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波:在清明节阅读亡灵
(博讯2005年4月06日)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博讯 boxun.com)

    清明,是中华民族传统的祭奠亡灵的日子,中共官方在举行盛大的祭黄帝陵仪式,我坐在家里重读三份民间书写的亡灵记忆:丁子霖老师的《六四死难者寻访实录》,遇罗文先生的《大兴屠杀调查》和杨显惠先生的《夹边沟纪事》。
    
    那个在抢救死伤者时中弹的年轻姑娘,那个刚刚出生38天就毙命的婴儿,那个在坐在炕上被饿死的右派,他们的坟墓在哪里?谁会为他们捧上一束野花?
    
    我的双脚被捆绑,只能用心去寻找去祭奠,但心的行走需要拐杖。面对那些在荒原上踉跄而行的勇敢扫墓人,只能坐在电脑前的我,倍感羞愧。
    
    三份记忆中的冤魂,都不是那些被反覆提及的社会名流,而仅仅是些普通人——毙命枪口下、持刀下、坦克履带下的市民和学生,喋血在红卫兵造反滥杀下的农民,饿死在累死在劳改营窑洞里的不知名右派。他们冤死于不同的年代,但毫无疑问,他们都是1949年后中共政权犯下的三大罪恶的牺牲品和见证者,他们的冤死给各自的亲人和民族的历史造成难以还原的创伤,破碎的家庭永远无法完整,伤痕累累的历史至今无以疗治。
    
    这些亡灵至今无法瞑目,因为,他们不是死于私人事件,而是死于重大的公共事件;他们不是死于疾病、老朽、车祸,也不是某个歹徒的杀人抢劫或私人复仇,而是死于公权力的野蛮滥用所制造的举世震惊的公共灾难。所以,唯有公开的公共性祭奠和国家性补偿才能还这些亡灵以公道。
    
    然而,杀死了他们的中共政权及主要刽子手毛泽东、邓小平等人,至今还被供奉在现政权的道统纪念堂中,每逢中共重大庆典和两暴君的寿辰冥诞,现政权都要利用公权力为之举行盛大的公共纪念。而死于暴君屠刀下的亡灵们却得不到应有的祭奠。
    
    尽管,右派们在文革后获得了平反,但反右的定性没有得到纠正,更有太多的类似夹边沟的右派亡灵,并没有得到应有公开的祭奠和公正的补偿。
    
    尽管,文革被官方定性为“浩劫”,死于高层权争的中共权贵也得到了平反、公开祭奠和丰厚补偿,但死于“文革浩劫”的数百万亡灵,并没有得到公共性的哀悼和补偿。记忆被谎言清洗,数不清的冤魂没有墓碑。
    
    众所周知,六四大屠杀就更是中国公共生活中最大禁忌。刽子手把权力恐惧强加给对全社会,用持续十六年的恐怖政治来安抚权势者的惊惧。今年,象征着这种惊惧的重大事件就是紫阳老人在软禁中的去世。从1月17日到清明节,现政权对紫阳老人的亡灵严加封锁,天安门广场布满警察,富强胡同六号被监控,祭奠的鲜花被跟踪被盘查被堵截。有记忆、也有勇气的人们,却走不通祭奠的路;无记忆的麻木的人们,已经忘记了这位良知老人。
    
    反右悲剧将近五十年,文革浩劫将近四十年了,六四血案将近十六年了,与中国漫长的历史相比,中共掌权的五十年多年仅仅是一瞬,然而,这一瞬却在国人的脚下断裂成大灾难的深渊。中华民族行走在亡灵们的尖叫中,但刺进脚心的针已经不再雪亮和锋利,血液已经被斑驳的锈迹凝固在遗忘和冷漠之中。
    
    在被恐怖逼出的遗忘中,在被谎言淹没的记忆中,在被利诱收买麻木中……清,透明纯净;明,照亮黑暗;对公共灾难中冤死的亡灵的清明祭奠,就是以清澈的记忆之光照亮坟墓的幽暗。
    
    感谢三位民间记忆的顽强挖掘者!
    
    是你们,用鲜活的个体和灾难的细节,保存了那一个个含泪滴血的日子,让亡灵们永远活着,让我这个幸存者永远谦卑,让被围追堵截的悼念变成荒原上不死的石头。那是恐怖的铁锤砸不碎的石头,可以呐喊,可以飞翔,可以化为刺进民族心脏的针尖,用滴血的保持记忆的明亮。
    
    2005年4月5日清明节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燕玲:制止中共政治迫害
  • 神学生谈制止异议人士对待政治迫害的态度
  • 维吾尔民族组织指中国政府进行文化政治迫害
  • 多伦多星报:七出走演员露面 称遭受政治迫害和种族歧视(图)
  • 我儿为何惨遭政治迫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