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清明:一曲中华民族的世纪悲歌
(博讯2005年4月08日)


——读《不死的流亡者》一书有感
    
     对人的心灵震撼最大的,不是金钱,不是冒着硝烟的枪口,而是赤子之心对祖国,对民族,对亲人执著的眷恋和忠诚。这就是《不死的流亡者》一书给我的最大印象。 (博讯 boxun.com)

    
     用了一个夜间的时间,我读了这部浸透着许多政治流亡者心声的新作,说实话,在这之前,因为接触的少,我几乎从来没有同这些产生于十六年前的政治流亡者们做过心灵上的交流,我是不了解他们的,不了解他们现在的生活,更不了解他们始终以往的内心世界,现在,我好像一步步踏进了他们生活的圈子,也一部部逐渐认识了他们,这些饱尝了人世间苦难的文化先驱者们。
    
     透过一篇篇的文章,一行行的文字,我好像看见一颗颗淌着血的心在委婉的叙说,在悲伤的哭泣,我的心也跟着疼了。我被他们在感动,与其说是被他们这些饱含情感的文字在感动,还不如说是被他们真挚的心灵和苦难的经历在感动,我把他们,这些为了自己的祖国和民族贡献出几乎自己的全部一切的人们,称作什么好呢?是捧出自己的心脏为世人照亮道路的丹科,还是为人世间盗得天火的普罗米修斯?我无法下这个定义,但我们的后人们可以,中华民族的未来终有一天会为这些流亡在大洋彼岸,流亡在世界各个角落的文化先驱者们做出准确地评价的。就像罗马教廷对几个世纪之前的哥白尼、布鲁诺和伽利略。
    
     作为过去对中国的政治现状很少关心也几乎不过问的人,我对这些文化先驱者们的所作所为和思想认识也十分的有限。
    
     刘宾雁,过去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是我的思想导师,是我正确认识中国社会的指路明灯,刘宾雁当年对当代中国社会一针见血和入木三分的准确剖析,曾经为许许多多要通过自己的独立思考来认识中国社会的年轻人指明了一条正确的方向。刘宾雁的刚烈与正直,是他从不与恶势力同流合污(哪怕对方披着共产党的华丽外衣)的出发点,明确自己做人的原则,宁折不弯,是他宁可选择玉碎,也不求瓦全而苟且偷生于世的根本原因。给这样一个绝不会出卖原则,绝不会出卖自己,也绝不会出卖朋友的人庆祝八十大寿,我衷心祝愿刘宾雁先生健康长寿,看到黎明的曙光。
    
     作为刘宾雁先生的老朋友,张郎郎先生在流亡者中间早就有着极好的口碑,每当阅读张先生的文字《迷人的流亡》,一种苦中作乐、平和乐观的心态悠然纸上。这是一种“佛缘”的超度心态,随遇而安,泰然处之,依高僧所言,你逢万人也不见能度得一二。张先生心脏不好,却有着一颗金子般的心,待人处世宽容而厚道,体现着中国人几千年以来的传统美德,只可惜,这样的美德在现代中国人的身上已经像大熊猫一样罕见而不可得了。
    
     以前,我对郑义先生知之不多,我仅从杰出刀笔吏马悲鸣先生的笔下对郑义略知一二,今天,我亲眼看到郑义先生的这篇文章着实的感人,作为娴熟的文字大师,郑义先生在围绕《红刨子》这个话题的字里行间充满了生活的趣味和人生的哲理,就像醇厚芳香的老酒,苦中有甜,却又朴实无华,显现着作者文字功力的深厚和思想的深厚。小隐于野,大隐于市,我在中国南北的闹市乡间,曾无数次遇见过这样身怀绝技,深藏不露的“老木匠”,修炼到这个地步的人,郑义先生,你要想压服他,使他弯腰屈服,向权势者献媚,何其难也。
    
