同于民族主义的观点,而被学生嘘下台)。整整一代青年中民族主义意识,表明中国步入国际社会负责任的正常国家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中国有个国家定位的问题,不处理好这个问题,中国将难以消除其他国家的疑惧,甚至可能给世界带来灾难。

    闲话   2005.4.17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