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路:‘天涯杂谈’又是清明泪婆娑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5年4月03日)
    
    ——纪念黄昭辞世一周年
     (博讯 boxun.com)

    米兰.昆德拉说:“在这个世界上,一切都被预先原谅了,一切都被可笑的允许了。”“人们只能凭藉回想的依稀微光来辨析一切,包括断头台。”
    
    一位中国作家说:“既然不由分说要斩断人家喉咙的断头台也可以被原谅,那么,希望于我们,就只是对历史和现实的一种温和的否定,但是,将历史遮掩着的希望犹如夜幕下晶亮可目的冰凋,一遇热量冰凋就会化为一滩冰水,和底下的黑泥一同泛滥,让我们立足的地方一次次动摇和污秽”。
    
    在美国的虐囚事件闹得纷纷扬扬,我们神州大地的大小媒体笑怒骂、口诛笔伐嘲笑美式民主、人权的时候,在中国的武汉,又一个年轻的生命像草一样随风飘逝 了。
    
    她是个1972年出生的姑娘,叫黄曌。2004年4月1日,警察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将她和她的男朋友从家中抓走。不到24小时,在警察的办公室里,黄曌人事不知,变成了植物人。4月16日,这颗鲜活的生命已经不复存在于这个世界!
    
    她的母亲告诉我,黄曌的死,仅仅是因为她有着自己不被当局允许的信仰,仅仅因为她为了捍卫自己的权利进行过抗争。
    
    可是,信仰自由,这原本是载于宪法、属于她的神圣权利的呀。
    
    黄母说:“黄曌1999年后就失去了一个公民的所有政治权利,先后多次未经司法程式被拘留、劳教。2004年4月1日,武汉市桥口区公安分局的警察将她和她的男友从家中带走。4月3日,黄曌的男友被放出,带来黄曌惨遭酷刑被抓当天已成植物人的骇人消息。4月5日,我和丈夫一起去桥口分局找到办案警官,警官说黄曌已经交到市局审查了。4月16日,警察通知我们黄曌于4月1日被抓当天在警察办公室自残,经抢救无效已于4月16日死亡。警察还说:‘你们可以去看 一下尸体,可以要求法医检验,可以委讬律师跟我们打官司。’
    
    “跟警察打官司,我们想都不敢想,”黄母接着说“尸体也没敢去看,警察就一连三天来做工作,让我们承认是自杀,还说请了最好的医生抢救黄曌,为我们花了78000多元药费。我们向警察提出要看病历和药费单据,警察又提供不出。我们拒绝承认黄曌自杀,警察就把案子移交给去区政府,政府说,黄曌死亡按照交通事故赔偿98000元,但要扣除78000元医疗费。我们说黄曌不是死在马路上,而是死在警察的办公室里,怎么按交通事故处理?政府的领导立即变脸,说:‘黄曌违法,按规定一份不赔,考虑到你们家困难,政府补贴你们30000元。’”
    
    黄母说:“我不懂法律,我女儿黄曌是否违法我也不知,但是,即使违法的人也不能死了白死,政府的逻辑让我震惊。”
    
    黄母最后的要求是政府给出一个黄曌死亡原因的法医学鉴定,按照国家法律的规定给予赔偿。
    
    笔者认为黄曌死于警察的违法执法(无证传讯、无证羁押),存在暴力致死的重大嫌疑,检察机关应该对涉案警察立案侦查,追究其刑事责任。公安机关也应该根据国家赔偿法而不是什么交通事故法予以赔偿。黄母的要求是完全合法的而且是最低的要求,有关部门理应予以答覆。
    
    黄曌的悲剧让我一阵阵后背发冷,这是发生在我们眼前的血淋淋的惨剧,令人恐惧的是,从1999年以来,在这个将人权写进宪法,自命依法治国的社会,这样的惨剧到处在发生,一直在发生!更为令人恶心的是,自命为社会良心的媒体和知识界对这场人权暴行视而不见,始终保持着可耻的沉默!
    
    不少知识界人士为自己的沉默辩护,他们认为,这些遭受磨难的人信仰是“异端邪说”,他们的行为“只能给社会添乱”。这让我想起一个美国故事:
    
    作为一个结社自由的国家,只要守法,组党和信仰是公民自己的自由。因此,美国有共产党,也有纳粹党。有一次,纳粹要到斯考基去游行,宣扬他们的主义,犹太人告上法庭,要求禁止游行。法庭之上,为纳粹辩护的律师居然是犹太人。律师理所当然被犹太人骂做叛徒。可是律师说:我的前辈也被纳粹杀害过。那么多的犹太人被杀,是因为他们是少数,而少数人的权利得不到保障。现在,在美国,纳粹也是少数,他们的主张固然荒唐,但是,主张是一会事,权利是另一会事,我为之辩护的不是他们的主张,而是他们的权利。游行正是这些权利之一,而这是宪法规定的。如果我们剥夺了他们的权利,等于践踏了宪法,也等于把我们自己的权利置于不被保护之地,总有一天,我们犹太人会自食其果,再次遭到迫害。
    
     结果,纳粹的游行如期举行,犹太人也谅解了这位律师。
    
    这个美国故事也许会让我们的知识份子感到陌生,那么,让我抄录一段16世纪英国宗教诗人约翰堂恩的布道辞来结束本文吧:
    
    没有人是自成一体、与世隔绝的孤岛,每一个人都是广袤大陆的一部份。如果海浪冲掉了一块岩石,欧洲就少了一角。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伤,因为我存在于人类之中。所以,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就为你而鸣!
    
     初稿2004年5月19日
    修改2005年4月1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羽明:为赵致真恶行辩护没理由
  • 流星雨:中国青年报借机公开为美国恶行翻案
  • 拆迁恶行再现京城 大北窑居民谈拆色变
  • 临沂全国人大代表在机场的恶行(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