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傅清:赵紫阳“自由了”的前前后后
(博讯2005年4月05日)
    
    原题:赵紫阳的9•11——暴政压制民意的国殇
     (博讯 boxun.com)

    
    
    1月17日,因六四反对向人民开枪被邓小平撤职,软禁长达十五年八个月的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病逝在北京医院9.11病房。一时引发了海内外潮水般的悼念和哀思。胡锦涛领导的中共中央以五十六个字的新华社电讯拉开了又一场以专制压制民意的暴政序幕。
    
    ▲富强胡同六号的荣誉和罪恶
    
    中共当局在第一时间便开始实施早已制定好的应急方案。这个方案以北京市为中心,辐射全国。全国上下不允许集体悼念。军队竟然不准议论赵紫阳去世。天安门广场,高等院校,布满军警便衣,一些新闻单位和高校被迫取消退休职工的年前聚会。仅北京市就有数百人被派出所控制,只能呆在家里不许外出,失去了人身自由。有的丈夫被便衣堵在家,妻子上下班竟然配制了警车。接受特殊使命的东城区工商局,跑遍北京城各区县,检查各大花卉市场,明令各商家不准成批制作花篮,违者吊销营业执照。
    
    位于东城区灯市西街的富强胡同六号当然是重中之重的防范之地。
    
    从五十年代初到八十年代初,这个小院曾是团中央第一书记到中组部部长胡耀邦的住所。胡耀邦进入中共中央之后,搬到会计司胡同,此房产归属团中央,做了招待所。因为胡耀邦给个体户题过“光彩的事业”的题词,八十年代全国很多个体户都慕名住到这里,那时已经很破旧。六四后中共中央又腾空这座院子来囚禁赵紫阳。绝不是想把前后被邓小平罢黜的两届总书记的名字有意联系在一起,而是因为此处的天时地利。富强胡同只有四米来宽,六号的位置在路西,而路东长长的一面墙内是北京市安全局的一处大院,院内南北两座办公楼就像两面悬崖峭壁,把富强胡同六号的小院严严实实压在脚底下。在紫阳的书房内,举头正对北楼,距离之近如同面壁而立。楼内对着小院伸出的炮筒般的长镜头,清晰可见。就这样当局还不放心,在西边一条胡同里,还修了监狱一样的岗楼,荷枪实弹的武装警察日夜俯视小院,巡视周边。自从赵紫阳搬进之后,灯市西街也竖起禁止停车的警示牌。
    
    富强胡同六号是由三进都不大的院落组成的小四合院。一进大门的南院由中央警卫局的一个班驻守,北边两个院落归紫阳一家使用。最北的里院是紫阳,夫人和子女的卧室。紫阳的书房在中院,中院很小,只有一间书房和一间餐厅,而三十多平米大小的书房竟然是所有房间中最大的一间。
    
    紫阳被囚禁到此地的最初三年没有被允许走出小院一步。陪伴他的除夫人、女儿夫妇之外,还有外孙斗斗、孙子顿顿。随顿顿同来的是一只纯白色的叫LUCKY的小长毛狗。LUCKY性格十分温顺,紫阳在书房看书,它就卷缩在小桌子上呼呼睡觉,一陪就是大半天。直到第四年,1993年是申奥年,赵紫阳才被允许走出这个院子。在北京市他只能有两个去处,北京医院和顺义一家高尔夫球场,每星期只准许去打两次高尔夫球。每当赵紫阳去的时候,该球场都禁止营业。老板是位农民,赵紫阳很为影响他的生意而不安,但老板表示心甘情愿,最高兴的事莫过于老人家来打球了。
    
    漫长的十五年,斗斗和顿顿长大了,已到国外去读书。Lucky也死了,活了十三岁。Lucky走后,2000年下半年儿女又给他养了一只小长毛狗,起名肥肥。肥肥的毛色中增加了一些黄色,它的性格比较纯白色的Lucky也猛烈了许多,这年赵紫阳已八十岁,三年前因为给中共十五大写了公开信,建议重新评价六四,认为六四问题迟早要解决,境遇变得更糟。肥肥仿佛能觉察到这个家的处境,总是忠实又警觉地守护着老主人,对外来的生人从不信任,往往冲上去就是一口。每当有人来总是听见警卫班的小战士喊:“狗在不在?狗在不在?”没办法,在警卫班和紫阳书房院子的通道上,摆上了两个活动的铁栅栏。紫阳也十分钟爱这只小狗,他甚至说过:“和肥肥在一起,才有安全感。”
    
