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叶华实:郭飞熊的底线不过是天安门城根“警戒线”
(博讯2005年4月08日)
    


兼评焦国标“直捣北京城”
     (博讯 boxun.com)

    
    试图从中文之外的语言环境里查找为“人”底线的确切说法,但一无所获。幸运的是,中文古典文献对立人,立身有星点可陈。比如《周易》在承认人“趋利避害” 之本性后,把“德”看成是立人之本;《系辞》更明言“人之所助者,信也”,也即“诚信乃立人之本”。把“仁政”叼在唇檐的孔子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本人可以接受的标准之一。中文现代语境对“人”之底线的界定纷呈不一,或以“讲真话”为准,或借“法律”绳之,更多的使用诸如“良知”、“诚信”、“操守”之类的语汇界定。不管怎样表述,都不见“国家”、“民族”的影子。究竟什么才算“底线”?我的定义是“是否有意无端从精神与肉体上伤害他人”。
    
    好在找不到统一认可的“底线”描述并没有太大关系,因为人类演进到今天对于如何界定“人”自身该歧义很小了。中小课本里就有对人的定义:人是高级动物。唯一提醒注意的是,定义并没有说“中国人或汉人是高级动物”或“美国人是高级动物”,或“非洲人”、“阿拉伯人”……诸如此类之限定。显然,“人”之定义与 “国家”、“民族”等概念扯不上干系。那么,为人或做人的“底线”又如何尺寸于“国家”、“民族”等建基“人”之上的词汇?
    
    但是,郭飞熊先生在其《焦国标的言论越出了人伦底线》一文中却赫然把“为人”之底线奠基于“国家”、“民族”等随时代、风潮变幻的概念。如此远离常识,如此本末倒置,能让眠蛇吐出红信来。我读过郭先生的文章,其以“隆中对”风格观察时代风云的思维与文字,虽不时离谱但还算有趣。实际上,郭先生自己对“民族”主义倒是有相当不错的见解。他在<<崇美主义、民族主义和地缘政治>>一文中对民族主义持坚决的拒斥态度。他说:“民族主义以集体目标和集体利益为归宿,必然要对正当的个人权益产生挤压和侵蚀”;他在文中反对把民族和国家神圣化;他同时声明“人权要高于主权”。彼时的郭先生对“国家”、“民族”等概念的“相对性”把握是准确的。那么,两年后的郭先生却用这些依附于特定时空,且遭自己“拒斥”的“相对”概念来界定“人之所以为人的底线”?!难道郭先生一夜之间修改了自己的判断体系不成?
    
    郭先生的荒谬超出“一笑了之”的容忍界限。你可以用“政治底线”之类的术语来评价焦文,而为人 “底线”是针对全人类的普世准则,与国界划在哪里无关,与肤色黑在何处无涉。若循郭先生的逻辑,其必然是中国人与朝鲜人与古巴人的做人底线不同(还谈什么兄弟?);必然是汉人与满人的底线有异(还讲什么和谐?)。这个世界上还生活着成千上万的无国籍“人”士,按郭氏准则,这些“人”连定义底线的资格都没有。郭文还把“国家”、“民族”与“天理人伦”划等号。难道说在“国家”概念形成之前和“国家”概念消失之后,“天理人伦”就不存在了?理解这一点完全不需常识之外的任何东西。
    
    以此近乎荒唐的逻辑来指责焦国标,郭飞熊的“飞镖”怎么看怎么秃钝。侠义可嘉的焦先生若有兴致接此类“飞镖”,只需芭蕉蝉翼。让人欣慰的是,焦先生在《河南俩老太:常香玉和高耀洁》文中表达的观点让人觉得,并不是所有的国人都丧失了常识思维的能力;所述高耀洁女士的演变凸显当今独裁体制对“人性”、“人格”摧残的程度,这却着实让人忧虑——而不着边际的郭类文章让这种忧虑加深了。
    
    “直捣北京城”的假设性修辞,也许让某些网友不大舒服,但郭先生当坦然对之。因为在“底线”一文中,郭先生特意提醒读者区分“国家”与“政府”的不同,而数代帝王盘踞的“北京城”约定俗成涵指“政府”。如果郭先生自己也确实如此作了区分,“直捣北京城”就不会触动其心中的“国”与“族”;如果没有把心中的“国、族”魂系层出不穷的慈僖、毛邓等祸国、殇族之流,“天安门”城墙根的红色警戒线又如何能与郭先生信奉的“为人之底线”重合?
    
    面对残害基本人性的专制政权,对我这样的普通人而言,焦先生的勇气与文字恰有助于维护我们做人之“底线”。如果郭先生确实在乎受专制凌辱太久的那片国土、那乡同胞,请和我一起对焦先生说“谢谢”。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焦国标现象”为什么令众多自由民主精英“失语”?--兼回应张三一言/冼岩
  • 联合国:恶棍们的平均数还是恶棍/焦国标
  • 张三一言:评冼岩的“焦国标现象”论
  • 张三一言:赞赏和支持焦国标的人伦底线
  • 焦国标:我为我的《致美国兵》自豪八百辈子
  • 焦国标和曹长青是美国牌的共产党
  • 王德邦:焦国标事件的明示兼吊北大的死亡
  • 焦国标:中国的信息壁垒
  • 自由亚洲电台采访焦国标
  • 焦国标:读路德传上北大校长万言书
  • 焦国标:河南俩老太 常香玉和高耀洁
  • 焦国标希望明年不要再发生以两会名义侵犯人权
  • 焦国标:东西文明冲突的实质是什么?
  • 焦国标:东西文明冲突的实质是什么?
  • 焦国标:我不认识赵紫阳
  • 焦国标:赵紫阳一生遭遇留下新创伤
  • 焦国标:借着赵紫阳去世,诅咒一些人和事
  • 焦国标:“讨伐中宣部”的前前后后
  • 焦国标:中国新闻控制像25年前一样紧
  • 焦国标:中国那么大竟容不下他
  • 焦国标批北大对其除名决定
  • 焦国标谈他为何被北大解职
  • 敢言北大学者焦国标"被解职"
  • 焦国标副教授被北京大学除名
  • 焦国标、余杰、李锐、茅于轼、王怡及姚立法等六人列入禁止报道名单
  • 焦国标:我坚信中宣部会被撤掉(图)
  • 宁鸣而死 不默而生「阳光男孩」从我做起/焦国标「讨伐中宣部」
  • 焦国标:「非民选的国家领导人是国民公敌」
  • 焦国标应邀访美 申请获北大顺利通过
  • 北京大学不准焦国标教书
  • 防引起激烈震荡 中宣部决定放焦国标一马
  • 美国之音采访笔伐中宣部的北大学者焦国标(2)
  • 采访笔伐中宣部的北大学者焦国标
  • 读《讨伐中宣部》,访焦国标教授
  • 纽约时报报道焦国标笔伐中宣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