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田晓明:看望一下心里受伤的闲言
(博讯2005年4月11日)
    
    
     闲言就是悠闲地说话,一个人用“闲言”做自己在网络上的昵称,这就显示这个人经常是挺悠闲的。刚才又读了闲言的一个帖子,名目是《焦国标“落水”了吗?--剖析“极右语境”的自我克隆术》,闲言在这里显得有点儿急。 (博讯 boxun.com)

    
    有人说:焦国标现在正落难,“被端掉了饭碗”,此时批评他,无异于“落井下石”,不厚道。这种言论对批评了焦国标的闲言产生了一点儿小小的冲击,闲言为了使自己今后能理直气壮地批评焦国标,或者批评完了焦国标之后自己的羽毛不受损失,于是便码出了一篇《焦国标“落水”了吗?--剖析“极右语境”的自我克隆术》,批评焦国标的闲言想用这篇文章做护身符,闲言要表达的意思就是落难的异议人士是可以批评的。如果这个论点能站住脚,那以后就不会有人说闲言不厚道了。
    
    古代的士兵在战场上总是拿着一个盾牌,盾牌在防守时有用,在进攻时也有用,在进攻时遇到反击的刀剑,盾牌就可以发挥防护作用。闲言没有古战场的作战经验,攻击焦国标时没带盾牌,结果招来了非议,有人说他批评焦国标是不厚道。闲言应该先带上盾牌,然后再去招惹焦国标,也就是说他应该先写《焦国标“落水”了吗?--剖析“极右语境”的自我克隆术》,然后再批评焦国标,有了这个盾牌,闲言就不会受伤了。现在闲言举起《焦国标“落水”了吗?- -剖析“极右语境”的自我克隆术》,可是这篇文章已经起不到盾牌的作用了,谁挨了一刀之后还举起盾牌?实际上这篇文章应该算作一剂敷在伤口上的药。
    
    开始我说闲言有点儿急,现在我们可以看出来闲言急在什么地方,不拿盾牌就冲出去了,多么急呀。
    
    我对闲言的一个说法不太同意,下面就罗嗦两句。闲言说:
    
    这种论调相信许多人不会感到陌生:凡异议人士有所言论出现,对其批评的人总是被视为“落井下石”,因为异议者可能遭到政府的压力。于是一来,异议者由此获得了可免于舆论批评的特权;不管他们说些什么,不管他们的言论会产生何种公共影响,对他们只能赞颂、同情,不能批评、指责。于是,那些极端言论也与极端的异议人士一道,被供上了只容仰视的神坛,受到追捧,成为“英雄”示范,公共舆论和社会情绪中的极端一面由此愈演愈烈,这就是“极右语境”能够不断扩展的自我克隆术,这也是导致中国社会结构趋于刚性、温和理性的政治改良难以启动的一大祸端。
    
    经闲言这么一指点,中国的自由主义真是太有面子了,它居然成了“导致中国社会结构趋于刚性、温和理性的政治改良难以启动的一大祸端。”自由主义对社会有这么大的影响,本人眼拙,以前真没看出来。自由主义者以前说过一些话,比如为弱势群体呼吁等等,可是这种呼吁过后,社会还是昨天的社会,弱势群体依然弱势。敢情自由主义只是在“导致中国社会结构趋于刚性”的时候才能发挥作用。谁想改良谁就去改;一些自由主义的书生能拦住领导们的改良,这种说法谁会相信?处于强势的声音能宽容处于弱小地位的不同的声音,这样才能为改良创造一个良好的前提;现实的情况却是异议经常受到挤压,这种到处躲藏的异议能影响大局,这是闲言说过的最大的大话。
    
    最后再罗嗦几句,回顾焦国标的遭遇,一个不能忘记的事情是,他的那篇文章引起争论之后,北大就不许他讲课了,这样的处置是轻是重,外人应该能看出来。另一个要挑明的是,焦国标爱中国人,基于这种爱,他才会指出社会里的弊端,这种弊端改进之后,收益的是广大的中国人民。如果没有这种爱,他就会躲在自己的世界里,挣点儿钱,好好地享受日常生活。一个人性冷漠的人在自己的利益没受到直接侵犯的情况下,绝不会去冒着危险去批评别人;一个在社会上混过几年的成年人应该明白这点.
    
    转自新世纪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焦国标“落水”了吗?--剖析“极右语境”的自我克隆术/冼岩
  • 焦国标:联合国,恶棍们的平均数还是恶棍
  • “焦国标现象”为什么令众多自由民主精英“失语”?--兼回应张三一言/冼岩
  • 联合国:恶棍们的平均数还是恶棍/焦国标
  • 张三一言:评冼岩的“焦国标现象”论
  • 张三一言:赞赏和支持焦国标的人伦底线
  • 焦国标:我为我的《致美国兵》自豪八百辈子
  • 焦国标和曹长青是美国牌的共产党
  • 王德邦:焦国标事件的明示兼吊北大的死亡
  • 焦国标:中国的信息壁垒
  • 自由亚洲电台采访焦国标
  • 焦国标:读路德传上北大校长万言书
  • 焦国标:河南俩老太 常香玉和高耀洁
  • 焦国标希望明年不要再发生以两会名义侵犯人权
  • 焦国标:东西文明冲突的实质是什么?
  • 焦国标:东西文明冲突的实质是什么?
  • 焦国标:我不认识赵紫阳
  • 焦国标:赵紫阳一生遭遇留下新创伤
  • 焦国标:借着赵紫阳去世,诅咒一些人和事
  • 焦国标:中国那么大竟容不下他
  • 焦国标批北大对其除名决定
  • 焦国标谈他为何被北大解职
  • 敢言北大学者焦国标"被解职"
  • 焦国标副教授被北京大学除名
  • 焦国标、余杰、李锐、茅于轼、王怡及姚立法等六人列入禁止报道名单
  • 焦国标:我坚信中宣部会被撤掉(图)
  • 宁鸣而死 不默而生「阳光男孩」从我做起/焦国标「讨伐中宣部」
  • 焦国标:「非民选的国家领导人是国民公敌」
  • 焦国标应邀访美 申请获北大顺利通过
  • 北京大学不准焦国标教书
  • 防引起激烈震荡 中宣部决定放焦国标一马
  • 美国之音采访笔伐中宣部的北大学者焦国标(2)
  • 采访笔伐中宣部的北大学者焦国标
  • 读《讨伐中宣部》,访焦国标教授
  • 纽约时报报道焦国标笔伐中宣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