    十五年中,年迈的老人不停地给上边反映问题提要求,但是从来没有得到过正面回应,没有官方人士来看望过他。唯一的一次例外已经到了 2004年8月。老人刚刚出院,这已经是他这年第三次住院。子女们对经常断电,不能保证制氧机工作提出意见,21日中办一位副主任来看了赵紫阳。紫阳对他说:“对一个有不同意见的人,或者说是犯了错误的人限制自由,监视居住是不应该的。终身监禁更是共产党的历史上不光彩的一页 。”
    
    2004年12月13日,赵紫阳这年又第四次住院,住进北京医院911病房,这次他再也没有能够回到囚禁他的富强胡同六号的家,再也没有能够回到他最惦念的重病缠身的老妻身边,1月17日,他走进了他人生的“911”。
    
    赵紫阳的生日是10月17日,读报曾读到过医学专家认为女人比男人生命承受力要强,表现在男人渴望活着,尤其渴望再过一个生日,但往往生日之前去世;而女人不同,往往在生日之后才去世。赵紫阳是男人中的例外,他拖着需要24小时吸氧的瘦弱病体,不但顽强地度过他85岁华诞,还整整又活了三个月离世。一年12 个17日,有两个17日永远属于了赵紫阳。这是任何政权都从人民心中抹不去的。
    
    ▲ 从十七日开始的等待
    
    就在诺大的北京不允许有一个公共场所供人们悼念的时候,先是赵家的部下,亲友去赵家吊唁,受到严格盘查,需要赵家人到胡同口去接。很快,络绎不绝地人手捧鲜花和花篮,冲破一道又一道军警、便衣们的防线,去了富强胡同六号,迫使十五年来,中共这所第一禁地对人民开放。
    
    紫阳子女们就在父亲的书房为他设立了灵堂,门上用一窄条宣纸写着『紫阳书房』四个墨字,那隽永遒劲的笔体,显示着紫阳的风骨。门边一条长一点的宣纸写着:『书房,十五年来紫阳先生主要时间在此度过。』他们特意选择了父亲一张布衣照片,供人们凭吊。这张于1993年就在这个小院里拍下的照片,使悲痛的人们踏进灵堂,就如同看到了暌违漫长岁月的紫阳。身穿黑衣排成一排的紫阳子女,恭敬地向每一位前来吊唁的人致谢。但是人们怎么能想得到刚刚失去慈父的儿女们,为了让父亲早日入土为安,又在经历着怎样的艰难。
    
    灵堂东边的房屋用一张更小的宣纸写着『会客室』。走进去,墙壁四周贴着北京市民早已淘汰的白色小方瓷砖,原来这是赵家的餐厅,因梁伯琪夫人患着重病,双目已经失明,儿女还对母亲隐瞒着噩耗,为了不惊扰老人家,南院的大门紧闭,临时把里院的会客室与餐厅对换了一下,以接待众多相识与不相识的朋友。这间房还有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外交部发言人孔泉说的:“有关部门正在与赵紫阳亲属商量中,妥善处理丧事”的地方。
    
    赵紫阳刚刚在北京医院去世,去年八月曾见过一面的中办副主任就来找赵家子女商量治丧事宜,他没有介绍他在治丧工作上担任的具体职务,上级还有谁,只是说:“越快越好,越快越好。”自17日开始,中央办公厅与正在极度悲伤中的赵家子女进行了多次所谓“谈判”。其中代表中共党中央的中央办公厅所表现出来的反反复复、出尔反尔是超出所有善良的人们的想象的。各种的迂回曲折只有在另外的场合向读者细细介绍。
    
    全世界都知道新华社的通稿是中共中央写的,但是现中央偏偏不承担责任,要推给部级喉舌,这是为以后做打算。29日晚间,CCTV 新闻联播再一次招致天怒人怨,播新华社紫阳遗体火化消息的是男播音员张宏民,此人于23日已随曾庆红出访拉丁美洲。由此看来传说曾庆红是治丧领导人并非空穴来风。
    
