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清明:戏评刀笔吏马悲鸣先生
(博讯2005年4月08日)
    
     最近,一位勤于上网的朋友告诉我,在《博讯论坛》上,有一位“香港林肯”曾当众指认,说言信就是马悲鸣,马悲鸣就是言信,这二者其实就是同一个人。听到此言,我大感吃惊,此言非彼阎,二者一个地上,一个天堂,岂能混为一谈。
     (博讯 boxun.com)

     马悲鸣,或阎某,顾名思义,乃山西当年英勇抗战之老八路后裔,功勋卓著,地位显赫;言信,乃湖北普通一地主崽之崽,二者天壤之别,不能忽视。再有,你将这二人近一年来的文章和言论比较了一下,从表面上来看,这二人的文章和言论在写作风格和文化底蕴上似乎惊人的相近,其实你只要踏下心来仔细的观察,这其中的内在差别甚是大矣。
    
     首先就在精神底气上,马悲鸣是在北美华人文坛上拼打了至少有十几年历史的大师级人物,才华横溢,锋芒逼人,已经修练到刀枪不入,蛇鼠成精的高深地步,除了佛祖入来,就是玉皇老子,九殿阎罗也拿这个泼猴无可奈何。而言信,不过是初出茅庐的无名鼠辈,即使列入精怪之圈,也不过是个山中小妖。所以,言谈话语之间,马大师底气十足,无所顾忌,可以不将任何人都放在眼里,任意揭短批判,打东骂西,全无敌手与之抗衡;言信却根基浮浅,言语平和,不惹是非,全无冒犯各方神圣之举动。值得一提的是,马大师作为许多人的精神动力,也在言信的尊崇敬仰之列,如果你把这二人看作是同一个人,你就太低看马大师了,自己吹捧自己的事情,这等下三赖的行径,马大师是不屑于一做的。
    
     尽管言信自己至今尚没有虔诚地笃信某一宗教的迹象,但言信将一切宗教视为精神天堂,而且在宗教界广结善缘,对宗教界的朋友格外的友善,与马大师把自己凌驾于一切宗教之上的高看,把对一切宗教笑骂挥洒皆成文章的做法迥然不同。马大师正因为确有才华,所以“才”大气粗,一切寻常的宗教如同一切寻常的人一样,都不放在自己的眼里,“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只有王者归来才有这样的豪情霸气,相比之下,言信犹如凡胎俗子,目光短浅,怎能同马大师这样的齐天大圣相媲美呢。
    
     从这二人文章中的立场和出发点来看,马大师是时刻清醒精明的利己主义者,众多话题只围着自己转,以自己的好坏取舍来定天下及众人,精明到高瞻远瞩,洞察一切的完美地步,轻易不舍一点同情怜悯之心于世人,也绝不攻击杵逆强权于当众;相比之下,言信是明显傻大冒的利他主义者,善且迂,精明聪颖不及马先生数分之一。所以,在一个残酷苛刻而不是理想美满的现实环境里,可以料想,刻薄的马大师能得以善终,而宽容的言信最后的命运一定十分的凄惨,这是由这二人的人生观与外界的适者生存性所决定的,可谓:死生有命,富贵在天而已,怨不得他们自己。
    
     说句实在话,我喜欢马大师阻挡不住的才华,我也喜欢杜马大师特立独行的处世作风,不拉帮派,不结团伙,不靠互相吹捧以成势,不借势众打压以壮威,我特别喜欢马大师独有的入木三分、卓尔不凡的见解和文字,马大师的头脑清晰,见识不凡,堪当一绝。你可以不喜欢他这个人,可以不喜欢他趾高气昂的气势和态度,可以不喜欢他从活人到死人都不放过攻击指责的尖酸刻薄,但他的分析确实有合理的地方,说句许多人都不爱听的话,那些拼命在咒骂马悲鸣的人们,也许有许多人终生都达不到他现有的思想高度。
    
     我喜欢读马悲鸣的文章,在于他一向以真心待人,不管你爱不爱听,同意或是反对他的观点见解,他都直率地讲出来,从不以虚伪和谎话蒙人,也从不以你爱听的话取悦讨好读者,所以,尽管他在《博讯》屡屡挨骂,遭人愤恨,但他是条硬邦邦的真正的汉子,是个敢于以自己的无畏和与众不同而顶天立地的人。无数事实早已经证明,能够逆潮流而上的人,讲的都是真话,真心话。我宁可听不让人高兴的真话,也不愿听那些甜腻腻的假话。即使马悲鸣有一天成为敌手,那也是个可以引起对方格外尊敬的不平凡的敌手。
    