     写得特别感人的,还有张伯笠先生《流亡者的独白》一文。我与张先生有着心心相通、思想相通、经历相通的一面,同样对家庭子女格外的眷恋,难舍难分,同样有着月夜偷渡国外和单身步行逃亡的难忘历程,在严寒中捱过漫长的一夜,在孤独中苦苦挣扎谋生,同样一次又一次与饥饿、危险、死亡擦肩而过,如入平常。
    
     胡平先生不愧有大将风度,在这四辑,前后41篇文章之中,眼界最为宽广,胸怀全国、放眼全局的是胡平先生《为理想而承受苦难》的这篇文章。立意深远,不以己悲为悲,不为自怒而怒,显而易见,胡平先生给人留下了不仅是哀伤的乡愁,还有着更多超凡脱俗的深刻含义。因国难而流亡,无疑比其他性质的流亡具有更深一层的含义,流放的生活又是一种炼狱般的磨难,你不是被磨难成圣人,就是退化为驴子,始终停在原地不动的人极少。能够将流亡生活反思到极高的境界,如胡平先生一样,你就把一切都看透,不会再陷入到精神上的苦闷之中了。
    
     吸引我的,还有曾慧燕《风雨苍茫一戈扬》的那篇文章。作为新四军的老战士和张爱萍将军的部下,认识和同情戈扬的人们实在不少,关心原新四军才女戈扬晚年命运的也大有人在,也就是说,新四军戈扬的名气早已远远超过了《新观察》主编戈扬的名气。1957年,那是一个短命又晦气的年代,对刘宾雁、戈扬这些当年屈受右派之苦的人们来说,1989年不过是1957年的继续,所不同的,是他们从批斗会、劳改农场和监狱,转移到了美国和其他的地方。原来只能低头任你宰割的人,现在实行了三十六计的上计,远远避开了虎狼之口,是非之圈。
    
     北明的文章,《风的色彩》,为我整个文集中最所爱,这是一个当代中国社会的缩影,准确、全面,并非恶意编造和恶毒攻击。看到中国人居住的生存环境和生态环境在一天天恶化,看到原本善良正直的中国同胞的道德在一天天退化,你没有恨,没有痛,没有悲愤之情,不去追问这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倒是非常不正常的。北明住在美国,但洞悉中国大陆黎民百姓的生活状况倒远远甚于许多北京的中共高层。但北明文章第8部分中那段关于丧家之犬的文字,令人回味,也令人心酸。一党之政,造成了社会的偏执腐败;一家之言,造成了信息的封锁闭塞,假话横行。北明,谢谢你这份真实的文字,也谢谢你这副真挚的情感。
    
     乡愁,思乡之愁,本质上可以高度概括为对自己母亲的眷恋。在郭罗基《梦里依稀慈母泪》一文里,我感受到了母爱的力量是无穷的,也是终生卷绕你最宝贵的记忆。实际上,无论在哪一个国家,在文人的笔下,母亲既是自己祖国的化身,也是自己故乡、亲人的化身。借颂扬母亲来表达自己对远方祖国的哀思,拳拳赤子之心,痛哉,痛哉。
    
     你见过现代中国的流浪者之歌——新《拉兹之歌》吗?看了廖亦武先生《醉鬼的流亡》一文,我毫不怀疑中国社会又重现了因政治信仰不同而被迫产生的一代拉兹大军。在宽容的政治体制之下,政治拉兹是不会产生的,这很简单,因为没有产生的契端和口实,只有在极其严峻和极端的政治体制,政治氛围和政治环境里,才会造就出命运贱如蝼蚁的政治拉兹。如今,十几年又过去了,拉兹的命运遍及许多的农民、民工和城市贫民。
    
     我有个嗜好,就是收集我所喜欢的作家的全部著作,比如说,中国国内我最喜欢的作家就包括山西的张平,国外的我收集了几乎全套英国间谍小说大师约翰.勒卡雷(LE CARRE)[他真正的名字叫戴维.康威尔(DAVID CORNWELL)]的作品。其实,在勒卡雷的作品里,真正吸引我的并不是那些惊险的间谍故事,那些故事无论多么动人,我很快就忘记了,而那些居住在英国的苏联流亡者的故事,才真正的令人回肠荡气,流连忘返。
    