    紫阳辞世之后,遗属几次索要外国政府、友好人士的唁电、信函。多日之后,外交部只送来两份,说就这么多。美国大使馆知道后,把政府唁电送到赵家。
    
    ▲ 白热化的三天三夜
    
    26日紫阳全家人投入整理要求参加遗体告别人士的名单,送官方审查。电话铃声不断,不停有人要求参加。中办送来了第一批讣告,也是参加者的证件,印刷精致,字体都是突起的,实际是防伪标记,背面印有号码。后来加印的已顾不上防伪,全是平面的了。原定有关部门就在赵家放证,26日晚突然又改在西城区平安大道上的金台饭店。
    
    这天中办副主任也来赵家,要带遗属去八宝山看骨灰安置处。子女们问中办副主任:你们准备把父亲的骨灰安置在什么地方?中办副主任回答:同国家领导人在一起。就这样雁南和她的小嫂子李娟娟就跟着去了。八宝山骨灰堂分严格等级,东一室、西一室是国家领导人,也就是副总理、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上将军衔以上的。东二室、西二室是省部级,将军军衔。东三室、西三室是副部级以下。中办副主任领着雁南和娟娟看的是西三室的一处,雁南她们问骨灰堂的工作人员:这里是些什么人?工作人员回答:司局级,再低就进不来了。
    
    这不是欺蒙赵紫阳的遗孤又是什么呢?
    
    其实,赵家子女原本不愿意父亲的骨灰再一次被什么人锁起来,本来还很担心官方坚持要把骨灰安置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的重门深院之中。因此,赵家就势提出将骨灰暂时安置在富强胡同六号。最后中办接受了这一要求。
    
    中办副主任在谈判过程中有一次竟然提到:“赵紫阳就是一名普通党员,拿那么高的工资,中央就对他够不错的了!”遗属们这才知道,原来老人家生前还有人惦记他那点钱呢。
    
    27日,官方赵紫阳治丧小组在金台饭店挂牌。等待公安部、安全部逐个审查,下午两点才开始向公民发放29日遗体告别式准入证。赵家子女轮流去协助工作。除敏感人士、大学生、上访人员被从名单删除之外,还有一千多公民以身份证和各种各样的问题被拒绝领证。
    
    27 日中办副主任又来赵家商量八宝山灵堂布置。子女们强烈要求要悬挂他们给父亲写的两幅挽联。『倡民主坚守良知儿女为你骄傲;今西去终获自由风范永存人间。』『能做你的儿女是我们今生的荣幸;支持你的决定是我们不变的选择。』(儿女只对父亲称你,这是赵家人的称呼习惯,也是河南人的习惯。)这两幅挽联感动了所有前来赵家吊唁的人,令人难忘,而且随着互联网传遍全世界。中办副主任转动着脖子看着赵家灵堂东西墙上悬挂着的这两幅挽联,说:“这里边有些词‘民主’ 啊,’决定‘啊,怕领导人不满意。”子女们回答:“领导人不满意可以不参加嘛。”此言属人之常情,人家送别自己的爹,怎么就不能带有一点自己家庭的色彩?怎么就不能表现一点儿女的意愿呢?
    
    28日金台饭店还在发放最后一批遗体告别式的准入证,下午就要结束,挽联的事还在僵持着,一直僵持了一整天,晚上才送来消息:告别式结束才可以挂挽联,而且要把灵堂的花圈收起来之后再挂。
    
    如此小动作一直搞到29日。官方准备的“沉痛悼念赵紫阳同志“的黑色挽幛也史无前例地挂在进灵堂的小门厅里。这也许是怕结束后挂挽联时不像花圈那么好收?也许有些词现领导人也不满意?比如:”沉痛“?这也连累一些从侧门进入的前领导人看不见,比如:田纪云一家。难怪李锐夫人奇怪地问:“怎么紫阳告别式什么都没有啊?
    