     我还喜欢看马悲鸣先生有关当年内蒙知青生活,家长里短的那些细节,他打开了我的眼界,让我更清楚地了解了那个时期“民间的真正的中国”。我向前北京老三届中学生、文革初期的“老红卫兵”和“联动分子”、内蒙牧区的八年老知青、从未有过入党、入团和当过班干部经历的马悲鸣大师,致以亲切的慰问。
    
     当然,我不赞同马先生的许多观点和见解,尤其是,他把刚刚退出中国最高政坛的江先生捧得太高,不亲身经历过整个江先生时代的人,没有亲眼目睹过中国是怎样走上大腐败高潮的人,如果你或你的亲人、朋友没有成为江泽民大腐败时代的受害者,你就很难理解到江泽民时代是多么的黑暗、不公正,充满了权势的横行、霸蛮、虐杀和掠夺,也到处充满了民间的屈辱、无奈与怨气。不仅是这样,在整个江泽民时代,中国的社会形态、生存状态和周边生态都在一天天恶化,官风日下、民风日下、世风日下,江朱给胡温留下的,不是太平盛世的大好天下,而是一副千疮百孔的烂摊子。
    
     尽管观点和见解迥然不同,我还是极其赞赏马悲鸣先生,心平气和地阅读马先生的每一篇帖子,欣赏马先生的文采与见解。马先生口不出脏言秽语,以历史事实为证,这是同李敖大师相通的地方,马先生的结论过于偏执武断,这也是同李敖大师相通的地方。
    
     近些年来,中国大陆挖掘民族文化宝库,流行“姓名学”,虽有迷信的成分在里头,但还是有不少可取之处的。比如,“阎”属地相,亦属人相。属地相时,“阎”主山西,山西,虽南有黄河、汾河、漳河,北有浑河、恢河、滹沱河,但因山高坡陡,故缺天水,水急了不行,要闹水灾,以“润”补之;水少了不行,要闹旱灾,以“涛”补之。所以,“阎润涛”这个名字就起得很有水平。属人相时,“阎”主凶神,“马”也是如此,属异相,亦属人相。“马”属人相时,也主凶神,阎王爷和马王爷都实属一类。“悲鸣”很好解,即“哀号”也。先生笔道凶狠,泼辣,应了这个名字,但先生的内心也很孤独,忧伤,不知是否如此。
    
     我在以前说过,许多中国极为出色的人士,近年来都在国外陆续皈依了基督,我自觉将先生也归为了“极为出色的人士”一列,但先生大言不信神佛,将神佛视为迷信,我无话可说。我并非苦口婆心,要度先生“立地为佛”,只是笃信基督,虔诚信佛便要一心向善,我不过希望先生向这个方向走几步而已。
    
     最后,作为厚爱马先生的读者,我也斗胆说一句让马悲鸣先生不太受用的话,有时间,而且经济上也有富裕的话,马先生最好去看一下心理医生,找个好一点的医生,通过心理治疗来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对身边的他人和各种的事物,多一些宽容和关爱,少一些挑剔和苛刻,先生的才华会得到更多人的认可。否则,随着年龄的增长,额叶皮层萎缩,这种精神压抑的心理症状会越发的严重,最后危害到先生的身体,笃患老年精神病。
    
     马先生请好自为之,后会有期,保重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铁夫、即兴曲:关于博讯论坛是否该封马悲鸣的意见
  • 马悲鸣:布什当选对中共有利,凯瑞当选对民运有利
  • 马悲鸣:国民党壮大之谜
  • 幻影:拨开污“六四”迷雾--兼击马悲鸣谬说
  • 陆不平: “八九-六四”十四年祭,兼驳马悲鸣
  • 马悲鸣:我欣赏民运拉杆子打游击搞武装斗争
  • 古迷:芦笛“左右互搏”自打耳光---批点芦文《马悲鸣“左右互搏案”十大疑窦》
  • 芦笛:马悲鸣“左右互搏案”十大疑窦
  • 马悲鸣: 怀疑论者的禁忌
  • 马悲鸣:从乞丐看中国
  • 安魂曲:关于马悲鸣必须立即停止攻击杨建利先生的绝对理由
  • 雍罡:声讨中共,诅咒马悲鸣!
  • 王希哲:介绍马悲鸣文章《纳粹奥地利与军国主义台湾》及介绍茉莉和“血性的”曹长青
  • 马悲鸣: 阿米巴变形虫与巴米扬大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