     在整个七十年代苏联勃列日涅夫的统治时期,正是苏联社会帝国的巅峰时代,苏联共产党、苏联军队和威力强大、无所不在的苏联KGB组织都正在如日中天的顶点,所以在整个的七十年代,也正是那些俄罗斯的流亡者们最艰难的时光。他们在英国、法国、德国社会的最下层挣扎度日,实在活不下去的人,远渡重洋到了美国旧金山的俄罗斯区谋生。有的仅靠当地政府勉强提供的最微薄的救济金度日,还时不时有侨民内部的叛卖,和来自国内KGB间谍组织的陷害追杀,谁也不会想到,仅仅在十几年之后,这一个庞然大国就在瞬息之间土崩瓦解。
    
     苏联解体后,大批原来被苏联共产党政权驱赶出国的俄罗斯侨民,包括文学家索尔仁尼琴,哲学家斯韦尔德洛夫在内,得到平反和国家赔偿,陆陆续续的返回祖国。于是,在俄罗斯文学中,涌现出了一支独特的文学流派——“侨民文化”。这是常年脱离开母体,但永远也摆脱不开祖国俄罗斯情结的母语现象,坚持用母语写作,就成为以母语作为母体的替代物,成为祖国和自己民族的替代物,成为依恋家乡和亲人的一种文字的升华和体现。
    
     在这本文集里我们可以看到,许多流亡者为了寻求心灵的慰籍和平衡,也许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最后都皈依了基督,在上帝那里找到了最后的归宿和安宁。我无意广度众生“立地为佛”,但我赞赏入乡随俗,皈依基督的做法,人是要有信仰的,只要是“善”的信仰,就会有益于你自身,有益于社会,有益于整个人世间。
    
     不要怕你的漂泊像浮萍一样无处安身,不要怕你的种子随风飘荡没有扎根的土壤,只要你的母语还在,你的华文读写能力还在,逆终有一天会同你的祖国、你的民族融为一体,万古长青。
    
     多保重了,四处流亡的先驱者们。在这本文集中,出色的文章还非常之多,待将来有了时间,我再做一一的点评,眼下匆匆之中,做这一点文字上的描绘,仅表我对这些不死的流亡者们的一点崇敬之情。
    
     精卫填海,尺步量天,绳锯木断,水滴石穿。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清明:戏评刀笔吏马悲鸣先生
  • 清明有感
  • 刘晓波:在清明节阅读亡灵
  • 李清:清明时节祭英灵
  • 清明时节祭英灵/李清
  • 任畹町:民运没有“正统”“非正统”之别 谈清明“四五”
  • 刘路:‘天涯杂谈’又是清明泪婆娑
  • 任诠: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清明节祭赵紫阳
  • 清明节举行“洁白的哀思”活动的倡议
  • 《清明上河图》未解之谜:春秋季节之争
  • 孙文广:建议四五清明悼念赵紫阳
  • 孙文广:建议清明节为法定公众假日
  • 请愿全国人大:清明节全国公祭赵紫阳
  • 师涛:清明祭拜蔡锷、黄兴墓
  • 刘晓波:让清明变成石头
  • 赵达功:从清明节到六四前后──当局丧心病狂的日子
  • 中共为什么害怕清明节出事?
  • 清明节对烈士的冷漠令人心寒
  • 田纪云清明前夕亲赴赵宅悼赵紫阳
  • 赵紫阳故居清明接纳悼念者
  • 清明节前雨纷纷 专访齐志勇(图)
  • 防清明祭奠 北京当局严密监控
  • 北京大学15名研究生博士生:清明节天安门广场公祭赵紫阳致全国大学生的公开信
  • 赵紫阳丧事过后 北京更忧的是清明
  • 故宫牛驴不分删掉部分《清明上河图》 (图)
  • 纽约时报长篇报道:四川农家贫困学生郑清明之死(图)
  • 故宫国家博物院毁坏《清明上河图》? (图)
  • 中国新闻周刊专访卢武铉:清明的政治是时代精神(图)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