    ▲ 为鲍彤一个人举行的仪式
    
    29日凌晨五点,除梁伯琪夫人外,全体遗属去北京医院领取紫阳遗体。办妥手续后,被通知有一个小仪式,先让家里的摄影师带着器材进一个房间,说要进行安全检查,进去之后就把门锁了,实际是关禁闭。这时鲍彤从里边一个门里出来,右手打着夹板,这是因为18日为去紫阳家吊唁,被堵住门口的便衣们打伤手腕,打折了小手指。他的夫人蒋宗曹被推倒在地,腰椎骨折。鲍彤向紫阳遗体三鞠躬,王雁南掏出衣兜里的数码相机要给鲍彤照相,这时现场中办的人、中央警卫局的人,还有带鲍彤来的便衣,几十个人一拥而上要抢王雁南的相机,赵家的人自然也上来保护雁南,双方推桑起来,王志华对他们说:『你们要不让照相,我们就不参加下边的活动了!』这才喝止这批人住手,才允许王雁南给鲍彤照了三张相。鲍彤随后就被带走了。鲍彤被带走后,又有一些医生护士来向紫阳遗体告别。这个兴师动众的小仪式谁看不出来是为鲍彤一个人举行的?这使得鲍彤又成为北京市几百名正在被软禁的人士中的例外。如果18日鲍彤夫妇没有被打伤,夫人没有躺在医院里,鲍彤还能再见到紫阳吗?
    
    紫阳的灵车驶出了北京医院,只用20分钟就飞驰到了八宝山。这在全世界的殡丧史上也是史无前例的,如此不尊重逝者,中共当局只能自甘受辱。
    
    ▲ 人民只向紫阳献上一朵白花
    
    29日的八宝山是当局使用军警镇压民意,民众以誓不两立的立场反对暴政的现场,也是当前中国社会矛盾尖锐对立的缩影。
    
    凌晨八宝山周围已被封锁,7点钟,外交部新闻司、港澳办的官员带着警察来指认外国记者(主要是不易辨认的华裔)和港澳记者,不管有证无证一律清除。外交部的态度一般,还说什么:“我没有被授权,我不便于讲更多。”港澳办的态度蛮横粗暴。
    
    8 点10分,遗属被通知进灵堂站好,随后CCTV播音员张宏民早于23日之前就录制好的新华社29日电讯报道的四位领导人走了进来,在此前遗属们根本不知道谁要来。几分钟后,紫阳的老部下,生前友好开始与紫阳告别。8点30分讣告公示的9点公众送别式提前开始。先是五人一排,两排一起向紫阳三鞠躬,很快就改成三排,要越快越好。人们看到紫阳平静的面容,瘦弱的形骸,不禁热泪横流,一些七、八十岁的老人都放声痛哭。只要人们脚步略有停顿,便有声音催促:”快走,快走。”还有的人被拉着肩膀上的衣服扽走。
    
    参加送别的人士一律不准照相,否则新闻封锁要受到严重威胁;也不准送鲜花和挽联,否则官方冷冰冰的色彩将被淹没的干干净净。八宝山内设了一道又一道的岗,一遍又一遍地检查证件、相机,同时收缴鲜花、挽联。在签到的遮雨蓬下等候进入灵堂的队伍里,有一位五。六十岁戴眼镜的女士,怀抱一束白菊花,真不知她怎么带进来的。她就像抱孩子一样,紧紧把花抱在怀里。当她按五人一排列队时,受到便衣警告,当她要迈上台阶时,被阻拦。她质问为什么不准给紫阳献鲜花?此时周围吊唁者都在帮她说话,一位负责人走了出来,把这位女士拉出队伍,负责人对她说:“要不你和花一起留下来,要不你自己进去。”负责人从女士手中拿过鲜花,仍给便衣,女士要求:“那我带一枝进去吧。”负责又从便衣手里抽出一枝,给了女士,这位女士接过这朵白色的菊花,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从紫阳身边经过时,她又不顾警告,把这朵浸透热泪的白色菊花放在了紫阳身边,这是人民向紫阳献上的唯一一朵鲜花。这位执着的女士是李普的大女儿李欲晓。
    
    告别式两个多小时就匆匆结束。人们不准在灵堂前停留,一位从灵堂前走过的人,不过两三分钟,就看到这样的场景:一位五、六十岁的男士站在停车场看着人们怎么被撵,一个便衣过来撵他,他说:“我等人。”便衣说:“不行!”两个人吵起来。便衣一招手,又过来一个,一边一个架住他的两只胳膊,用警察的行话叫“叉”,一直把他“叉”出了西门外,一路上只听男士喊:“你们这么对待我这个半老头子,这就是你们的执政能力,这就是你们的执政水平!小伙子听我一句劝,十五年了,他们就是靠你们这些人对付我们的!”同时发生在停车场的一角,那里站着五个小伙子,一彪人马冲过来,把五个人围起来,推倒西门审问。放了两个,另外三个揪着大衣,摘去白花,按住头塞进了警车。
    
    29日之后,紫阳子女立即驱车去了河南滑县老家赵家庄,以答谢家乡父老。家乡人说:“如果你们不回来,俺们搭的灵堂和祭奠大棚就不拆。”子女们回到家乡,最感触的是家乡的贫穷。淳朴的家乡人不以别人的家乡已变成小珠海而艳羡,更不以什么数十米宽的高速道,五个亿的新车站而自卑,他们只以拥有清贫而伟大的紫阳而自豪。。
    
    紫阳永远地走了,中共当局妄图从历史上抹掉他的名字,但是人民用心灵为他豎立起一座水晶般的丰碑。紫阳的骨灰回到了富强胡同六号,这个小院以后也许会变成废墟,但它的名字也会跟随赵紫阳永远镌刻在历史上。
    
    (时光似水,转眼已到清明,今年是紫阳的第一个清明,谨以此文纪念。)
    
    
    ——原载《争鸣》杂志2005年4月号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泰晤士报社论:赵紫阳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 任诠: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清明节祭赵紫阳
  • 戈尔巴乔夫谈赵紫阳
  • 黎智英:赵紫阳——良知的闪耀
  • 孙文广:建议四五清明悼念赵紫阳
  • 王鹏令:论赵紫阳与邓小平的改革战略分歧
  • 论赵紫阳与邓小平改革战略的分歧/王鹏令
  • 中共万恶(看九评中共)赵紫阳就是干净的?/北平秋明
  • 李建平:毛泽东与赵紫阳
  • 挽赵紫阳联语、诗词精选(挽幛挽联122、挽诗80、挽词21)
  • 悼念赵紫阳先生/郭少坤
  • 赵紫阳现象/周舵
  • 吴庸:赵紫阳晚年思想转化
  • 伊川:从赵紫阳辞世到田亮受罚
  • 吴庸:“没治了”-赵紫阳给中共的挽词
  • 言信: 赵紫阳先生是个人性化的共产党人
  • 丁伟:赵紫阳和中国民主化
  • 吴仁华:从赵紫阳之死看中共的残暴制度
  • 彭迪:悼念赵紫阳 呼吁从头越
  • 赵紫阳故居清明接纳悼念者
  • 赵紫阳子女接纳公众至北京家中拜祭父亲
  • “六四”遗属:永怀赵紫阳
  • 还原《江泽民传》被删部份(三)赵紫阳江泽民早期有互动
  • 赵紫阳子女对中共中央提出的四点意见(影印件)(图)
  • 赵紫阳逝世中国为何紧张?
  • 赵紫阳儿媳传涉伪造文件遭解雇
  • 关于赵紫阳在内蒙工作的一些情况
  • 赵紫阳为什么没有遗嘱?
  • 关于赵紫阳同志在内蒙工作的一些情况
  • 赵紫阳SARS期间曾流放贵州一年(图)
  • 六异议人士获准到赵紫阳家悼念
  • 北京大学15名研究生博士生:清明节天安门广场公祭赵紫阳致全国大学生的公开信
  • 陈一谘披露赵紫阳丧事前后密闻
  • 王雁南:父亲赵紫阳鲜为人知的情况
  • 王雁南专访:谈父亲赵紫阳(图)
  • 六四人士齐志勇等赵府悼念赵紫阳(图)
  • 赵紫阳离去后改革何去何从
  • 鲜明对照:中外媒体谈赵紫阳葬礼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